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34例冤案(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综合报道)辽宁省女子监狱(前身是沈阳大北监狱女子监狱,简称大北女子监狱)是辽宁省唯一的一所女子监狱,位于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自一九九九年以来,在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下,辽宁省女子监狱使用阴毒的手段摧残、虐杀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被中共恶党授予“国家部级监狱”。

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本文从明慧网公开发表的辽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进行了整理,从这些案例中折射出中共迫害的邪恶程度。

一、孙宏艳被强行注射药物、身体溃烂,回家十多天后含冤离世

二零零零年七月末,沈阳市辽中县(现辽中区)法轮功学员孙宏艳女士被绑架到沈阳龙山教养院迫害。

'孙宏艳生前照片'
孙宏艳生前照片

二零零一年二月,孙宏艳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医院,被关押在单人的地下室里迫害,被强行注射药物。期间家人去看几次,发现孙宏艳已被折磨得坐不起来,每次都是被人从地下室抬出,大小便失禁,半个月后孙宏艳全身瘫痪。

二零零一年三月中旬,被迫害奄奄一息、全身溃烂的孙宏艳被家人接回,十多天后含冤离世。

二、刘丽云被关“小号”四天打死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葫芦岛市杨家杖子经济开发区的法轮功学员刘丽云女士在天津被绑架,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六日枉判四年,后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迫害。

'刘丽云生前照片'
刘丽云生前照片

七监区七小队狱警王治曾把刘丽云关进小号,安排八名犯人分两班轮流迫害。犯人将刘丽云放在墙根边,坐在水泥地上,双手横向吊起,两腿分开后固定,人被固定成“大”字形,刘丽云身体非常虚弱,连抬头都十分困难,只要闭眼或低头就被毒打,口、鼻等处被打出血;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三日,刘丽云被关小号四天就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四岁。

三、孙玉华入狱不到一个月被活活打死

二零零三年三月,家住鞍山市铁东区解放办事处五金委,原鞍钢建设汽运公司职工法轮功学员孙玉华女士被枉判四年,后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迫害。

'孙玉华生前照片'
孙玉华生前照片

在二监区二小队的二十多天时间里,白天孙玉华被迫干活、不让坐下、不让吃饱;晚上收工回来,被绑在光板床上不让睡觉;在二大队大队长王秀红、二小队队长陈雪娜指使下,孙丽杰等犯人有时把孙玉华绑在光板床上,把大便往她嘴里塞;有时把她绑在床头,拳打脚踢、疯狂折磨;

有一天,孙丽杰等犯人把孙玉华打得昏死过去,等天亮时抬到监狱里的医院时,人已经不行了;凶手们还踢她,说她装死;就这样,年仅三十七岁的孙玉华在狱中不到一个月,就被活活打死。

四、邹清雨入狱十三天被摧残致死

二零零二年一月四日,沈阳市铁西区工人村法轮功学员邹清雨女士遭绑架,被非法判重刑;二零零三年四月四日,邹清雨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在女子监狱老残队被狱警强行灌食、上老虎凳、挂大挂、不准睡觉、棒打、电击、被逼做奴役,手刮伤化脓,打完点滴,仍被逼迫长时间干活。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六日,邹清雨被迫害出现头痛,脖子麻木,双手发抖等症状。监狱耽误救治,抬到医院时,已不省人事;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凌晨,被迫害致死。时年六十三岁。监狱掩盖真相,以减刑三个月作为奖励,找了三名刑事犯人做假证。

五、李洪增入狱不到一周被迫害致死

据一犯人偷偷透露:有一位叫李洪增的法轮功学员,三十多岁,长得漂亮、文静。约于二零零三年六月左右,被关入大北女子监狱,还不到一周就被迫害致死。因监狱封锁消息,外界至今不知她被迫害的经过。

六、于凤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回家五天含冤离世

二零零一年一月,丹东凤城翰墨小学音乐教师于凤华女士遭绑架,被枉判八年。她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迫害。

'于凤华生前照片'
于凤华生前照片

在近三年的残酷迫害,于凤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二零零四年五月五日,大北监狱通知家属接人。接人时,于凤华被人用担架抬出。回家近五天,即五月十日晚六时左右,于凤华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七岁。

七、李广珍入狱被打人事不省,回家后含冤离世

二零零二年十月,朝阳市建平县马厂乡中心小学优秀教师李广珍女士被绑架,二零零三年三月,被枉判三年,后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迫害。

'李广珍生前照片'
李广珍生前照片

在大北女子监狱,李广珍遭狱警拳打脚踢;被十几个犯人蒙上被子打得人事不省;被迫害到不能吃东西,体重由一百五、六十斤下降到八十多斤。

二零零三年十月五日,李广珍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回家;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八日,李广珍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二岁。

八、李凌被恶人扣在床上,用被子捂头窒息害死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李凌女士曾任锦州市古塔区劳动局局长,供暖公司副经理,一九九九年和二零零二年两次被绑架、枉判;在大北女子监狱身体和精神受到极大的摧残,最终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一岁。

'李凌生前照片'
李凌生前照片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李凌第一次遭绑架,后被枉判一年半,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期间李凌被迷惑写了“三书”。清醒后,声明所写“三书”全部彻底作废。由此李凌被强行吃下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遭受了扒光衣服关“小号”、野蛮灌食等残忍的迫害。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李凌冤狱期满被放回家时,被摧残的骨瘦如柴,身上还长满了疥疮。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晚,李凌再次被绑架,后被枉判四年,再次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迫害。李凌高呼:“法轮大法好!”被酷刑折磨,她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被强行灌食。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的一天凌晨两点多钟,目击者看到恶人张春娥将李凌面朝下,扣在床上,然后用一床大被子捂在李凌的头上,被子上面再压上枕头;张春娥两手死摁住枕头,李凌被窒息而死,凌晨三、四点钟,监狱安排一丹东的女犯人将李凌遗体背出监舍。并欺骗家属说李凌死于“心脏病”。

九、于力被吊起来毒打、开水浇身,回家后含冤离世

二零零零年“十一”期间,大连港务局退休职工于力女士进北京依法为法轮功鸣冤,被大连海港公安局、大连市公安局网上通缉。

'于力生前照片'
于力生前照片

二零零一年五月,于力遭绑架,被劫持到大连看守所迫害,被枉判后,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继续迫害。恶人用裹着一层胶皮的铁棒子毒打于力,这种手段更残酷、更狡猾、更隐蔽,采用这种酷刑手段使人从外表上看没有伤,但是五脏六腑都能打坏。

恶人把年已六旬的于力吊起来之后,狠命的挥舞着铁棒子打,直到将她打的昏死过去,再把她放下来,用滚烫的开水往她身上浇。

中共酷刑示意图:热水烫
中共酷刑示意图:热水烫

二零零三年十月,因迫害严重,于力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回到了家中,回家后几次吐血。二零零五年九月末,六十多岁于力再次出现严重的吐血,三天之后含冤离世。

十、倪淑芹经常被毒打,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含冤离世

凌源市河坎子乡河坎子村法轮功学员倪淑芹女士屡遭绑架、关押;二零零二年,她被枉判四年,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迫害。

'倪淑芹生前照片'
倪淑芹生前照片

在大北女子监狱,倪淑芹遭受非人折磨,经常被毒打,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身体被摧残至极度衰弱;二零零三年十月十六日,她以保外就医方式回家。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倪淑芹含冤离世,时年六十五岁。

十一、石胜英被监狱反复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迫害后,沈阳市铁西区法轮功学员石胜英女士先后两次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遭绑架;从北京被劫持回当地后,先后被劫持到沈阳市女子自强学校、沈阳龙山教养院,马三家教养院迫害。

'石胜英生前照片'
石胜英生前照片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石胜英在公园内讲法轮功真相时遭铁西区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被铁西区法院枉判四年,后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迫害。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五日晚七点,监狱电话通知石胜英的家属:石胜英已死亡,遗体在沈阳七三九医院。等家属赶到医院,据大夫说:送到时人就早已死亡。遗体被送往于洪德胜营火化场。家属见到石胜英遗体时,发现颈、胸、肋等处均有伤痕。时年六十六岁的石胜英被迫害致死。

十二、王秀霞被折磨生命垂危,回家后含冤离世

二零零二年二月六日,原沈铁机务段法轮功学员王秀霞女士被绑架、抄家,后被枉判四年,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迫害。

'王秀霞生前照片'
王秀霞生前照片

在大北女子监狱,王秀霞被毒打、不许与别人说话、长时间做奴工、睡水泥地、往身上浇冷水等;近四年的残酷迫害,王秀霞被迫害的精神恍惚,骨瘦如柴,不能行走、坐立,门牙全掉,胸部全是针眼,高度腹胀,双腿浮肿。

二零零五年十月,监狱把生命垂危的王秀霞推给家属。经沈阳市胸科医院确诊为:双肺结核、胸膜炎、心力衰竭、贫血等疾病。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四日,王秀霞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一岁。

十三、刘丽华食管被切开,回家十天含冤离世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七日,大连庄河市法轮功学员刘丽华女士遭绑架,被枉判七年,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迫害。

'刘丽华生前照片'
刘丽华生前照片

在大北女子监狱,刘丽华被强迫做奴工,经常加班到凌晨一点到四点,有时甚至通宵;刘丽华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狱警王建指使犯人对她野蛮灌食,并关小号等迫害。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六~十七日监狱通知家属拿钱“保外就医”,还不准拉回庄河老家。刘丽华从监狱出来时,食管已被切开;她被拉往家在大连的儿子家,有三个狱警沿途监控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七日,刘丽华含冤离世,时年六十一岁。直到火化以后,狱警才离开。

十四、蒋秀花因监狱推诿,终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抚顺法轮功学员蒋秀花女士被枉判八年,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被迫害。蒋秀花因脑瘤压迫视神经,一只眼睛已经视物不清,当时刑期还有二年。监狱通知家属办手续接人。家属办完手续后,监狱仍不放人。家属到监狱去问,监狱说省里不批,人不能放,等到期放吧。中共邪党拿人命当儿戏。蒋秀花最终被迫害致死。

十五、丛培莲被摧残得身体极差,回家后含冤离世

二零零二年,朝阳法轮功学员丛培莲老俩口在北票被北票公安绑架,俩人被非法判十年;丛培莲女士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零五年,丛培莲被摧残得身体状况极差,浑身出汗、双手严重抖动;丛培莲被以保外就医的方式回到家中;监狱继续骚扰,丛培莲病情恶化。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三日,丛培莲含冤离世,时年六十四岁。

丛培莲老伴也被沈阳大北监狱迫害致死。

十六、张桂芝被摧残生命垂危,含冤离世

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本溪法轮功学员张桂芝女士被本溪平山派出所警察绑架,被枉判后,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零八年正月初,张桂芝的家人接到监狱通知接人,生命垂危的张桂芝被家人送沈阳七三九医院抢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二日(正月初六),年仅五十多岁张桂芝含冤离世。

十七、王淑霞入狱两天被活活打死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铁岭调兵山市晓南镇法轮功学员王淑霞女士再遭绑架。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五日,被枉判三年。

'王淑霞生前照片'
王淑霞生前照片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下午四点,王淑霞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八监区,狱警管教科长李小红、小队长孟丽影将她双手反铐吊在床栏杆上,指使毕波、丁美玲等六恶犯疯狂殴打。不到十二点,王淑霞即被活活打死,凌晨四点左右被抬出监舍。当时狱警郭桂婕值班,左晓燕任监区长。两天后家人见到王淑霞的遗体,嘴部周围全是破伤,脖子、前胸青紫色,伤痕累累。监狱怕家属上告,罪行败露,拿出十九万元私了。事后杀人凶手毕波减刑出监,丁美玲等得到减刑,指使者李小红升迁,孟丽影调离监狱。

十八、王红梅被活活打死

法轮功学员王红梅女士,年龄未知。二零零八年五月份,在辽宁女子监狱所谓的“矫治大队”恶警指使恶犯李秀兰把王红梅活活打死。

辽宁女子监狱所谓的“矫治大队”成立于二零一零年,分为”矫治”和“集训”两部份。自二零一二年以来,“矫治大队”无监控的房间被用来肆意酷刑“转化”刚刚被绑架进来的法轮功学员。“矫治大队”,每人一个房间,由两个犯人看管、监控一个法轮功学员。强制法轮功学员坐小板凳,不允许睡觉,恶警采用各种方式折磨,直到“转化”或达到恶警的要求。副监狱长李鹤翘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由犯人李秀兰负责实施。李秀兰迫害法轮功学员全监狱出名,心狠手辣。在二零零八年五月份,李秀兰将法轮功学员王红梅打死,仍逍遥法外。

十九、史迎春被八人殴打致死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傍晚,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史迎春女士被绑架;第二天,她被非法关押到葫芦岛市看守所;后被秘密判刑七年。

'史迎春生前照片'
史迎春生前照片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史迎春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因她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早晨,八监区狱警刘姓科长和杨姓队长指使犯人高凤对她严加看管,强行“转化”。当晚十一点,高凤就带领黄叶青、杜秀云、吕晶、王秀娟、李莉莉、王彤、姚圆圆、方莉莉八名犯人,在404房间对史迎春大打出手,直打到深夜二点,这时候老人已被打得不行了,她们就把老人拖入水房浇水。二点三十分,高凤一看老人已经昏迷,就和狱警队长把史迎春送往狱中医院,狱医治不了;史迎春又被送到沈阳七三九医院,抢救半小时后,宣布死亡,时年六十岁。

二十、张凤珍被毒打致肝脏挫裂、瘫痪,含冤离世

张凤珍,女,年龄未知,辽宁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正信被诬判,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毒打,肝脏挫裂,心肺功能都不正常,被迫害致瘫痪。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张凤珍含冤离世。

二十一、丁振芳遭毒打、在暖气管上被吊七天七夜,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丁振芳女士被大连市中山区葵英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枉判八年;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丁振芳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

'丁振芳生前照片'
丁振芳生前照片

刚入监,入监队的队长亲自指挥五、六个刑事犯人,把她打倒在地,扒光衣服,套上狱服强制押往九监区。狱方找了几个狱中最恶毒的犯人每天对丁振芳非打即骂、罚站、不让睡觉。二零零八年底约十一至十二月份之间,狱警李鹤翘亲自动手把丁振芳吊在靠窗的暖气管上,然后狠狠抽打了丁振芳,吊了七天七夜,最后打的丁振芳已是奄奄一息才放下来。丁振芳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长达一年。这期间,丁振芳被多次野蛮灌食,监狱不允许家人接见。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六日,丈夫去见到丁振芳时,已瘦的皮包骨头,躺着起不来,说话声音微弱,只说了一句“我要回家”。第二天早上,丁振芳已被送进了沈阳七三九医院。八月一日,丁振芳被迫害致死,时年六十一岁。

二十二、王春香蹊跷死亡

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丹东市振兴区法轮功学员王春香女士被丹东公安局一处绑架,后被丹东振兴区法院枉判八年,二零零七年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王春香生前照片'
王春香生前照片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一分队,狱警指使恶犯用板鞋猛打她的头部,踢她的下身,关入冰冷的仓库毒打、酷刑折磨。王春香身体状况极差,经医院检查诊断为:心脏病、高血压(高压超过二百四十毫米汞柱)、脑动脉硬化、肾功衰竭等。家属在二零一零年给王春香办了保外就医的手续。因王春香不放弃信仰,监狱不放人。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中午十二点多,监狱吴姓科长打来的电话说:“王春香心脏病犯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半个小时后即告知王春香死亡。年仅五十五岁的王春香的遗体非常消瘦。

二十三、王杰冤狱七年惨遭酷刑折磨,含冤离世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后,沈阳市沈河区一经街道办事处法轮功学员王杰女士先后五次被绑架、关押遭受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

王杰生前照片

二零零二年十月遭到绑架,被吊在墙上两天两夜,枉判七年,被非法关押在大北女子监狱,王杰坚持正信,饱受折磨。七年地狱般的非法关押和迫害导致王杰身体极度虚弱,患上膀胱癌。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一日早九点四十五分,王杰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遭受迫害后的王杰'
遭受迫害后的王杰

王杰离世前几天说:“沈阳大监狱真的很邪恶啊,我被关押在九大队,队长叫武力是女的四十九岁,教导员叫李红。二零零三年六月,在老大北监狱武力和李红还有很多犯人把极度虚弱的我拉出去暴力灌食,真是往死里灌哪。大法弟子刘霞(刘侠)被恶警和犯人们逼迫转化,嘴被他们粘上胶带,全身用胶带捆住被秘密押到二楼,之后再也没了音讯。这七年真的是太恐怖邪恶了,我都不敢再回忆下去了。”

王杰在沈阳龙山教养院见证了,邪党官员对还不满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韩天子电击,以及恶警把电棍插到老年法轮功学员嘴里的酷刑折磨的场面。在沈阳地下监管医院曾亲自见证被马三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邹桂荣,尹丽萍、赵素环和周艳波被残忍折磨的惨烈事实。

二十四、吴树艳在严寒天被扒光衣服、浇凉水,被迫害致肝腹水致死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四日,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吴树艳女士被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大东区法院在沈阳市看守所被秘密枉判七年。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四日,吴树艳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七监区继续迫害。

'修炼“真、善、忍”的吴树艳'
修炼“真、善、忍”的吴树艳

入监头一个星期,狱警指使包夹不让她睡觉,罚站,三九严寒天,只剩一个短裤,光脚站在水房的水泥地上;包夹往她身上浇凉水,用装了水的雪碧瓶打她的眼睛,眼睛被打肿,吴树艳往外跑时,被门框撞断了两颗门牙。吴树艳被单独非法关押三年,不让她与别人接触,逼她每天十二小时做奴工。

二零一二年,狱方因吴树艳被迫害出现肝腹水的症状,在医院确诊后,知道她活不了多久,为推卸责任,带她住院治疗,通知家属后,随即把她扔在医院,扬长而去。在经历了六年半辽宁女子监狱的冤狱迫害,吴树艳回到久别近七年的家中。

'被中共牢狱迫害的吴树艳'
被中共牢狱迫害的吴树艳

近七年的冤狱,吴树艳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回家不久,街道、派出所的警察不断上门骚扰,在极度惊恐中,病情恶化,腹部大的如待产的孕妇。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上午九点五十五分,吴树艳的心脏停止跳动,年仅四十七岁。

二十五、杨春玲胳膊被再次打断,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回家后含冤离世

二零零五年,大连市法轮功学员杨春玲女士参与有线电视插播《九评共产党》,被绑架;二零零六年四月,杨春玲被枉判七年,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的结婚照片'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的结婚照片

当晚,时任监狱老残队大队长的丛卓指使犯人殴打杨春玲;四个包夹犯人骑在她身上殴打她,一度殴打致昏厥;犯人们打、踢、踹她的胸部并卑鄙下流的掐她的乳房。一夜之间,杨春玲腿打得不能动弹,胳膊被再次打断(在被绑架时,胳膊曾被大连恶警打断)。由于杨春玲右臂错位长上,出狱后仍可看出错位连接造成的骨头外凸。

在狱中,杨春玲的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营养不良、严重贫血(血小板一度降到危险程度)缺锌、缺钾,走路需人搀扶,甚至要坐在轮椅接见。因她的乳房遭受暴力殴打、犯人拧掐,出现感染流脓、流血等症状。在杨春玲冤狱期满前,又被检查出右乳房有三个肿块。

残酷的迫害导致杨春玲精神失常出现极度恐惧,出狱后一周内不敢吃东西,不敢睡觉,半夜经常跑到外面,说有人给她饭里面投毒,说有人要把她送去活摘器官。她的病情不断恶化,二零一四年四月二日,年仅四十岁的杨春玲含冤离世。

杨春玲的丈夫杨本亮与她一起被绑架,被枉判十一年。婆婆曹玉珍被枉判九年。

二十六、刘路香的尸体惨不忍睹

鞍山市铁西区法轮功学员刘路香女士,于二零一四年九月三日晚十二点多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九岁。

'刘路香'
刘路香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二日,刘路香被千山区唐家房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千山区法院秘密枉判三年,二零一二年十月被绑架到沈阳辽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刘路香的儿子最后一次见到母亲时,她已经不能走路,瘦得皮包骨。直到九月三日半夜,监狱通知家属;九月四日,在沈阳七三九医院家属看到了刘路香的尸体时,惨不忍睹;人瘦得缩成了一团,浑身上下煞白,没有一点血色,一只眼睛微睁。

狱警谎称刘路香是病死的,家属要看病历,监狱拿不出来。家属要求讨个说法,监狱领导却不敢露面,监狱还威胁家属“抓人”。家属把带字的白布披在身上,跪在监狱管理局的大门外控诉辽宁女子监狱草菅人命的罪行,恶人撵家属走。后监狱要求家属签字火化尸体,被家属拒绝,并坚决要为亲人讨回公道。

二十七、王敏遭非人折磨,含冤离世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四日,沈阳市沈北新区第一小学法轮功学员王敏女士在学校遭警察绑架,被警察陶德军等刑讯逼供。当时新城子区“610办”的头子佟树良操控沈北新区法院对王敏非法判五年。

'王敏生前照片'
王敏生前照片

王敏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非人折磨,胸部乳腺出现肿物。当二零零六年王敏出狱时,胸部的肿物长大、溃破。王敏回家后,被非法开除公职。

二零一零年十月一日前两天,王敏再次被绑架。二零一一年八月,她再次被枉判四年零六个月。因王敏被沈阳市监管医院检查出患有乳腺癌,监狱拒收。沈北新区“610”指使沈北新区法院对其监视居住,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一日,王敏含冤离世,时年六十岁。

二十八、徐春霞被迫害入狱三天肠子腐烂,五天死亡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八日,抚顺市的法轮功学员徐春霞女士被沈阳市浑南区(原东陵区)汪家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迫害。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被浑南区法院枉判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徐春霞被送到沈阳七三九医院。十一月二十九日,狱方通知家属称:徐春霞得了肠梗阻,必须做手术,让家属配合。

家属赶到后,签字做手术。 可是大夫打开腹腔,发现徐春霞肠子已经腐烂,并粘连,而且还有一个硬东西,肠子没有一块好地方,所以没有动,又给缝合起来。徐春霞危在旦夕,仍然被戴上手铐和脚镣。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日,徐春霞在沈阳七三九医院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八岁。

二十九、孙敬美被扒光衣服浇冷水、被毒打昏死,回家后含冤离世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九日,孙敬美女士和丈夫朱本富先生相继被大连国保绑架,后来夫妇俩被枉判七年。孙敬美被劫持至辽宁省女子监狱,朱本富被劫持至营口监狱。

'孙敬美生前照片'
孙敬美生前照片

孙敬美遭暴打、被扒光衣服、关“小号”四十二天。狱警曾指使服刑犯人不许她睡觉长达半个月之久,站着睡都被打醒,多次被打昏死过去,并且长时间被罚站罚蹲,被脚踢两腿,双腿脚胀肿,穿不上鞋子。狱警指使犯人毒打她,右腿骨折。冬天她被捆在水房,被扒光衣服,用冷水浇全身。

二零零六年七、八月期间,七监区监区长张秀丽带领犯人对孙敬美暴力群殴,在监狱水房,四、五个犯人拿木头凳子从后面猛击向孙敬美,孙敬美被砸晕在地上数小时未爬起来。期间,这些犯人说孙敬美是装死,对其拳打脚踢,下死手殴打,导致孙敬美腰被打坏,腿被打瘸,眼睛看东西模糊,视力下降。

由于长期被迫害,孙敬美的身体十分虚弱,二零一三年一月,冤狱期满孙敬美回到家中。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孙敬美含冤离世,时年六十一岁。

三十、耿仁娥被折磨致大出血,回家后含冤离世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大连市甘井子区法轮功学员耿仁娥女士因依法诉江被大连市中山区国保警察绑架,后被中山区法院枉判四年;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先后在矫治集训监区、七监区遭受酷刑迫害,昼夜不让睡觉和上厕所,被罚站,遭到包夹犯人的打骂,导致大出血,监区的队长向家属要了二万元钱,说是治病,花了六千元,看人不行了,为了推卸责任,退给家属一万四千元钱。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监狱以保外就医为名,叫家属把人接回当地医院继续治疗。当时家属被告知,最多活四个月。被保外就医后,耿仁娥直接被送到当地医院治疗,门槛费花完后回家;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耿仁娥再次入院,十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时年六十一岁。

三十一、王彦秋多次被毒打、关小号,被摧残致死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傍晚,锦州市法轮功学员王彦秋女士被锦州市古塔区警察绑架,二零一四年一月被古塔区法院枉判四年,后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继续迫害。

'王彦秋生前照片'
王彦秋生前照片

在马三家监区,王彦秋被狱警和犯人多次毒打、关小号等迫害摧残。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早六点,王彦秋被迫害致脑出血了,被送到沈阳七三九医院;三天后一直昏迷,没有苏醒。

'王彦秋在沈阳七三九医院'
王彦秋在沈阳七三九医院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五日,一直没有苏醒的王彦秋冤狱期满被送回家,在历五个月的痛苦挣扎后,这位饱受摧残的善良妇女,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七点半悄然离世,年仅五十六岁。

三十二、吴业凤被折磨、灌食不明药物致精神失常,回家后含冤离世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五日,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吴业凤女士被沈阳市皇姑区亚明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皇姑区法院枉法判五年;在沈阳市看守所遭受迫害一年后,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吴业凤被监狱残酷折磨、灌食不明药物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不吃也不喝,身体非常虚弱。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五日,冤狱期满的吴业凤回到家中。二零一八年一月七日上午,身体极度衰弱的吴业凤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五岁。

三十三、冷冬梅被摧残,回家后含冤离世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九日下午, 凤城市法轮功学员冷冬梅女士被绑架,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四日被秘密诬判三年,后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遭受种种精神与肉体的迫害,二零一七年七月,冷冬梅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回家。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晚,冷冬梅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九岁。

三十四、孙敏入狱不到五个月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在辽宁省政法委“610” 的统一操控下,鞍山市优秀教师法轮功学员孙敏女士被鞍山市立山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绑架,并现场抢走六万元现金,后被劫持到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迫害;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她被立山区法院枉判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孙敏生前照片'
孙敏生前照片

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孙敏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手脚被铐在地环上,整个身体整日整夜只能弓着,极其痛苦;看守警察王宏唆使犯人在玉米糊中加入盐、屎、尿或药物(具体药物不明),然后强制灌食;孙敏被犯人殴打的浑身是伤,体重被折磨的只有七、八十斤。二零一七十月五日,孙敏开始出现严重的胸闷、胸痛,心律仅43次/分(正常60~90次/分),约十多个小时后才被120 急救车送往鞍山市中心医院急诊;十月六日、七日,孙敏在鞍山市长大医院住院观察,被诊断为窦性心动过缓和低钾血症。

二零一七十月十日,孙敏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第十二监区严管队继续迫害。十月三十一日,副监区长陈硕、十二监区的分监区长胡杨来到孙敏家中,称孙敏患有冠心病、窦性心律过缓(40次/分)、高血压(260毫米汞柱)、心律失常和肺炎,时刻有生命危险,并哄骗孙敏的父亲在她们拿来的资料上签字。二零一八年二月七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孙敏的父亲与其妹终于见到了她,她是被人背着出来接见的,说话也不流利,身体非常瘦弱,双腿不能走路,视力明显下降,右耳流脓,听不清说话。

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上午十点二十分,辽宁女子监狱打电话给孙敏的父亲,说孙敏吃完早饭后晕倒,目前正在医院抢救;中午十二点五十分左右,孙敏的父亲和家人驱车赶到辽宁沈阳监狱管理局总医院时,见到的却是孙敏的遗体;年仅五十岁的优秀教师孙敏就这样被迫害致死。

'辽宁省女子监狱'
辽宁省女子监狱

辽宁省女子监狱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育新路7号
邮政编码:110145
传真电话:024-31236026
值班室电话:024-31236329
办公电话:024-31236316 024-31236317
李爱东 纪委书记 024-31236005 15698805353
贾福军 辽宁省女子监狱监狱长 024-31236001 15698808121
徐敏 辽宁省女子监狱政委024-31236002 15698806633
富荣 辽宁省女子监狱狱政科长 警号2105123
王丽英 纪检监察科科长
赵文雅 辽宁省女子监狱十二监区教导员 警号2105061
郭晓瑞 十二监区矫治监区监区长(负责全面工作)(主要责任人)
陈硕 十二监区矫治监区副监区长 (主管迫害法轮功)警号2105241
胡杨 辽宁省女子监狱十二监区分监区长 警号2105565
孙春华 辽宁省女子监狱十二监区分监区长
监狱心理咨询师:李艳(雁)
杨秀明 辽宁省女子监狱医院院长
史迎春 辽宁省女子监狱政治处主任 024-31236011 15698807010
王治 辽宁省女子监狱610办公室主任 024-31236020 15698800291
姚彬 辽宁省女子监狱副监狱长 024-31236007 15698805885
徐健美 副监狱长 024-31236006 15698806688
孙桂娟 副监狱长 024-31236008 15698806111
王丽艳 副监狱长 024-31236009 15698806006
张静 副监狱长 024-31236010 15698806321
辽宁省女子监狱驻监检察室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育新路7号
邮政编码:110145
电话:024-31236323 024-31236325 024-31236326 024-31236329
名单:张树民、王丽娟、李海燕、继龙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崇山东路38号
邮政编码:110032 电话:024-31967058
姚喜双 辽宁司法厅党组副书记、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
于兆洋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会计师
周战杰 辽宁振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孙国建 辽宁司法厅党组成员、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负责政治工作
周春山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 负责信访31967007 18040080007
张代书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 负责教育改造、医疗卫生、刑罚执行处024-31967008 18040080008
李正良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 分管狱政管理处、法制处 024-31967009 18040080009
沙首伟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
武继任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副巡视员
张继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狱政处副处长

辽宁省司法厅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崇山东路38号甲
邮编:110033
电话:024-86892116 024-31966030(吕警察)
林志敏 辽宁省司法厅厅长、党组书记、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兼)
于大力 辽宁省司法厅副厅长、党组副书记、强制隔离戒毒局第一政委
姚世明 辽宁省司法厅副厅长、党组副书记和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
椰永涛 辽宁省司法厅政治部主任、党组成员
郝集体 辽宁省司法厅纪检组组长、党组成员
孙建国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政委,党委副书记、辽宁省司法厅党组成员
李正国 辽宁省司法厅副巡视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