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所谓“病业”的一些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四日】一次,在与同修切磋时,我问同修:如果你感到“突然一阵热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透全身”[1],你会想什么?同修回答:“是师父给我灌顶,谢谢师父!”那么,如果你突然感到脑袋一胀一胀的,很难受,你会想什么?同修答:“这是旧势力的迫害,不承认它、否定它。”(有的同修想“这是消业”,本文所谈只针对前者)

为什么同是身体上的反应,感觉舒服,就是师父的鼓励与加持;感觉难受,就是“旧势力的迫害”呢?那么,感到难受时的这一念,与师父讲的“我们有的人一旦他身体哪儿不舒服了,他就认为自己有病了”[1]情形是不是有些相似呢?因为身体不舒服了,就认为是旧势力强加的“病业”形式的迫害。

如果突然感觉到身体哪儿不舒服了,不同的人,其反应一定不同:

——常人会想:是不是哪有问题了,得去医院查一查,他是担心、害怕;

——修炼人会在修炼上想:这是在消业呢,因为“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1];

——也有修炼人想:这是在长功呢,因为师父说过长功时“全身有时象通了电,冷、热、麻、重、转,等等状态太多了,感觉上都会使你身体很难受”[2];

——还有的修炼人会想:是否是自己的什么执着招来了麻烦,那就向内找、修去人心。

上述的修炼人所持一定是对师父感恩的心,因为知道对修炼人来说“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3]“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那么接下来的走向,会因动的是人念还是神念而不同。

事发时的那一念很重要,因为师父说“一个生命的选择是他自己说了算,哪怕在历史上他许过什么愿,关键时刻还是他自己说了算。”[4]你要走哪条道,你选择什么,你认为它是什么,接下来你就要面对什么、就要经历什么。

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同修,在炼功后又来了例假时,怀疑自己得了什么病,心就不稳了,去了医院,当然是啥也查不出来了,那也不能白来一趟吧,就花了五千多元做了个摘环手术。后来在学法时意识到了“哎呀,我那次可能就是师父说的这种老年人来例假呀。”本来是好事,却因为不正的那一念人为的给自己加了一难。

作为人都有“自保”的心理,表现为:越怕什么,越先想到什么。因为越怕就越在意,以求尽可能做好防范、应对。

当身体有异样时的第一念“是旧势力安排的病业关”,而不是“净化、长功”,深究会发现,内心一定有“怕是病”的执着。那好,旧势力就实实在在的以它的方式安排着你接下来的路了:你怕什么就给你来什么,你执着什么它就加强你什么。你想它是病吗?它就演化得越来越象病。如果还不悟,就会越在意所谓的病状,它就给你愈演愈烈,正念不强就可能走了人的道,那时可就真是走了旧势力的安排。

很多时候我们是在针对身体的症状发正念,如果一段时间,症状不见好转的话,有的人在信师信法上就出现了动摇,从而又生出了抱怨的心。同修,想过吗?此时的“正念”否定、解体的是让你感到“不舒服”的这个表象,而你的就想“身体舒舒服服、做事顺顺当当、不想吃苦”的心却叫旧势力钻了空子。结果自己的人心招来了鬼上门,人为的给自己招来了麻烦、魔难。

什么是旧势力的干扰?什么是自己该面对、提高的关(提高的“台阶”)?师父在法中明示:“如果你说我在做大法的事、在救度众生的关键时期出现什么事情,那一定是干扰。你自己要理智的去衡量。不要执著于只要我痛苦、我难受了,我就认为这一定是干扰;我只要痛苦、难受了我就不干了,我就要发正念。”[5]

师父说:“旧势力干的事我都否定的,我都不承认的,更不应该有让大法弟子承受这些痛苦的事情。”[6]师父给弟子的安排中没有“病业”,因为牵扯“病”的阶段,在我们真正走入修炼后,师父很快就把我们推过去了,师父还说:“你一提“病”这个字,我就不愿听。”[1]那我们的思想为什么总围着“病业”打转转呢?

记得在明慧网上曾看到:一位同修在妻子的腰(还是腿,记不确切)上长了个包,让他看看时,他说:“我不看,那是假相。”是啊,看都不看,这就是正念。问问我们自己:既然那个身体状况是假相,为什么我们很多时候在把它当作“真相”(真实的表象)来对待呢?

走过“病业”魔难的同修都会发自内心的感恩师父为弟子的承受与加持,感谢同修的正念帮助,身体的巨大变化也让世人见证到大法的神奇。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由于自己的状态,牵扯了同修的精力,占用了同修救人的宝贵时间;又让师父为自己操心了;如果没有守住正念,寻求了常人的手段,还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掉下了一截。这样看来,这段经历只是给助师正法、讲真相救人及我们的修炼带来了损失。这绝不是师父要的。

再换个角度看,一难受就想到是“干扰、迫害”,为什么不是“净化、长功”?深究一下,是不是有一个不想承受这“痛苦、难受”的心呢?甚至不想承受和突破因家人“要治病”而带来的压力造成的亲情关呢?这种不想承受的结果是什么?是修炼提高还是往下掉呢?

师父在法中讲到“大法弟子为什么要修炼、为什么要过关、为什么要正念强、为什么要吃苦?只有这样才能算是修炼。其实修炼就是来吃苦来了,不是为了得到在人世间的保护来的。学大法有保护,修大法也要吃苦啊。”[7]

那么问问我们自己:心里做好了“修炼就是来吃苦来了”的准备了吗。修炼还真就不会舒服,下决心走入修炼就要做好吃大苦的准备呀。我们真该好好想想这个问题了。

希望在各方面都感觉良好的状态下做事(三件事)无可厚非,但师父不光让我们做事,还要我们提高啊,也只有不断提高才能更好的做事(三件事),而提高就必定伴随“吃苦、魔难”。

我理解这个“吃苦”,不是“苦修”,而是要修出不畏苦的境界、心性,在承受的同时,心性上来就在提高。我理解这也是修“忍”的一层内涵,我想:修“忍”应包含容忍、忍受、忍耐、忍让、坚忍吧。修炼人的“忍受、付出、吃苦”,不是常人概念中的“忍受、付出、吃苦”,是提高升华的“台阶”、是返本归真的“舟”。

通过学法悟道,我始终有一念“修炼中的人,有变化就是好事”,所以,对身体出现的一些状况,视其为是消业、净化、长功的好事、是人体在向神体转变过程中的正常现象。如果表现强烈一些,那就是“要多消些,要有大的变化了”。感觉自己虽然身体在经历痛苦,但心是愉悦的。

几天前在一次清晨打坐中,很突然的,脑中一块长方体的区域疼痛骤起,我当时一念“又一层天体在净化了”,然后我就静静的体会它(感觉就像把这个区域扫了一遍),也就几秒钟吧,痛感消失。我对自己的解释是:它只是一个层次中的状态,心性上来层次提高了,低层次的状态也就不存在了。有时痛感消失,只在分秒间。

我从去年八月起,隔一段时间,就会头疼一次,每次持续一、二天,已经有五、六次了。疼劲上来时,也容不得自己想太多,我就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想着让自己空间场中从微观到洪观的所有粒子,在法中归正、同化大法。最疼的一次,我脱口喊了一声“师父”。当时我想,这要是不修炼的人,准会是脑瘤爆裂。也就更加庆幸自己今生能够成为师父的弟子,真是非常非常幸福,每每缓下来时,就是发自心底的“谢谢师父”。过程中,自己没有往不好的方面想,就认为是净化,师父给予弟子的一定是最好的。细细体察,疼的程度是一次比一次弱。前几天,那种状态又有点苗头,啊,又一次净化来了,但最终没有发生。我想也许是这层天体的净化已進入尾声了吧。

在自己身体出现什么状况时,通常不会想什么旧势力。我是这样想的:无论遇到什么事,就是想到师父、想到法,正念对待,什么旧势力,即使它虎视眈眈,在我的场中它也不起作用,所以我的事儿与旧势力无关。

也有很多次“关”拖了很长时间还没过去的情况,数月、数年,真的是拖的时间太长了,我知道那绝对是自己心性的问题。它的长期存在就在警醒:自己在这个问题上误在一个层次中的时间太长了,应该提高心性了,就象剥洋葱一样,一层层去人心吧。

师父只看我们在魔难中坚定正念那颗心,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以上一些思考,旨在交流,如有认识偏颇之处,诚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