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安装新唐人电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我们县是从二零零七年开始安装新唐人卫星电视接收器的(小锅)。二零零八年我被非法劳教二年,从马三家教养院回来后,和同修们配合共同安装新唐人接收器,开始就我们一个安装小组,两个人。逐渐发展到现在六个小组,十多个人在安装和维护新唐人接收器。有三百多个新唐人接收器遍布全县城镇、乡村,使新唐人电视正的能量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我们在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时也多次出现过神奇现象和感人的场面。

有几次,高频头还没有和信号线连接,可电视机却已经出现了新唐人电视台的节目画面,而且图像清晰,用常理解释不通,简直不可思议,这种现象出现过多次。我多次做这种试验却没有这种现象。后来我悟到,这是师父在加持和鼓励我们,坚定信师信法正念,神迹就会出现。

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同修,家住在偏僻的山村,学会了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他自己负责两个乡镇方圆几百里的安装和日常维护。无论严寒酷暑刮风下雨,他都象年轻人一样骑着摩托车带着工具和配件,风雨无阻的奔忙在山乡的村村户户。由于山村路不好走,他多次骑摩托车摔倒,有几次摔的很重,鼻青脸肿,甚至把摩托车都报废了。可他等伤好了,又买了一台新摩托车,继续安锅。

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安锅同修,家住在偏远的山村,一个人负责了三个乡镇的安装和维护。最远的一个乡镇距离他家有一百多公里,特别是冬天,冰雪路面难度更大。有一次零下三十多度,他骑着摩托车带着工具和配件,到一百公里远的地方去安锅,连续跑了两个多小时,冻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手和脸都冻木了,進到屋里半个多小时才恢复知觉。

每年到了冬天,是安锅和维修的忙季。特别是快过年了,大家都急切的盼望能在大年三十看上神韵,就更加繁忙。有一年,腊月二十六,我们一行四人,驱车两百多公里,到邻县去安锅,连续干了三天,最后我们把带的所有配件都用光了才返程回家。第二天就是腊月三十了,有的同修连过年的年货还没买呢,可大家在返回家的路上,一路畅谈,心情舒畅,虽然车外是零下三十多度,而车内却暖融融的。因为我们在助师正法中,做了一点我们应该做的事。

还有一次也是快过年了,室外零下三十多度,我们驱车两百多公里,到邻县安锅,晚上吃完饭已是九点多钟了,只好在附近的同修家住宿。同修家的房子空了很长时间,没有烧火,事先也没有和同修联系。等我们一行五人到了后,临时烧了一下炕,就上炕睡觉了,由于天气太冷,睡到下半夜时,却冻的睡不着了,洗脸后的湿毛巾都冻硬了,只好穿着棉衣在室内炼功。吃过早饭后,我们又向新的安装地出发了。

我们从早到晚连续安了十多套锅。天黑后又到了一位同修家,打着手电安锅,吃完饭后已是晚上十点钟了,我们只好在这位同修家住下了,同修怕我们冷、就使劲烧炕,等我们半夜十二点半,发完正念后,就闻到了强烈的皮毛烧糊的味,原来是因炕烧的太热,把铺炕的毛毡给烧着了,我们只好用水把着火的毛毡浇灭。炕面也被我们弄湿了,无法睡觉,我们只好每个人披裹着被子。坐在没被水浇湿的地方,大家交流起了修炼体会。

在今年雨季的一天,有一户安的新唐人锅被暴风雨刮到地上摔坏了,我接到电话后就和一位六十五岁同修穿着雨衣,带着工具骑着摩托车顶雨跑了四十多公里,赶到山沟这户人家时,天已黑了。我们两人配合默契,打着手电,穿着雨衣,打着伞,安装调试了两个多小时,当我们冒雨回到家时已是晚上九点多钟了,正象师父在《洪吟二》中说的“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1]

夏天一身汗与水,冬天一身雪和霜,无论严寒与酷暑,弟子吃苦当作福。在同修们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对周边、邻县、市的新唐人卫星地面接收器的安装推广项目做到了主动配合和全力协助。“修炼不是给大法修,救人也不是给大法救。修炼是生命走向圆满的保障,救人是修炼者的慈悲体现,是众生在危难时的责任。放下太多、太强的执著,走好自己的路,这过程就是你们的道。”[2]我们所做的这些,就是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责任和走向圆满的必然。过程中,我们失去的是许多人心,得到的是心性的升华和层次的提高。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征〉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