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走回大法修炼 勇猛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九日】我是一名青年学员,九九年七二零开始的时候,我才十一、二岁,当时一家人都修炼法轮大法。迫害开始后,经历了很多,父母姐姐被绑架、判刑,二零零五年左右,随着父母放弃,我们姊妹渐渐离开了修炼。二零一五年年底,师父讲法发表时,我从新走回修炼。

二零一五年年底走回来时,我正身怀六甲,还在上班中,我很着急,也很懊悔,怎么才明白呢,这样怎么修炼呢?带一个小孩子怎么修炼呢?!怎么能赶在正法结束时圆满呢?当时想到的还是自己。

在本地其他同修的帮助下,经过学法,渐渐心情平静下来,师父说“因为历史上已经给了你们一切最好的”[1],我已经拥有了最好的一切,还求什么呢?只要我学好法,做好就行了。

辞职待产在家时,我就上午、晚上学法,下午出去发放真相资料、粘贴不干胶,真相资料基本都是面对面发送的。师父也经常给我鼓励。一次,我得到资料在回家路上,有个水果摊,买了一些水果,就给老板一本明慧期刊《明白》。“明白?”“是呀,一看就明白,纷纭乱世中,做个明白人啊。”那年轻的老板就接着说:“哦,一看就明白、越看越明白、不看不明白。”“对,谁看谁明白。”老板笑道:“好,等会我好好看看。”旁边有人问,“你们说的是什么呀?”“等会老板看过,你也看看。一看就明白。”我说。

放下执著圆满的心

一段时间学法之后,我渐渐不着急了,不再担心会不会圆满,能不能随师回家。我每日用心做三件事,我深深意识到执著自己圆满是多么自私。我们来世是为了救度众生,不只是为了自己修炼回家。修炼是为了有那个能力、那个素质,更好的救度众生。

今年我给迷失的姐姐讲真相的时候,她说你那是有求、为了修成圆满,如何如何。当时我就正言说,不是,我是为了别人能得救。你也是,现在你为了自己过得好,不去救度他们,你那是犯罪。

因为我有时怀疑师父是否管我了,后来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穿着白色短袖,要带着我还有别的人,在教室里面。梦中的师父好年轻啊,大约十八、九岁。

带孩子,不忘三件事

只要我们正念足,师父就会给我们安排最好的。孩子出生后,丈夫买了一辆封闭的三轮车。孩子满月之后,我几乎天天出去证实法。

我把家务活在一起做,因为婆婆身体不好,除了做饭,洗衣、买菜之类的家务活都是我一人的,专门腾出下午出门,证实法。

二零一七年也碰到一事,触动很深。五、六月份,天比较热了。我带着孩子,递给一位在树荫下乘凉的大叔一份真相资料,就走了。大约走出一里地,听到后面有人叫,回头一看,那位大叔骑着三轮车,还带着两个骑摩托的中年男子在后面追呢,当时我心里一惊。

他们追上之后,那大叔说“就是她,”不好,我遇到便衣了?来不及思考,就听其中一个说:“你那小册子还有没有?给我两本吧。”我心一横,便衣就便衣,你要我就给。“嗯,有的。”我给他一本明慧期刊《希望》,“还有吗?”我把带的资料每一种都拿出一本来,递给他,另一个说,“要那么多做什么?”我说:“看看有福的呀,你也看看吧。”早先那个大叔说:“你给我了一本,这人看见了非要,就拉着我来追你……”世人明白的一面等着看真相呢。

平衡好家庭也是证实法

时间长了,学法跟不上,人心就上来了。一天,我正在扫地,婆婆坐在走廊上看着我,什么也不做,孩子在旁边玩,我心里有些不平衡了,有个念头就上来了:她家条件这么差,丈夫几乎是求着我嫁过来的,她(指婆婆)仗着自己年纪大,什么也不干,都让我干。她真舒坦啊,凭什么我干呢?!……

越想越生气,越想越不对头,我这是干什么呢?我是修炼人呢,我是在证实法呀,不是为了自己。这样一想,心里就平静下来了。

明慧网上同修交流说是一思一念要挖根,我为什么会心里不高兴呢?师父讲:“常人社会的大洪流、大染缸的污染,人们认为是对的事情,其实很多都是错的。人不都想自己过好日子吗?”[2]我想过好日子,不愿意干活,干活不好。这个观念得改。我为什么跟她计较、攀比呢?为什么要拿她跟别的家庭中的婆婆比较呢?我们这里,婆婆一般得伺候好媳妇,媳妇一般什么也不做的。媳妇“说的话,句句是紧箍咒,当老的不是唐僧是孙猴”。这种现象对吗?是中国的传统吗?这是变异的。师父说“截窒世下流”[3]。我想明白了,我在家里做什么都是乐呵呵的,争着做家务、带孩子。

学大法之后,师父讲了得与失的法,我这方面看得比较轻。婆婆是普通的农村妇女,没有什么收入,别人租用我家土地的租金加上养老金、粮补,不过五千元,就是她的收入。家里的开支基本都是我出钱,没让她出。有时给她买药、买零食的钱,她硬给我,就拿着,很多时候,她想不起来给我钱,我也没有计较过。家里水果不断的,我忙,想不起来吃,基本都是她吃的。婆婆有时也觉的不好意思,当面给她,她不要,等我们不在家里,就背着我拿一些放在自己房间。有时她自己买一些零食,关起门来,背着吃……我都知道,不揭穿、不生气。师父让我们修炼真善忍,为别人考虑,她辛苦了一辈子,也不容易呀。以前没舍得吃,条件好了,也该享受了。

一次,我领着孩子在村里玩,村里的几位老人就夸我,“这个媳妇真是好哇!”然后就开始说我在家里对婆婆如何,我纳闷她们怎么知道呢?她们就说是我婆婆唠家常说的。原来世人都知道,那我有时做不好,她们也会知道啦。我羞愧不已,不注意,会给大法抹黑呀,在家里也不能放松呀。

婆婆只有两个儿子,我是老二家的,大哥在市里买的房子安了家。我从没想过老大家每月给老人多少什么的。七月,婆婆摔倒两次,次次骨折。天气热,老人无法经常洗澡。与丈夫商量后,我们自己出钱,给老人安装了空调,没要老人的钱。

我带着不到一岁半的孩子,做家务,给老人准备饭食,炖排骨,有空就给老人洗澡。丈夫后来请假回家,感动了,哭着说;“你对我老娘这样,这辈子我都会对你好的。你想学(法轮大法)就学吧,我不再说什么了。”其实丈夫受无神论毒害很深,以前不相信大法的,还反对我供师父法像。尤其,我在家里建了一个小资料点,他怕我出事,动不动就生气。

婆婆摔倒骨折时,我与同修交流中,同修说你这是干扰,看看自身有什么漏。我说,确实有漏,学法炼功跟不上。

师父说:“什么事情哪也不是偶然的,都有两方面因素,不是来考验你,那就是为了帮你,反正两方面,你就想吧,没有偶然的。”[4]

后来,村里人问我空调是不是我大哥出的钱,我说不是,“那你哥什么也不管?”我说:“哥嫂上班忙。弟兄不就是这样吗?谁手上宽绰多出点,手上紧少出点。”这件事为我以后给他们讲大法真相打了基础。

婆婆逢人就夸我,她自己说“我娶的不是儿媳妇,是女儿!”

值得一说的是,婆婆现在几乎每天听师父在广州讲法录音、《济世》、《普度》,戴护身符。丈夫经常听神韵歌曲(是《洪吟三》中师父写的歌词)、并做了三退。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普照〉
[4]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