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赵健女士遭十年冤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市有线电视八个频道同时播放《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时间长达五十分钟。江泽民知道此事后,下了死令,对插播法轮功真相的学员“杀无赦”。

当时数千长春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七人在大搜捕中被迫害致死,后来十五位学员被非法判重刑,其中三十五岁的赵健女士被非法判十五年。所谓的“开庭”结束后,十五位法轮功学员被拽进一个屋子里,用电棍电击。有警察说,为了这次开庭,警察在这里提前演习了三天。

二零一二年,赵健走出了长春市黑嘴子女子监狱,结束了长达十年之久的残酷迫害。在这场对赵健的无理迫害中,给她的亲人带来无尽的痛苦,丈夫和孩子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和痛苦。在她没回来的时候,婆婆因为挂念她,得重病,赵健回到家里后不到三个月,婆婆就去世了。

一、为说句公道话,多次被绑架

赵健女士,五十一岁,曾在长春市第二试验机厂工作。一九九六年九月赵健看到丈夫学大法以后,对工作和家庭有责任,并主动去她娘家道歉,把她接回家中,让几乎走到离婚边缘家庭重归和睦。这让她很震惊,她知道大法把丈夫变好了,她也走入大法修炼中,从此一家人沐浴在大法的法光中,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法轮功遭到迫害,师父遭到诬陷,赵健于一九九九年八月去北京上访,刚到天安门广场十多分钟就被七八个武警包围后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劫持到驻京办事处后赵健走脱。

三个月后,赵健又到天安门广场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几个邪恶的警察扑上来推上警车,绑架到驻京办事处,被两个警察强行戴上手铐押送上火车,到长春市公安局后赵健从后门走脱。到家两天后,赵健被长春市西郊路派出所警察赵和从家中绑架到大广拘留所非法关押七天。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赵健与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再一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打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当时多个警察蜂拥而上,连推带打把赵健绑架警车里后劫持到北京顺义区赵庄派出所。半夜在派出所因不报姓名,警察采取各种手段,软硬兼施逼问,赵健一概不配合,两三个警察气急败坏的把赵健强行推到外面。

当时十一月份外面下着雨,天气寒冷,赵健穿着单衣单裤坐在雨地两个多小时后被关押到顺义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赵健绝食,被警察强行双手反扣背后,脚戴上脚镣,用一辆依维柯面包车拉到北京一家医院给赵健野蛮灌食,赵健不配合,两个警察强行把她按在地上,一个骑在赵健身上拿着粗号胶皮管子,往鼻子和嘴里来回乱插,插了十多次,鼻子和嘴插出血,致使赵健奄奄一息,灌进大量的食盐和玉米面,使她肚子胀满全部呕吐出来,吐的都是血,当时医生说,赵健的脸是绿的,灌完食后的几天里,赵健的胸疼睡不着觉,七八天以后,警察怕担责任才把赵健释放。

二零零一年元旦,赵健又去北京,当二十多人同时到天安门打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赵健在金水桥边,再一次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大喊“法轮大法好”,被两个警察绑架到北京昌平看守所,在那里看到有几百名法轮功学员同时高声背论语,见到新进去的学员就鼓掌合十。因为人太多,赵健又被劫持到密云公安分局。

在去密云分局的路上,两三个警察挨个要车上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路费钱,赵健不配合,一个胖警察上来抢她兜子多次,过程中赵健正告他记住他的警号并上网,即使这样也没停止,还是把赵健的兜子抢走,自己把钱拿走。在密云公安分局,赵健被非法提审,警察中午吃饭的时候,把她推到外边强迫站着,赵健看到很多不报姓名的学员光着脚站在雪地里。这时赵健想不应该被非法关押朝大门走出去,没走多远,被两个警察劫持回来并猛击她的头部,后因赵健不报姓名,又被这两个警察拿用电棍从衣领插进后背,当时就电的栽倒在地,休克过去,小便失禁。

后来,赵健和二十几个不报姓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到一个空屋子里,给每个人都编了号,大家集体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有的学员被打得眼睛乌青。赵健因不配合邪恶,绝食五天,被非法提审四次,警察看到她身体虚弱,走路缓慢,害怕承担责任,才把她放了。

二、被非法判十五年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市有线电视八个频道同时播放《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时间长达五十分钟。江泽民知道此事后,下了死令,对插播法轮功真相的学员“杀无赦”。于是,整个吉林省地毯式的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长春开始大面积绑架法轮功学员。

赵健被跟踪,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绑架。警察用衣服蒙住赵健的头,把她拉到净月宾馆地下室,七八个警察一起把赵健围住,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尼龙绳,迅速将她双手和双腿,一圈一圈的缠住,然后,把手和脚背到后面,将四肢捆到一起,然后来回提起放下,脸被地毯蹭破。十几分钟的功夫,赵健的四肢失去知觉,瘫倒在地。随后,他们又把瘫倒的赵健锁在老虎凳上,逼着她说出其他学员和资料点的位置,四个警察拿着啪啪冒火的电棍一起电赵健的手心、前胸、大腿,隔着几层衣服,乳头被电出血,整个前身都是黑紫色,还用黑塑料袋套住头,勒紧,憋的快没气了才放开,还剩一口气,再勒。反复折磨。用烟头熏的鼻涕眼泪一起流。四天四夜在老虎凳上没让睡觉、吃饭,然后送到长春第三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第三看守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由于酷刑折磨,赵健生活已经不能自理,手连饭勺都拿不住,只能靠其他学员照顾。长春市公安局一处为了破坏某个资料点,又非法对赵健提了一次外审,把赵健拉到净月那个黑窝,锁在只有两根铁棍的铁椅子上一宿。在看守所,赵健以绝食的方式反迫害。看守所的苏科长,把赵健叫出去,劝她吃饭,赵健说,吃饭就得答应三个条件,第一,把师父的经文拿回来,第二,给一个看时间的钟表,第三,法轮功学员沈剑丽被提外审人没回来,要求给个说法。前两个条件答应了。被提外审的沈剑丽被迫害致死(后被怀疑活摘器官)。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看守所是气氛非常紧张,警察和所长都没回家,九月十八日早上,赵健和周润君还有其他两位参与插播的学员,被强行戴上手铐,穿上马甲,被塞进一辆面包车,强行押到长春市中级法院,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非法开庭,下车时,满院子布满了黑压压的警察,四周被警车包围,戒备森严,不一会,刘成军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戴着手铐强行带到法庭,十五位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不配合上庭,五分钟没带上庭,警察歇斯底里喊道:无论如何也要带上法庭。

十五个法轮功学员每个人身后,至少有三个警察,他们有的拽头发,有的按脑袋,还有的捂嘴,强行把十五位法轮功学员带上法庭。刘成军严厉的正告他们说:我们十五个人被迫害的身体都不好,我们需要十五把椅子。警察被刘成军无私无畏的正义震慑住了,他们给拿上十五把椅子。警察站着,法轮功学员坐着,进行所谓的开庭。

刚进行到二十分钟左右,学员们身后站岗的一个年轻警察突然扑通一声倒地,休克,场上一下乱了,接着,这个警察被抬出去了。这是上天在警示,迫害法轮功学员,上天震怒,天理不容!每隔二十分钟,站在十五位学员身后的警察要换一次岗。

十五位学员被非法判重刑,周润君、刘伟明被非法判二十年,梁振兴被非法判十九年,刘成军被非法判十九年,张闻被非法判十八年,雷明被非法判十七年,孙长军被非法判十七年,李德海被非法判十七年,赵健被非法判十五年,刘东被非法判十四年,云庆斌被非法判十四年,魏修山被非法判十二年。

所谓的开庭结束后,疯狂的警察,一拥而上,把十五位法轮功学员分别拽进一个屋子里,每个学员被三四个警察用电棍电击,至少电了二十分钟,听一个警察说,为了这次开庭,警察在这里提前演习了三天。

三、揭露长春市黑嘴子女子监狱的邪恶

二零零二年月十月,赵健被非法关押到臭名昭著的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刚进监狱时在入监队,监狱为了所谓“转化”学员,不让睡觉,因为赵健在看守所多次绝食,身上又长疥疮,身体状况非常差,没多长时间被关在五监区劳动大队,强迫每天早上五点起床走队列,赵健不配合。警察找她谈话,她就讲真相,强迫出去干活时,每天都要唱所谓的洗脑歌曲,赵健不唱,警察就让所有的人,在烈日下,来回走着唱,哪个唱的好,声音大,哪个就回去休息。就这样,赵健也不唱,警察无奈就不了了之。

黑嘴子监狱从劳教所找来一个邪悟犹大到监狱污蔑大法师父和大法,强迫所有法轮功学员去听,赵健听到污蔑师父和大法时,猛的站起来,手指着那个邪悟的犹大,大喊一声:“闭上你那被魔利用的嘴”,接着又有几位学员也站起来制止,赵健当即被警察强行带了出去,赵健等法轮功学员被罚站一个下午。

在五监区,赵健炼功的时候,警察拍着桌子威胁,要把她关进小号迫害,赵健正告警察:你不能这样做,你要善待法轮功学员,警察才没有关她进小号。五监区警察害怕赵健炼功,把她调到六监区,六监区的于秀艳在监狱是出了名的凶恶,把赵健调到这个监区的目的是想用这个队长强制迫害赵健。

在六监区法轮功学员集体抵制干活,警察指使刑事犯从上铺往下拽学员,过程中对法轮功学员又打又骂,赵健对警察喊:刑事犯打人了,你们都不管,你们配穿这身衣服吗?法轮功学员三天没出去干活。

二零零四年六监区开始所谓转化,他们第一个想强迫所谓“转化”的是赵健,赵健识破阴谋监狱没得逞。二零零五年正月十六,警察指使十个刑事犯把赵健从二楼强行抬到三楼一个单间,门窗全用布帘挡着,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黑屋。赵健绝食不配合,刑事犯把赵健背到二楼,强行给赵健戴上犯人标志的名签,于秀艳找人给赵健代写所谓转化的“五书”,达到监狱所谓“转化”的目的。

二零零五年底,监狱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到单独成立的所谓的教育监区(洗脑班)。所谓的教育监区不认可六监区的洗脑,对赵健继续迫害。那里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没有任何人身自由,每天被强行集中到一个大教室,不许说话,由包夹看着,犹大播放污蔑大法师父和大法的光碟,并进行歪曲讲解。然后,逼着学员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很多法轮功学员在那里被迫害致疯、致死、致残。

二零零六年末,赵健、何凤波、张玉芬、李海红把大法经文传给其他法轮功学员,有一个学员在传给别人经文时,被一个包夹发现,恶告给警察,当时教育监区的队长的曹洪暴跳如雷,下令严管,一场更残酷的迫害开始了。赵健和三个法轮功学员被分别关在一个单独的监舍迫害,赵健被关在五楼的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黑屋。房门挂上帘,不让外面看见,赵健四肢被绑上,就是上“抻床酷刑悬空吊起来,分分秒秒的撕心裂肺的痛难以忍受,手和脚顷刻间变成紫黑色,赵健被吊了一宿,棉衣、棉裤被汗水湿透,头发全是湿的,整个人虚脱,每天大小便在床上,人格受到极大的侮辱,后来又大字形绑在床上,残酷迫害持续了两个月的时间,才让下地。两个月后赵健又关在四楼继续精神迫害。

二零一二年,赵健走出了人间地狱,结束了长达十年之久的残酷迫害。

二零一五年五月,赵健因为实名起诉江泽民,被长春南关区永吉派出所绑架,在苇子沟非法拘留十天。邪党十九大召开之前,又被长春南关区永吉派出所和社区骚扰。

赵健所经历的这一切迫害,只是这场迫害中的冰山一角。长春市黑嘴子女子监狱就是人间地狱,现在,黑嘴子监狱还在继续作恶,用同样残酷的手段迫害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让家属接见。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