修炼法轮功 希腊女子体验身心变化(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明慧记者夏纯清墨尔本采访报导)三十岁的希腊女子索菲亚(Sofia),六年前和丈夫从雅典来到澳洲墨尔本定居。二零一二年的时候,经同事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

几年间,她经历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戒掉了成瘾八年的网路游戏;从自私暴躁变得平和柔顺、处处考虑他人。也恢复了和家人几近断绝的亲情,让他们都感受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和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伟大。

回想六年来修炼的历程,索菲亚内心充满感恩。“对人生的疑问一直都在困扰着我,个性暴躁、自私等等也让我和父母的关系无法维持,直到有幸在澳洲阅读《转法轮》。法轮功师父博大精深的法理和祥和的五套功法改变了我的身心,现在我所有的家人都认为法轮功师父了不起,法轮功实在太美好了。”

图1:索菲亚参加墨尔本法轮功学员的集体晨炼。
图1:索菲亚参加墨尔本法轮功学员的集体晨炼。

图2:索菲亚参加墨尔本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活动。
图2:索菲亚参加墨尔本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活动。

找到人生的答案

“从小,我的兴趣广泛,舞台表演、民族舞、田径运动等等,但每次我尝试了某种新的东西,我总有种感觉,这不是我要的,不是我在寻找的。”索菲亚说,她的日子就在这样庸庸碌碌中一天天度过。“很多问题长期在内心深处困扰着我,无论我怎么努力寻找答案,都无法回答这些疑问。”

内心没有着落的日子终于在她开始修炼法轮功后结束了。一位西人女法轮功学员,在和索菲亚共事两个月后,推荐她修炼法轮功,教她炼五套功法,并给了她电子版的英文《转法轮》。“这本书从第一页开始就让我感到震撼,真是说到我心里去了。而且,我感到和李洪志师父有很深的缘份。因为当我第一次看到师父的照片,我就确信我曾经见过师父,但无法解释如何见过以及什么时候见过。这真是非常珍贵的感觉。”

索菲亚接着回想,“当时仅仅炼功几天,我就感觉身体的能量像火箭一样增长,所有困扰我多年的问题,也在几天之内都找到了答案。”不断阅读的过程中,她感到非常温暖。“我将每一天的精力越来越多地专注在阅读《转法轮》上,因为我发现,当我在读的时候,内心感受到自然而然产生的温暖的感觉,让我从心底里向往,也暗暗下决心要在接下来的余生中要按照真、善、忍的原则指导自己的言行。”她说。

戒除长达八年的网路游戏瘾好

修炼后不久,索菲亚的健康状况改善了,她的个性和整个精神状况也发生了神奇的改变,令家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而长达八年沉迷于电脑视频游戏的瘾好突然消失,堪称神奇。“过去,我曾经尝试过无数次,要放弃这个瘾好,但一来我没有这么强烈的愿望,二来我也没有足够的自制力,从这个自我毁灭的爱好中自拔。”

索菲亚说:“我从二零零四年开始接触视频游戏后上瘾,沉迷在电脑前的时间越来越长,甚至到每天玩十六个小时游戏,还觉得不过瘾。”“视频游戏成瘾,完全破坏了我的生活。我越迷越深,几乎放弃了运动训练和其它有益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没有钱继续这个爱好,以及意识到需要严肃地和丈夫准备澳洲的新生活,否则我停不下来。”

澳洲之行,彻底改变了索菲亚的命运。“我和丈夫来到澳洲后,虽然不久开始修炼法轮功,但重新玩游戏的念头一直挥之不去。在二零一三年初有一次,我又启动了游戏。但这一次,我发现我不再如从前那样有如此强烈的瘾好了。慢慢的,我发现这些网路游戏平台非常怪异,甚至无法在电脑游戏前坐稳半个钟头。”索菲亚接着说:“因为任何时候只要一开始玩,我的眼睛会有刺伤般地痛,而且身体被一种非常恶心的感觉包围住。最后,我决定退出网路游戏,从此,我感到非常开心。”她把这个感受和网上游戏圈里的朋友们分享。当索菲亚的朋友们看到她退出了,几个月后他们也决定退出了。她说:“现在,我已经对这些东西一点没有兴趣了,害怕再陷入游戏里的恐惧都彻底清除了。我的朋友们也各自过着开心的生活,而且我们的关系比以前更密切了。”

希腊的家人的转变

修炼路上,最令索菲亚欣慰的是在希腊的家人都成为法轮功的支持者。

“多年来我和家人的关系非常紧张,之前,我觉得这种状态非常难以扭转或者改善。”她说。“来澳前,我和母亲共同经营家族生意,我负责日常管理。每天,我要睡足了才起床,想什么时候去店里就什么时候去,就工作几个小时,真的很不负责任,对妈妈也很不尊重。那时,稍有不顺心,就抱怨不停,我和妈妈的关系因此很紧张,互相指责对方。所以,母亲总是把我想的很负面。”她接着说:“父母离异后,我和父亲的关系,也差到极点。”

“因为和父母的关系都很僵,我觉得家庭是我幸福的障碍,我觉得他们都妒嫉我,都试图破坏我的生活,现在明白了显然不是那么回事。”索菲亚说,“当时和丈夫来澳洲有一种逃避的意味,但我觉得自己能因此开始修炼法轮功,真是太幸运了。能成为大法弟子,这是多么殊胜,多么神圣的事情。我默默地对自己说,不要再伤害其他人或者总是挑别人的错,要对自己和周围的每个人更负责任。”

“和母亲修复关系,在家人中是最困难的,因为和母亲保持着联络,所以我一开始就告诉了她,我找到了一个非常美妙的、提升自己的打坐修炼功法,”索菲亚说,“虽然母亲不直接反驳我,但我能明显感觉到她在内心反对我修炼,因为她一直在试图找来自邪党的有关法轮功的负面消息。”

“有一段时间,我放下了急于说服她的急切心情,决定暂时不和她再谈论法轮功的话题。我只是改变自己,提升自己,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不再如从前那样,总带着自己的观念去评判母亲、处处和母亲攀比。渐渐的,她改变了。听我讲述我在墨尔本参加的一些洪法和反迫害活动的进展等,她不再有障碍,也从内心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还告诉我想看神韵。”

索菲亚和父亲这一方和好如初,颇有戏剧性。“我曾经有三年和父亲没有说过一句话,即使开始修炼,也不想和他联络,内心没有办法原谅他。”但二零一五年五月的一天,她在阅读李洪志师父的讲法时,突然意识到,无论父亲做了什么,她都应该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他。

“就这样,我立即拿起了电话,因为当时时间是希腊的凌晨,电话没人接听,我就发了一个简讯。当天,我又到邮局给父亲寄出了印制精美的真相资料。父亲收到包裹后,立即给我发了简讯,感谢我给他的资料,并希望视频对话。所以事情进展很顺利,我们恢复了正常的父女关系。因为我已经把过去痛苦的记忆抹去了,我不再仇视任何人。”

索菲亚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她的母亲和父亲在同一年改变了观念,非常支持她修炼法轮大法。

二零一六年她和丈夫回希腊探亲。“我的姑母曾哭着对我说,现在家人都认为你的师父很伟大,法轮大法实在太好了。”她说,“如果不是因为李洪志师父的教导,我和家人是不可能复合的。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受到师父的法理能为我扭转困难的局面,让我提升。”

“和丈夫都不知道什么是吵架了”

索菲亚的丈夫,一开始对她修炼不是很理解。

“他已经习惯了一个平日里活力四射、一说就暴、有些攻击性又比较强势的我,当我突然变得安静、有耐心,他还真有些不习惯。”她说,“我不得不比较深入地和他交流我的修炼体会。他见证了我个性的转变,也见证了我们日常生活的改变:起初因为我总是制造麻烦从而争吵不断,到因为我的内心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后两人从此和睦恩爱。”

“他现在非常欣赏我所做的一切,甚至和他周围的人讲述法轮功反迫害的真相。”索菲亚说,“而且,我们不再因为意见不一致而向对方喊叫,我们俩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吵架了。”

索菲亚在采访的最后表示:“法轮功让我成为现在的我,远离对个人利益、金钱、名誉的执著,内心变得更加明澈、坚强和正直。我们生活变得更轻松,我们思想充满慈悲、智慧和希望。遵从真、善、忍的原则修炼,是最辉煌、神圣和安全的一条返本归真的路,我内心对师尊充满了感激,他让我成为了一个全新的我,脱胎换骨,给予我所有。”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