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长清610操纵公检法迫害曲泽萍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当时的中共头目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纠集了所谓的“610办公室”,操纵公检法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

610操纵公检法陷害法轮功学员,必然导致公检法机关直接违反刑法、刑事诉讼法、宪法以及其它法律规定。即使公检法机关人员知道这一道理,但是由于610是曾任中共邪党头目的江泽民设立的,而且自上而下在各级党委、政法委办公,所以各地公检法机关不敢不听从。

山东省济南法轮功学员曲泽萍,在二零一七年七月被济南市长清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在非法庭审的辩护中,律师指出:“曲泽萍没有实施任何犯罪活动,对曲泽萍采取拘留、逮捕、移送起诉并进行审判完全错误,应立即变更强制措施,释放曲泽萍。指控曲泽萍的行为触犯了《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曲泽萍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法轮功修炼者,一心想的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她是一个正直守法的公民,她所做的事只是为了别人不要迫害法轮功,其用意和出发点是好的。”律师要求长清区法院,坚守法律底线,能够依据事实与法律宣告曲泽萍无罪。

虽然当时法庭上律师用法律事实依据将公诉人驳斥的哑口无言,然而无理纠缠的公诉人又提起说某文件说法轮功是×教。律师说,那你拿出法律依据、证据来证明法轮功是×教,谁破坏了法律实施,到底破坏哪一条法律实施。必须有事实证明。公诉人被律师驳斥的不知如何回答了。

其实,法官也问公诉人还有证据吗,公诉人答,没有了。法官接着反问公诉人说:“那你说明什么啊?”场面很尴尬。

由于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长清区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曲泽萍、杜恩美(男,六十三岁)、林艳玲(女,七十多岁)、李玉兰(女,五十七岁)后,其中曲泽萍一直零口供,不配合警察的非法审讯。于是长清区610又操控检察院的公诉人加害曲泽萍,将警察在杜恩美及另外两名女法轮功学员家中非法抄家抢的物品,作为所谓的证据都连带算在曲泽萍身上。对此律师也说,讲点法律常识吧,曲泽萍不与他们生活住在一起,非法抄家东西也算在她头上,没有这样栽赃的啊。

非法开庭结束后,法官走出法庭,无可奈何的叹气。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济南市中级法院继续执行中共江泽民集团的迫害政策,维持原非法判刑的三年刑期。济南市中级法院参与审理法轮功学员案件的刑庭法官明确对律师表示,对法轮功学员案件不可能改判刑期,只能维持原判刑期。

为此,我们很清楚的看到,公检法机关构陷法轮功学员,其所谓的办案过程实质上却是在610指挥下破坏法律实施。由于610干预、操控公检法,使公检法机关被迫出卖法律、出卖公正,为610迫害法轮功的目的而提供服务。其做法是打着执行法律的名义,在610的具体指挥下执法违法、真正破坏法律实施的,恰恰是非法干预公检法的610组织。

曲泽萍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被长清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后,一直零口供,不配合警察的非法审讯。在非法开庭中,曲泽萍正念足,思路清晰的回答法官、检察官提的问题,做了二十分钟的自我辩护。

她说:法轮大法好,在修炼法轮功前,因患脑垂体病,眼睛几乎看不见东西了,修炼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在中国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公检法司人员行为终身追责制,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现场的所有公检法人员停止迫害法轮功,给自己留条后路。

曲泽萍被关在济南女了监狱。

曲泽萍的父亲被打成右派后,被赶到乡下。 因为无法维持一家的生活,就把他这个小女儿托给朋友代养。那时他的那个朋友已有四个孩子。对于曲泽萍的到来,令全家都感到负担。所以她从小就经常饿饭……但她还是坚强的活过来了。养父母无法让她上学,她只能在路人或者小朋友中问字,然后把字写在衣服上,回家练习。

她结婚后,养父母如释重担,但她的身体当时不好,想治病钱又总是不凑手,只好去找不要钱的气功,那时中国正逢气功热。也是机缘巧合,她一下子就找到了法轮功,她的病就奇迹般的好了,还生了一个女儿。

后来,中共江泽民一伙掀起了惊涛骇浪般的迫害 ,一时天昏地暗,残酷的迫害开始了。曲泽萍被抓了到洗脑班,而且洗脑班声称不转化不许回家。她的孩子只有几个月,丈夫不能把孩子照顾好啊,她真是牵肠挂肚,真是度日如年啊。

就在这时,丈夫忽然从外面闯进洗脑班来,身上到处是血。原来是丈夫要出去打工,可是孩子实在没人看,就想让她回家照看孩子,不幸他在路上又遭遇了车祸。小曲看着丈夫心中真是翻江倒海,她丈夫说她放弃炼功就能回家……可她低下头说:“对不起,我不会转化的,现在真的无法回家。”丈夫一下子昏倒在地上, 她也昏倒了,不知多少时间,她才清醒过来,看到丈夫已经离去了。

因为曲泽萍不转化,恶人把她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法轮功学员们经常听到警察对曲泽萍抱怨。其实同修们看到她是一个很瘦小的人,有点孱弱,头发乱蓬蓬的,好象才被恶警揪过,看着大家一片欢迎的声浪,她低着头,玩弄手里的东西。她皮肤白皙,眼睛很大,有些失神。好象她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警察为了治她,造谣说,她被外面来的一个流氓睡过了。这个谎言竟然被她的丈夫相信了,从此她的丈夫每来一次,都会对妻子拳脚相加。有人不平的说,“你该去找警察,为什么这样胡说八道!”可是她不辩解,只是把头抬得高高的,好象很不屑。

有一天,警察把一张的单子拿给她说,“你快回家了,把这个表填一下。”她用眼睛扫了一下说:“我不会写字。”就甩到警察面前,她离开了,那个警察还呆在那里。

回家后,她已被工厂开除,当时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她的丈夫也下岗了。男人本来对她就有气,回家后不但不给她好脸色,还每天非打即骂,还把她赶出门,不让进家,在这种情况下,她只有选择离婚了。

离婚时她一分钱没要,说是留给孩子。她借了三百元钱,用一百元租了间小厨房住下来,剩下的二百元进了些虾皮就做起小生意来。她很快还了三百元欠款,并自己已有了积蓄,多达四千元呢。这样她就一边讲真相、一边做生意……

曲泽萍被绑架后,大家为她请了律师。听那个律师说,这个小女子真厉害,在610和公检法人员面前,自始至终都是零口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4/济南长清610操纵公检法迫害曲泽萍-3637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