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法院枉法裁判 何益兴、张月芹夫妇再陷冤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唐山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何益兴、张月芹夫妇于二零一七年四月被唐山遵化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二零一八年一月上诉至唐山中院,唐山中级法院枉法维持冤判。四月初,张月芹被秘劫持到河北省石家庄监狱,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何益兴于四月十六日被劫持到冀东监狱。

在中共对法轮功十九年的迫害中,何益兴、张月芹夫妇曾早二零零八年被枉判七年和五年,张月芹在河北省女子监狱受尽酷刑折磨。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何益兴、张月芹夫妇在遵化市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地北头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到遵化市拘留所,晚上被遵化市拘留所所长王爱清(音) 绑在死人床上。十一月二十一日秘密非法开庭前,审判长苗瑞生(音)扬言:“再喊法轮大法好,把你扔到炼人炉里!”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何益兴、张月芹夫妇被秘密判刑三年零六个月,上诉。二零一八年一月八日,唐山中院通知家属,张月芹要求家属聘请律师,一月九日上午,家属聘请的律师介入此案。

张月芹的律师二零一八年一月下旬多方取证,以一审过程中程序多次违法为由,向唐山市中级法院提出二审开庭审理,调取一审开庭录像申请,始终没有任何答复。

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何益兴聘请的律师到中院要求阅卷,维护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不受侵害,但唐山市中级法院崔建明却以案件已结、何益兴在一审前曾拒绝请律师为由不准律师阅卷。

律师义正词严告诉崔建明这样做是违法的,只要判决结果没送达当事人或律师手中,当事人就有请律师及辩护的权利,但崔建明仍无视法律、不让律师阅卷。律师对崔建明的违法行为进行了投诉。

何益兴曾是唐山电厂多年的汽车队长,待人真诚,工作勤恳,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张月芹原来一身是病,最严重的是肾炎,为治病跑了好多医院,都没见效;炼法轮功后,全身的病都好了,再没花一分钱医药费,而且脾气也变好了。他们膝下有两个孝顺、贤淑的女儿,,一家人生活平静和睦。

夫妻俩都已退休在家,与世无争。然而,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中共的魔爪无端地伸向了这个美满的家庭。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唐山路北公安局十来个警察带着社会闲散人员,闯到唐山电厂小区何益兴、张月芹两位老人家门口偷偷埋伏,等老人出门,久不见人出去,就撬坏门锁,没打开防盗门,随后叫来两辆消防车,从南北阳台驾云梯到六楼,砸碎玻璃后破窗入室,绑架两位老人,抢钱抢物。当地百姓切齿痛骂:“什么警察?比土匪还土匪!”

荒谬的是,何益兴和张月芹夫妇分别被枉判七年和五年。法官张雪峰判案的事实依据竟然是一张“证据销毁清单”!这张“证据销毁清单”恰恰是路北公安分局销毁证据、伪造证据的铁证。何益兴被劫持到唐山冀东监狱,张月芹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在石家庄河北省女子监狱,狱警对当时六十多岁的张月芹进行电击、针扎、逼她站在烧糊的板上、不准睡觉等酷刑折磨。后来警察将张月芹转到六监区,当时的教导员吴红霞指使值班人员用针扎她,细针用完了用粗针,还打她耳光,耳朵当时被打出血,直打到行恶者手腕疼得打不动了。再后来,警察又令其它监区的犯人二十四小时轮番对张月芹洗脑,有时到夜间十二点,有时到凌晨四点。三个月后,警察看张月芹还不放弃信仰,又四天四夜不让她睡觉,直到她昏倒在地。之后又将她关进所谓“攻坚组”,继续迫害数月。残忍的是,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直接把张月芹放在了监狱医院的手术台上。

何益兴遭受七年冤狱迫害,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九日从冀东第二监狱回到家中。

唐山市中院主审法官李继林 15081912755
助理法官崔建明 13931566208

遵化市法院院长 (0315)6612640
遵化市法院办公室 (0315)6612623
审判长苗瑞生

遵化市检察院具体办案人员:
公诉部长(副检察长)郭成亮 手机 13813587767
办事员 王清珍 手机 15512012237

遵化拘留所:
电话0315-6629667
所长王爱青13832982148
教导员张绍武13832986912、13582584868、13785575117

遵化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0315-6614261转36336
大队长 缪爱东 13832982639
教导员 吴静海 13832988663
副大队长 李宏亮 13832988664

中院主审法官李继林 15081912755
助理法官崔建明 13931566208
地北头派出所电话:0315-6046110
所 长 王志勇 手机:13832988667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