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结善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三十日】我永远记的那天,一九九九年正月初一,我去婆婆家,婆婆说,你老婶给你大姐夫拿了本书,你看不看?我想过年闲着也是闲着,那就看看吧。

把书拿回家后,我和丈夫谁有时间谁就看,丈夫看了一半,就不看了,我还继续看,越看越想看,不长时间,姐夫来了,我就把书给了姐夫,但心里还是想看《转法轮》书,于是,我又让婶子给我请了一本《转法轮》书。

当时婶子一家人全信,是因为老叔得了肝癌,被医生判了死刑,回家等死时,有大法弟子跟我老婶说,“你给他读《转法轮》。”老婶坐在老叔跟前读了三天的《转法轮》,老叔自己就能坐起来看书了,老叔坚持看书,病好了,他们全家人都信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我当时学法炼功,什么也没想,每天看书再加上炼功,时时刻刻按照师父讲的做,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坐月子时留下的风湿病、手脚麻木,身上就象有虫子在爬的感觉,打针吃药都不见好转,还有心脏病,全好了,干活不累,身体轻飘飘的。

放下情的执著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因为法轮功刚传到我们那,因为迫害,不少人都没有坚持下来,我们那地区有位大法弟子,很精進,走到哪,讲到哪,一直坚持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他在外面写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十多年了还是那样,一点都没有被破坏。

由于江氏集团的迫害与骚扰,叔叔以病的形式走了,他的家人也不再学法了。叔叔走了半个多月后,有一天,我在地里干活,我看见他出现在西南的天空中,身边还有两个人,一左一右站在他身边,他对我说:“你告诉我家人,我没有遭罪,在地府呆了七天,师父就把我带出来了。”当时我在想,该怎么和他的家人说呢?

一直到了第三天,我才跟他大儿媳妇说:“你公公,他没遭罪,已经去他该去的世界了,我老叔这三天他都在那站着。”说完,我就看到他就到西北方向打坐,象有雾一样的东西罩住了他。

过了几天,他烧三七时,我们都到墓地去,我看到墓里什么都没有,他还在那里打坐,看着我们这些人。我婶子一直在哭,我指着他打坐的方向说:“您对着这个方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我老叔都能听到。”我们烧完纸,雾又将他挡住,后来他就到那个世界去了。

母亲生病了,我心里总是放不下,师父点化我,让我看到了我前世的父母和当时的社会形式,也看到了母亲前世是个修炼人,今世也得大法了。看到儿子的前世是一条白龙,为得大法而来,虽没有正式走進大法,也非常支持法轮大法。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因为一个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个母亲才是你真正的母亲。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的,不是人类的,数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人在迷中,就放不下这个东西。”在看到了前世的一些景象,我放下了对母亲的执着。

家人受益于大法

我看到了我丈夫的前世是一位历史名人,丈夫的根基很好,看《转法轮》书,看了一半,就不能吃肉了,而且看到书上的每一个字都是“佛”字,因为他贪吃,不学法,不炼功,但出去证实法,给人讲大法真相。

我的女儿上初中时就是团员,开始三退就将团退了,团费也不交了,高中时除了女儿,全班都是团员,老师让从新入团,她就是不入,到了大学,老师让她入党,女儿告诉老师,她不是团员。女儿后来在铁路上工作,成为了一名有编制的正式工。这都是相信大法得的福报。

二零一四年过年,丈夫在外地因脚后跟骨折,医生让他手术下钢板,丈夫不同意,于是回到家附近的门诊,有祖传接骨的药膏,大夫看完拍的片子说,不用手术,吃药养三、四个月就好了,但这两年都不能干活,回到家吃了两个月的药,脚还是肿,又去拍了个片子,不但没有好转,还错位了。

我外甥女是学医的,建议我丈夫赶紧做手术,如果发炎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我对丈夫说,现在你是看法轮功的书,还是去医院做手术。他说看书,第二天早起,就开始看书,看到第三天早上,我在厨房做饭,他把双拐扔了,走到我跟前,我说,你怎么不拄拐了呢?他说拿拐倒累。这是奇迹。

猪仔重生

前几年,我家养了几头母猪,有一年冬天,母猪快产仔了,就要勤到猪圈里看看,尤其是冬天特别冷,有头母猪提前两天产仔,猪仔被发现时,东一个,西一个,哪都有,都冻死了,丈夫准备都扔出去,我说,咱俩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回去烧火,你把猪仔都拿屋里来。

我進屋边烧火,心里边念叨:“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十个猪仔,一上午全活过来了。以前丈夫看了一个关于大棚里的黄瓜冻死了,大法弟子在大棚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黄瓜都活了的文章,当时丈夫不相信,现在亲身经历过了。

做保姆 结善缘

在外打工时,我会给有缘人讲讲神传文化,然后再讲到大法,这样比较好接受,然后再三退,早晨早起到附近的公园炼功,有不少人看到,有的人说:法轮功又回来了。

我也做过保姆,当时我护理的是一位九十九岁的阿姨,她有三个女儿,但只有我和老人住在一起,我每天都会给她刷牙,因是假牙,顿顿都刷,晚上用热水给洗脚,因阿姨的腿摔坏了,坐在轮椅上,大小便都要人倒,不能自理,我的工作除了做饭,再就是洗洗我们两人的衣服,剩余的时间我就看书,每天晚上炼功,我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老人的三女儿离我们住的地方很近,每天都来一次,我护理她3-4天的时间,阿姨对我说“小侠,你有功呀,我的脚开始消肿了,你看脚都出褶了,你刷完的牙,我带上都冒凉风,可舒服了。”我说:“阿姨,那不是我的功劳,那是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管你了,要谢谢师父。”她还说,你没来的时候,我就看见一个老太太龇着牙,还有一个女的穿着旗袍,扭扭的就过来了,可吓人了,但从你来,就看不见了。

当她的姑娘来看她时,老人就和姑娘说,我不用吃药了,我的脚消肿了,牙龈也不痛了,都是小侠给我洗好的,小侠还让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的女儿说,小侠让你念啥,你就念啥。她还谢谢我。我说不用谢我,要谢谢我们的师父,你们也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真相自动广播

我每个月有四天假,回家需要坐二个小时的火车,再坐二小时的汽车,回家时,我会在包里装大法书,还有广播,广播里有大法弟子歌曲,神传文化,大法弟子讲真相的故事等。

刚上火车,车一动,我就听到车厢里响起的大法弟子的音乐,接着就开始播讲神传文化,孔子教育学生,还讲一个人借别人钱不还、死后做牛还债的故事。

当时我还在想,这个车的车长或广播员是大法弟子吧,从我上车到我下车,要经过四站地,每到一站停车就不播放,列车开动后,就接着播。说来也怪,车厢里的人都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的,就连火车上的销售人员在车厢里走,都不叫卖。

当我下了车,走在站台上时,广播又开始讲了,当时我在想怎么站台也在讲,是不是全国都在讲呀,我仔细一听,原来是我包里的广播在讲,可是我走的时候,广播明明没电了呀,但却讲了一路,真的太神奇了,这都是伟大的师父做的。

卖水果的大姐牙不疼了

我在市场卖菜,身边是卖水果的大姐,中午吃饭时,我们一般是换着吃,互相都照应着,有一天,我问身边的大姐,“中午吃什么饭呀?你先去吃吧。”她说:“中午我不吃了,我牙疼,你去吃吧,我给你看着。”

我一听她牙疼,我就走到她跟前,和她讲我表姐夫的事,“我表姐夫是党员、大队干部、退伍军人,本村的大法弟子给他真相让他三退,他就摇头,有一次,表姐夫牙疼半个多月,怎么吃药呀、打针呀,都不好,本村的大法弟子知道了,又去他家给他讲真相,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当着大法弟子的面还是说不信,大法弟子走后,牙疼的实在没有办法了,就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念了二个多小时,不那么疼了,继续念,真的好了,一直到现在,牙一直没疼过。”

大姐听了高兴地说:念什么,你也教教我。我一字一句的教她,到下午三点多钟时,大姐告诉我,她的牙不疼了,我要给她三退,她说没念过书,什么也不是,卖果子算账都是靠背的。她向我道谢,说我是个好人,我说,别谢我,谢我的师父吧,是我的恩师让我做好人的。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