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市七旬杨立成自述遭电刑性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齐齐哈尔市年逾七旬的杨立成老人,曾在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关押在富裕劳教所惨遭迫害;二零零九年六月又遭新工地派出所李成亮等警察绑架,在铁锋分局遭警察塑料袋套头闷;将电卡子卡在拇指和小便上,摇表电刑性迫害;又将双手从铁椅子背的两个窟窿伸进去反铐,用鞋带儿将头和脚套在一起……

下面是杨立成老人自述迫害经过:

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在新工地派出所所长陈某的指使下,一女警到我家骗开门后进来一伙警察,他们将我的一千多元工资及物品抢走,将我绑架到新工地派出所。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李成亮等四、五个警察按住我将我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我在水泥地上躺了一夜。第二天警察把我弄到铁锋分局,强迫我直接坐在铁椅子冰凉的铁板上,用塑料袋套在我头上闷,使我呼吸困难;将我双手背后从铁椅子背的两个窟窿伸过去反铐,将双手的拇指卡上电卡子,然后摇表,越摇越快,上午九点开始直至下午五点;一个五十多岁的姓王的大汉说:你这老爷子(那年我六十六岁)这玩意还有用吗?说着就把卡在右拇指的电卡子摘下来,直接卡在我的小便上,然后再摇电表,持续五、六个小时,身体在高压电流的刺激下自动蹦起来,不停的颤抖,心脏剧痛,痛苦得生不如死。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晚上五点多,市国保大队贺锡祥等来到现场,假惺惺地说给他铺上坐垫儿。他们又迫使我站着将双手从铁椅子背的两个窟窿伸进去反铐,猛按我的头,腿往下拽。一个姓孙的警察说:把他鞋带儿解下来套在他头上,另一端系在他脚上。就这样,双手反铐的同时又将头和脚套在一起,一个多小时后,我大汗淋漓,汗珠子滴在地上滴了一摊水。酷刑折磨三天三夜后又把我劫持到齐齐哈尔市看守所继续迫害。

中共劳教所酷刑演示:捆绑
中共劳教所酷刑演示:捆绑

在看守所我被奴役挑筷子。十二月份,我被齐市铁锋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零年一月被劫持到泰来监狱。

在泰来监狱集训队,狱警逼我写三书,不写就罚蹲,不蹲就戴手铐。晚上挤在铺上只能侧身睡觉。一个月后我被送到老年队板房,三天不让睡觉,曾经包夹过潘本余的犯人王敏卓等四人,只要我一闭眼他们就用凉水浇头。后来我被迫挑筷子、牙签儿、打扫厕所。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齐当时也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监狱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就迫害他:三伏天挖一个坑,将李齐绑上放到坑里,不能动,用塑料布盖上,坑里闷热、令人窒息。

在泰来监狱历经种种非人迫害,我于二零一三年一月七日获释。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