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家庭幸福的诀窍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在中国大陆,夫妻关系可以说是一个天大的难题。夫妻之间斤斤计较、防范戒备、争吵不休甚至大打出手,离婚率逐年上升,“闪婚”、“闪离”现象比比皆是。

职场如战场,家庭也如战场,家里家外“斗智斗勇”、战火纷飞,人们常说家是温馨的港湾,而很多现代人却失去了这份温馨。

说起来十分惭愧,我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因为长期不实修,在家庭生活方面也走了很长一段弯路。

我自幼心高气傲,阅读过大量充斥党文化的书籍,受到“妇女能顶半边天”党文化思想的荼毒。夫妻相处,我满脑子都是“斗争思维”,一说起传统文化中对妇女“温柔贤惠”的要求,心中便愤愤不平。

师父说:“按照阴阳学说,女性的就应该柔,不能刚。男的属于阳刚,女的就属于阴柔,刚柔相合在一起,保证是非常和谐的。现在不是男人喜欢欺负女人,而是这个社会败坏了,无论男人女人都在欺负别人,同时出现了近代的阴阳反背。中国表现最明显。”[1]我最初读到这段法的时候,明知道师父在字面上讲的是人类生存应该遵守的道德规范,思想中却不由自主地抵触。

我在二十多岁时开始修炼大法,是与丈夫处对象的时候,丈夫也随我走入大法修炼,不过一直是带修不修的状态。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后,我和父母先后因为進京上访被抓,在巨大的压力下,丈夫放弃了修炼。但是对我和父母修炼大法,从来没有反对过。

我学法不入心,修炼不扎实,在家里处处要占上风,经常跟他发生矛盾。他有一段时间失业,整天呆在家里,我对他感觉到处处别扭,觉的他不象以前那样支持我修炼了。他每天半躺在床上拿着手机一个劲儿的看。我忙着做讲真相的项目,有时候顾不上买菜做饭,看他那么懒,就不顺眼。

有一次,我帮同修干点技术活,很忙,没有做饭。他也不做饭,饿着肚子躺在床上看手机。我很生气,心想,平时总是我给你做饭吃,我现在这么忙,一顿饭你都不给我做。

我帮同修在网络上控告江泽民,为了安全,需要用无线路由器在户外上网。我所在地是个小城市,很少有人在公开场合使用笔记本电脑。所以我就在半夜的时候去外面,找没人的地方上网,我半夜出去有点害怕,想让他陪我一起出去,他不愿意去,对此我非常不满,认为他没有尽到做丈夫的责任。

我平时体谅他有腰疼的毛病,什么包饺子剁馅擀皮、扫地、拖地这些活儿,基本不让他干。甚至电动车电池需要往楼上拎的时候,很重,很吃力,我都不用他拎。但是反过来他却很少体谅我的辛苦,指使他干点活儿,他躺在床上,半天都不动。我站在一个为私的角度上,心里总是觉的很不平衡。

我们当地一有迫害法轮功的风声,他知道了就满脸不高兴。他不高兴,我就更不高兴。一次,我问他:“你以前对我修炼挺支持的,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他说:“别人要说法轮功不好,我还想跟人家解释解释,可是在你面前,心态就不一样了。”

我知道是我的原因造成了他这种抵触心理。我在家庭中不守心性,还经常限制他这个,限制他那个——不许他看邪党洗脑的电视节目,不许他在网上看打打杀杀的电影,非让他看《九评共产党》视频、真相视频什么的,还经常给他读明慧文章,爱听不爱听,都给他读。他本来是明白真相的生命,我却给他造成了逆反心理。

他性格沉稳宽厚,凡事不爱计较。他常说,我不修炼,心性也比你强啊!我虽然号称是大法修炼者,因为长期不实修,在他面前没有展现出大法的美好,他怎么能進一步明白真相呢?

随着我不断的背诵大法,心性慢慢提高上来了,对大法的理解也加深了。一位法轮功学员曾经在法会上向师父提出有关离婚的问题,师父解答道:“除了讲道义之外,夫妻之间还有一个恩呢。作为女人来讲,她的一生都交给你了,男人就应该想到这个女人一生交给我了,我得对她负责任。夫妻之恩,这个东西现在人不懂得了,也不讲,当然现在也不是这个社会状态,我也不这样要求。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好一点,尽量不要出现这些事。”[2]

“夫妻之恩”[2],这也是我过去理解不了的。现在渐渐明白了一些:他当初选择我做他的妻子,就是选择我与他共度一生,同时也把自己的父母和未来的孩子都交给了我。

我父亲被非法劳教时,他在单位上班,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偶尔有一天休息,还主动坐火车去劳教所看望我父亲。我被抓的时候,他与我母亲多方营救,没有成功,他流着眼泪给我写了一封信,说要好好带着孩子等我回家。

我遭受魔难时,他不离不弃。我失去工作之后,有时也出去打工,但是赚钱很少。多年来,几乎是他一个人在承担家庭经济重担,却从没有抱怨过我。

是的,我明白了,作为一个生命,虽然他在压力下暂时放弃了修炼,但是毕竟在大法弟子遭受魔难时做出了善良的选择。如果从婚姻角度来说,他对我是有恩的。

过去在两人争执中,我质问他,为什么天天躺在床上玩手机,等我伺候?他说:我为家庭付出不少,钱都是我赚来的。这句话刺痛了我:你赚钱怎么了?难道你就高我一头?你敢瞧不起我,马上离婚!他嘴笨,说不过我,最后就一声不吭了。

现在想起来,自己实在是不讲道理。这么强烈的嫉妒心、争斗心,不修口,一生气就魔性大发,专拣有劲的话说。平时还口口声声称自己是修炼人,这不是在给大法抹黑吗?

儒家文化的核心就是家庭伦理道德,而《共产党宣言》中却明确提出要“消灭家庭”,文革时期让夫妻互相揭发,父子、兄弟划清界限。家庭的表面形式虽然保留下来了,可是家庭的道德内涵,却被邪党几乎消灭殆尽了。

《解体党文化》一书中说:“人本来有男有女,男人跟女人有各自角色和义务,阴阳调谐才有和谐的家庭。中共却要人们不分男女,要女人干男人的事情,甚至要女人也参与暴力、‘革命’行动,这样的女人不但不温柔,而且和男人一样阳刚,家庭中也出现了斗争和“革命激情”的碰撞,这样怎么会有和谐生活?”

以前我虽然承认他优点不少,但是一生气就全忘了。现在我看自己缺点很多,而看他都是优点了。我发自内心承认他是一家之主,敬重和感激他对家庭的付出,珍惜他过去对大法的善念、善行,多找自己的不足,尽量做一个称职的妻子。

我的心一变,他也跟着变了。我们相处和谐,讲真相的工作,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只不过尽量把时间安排好,他不爱干的家务,我就以平和的心态去干,再也不抱怨了,也感觉没有以前那么累了。

其实我并没有比以前承担更多的家务,但是两个人内心不别扭了,互相看着顺眼了;有时指使他干点家务活,他也愿意干了;我让他有时间看看大法书,他就在床上单盘着腿,每天看二十页;我根据他的接受能力,给他念明慧网“五·一三”证实大法美好的文章,文章写得生动有趣,他也很爱听。

后来,他又找到了工作。他对我说:“我负责赚钱,你负责花钱和做饭。”我笑着说:“行啊,我比你轻松多了,还是你辛苦。”

远在外地的女儿都感受到了家庭和睦的气氛,对我说:“你变了,我爸真的就变了,立竿见影。”

其实我做的很不够,一个修炼者应该完全为了别人着想,这方面我差得很远。但是我相信,随着不断的学法实修,我一定会达到大法对我的要求,在家庭中,在社会上,做一个完全同化“真、善、忍”的生命。

我终于找到了使家庭幸福、夫妻和睦的诀窍,这是法轮大法赐予我的。法轮大法是一切美好和幸福的源泉,大法弟子讲真相,就是要把这美好传递给每一个善良的人。

亲爱的朋友,如果你正在为家庭不和、为工作不顺、为种种疾病、灾祸而苦恼,不妨也看一看法轮大法书籍吧。法轮大法能带给你的不仅仅是人世间的幸福和平安,说不定还会唤醒你内心久远的记忆,让你找到最可贵的人生真谛。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