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第一监狱的罪恶仍在延续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2018年4月10日前后,辽宁省沈阳第一监狱的第二监区有犯人酒后打架,一名差4天将出狱的犯人被活活打死。为此全监狱召开会议,二监区狱警队长王琳在会上威胁道:谁对此事议论,散布有碍改造言论,就从严从重处理。监狱管教狱长王琪在会议上公然讲:违规违纪,打死活该。监狱教育科巡回播放会议录像,召集所有在押人员在监舍观看录像,制造恐怖气氛。

沈阳第一监狱每年死掉的普通犯人40人以上,生活质量很差,犯人生病不给治疗,很多病得严重的没人管没人问。有的人病得都不能起床了,大冬天却被管事犯人拖到水房洗冷水澡,理由是“让你装病,给你好好治治”。有的人死了,监狱里搞假抢救,医务人员(往往是懂点医疗知识的犯人)赶到后,假装对死人做什么救治,做假病历,随便更改死亡时间,每个部门、各个环节都配合默契,全监狱的警察和犯人都心知肚明却敢怒不敢言。

传染病极多,肺结核太普遍了,一个小分队50多人就有2—4个;一个小监区150人左右就有10几个,有了传染病本来是要住医院的,可监区以各种理由一拖再拖,搞得人心惶惶。得肺结核的原因主要是劳动强度大、休息时间少、饭菜质量差,以及车间加工服装灰尘严重。头几年犯人没有白天没有黑夜干活,平均每天要劳动16个多小时,有的监区全年只能在新年期间休息几天。

全监狱各监区多年来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李尚诗,一直在高戒备监区被强制转化,曾经大冬天被绑在有水的冰冷地面上长达一个多月,于2013年冬天被迫害致死。有个姓胡的法轮功学员,70多岁了,一直关押在高戒备监区。一次会见时,因拒绝穿马甲被暴打,殴打中发现他身上带有揭露高戒备监区恶行的纸条,警察更加穷凶极恶,立即不让会见,押回高戒备。高戒备监区长宋长德(犯人称“宋大脚”)知道此事后多次踢打胡,变着法子折磨他,还大声吼道:我宁愿在这里整死你,也不能让你把信息传出去整死我。宋长德经常对法轮功学员说的一句话就是:“你知道这里死多少炼法轮功的吗?”

高戒备监区一直在搞强制转化,秘密关押法轮功学员,连一般警察都不知道这些无辜人的真实处境。秘密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是不和其他被严管犯人关押在一起的,在高戒备监区转化不成的学员就分到生产监区,在生产监区不接受所谓“改造”的,殴打折磨后,再押回高戒备监区进行无底线的新一轮折磨。

高戒备监区表明非常干净、明亮,但是不让吃饭、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喝便池里的水,都是常用手段,逼迫其他犯人殴打辱骂法轮功学员,煽动其他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不让所有犯人跟法轮功学员说话,否则就要严肃处理。各个监区都让犯人二十四小时全方位监控法轮功学员,随时都可以汇报情况,如果没有口头上或书面的情况汇报,那些警察就有脾气,说犯人办事不力,受到严厉的批评,搞不好马上换人监控,事后警察再从各方面打击报复不配合警察的犯人。搞得很多普通犯人敢怒不敢言,背后都骂警察光搞些见不得人的事。

“沈阳监狱城”是2001年由时任辽宁省省长、人权恶棍薄熙来亲自主持兴建的中国首座监狱城,耗资10亿元人民币,占地面积2000多亩,于2003年夏天完工,包括沈阳新入监监狱、沈阳第一监狱、沈阳第二监狱、沈阳女子监狱以及省监狱总医院等。这个被视为薄熙来“重要政绩”的监狱城,是中共扼杀与残害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精神与肉体的“罪恶渊薮”。

监狱城里的沈阳市第一监狱,位于沈阳市于洪区育新路3号,是由原沈阳第一、三、五监狱合并重新组建,于2003年10月21日整体搬迁至此。该监狱占地面积24.5万平方米,主要关押重刑犯,与沈阳第二监狱仅一墙之隔,与辽宁女子监狱、新生监狱等隔街相望。2008年到2017年4月25日监狱长是王斌,2017年4月25至今监狱长王洪波。

由于沈阳监狱城的设计规模超大,关押人数处于不饱和状态,自2005年起,司法部勾结广东、浙江等地司法局,将南方监狱中的部份犯人调往沈阳监狱城。由于服刑人员被奴役,可创造巨额利润,这种监狱之间的服刑人员“调配”,具有了人口买卖的性质,接收监狱要按人头给调出监狱“费用”(如果真是监狱小、装不下,应该是调出监狱给接收监狱“费用”)。

2010年,沈阳第一监狱开始着手投入3000万元建造“高戒备”监区,在世界监狱史上恐怕也是举世无双。它表面的安静有序“管理规范”与其实质的阴森恐怖已达到高度“和谐”。即使在监狱内也有一些警察对于狱方斥巨资建造高戒备监区不理解,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江氏流氓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用意歹毒。

早在2007年底,监狱城内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即被集中在沈阳第一监狱。主要是将沈阳第二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分别发往辽宁东陵监狱和沈阳第一监狱。这主要因为当时在沈阳第二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集体反迫害,监狱当局以迎奥运的名义做了人员调配,其根本目的是把法轮功学员转移到更邪恶的环境中。

如果比较沈阳第一、第二这两个监狱的邪恶程度会发现,尽管沈阳第二监狱被曝光的内部混乱状况比较多,但事实上,这种内部混乱被曝光本身即表明沈阳第二监狱在执行邪党高压管控方面比沈阳第一监狱稍逊一筹。沈阳第一监狱最大的邪恶之处在于:不管用何种残忍手段迫害死多少法轮功学员、折磨死多少犯人,它都能够最大程度地掩盖罪恶和封锁消息。

2012年初,高戒备监区建造完毕、各种人员配齐后,沈阳第一监狱着手所谓“在监狱内消灭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明确提出:只有两条路,要么死,要么转化。同时,在辽宁省内也对男性法轮功学员做了调配,盘锦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分别劫往沈阳第一监狱和辽宁东陵监狱。

当时“转化”在各个监区和高戒备监区同时进行,基本手段就是被称为“熬鹰”的长期剥夺睡眠。这是古代最著名的酷刑之一,在摧毁人的意志从而致人精神崩溃方面具有相当的杀伤力。中共邪党对于意志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尝试了古今中外所有的酷刑手段之后,通过比对,最终把“熬鹰”作首选。在国际医学界,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没有实验证明人最长可以坚持多少天不睡眠。但是对小白鼠的实验表明,连续剥夺21天睡眠后,小白鼠会死于心脏衰竭。

除了熬鹰这种基本手段外,参与迫害者还可以随意使用各种辅助手段。高戒备监区使用过的手段有:上大挂(将手脚劈开吊起),抻地环(四肢抻开固定在地上),坐老虎凳,用牙签支开眼睛不让睡觉,往眼睛里喷辣椒水,用棉签戳耳朵、戳鼻孔,把油笔芯折弯后从鼻口一侧插进去从另一侧窜出来,用开水烫,同时用几个电棍高强度的电击全身,电击生殖器,用冰块冰冻睾丸,强行戴着高音耳机,听播放诬蔑大法的言论等等等等。

盘锦市林产工业公司经理、法轮功学员李尚诗,在高戒备、监狱教育基地以及监区长期遭受酷刑折磨。在高戒备的老虎凳上,李尚诗被连续剥夺睡眠十七个昼夜,其时正值夏季,杂役犯孙有才到院子里找各种毒虫塞到李尚诗的衣服里,任毒虫叮咬。还有一次,李尚诗被手脚抻开固定在地环上。期间,竟然有杂役犯找来棱角分明的石头,不断塞到李尚诗身下。李尚诗于2013年11月22日下午在高戒备突然大口吐血后被送往监狱卫生所,当晚转往监狱总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葫芦岛法轮功学员郭春占遭受许多酷刑折磨:强制劳动、无数次毒打、蹲小号、坐老虎凳、加戴刑具、电棍电、电灯泡照眼睛、小太阳(电暖器)烤脸、冷水浇头、野蛮灌食、用硬质饮料瓶灌上水击打头和脸部、饮料瓶灌上开水烫身体、用螺丝刀起结痂、用打火机擀肋骨、用约束带死勒心脏部位等等,2013年7月走出监狱时,郭春占后背皮肤坏死、牙齿被打掉,已成永久性的伤残,内脏器官出现多种病变。2015年4月30日凌晨三点,郭春占含冤离世。

据高戒备的杂役犯人称,沈阳第一监狱遭受酷刑折磨最严重的就是李尚诗和郭春占,现都离世。关于郭春占遭受迫害的更多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文章:《郭春占在葫芦岛教养院、沈阳第一监狱的遭遇》。

在高戒备之外的各个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从2012年2月份就开始了。这也是“血腥均沾”政策的一部份。高戒备用以对付最难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而各个监区也必须被迫参与迫害。

沈阳第一监狱各监区参与迫害基本方式是:在犯人宿舍的每层楼都有一个大约十平米的“警察谈话室”,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小黑屋”就由这个谈话室改造成:窗户和门都用棉被一样的厚帘遮住,即使晴天白日,屋内也露不进一丝光线。夜半时分,专用于烤炙法轮功学员的大功率灯泡或小太阳电暖器会发出血红色的光,不同于一般宿舍的白炽灯光,但也完全被厚帘遮住。法轮功学员被四肢铐在老虎凳上,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光盘,昼夜不许合眼。

沈阳第一监狱狱长王斌,多年来一直被举报,和已经入狱的张家成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竟然于2018年初升迁到辽宁省管理局。而接替他做沈阳第一监狱狱长的,是同样背负血债的王洪涛。王洪涛多年担任省监狱管理局教育处处长,是辽宁省监狱内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在王斌任沈阳第一监狱狱长期间,死在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被证实的有凌源的侯彦双、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刘占海、盘锦的李尚诗,鞍山市岫岩县法轮功学员王世贤可能也死于沈阳第一监狱,郭春占是被该监狱迫害致伤痕累累出狱后死亡的。

沈阳第一监狱高戒备监区,即其十九监区,监区长宋长德、狱警队长金旭、教育干事徐博文等,利用一干心狠手辣的犯人,在监狱和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省司法厅的庇护之下,肆无忌惮迫害善良人。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狱警队长金旭的儿子已遭恶报患尿毒症,而金旭本人最近也被停职调查。中共邪党已彻底走到了穷途末路,这已经是看得见的现实。迫害大法徒的滔天罪恶,是参与迫害者永远无法赎清的。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