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十年冤狱 南京法轮功学员成海燕被迫害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省南京市法轮大法学员成海燕女士,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九年的迫害中,曾被非法判刑十年、关押精神病院迫害二个半月、被非法刑事拘留三次、抄家五次、关押洗脑班多次,又被逼迫与军人丈夫离婚等等迫害,于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含冤离开人世,终年六十三岁。


成海燕

中共不法人员对她的迫害一直到离开人世前的最后都没有放松。

成海燕女士,原是中国药科大学副教授(双学位),为了支持军人丈夫的国防事业,离开了她热爱的教育事业,调到了江苏省物资总公司轻纺织品公司任经理。她于一九九八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她身患乙型肝炎,“大三阳”指数超过三个+,且有肝硬化迹象,西医对此已无可奈何,修炼大法后一个月痊愈。

身体健康了,心性也提高了。她处处按照“真善忍”法理做事。她曾去银行存钱,营业员把10000元写成了100000元,她回家发现后立即转回该银行要求纠正,营业员千恩万谢;一次去超市买东西,七十多元的浓缩果汁没算钱,她发现后马上退了回去,超市负责人再三感谢说:“出了超市门还把东西退还的还没见过。”

她丈夫是现役高级军官,为了军队建设,从他们结婚、怀孕、生孩子、培养孩子,她丈夫都很少顾及家庭。修炼法轮功前她对丈夫怨气很大,说自己找了一个电话丈夫,光说话不见人;光说话不做事,什么忙也帮不上。修炼以后她知道自己要为他人着想,不再抱怨,主动把家庭主妇该做的事做好,不让丈夫分担忧愁。丈夫看到她修炼后如此大的变化,曾感叹地说:“军嫂要都炼法轮功就好了!”

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在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成海燕去北京出差,因为包里搜查出了《转法轮》书籍,南京火车站派出所以此为由,将她非法扣押,并由南京市后宰门派出所非法抄家。非法抄家的警察声言:我们倒要看看这个年轻的军级干部家是什么样子?看的结果使他们大失所望,并非如他们所想象的奢华,而是非常简朴,因为她家是用“真善忍”善化其心的。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成海燕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南京“610”和后宰门派出所绑架到南京脑科(精神病院)医院迫害两个半月。

当时南京军区党委书记温中仁(此人已遭恶报于二零零四年去世)等亲自出马,逼迫她丈夫与成海燕离婚,否则就命令他离开部队。而当时的江苏省“六一零”主任王荣生配合军区党委对成海燕多面夹攻,不但逼迫家人把成海燕送至南京精神病院迫害,还合谋施压,以事先写好的“感情不和要求离婚”的所谓“协议书”,强逼成海燕在不符合婚姻法的离婚协议上签字。为了使丈夫不受牵累,成海燕只得含泪写上:“只因我修炼法轮功,为了丈夫的前途,被迫签字。”可中共恶人至此还不罢休,强行命令她丈夫必须在三个月内和一个毫不相识的女人结婚,以截断她的婚姻后路。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九日,成海燕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徐州市青年派出所非法拘捕,对她实施大背十字铐夹酒瓶和上脚镣的残酷迫害十数小时,她的手腕和脚踝当时就红肿起泡流血,其损伤部位就此留下痕迹。

成海燕被徐州市云龙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在南通监狱迫害。在一个不到十平方米阴暗的阁楼里,吃、喝、拉、撒、睡全在里面;脚镣、手铐加身;十几个杀人犯、吸毒、卖淫女轮流包夹;不准探视,不准通信、通话,除了狱警辱骂、训斥,就是各级的“610”洗脑迫害,甚至在饭菜里面下不明药物,整整六年时间。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被家人保释出狱。

成海燕出狱后,无家可归的她,只能暂住亲戚家,为生活所逼,在一家药店打工度日。二零一一年,她去看望友人时,一度被守在那里蹲坑的南京国保警察绑架。二零一三年五月下旬,成海燕再次失踪,后在国内外人士正义呼声下,她被放回家。二零一四年三月五日,成海燕再次被绑架。

成海燕女士在二零一一年四月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和江苏省高级检察院、高级法院邮寄不服徐州市云龙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的申诉状 (无果); 二零一四年四月她分别向中央第十二巡视组(驻江苏组)和习近平写信反映徐州市云龙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的情况;二零一四年八月她向江苏高级检察院、高级法院邮寄了对徐州市云龙区法院非法判她十年的控告状 (无果)。

二零一五年五月,南京江宁区有七八个警察在成海燕家附近蹲坑两三天,在五月二十四日下午四点左右,把成海燕绑架,并非法抄家。不法之徒们将成海燕戴着手铐劫持走。

二零一五年六月,成海燕再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等机构控告江泽民破坏军婚、故意伤害、剥夺公民信仰与人身自由等罪。

因此,几年来对成海燕女士迫害尤其严重, 每到节假日、所谓的敏感日,就有保安蹲坑、跟踪盯梢;电话被窃听,通信被拦截,楼前还安装电子眼;被派出所非法传唤,610、街道、社区非法洗脑时有发生。每月只有不到300元的低保金。

在残酷的迫害和巨大的精神压力下,成海燕女士的身体每况愈下,但中共不法人员对她的迫害一直到离开人世前的最后都没有放松。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