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在佛恩中的九旬老翁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一日】我过完九十岁生日了,回想这辈子,是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走过来的,万分感激呀!我就讲讲在佛恩沐浴下我的人生经历。

(一)

我出生就在东北乡下,家里只有两间房子、没有地,父母过世的早,哥哥照顾我。叔家没儿子,就把我过继给叔叔了。这样的家庭环境,我就自然的少说话、多干活。这苦和穷跟了我大半辈子,从来没敢有什么奢望。二十岁结婚,哥问我要点儿啥,我就喜欢头上戴的小帽儿,结果哥也没给我买。

结婚刚半年,赶上征兵,我随着部队就到了海口,一干就是八年。转业到地方,一个人上班养活老婆孩子一家七口,虽说挣钱也不少,但是一平均,年年是局里困难补助户。要说还有点瘾呢,就是抽口烟,啥也没有的时候,就把纸绞碎了当烟叶子抽。苦惯了,也干惯了。这辈子没交下一个朋友,也没得罪一个人,大伙呀,还挺愿意跟我在一起的。我想呢,人勤勤恳恳总没错。

我这辈子啊能吃苦,尽吃亏,从来不和人计较,也不抱怨。在家里、在班上,亲朋好友、街坊邻居的都这样,不争不斗,不说三道四、说短论长的,在哪儿都是出了名的好人。就说那次所里分大米,一车大米拉来了,大家卸车往里扛,谁都是说说笑笑、连扛着带唠着,我就连跑带颠的,一趟一趟的。大伙说,“这一车大米你扛了一半。”那有啥?多干点活呗!

六十岁离休了,孩子们也成家立业了,经济条件也好了,按理说该享清福了吧,可六十到七十岁,这十年最难过。上半辈子的辛苦劳累全找上来了,身体的毛病一样一样的多起来,肝、肺、胃、气管都有病。大儿子是学医的,在医大上班,看病是方便啦,药也没少吃,就是没效果,遭那个罪呀,真是生不如死。

(二)

七十岁那年,也就是九七年,乡下的亲戚知道我身体这样,就让老伴捎回来一本《转法轮》。我连着看了几天,全说到我心里去了,心里那个舒服哇,而且身体也有感觉。我就到人民广场找到炼功点学炼功,天天晚上参加大组学法。

这一炼功,眼前红红绿绿各种颜色的亮点儿就闪,师父给我开天目了。一举胳膊,热热的能量流就往我身上灌,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呢。这一抱轮,我就定住了,空空的啥都没有,师父让我马上就進入修炼状态了。

半个月,变化太大了,身体的病一扫而光,满脸的雀斑都没了,粉白粉白的,真跟婴儿的皮肤差不多,大家这个羡慕哇!我原来就能吃苦吃亏、无怨无恨,大家都说我根基好,我这方面的磨难也很少。但是脾气暴躁,沾火就着,我就在这方面注意啦,好好修。修炼二十年了,我就发过一回火。这个法大呀,真、善、忍同修,做不到忍,真和善也没修出来呀!

这些变化,大家都看见了,特别是家里不修炼的人,都感到大法的威力真大,都能使人换了一个人似的。我也坚持的好,二十年,学法炼功没落过,好多法我还能背下来。

(三)

但我年龄大了,又是因为有病才得法的,常年形成的观念就很重,特别是多年疾病的折磨,那个阴影不太好去,这方面的麻烦就多点。

去年入秋,天一冷下来,我就开始咳嗽,一直持续到年底。那天大儿子来,看我这样咳嗽,加上原来怀疑过肺癌,就让我到医院去检查。他是当医生的,我也拗不过他,也是自己心里不踏实,就顺着儿子去了医院。一化验,肺部有炎症,住院打针吧,我也就默认了。打了几天针,一拍片检查,肺里又出现个大洞——没见好,反而加重了。再治吧,结果又弄出个传染病,得转到传染病院隔离治疗。这时候我腿脚都不灵活了,越治越重。眼看就剩几天过年了,咋办?女儿修大法,跟我商量咱过年回家,年前大家都很忙,她照顾我,家人同意了。回家后,儿子扔下一大包子药,嘱咐按时吃药,就各自忙去了。

过年了,我是唯一的老辈了,年年在我这过年,老热闹了。可是在“传染期”,大儿子在亲属中宣布“隔离令”,那就谁都不能来了。我们家是个大家族,四代同堂,好几十口人,这回就到儿子家过年去了。儿女们各家条件都很好,买了一包包、一箱箱的年货,放到我家门口,打个电话,连门都不敢進。

没人来,我可清静了。我和女儿俩静心学法、炼功、发正念、切磋。得法都快二十年了,原来那么多的病没吃药、没打针、没住院都好了;这回住院了、吃药了、针也打了,什么先進的设备都检查了,却越治越大发:炎症没消下去,还治出个大洞来,弄成传染病了,搞得谁都不敢接近了。咋回事呢?这不明摆着吗?修炼了,师父把我的病都去掉了,修炼人怎么能有病呢?这不自己求来的吗?我一想啊,我都九十岁的人了,不修炼命早没了,哪有今天的我?!命都是大法给的,还有啥放不下的?啥也不想了,一切交给师父啦,生死就听师父的了。

我这心一横,病状几天就过去了。儿子过来问我吃药没有,我就告诉他一片药也没吃,把那个大药包拿出来给他看。儿子当时就生气了,直接就冲他姐姐去了,说有什么后果找姐姐算账,叫她吃不了兜着走。几天后儿子要带我到医院去复查,去就去吧,我心里有数。结果一检查,炎症也消失了,洞也没了,一切正常。儿子就信那实证科学,还给自己打圆场,说是误诊了,嘴硬不服啊,可心里嘀咕着哪!

这事儿在家族中可是一大轰动,太神奇了,谁都感到不可思议,但在事实面前又不能不承认:法轮功太神了!

(四)

要说那神奇的事啊,在我身上有的是:就说中共迫害大法这些年吧,女儿两次被非法劳教,警察气势汹汹的到我家抄家,搜完了女儿的房间,又到我这屋里来。我这小柜里放了百十来本《九评》,整整齐齐摞着,是同修刚给送来的,我就用了一块布蒙上。那警察進屋,打开小柜门看了一眼就关上了,也没掀开布。

女儿被关在劳教所里,说是不转化的不让和家属见面。我不管那个,每个月两次,我都去。那狱警挺蛮横的,对家属态度都不好。可见到我,他就横不起来,还笑嘻嘻的说:“不转化的不让见,老爷子,也就是你吧。”所以,我每次都能见着女儿。是师父让我能见到她,鼓励她,坚定在法上修,啥也不怕!

修炼大法给了我一个好身体,我得把大法的美好告诉所有人。讲真相是走哪讲哪,坦坦荡荡的,就我的人生经历,修大法身心受益的实例,谁都愿意听,都信,活见证嘛!我背着个兜子到各个楼里发资料,哪都去。现在高楼里得用牌,楼层都受限制。我就背着资料爬楼梯,一气上到十八层,也不累,从上往下发。九十岁的人,身轻体健,腿脚利索。

那天买菜回来,我在楼下和邻居们唠起来,嗓门大,女儿在六楼听的一清二楚。我一進屋,女儿就跟我发起脾气来了:“你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炼法轮功吗?一点都不理智……”我知道她是怕物业的听到,其实,我住的小区谁都知道我炼法轮功,都知道炼了法轮功才使我九十岁的人这么健朗:腿脚快,走路生风,骑着自行车,不差年轻人。皮肤白里透红,跟小孩儿似的,没有老年斑,也很少皱纹,一头白发都变黑了,眼神好,记忆力不差,思维反应都挺快,说话也不卡壳,就是左耳有点儿背。九十岁的人啦,是法轮大法使我返老还童啊!

我的老战友、老同事,跟我这个岁数的没有谁啦,还有一个两个的也是老病在床。亲戚朋友、街坊邻居都知道我现在的状况,都知道是修大法得到的。大伙说,你看这老爷子,总是乐呵呵的。那咋不乐呢!我得大法了,大法好哇,我都捡回来几条命啦,活到九十了,越活越年轻。谁给的?李洪志师父给的,法轮大法给的。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