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法轮功学员中使馆前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记者雪莉德国报道)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柏林法轮功学员聚集在中使馆对面,纪念十九年前“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和平上访。

使馆前的加诺未兹桥(Jannowitzbruecke)上强风阵阵,刮得人几乎站不住脚,法轮功学员从桥头至桥尾一字排开,明媚阳光洒在他们身上。

“我们知道共产极权,他们(中使馆)就在对面,你们真够胆 ”,“毫无疑问,残暴的行径必须被制止”,“我喜欢真善忍这三个字”,从桥上走过的行人用个性鲜明的话语表达对法轮功学员的佩服、好感和支持。不时有骑车人停车和学员长谈;也有的问许多问题,又带走多份资料;也有的和学员分享他们对法轮功的了解和感受。

图1~2: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柏林法轮功学员聚集在中使馆对面传播真相,纪念十九年前“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和平上访。
图1~2: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柏林法轮功学员聚集在中使馆对面传播真相,纪念十九年前“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和平上访。

图3~7:民众了解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后,签字支持反迫害
图3~7:民众了解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后,签字支持反迫害。

西尔维(Silvy)是个三十出头的年轻女子,她骑车经过加诺未兹桥时,平和的炼功场面马上吸引了她。她停车和学员聊了大半个小时。原来西尔维对法轮功一点儿不陌生,她去过一次香港,当时正遇到青关会在街头滋事捣乱、侮辱法轮功;这引起她对法轮功的注意,从而了解了大量关于法轮功的信息。后来她到大陆旅游,期间问过好几个人,没有一个敢回答她的问题,都是沉默不语。西尔维说:“你能感觉到在中国大陆对人的控制非常严重。那里的监控特别厉害,到处是摄像头,你们在德国是想象不到的。能感觉到那里人心里的压力。”她还说,“‘真善忍’这三个字特别好,我看到法轮功的炼功场面就觉得特别舒服。我会到网上去签名。”

图8:茹雅(Rulja ,右)和吉尔斯(Jyils,左)坐在学员中间,体会内心平和的力量。
图8:茹雅(Rulja ,右)和吉尔斯(Jyils,左)坐在学员中间,体会内心平和的力量。

茹雅(Rulja) 和 吉尔斯(Jyils)两人以前都练过太极和瑜伽功,对能量场比较敏感。二十五日这天她俩骑车经过时,感觉到非常强非常舒服的能量。她俩索性锁了车,坐到学员中。茹雅说:“我最近碰到一些很不开心的事情,现在和这群人(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坐了一会儿,感到心里平静了许多。我非常喜欢和他们呆在一起。”她们俩还第一次见到法轮功。 “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下,他们能够这样收心,纹丝不动的打坐,真是难以置信。”两人对法轮功学员的定力感到吃惊。谈到“真善忍”理念的力量时,茹雅表示:“‘真、善、忍’三个字我感到非常强大,当人不被周遭的事打扰时,静心想想自己的时候,会从这三个字中得到非常大的力量 。”离开前茹雅表示要找当地炼功点学功。

图9:乔纳斯(Jonas)正在签字支持反迫害
图9:乔纳斯(Jonas)正在签字支持反迫害

乔纳斯(Jonas)是一位年轻德国厨师,是土生土长的柏林人,他在征签表上签名后向记者表示,自己以前听说过法轮功被迫害的事情。但是不知道活摘器官,他平时拒绝看电视,想了解什么就上网自己查。他对这群平和的炼功人非常有好感,他说:“相对电视而言,我更愿意亲自接触人,面对面和他们说话。而眼前的这群人非常平和,所以我愿意停下脚步和他们接触。“‘真、善、忍 ’是非常好的原则。其实我也愿意做真诚善良坚忍的人,平时也要求自己做那样的好人。”

三十不到的波兰姑娘伊娃(Eva)住在柏林很多年了,二十五日这天她带妹妹四处看看,介绍柏林,看见法轮功横幅和派发传单的学员,和学员聊了一会儿,就在征签表上签了字。 伊娃大概在三、四年前就在波兰了解了法轮功在中国遭受的迫害。她说:“那时我在波兰的一个中文学校花了大量时间学习中国文化和传统 。我了解为什么他们炼法轮功,我觉得不可思议,他们坚持自己的信仰,同时也是社会中的普通一员,是我们当中的一份子,为什么要被酷刑和活摘器官。”她表示:“说实话,我希望更多的人能按照真善忍的原则生活,那样的话我们的社会秩序就不会这样混乱了。”

图10:伊莎贝拉(Isabela,右)正在签字支持法轮功反迫害
图10:伊莎贝拉(Isabela,右)正在签字支持法轮功反迫害

伊莎贝拉(Isabela)是玻利维亚人,一位国民经济系讲师,住在柏林五年了,是第一次听说法轮功在中国大陆遭受的迫害。她问了许多问题后也在征签表上签了字。

罗杰(Roger)经常在这座桥上经过,法轮功学员在中共使馆前的坚持抗争对他一点不陌生。匆匆赶路中他停下来在征签表上签名后表示:“很简单,这样迫害人权的恶行就是应该被制止。”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