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扒光衣服侮辱人格的“检查”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三日】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普通人根本就无法想象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里的生活,简直就象掉进了地狱,那种身心的折腾与煎熬让被关押的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被牢头狱霸日夜看管,每天活受罪。

每个被关押进第二女子看守所(简称二所)的人,无论是刑事犯还是法轮功学员,先在严码监监栏门内遭受人格侮辱,当着女狱警和几十名犯人的面,被两名执夜岗犯人强行全身脱光、一丝不挂的搜身,下巴被人用力捏着张开嘴检查,双腿劈开的同时,两臂被两名犯人强行架起在原地蹦三下,检查大、小便处是否夹东西。接下来班长(牢头)要讯问记录你案情和家里或朋友电话。每个监室墙壁上方有对着的两个监控器,便于随时调监控记录。

据悉,有警察将所有的衣服包括胸罩、袜子、裤头全部退回到实施绑架的派出所,让家人取回;在家人没送衣服到看守所期间,只能靠在押人员的救济,有时只好穿着拉链被剪掉的外衣,没有内衣就敞胸露怀,狱室有监控,男女狱警都能看见。

更有甚者,在律师会见和办案警察所谓“提审”之后,只要走出监舍回来,犯人头就按照狱警的旨意进狱室每次都要把法轮功学员的所有衣服扒光,让她们在地上蹦跳、侮辱。

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规定在押人员每天早上5:20起来,严码监凌晨4点多就被叫起来,进行一个挨一个“催赶式”快速洗漱,用凉水洗脸,不许用香皂,人太多,涂香皂嫌浪费时间,家里给存钱买日用品的被要求闭着嘴刷牙(这样声音小),家里存钱不及时的,十四、五天不刷牙、不洗头是常事,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不洗脚,睡觉都穿着袜子睡。

在严码监,从早到晚被强制要求腰直颈正的坐着,唯一上厕所能站起来走路被强行规定弯着腰走,每天人正常上厕所的需求都被严厉限制在5--6次,大便每天早晨只准上一次,只给两分钟,其它时间不许上,超时就被强行从厕所蹲位上拽下来,在押人员一个月、半个月憋着大便是常事,小便憋着的次数更数不过来,每天憋得小腹胀痛,脸色煞白,苦不堪言。就是这样牢头每天还逼着这些在押人员吃三顿饭,不吃就诬陷你绝食,三天不吃就报告狱警强制给你灌食,不允许互相说话。每天从早到晚都要遭受牢头狱霸们(即牢头、饭官、执夜岗犯人)不断的随意殴打、谩骂、体罚、欺侮,晚上睡觉不许平躺,不许翻身(后半夜统一翻一次身),在押人员一个紧贴一个的侧躺,头抱脚一颠一倒,互相挤得上不来气,被强制象刀鱼一样侧立着腿伸直睡觉,这种姿势躺下后,两条腿和两边胯骨被压得整宿跟上刑一样疼痛,根本睡不了觉。

就这样每天二十四小时周而复始的折磨你。看守所所长刘芳(女)非常伪善,经常说:我们这里就是仓库,只起到保管作用,不打也不骂。

法轮功学员一般在严码监关押一段时间后,就被分到其它监室。其它监室比严码监稍宽松点,但对法轮功学员的看管比普通在押人员要严厉的多,一个监室里如果非法关押两名以上的法轮功学员,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之间互相说话和帮助,如果被举报互相说话或给东西,就会挨罚,罚值日几天,每天从早到晚的不停的干活,出垃圾、擦地、刷厕所、收垃圾、擦铺板,牢头、饭官和执夜岗犯人不停的使唤折磨你,值日一天下来累的筋疲力尽。

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每个监室监栏窗口边上都放着举报意见箱,那只是个摆设,装装样子,是给外来检查人员看的,因为每个监室除了牢头有笔之外,其他人根本不给你笔和纸,如果你想反映什么,必须先通过牢头给你先报告狱警,才能有机会反映事情。驻看守所检察院工作人员(简称驻检),一走一过,有时就跟牢头说两句话,其他在押人员根本连看都不看一眼,监室规定不让在押人员随便靠近监栏窗前跟人说话、反映情况。每天吃的菜就是大白菜汤,偶尔萝卜汤。如果哪天来参观检查的了,菜就有所改善,那是为了应付检查。检查过后,依旧是大白菜汤。

2017年11月左右,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挂上“黑龙江反×教教育转化基地”字样的铜牌子。


黑龙江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也称鸭子圈看守所、公安七处):
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工农大街158号,邮编150070
所长刘芳13945155333
教导员王悦
副所长:李彦英、邓威
狱警:石锐、郭娜、宋玉红、朱晓宁、张明、孙宇、张羽娜、李淑云、李颖、冯亚娟、王淑红、李晓玲、刘明、张华、张也、吕常君、徐晶、赵研言、于琳娜、李庆军、吴艳丽、郭书兰、柴莹、刘爽、侯宝珠、郭欣莉、杨锡文、杨立红、李璐、马文波、朱晓丹、赵璐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