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劫之后 儿子给师父上香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

一、小儿子的劫后

儿子技校毕业,二零零八年夏天,当时二十一岁的儿子在保定铁路干活,一辆汽车拉来了1.5吨(3000斤)钢筋,因钢筋太长,左右晃荡,儿子就上车帮着扶着。

吊车吊起钢筋之后,儿子从汽车上跳下来,刚落地,就看见脱了钩的钢筋急速下落。儿子躲闪不及,本能的抱住了脑袋。结果钢筋落下,正好砸在儿子头上。因钢筋很长,落下来后又弹起,将儿子的脑袋砸了两次。

儿子脑袋骨折裂缝,嘴里还吐出了一颗牙,整个都毁了容。儿子身体不会动,但大脑还清醒,就听旁边的人七嘴八舌地说:这孩子肯定活不了了。

当时是下午五点半,公司将儿子送到县医院,医院拒收,又转到市医院,折腾来折腾去,直到第二天凌晨一点多钟,才开始手术。这期间,儿子的脑袋一直在流血。

手术后,公司就派了一个人陪床。儿子苏醒过来后,还是自己一个人上的厕所。住院二十一天,公司给了儿子二千元生活费,将他打发回家。儿子是自己坐客车回来的,经鉴定为七级伤残。

儿子回来时,眼睛红肿的象个馒头,摘下帽子,头发和血粘在一块。长长的头发,黑黝黝的脖子,看着都让人心酸。我用毛巾蘸上温水给儿子浸润,再一撮一撮往下剪头发……

儿子十岁时,我为了治一身病而走入了大法修炼。我刚刚炼功,身体就好转,因家庭贫困,丈夫就去了煤矿上班,那时三个孩子分别为十岁、十二岁、十四岁。我修炼后,多次遭邪党绑架迫害,三个孩子担惊受怕,只能相依为命。孩子们从小就懂事,所以发生这么大的事,儿子也没通知家人,他知道有师父保护,肯定没事。

儿子收拾干净后,给师父上了香,长跪不起……我深深的知道,如果不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儿子早已没命了。

二、丈夫的有惊无险

一天晚上十一点多钟,丈夫下班后,从煤矿骑摩托车回家。半路上,忽然前面出现了两辆摩托车,两车之间用绳子牵着。丈夫没有理会,继续往前骑,这时其中一摩托向丈夫围绕过来,丈夫不由自主猛加了一把油,骑着摩托飞速向前。那两辆摩托车在后边一边追赶一边大喊:站住,站住。这时丈夫才觉得不妙,赶紧往家奔。

第二天,丈夫跟大儿子谈起此事,儿子说您太幸运了,那是两个劫路的,要是被他们缠住绊倒,那损失肯定就大了。

还有一次丈夫和另外两个工人正在井下作业,突然丈夫心里烦躁,老想离开那儿,就和那俩人说,总有种不祥的感觉,咱们躲躲吧。那俩人还笑着说,老高真胆小。嘴上说着,但三人还是迅速离开了。

刚离开,那地方就塌方了,一块巨煤塌落下来,和四周连点缝隙都没有,如果被砸中,后果可想而知。

为感谢师父对众生的慈悲救度,为感谢大法弟子救人的不辞辛苦,丈夫在做了三退后,给我们唱了一首他心灵深处的歌:

心憔悴,泪已干
苦海茫茫无尽头
只剩下这最后的渔舟唱晚
是谁在这斜阳里轻轻弹唱
唤醒我早已迷失的灵魂
脱我百纳衣
着我旧时裳
梦着梦回我的故乡

我何德何能
盼得今夕众神度我归
我已看到了那白云上面
那是我阔别已久的家园
我已看到了母亲的微笑
象春风一样轻轻拂过我的脸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