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洒甘露 众生心渐明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二十年的修炼历程,风风雨雨走到今天,深感师尊无量的慈悲与呵护,大法的伟大与超常,也深感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众生明白真相后,发自心底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恩。现将一部份感人的事例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分享。

家人和邻居们都三退了

十年前的一段时间里,丈夫经常开车带我到离我家比较远的城乡交界处的一个大市场买蔬菜、水果。我就利用这个机会讲真相劝三退。丈夫爱吃苹果,我们每次去买,我都尽量对不管是卖菜的、还是水果商贩客气礼貌。水果也是从上往下挨着捡。商贩觉的我人很好,不矫情。

有一个卖水果的老弟,当我给他讲清真相三退后,问他家里有没有电脑或DVD影碟机,他说没有,当时我们发的真相资料都是从网上下载的只有那种四合一的小册子。我说:“如果你家有电脑或DVD影碟机就好了,可以看一看新年晚会光盘。这是世界第一秀,谁看了都说太好了!得到世界许多精英、名流的称赞。”他马上说:“那你给我一张吧,我去邻居家看。”我说:“那我就再给你一张《风雨天地行》光盘吧,你看过就会知道许多真相的,我们老百姓有了解真相的权利,不能偏听偏信。”

几天后在市场见到他,他说:“大姐,你给我的盘太好了,我们是三家人挤在一起看的,晚会演的真好,从没看过这么好的节目。那张自焚的盘看了大伙都说原来电视上说的都是骗人的,我家里人都同意三退。”我又给他《九评》和《我们告诉未来》两张光盘,对他说:“你们看了这个就更能了解这些年共产党对中国人都干了些什么,也劝邻居们都三退了吧,我也接触不着他们,这事我就拜托你了。能做邻里也是缘份,老弟心眼好,自己家人保平安了,也让亲邻们都保平安,功德无量啊!一定问清都入过什么,告诉他们小名、化名都行,神佛只看人心。”老弟笑着说:“行,大姐放心,我都跟他们说说。”随后我们买完水果就离开了。

当我们再次去时,他拿出一张纸条给我说:“大姐,我让他们都退了。”我说:“他们都答应了吗”?老弟道:“那是,不答应怎么知道退的是啥,他们都说不看盘还真被他们给骗的够呛,这些年共产党净搞运动整人,没干啥好事,退了对!”我祝福他们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他(她)们对你怎么比对我还热情?”

我家以前也是在丈夫单位的家属小区住,后来我们搬走了,为了讲真相劝三退我经常回去。尤其家属院离早市很近,他、(她)们都要去那买菜或遛弯,给他们讲真相送真相资料很方便。丈夫虽然不修炼,但对我修炼后的身心变化也是心服口服,很支持我修炼,有宴请也总带着我去。比如我们家有大事小情时,别人给二百块钱礼,对方有事我们回礼就给五百或六百元。对方主动约我们夫妻一起去赴席,这样就会有许多讲真相劝三退的机会。

以前我因体弱多病,去单位浴池洗澡时,有很多邻居为我搓过澡,那时的我真是连搓澡的力气都没有,现在大家都会说:你变化太大了,看你炼的现在一身的劲儿,和过去就象两个人一样。有时我反过来为她们搓澡了,我就利用这个机会讲真相。经过多年的讲真相,丈夫单位的干部、职工、家属有五百多人先后做了三退。我每过一段时间就要给他们送去新内容的真相光盘或小册子。我觉的常人会经常看邪党电视,思想难免被洗脑、污染,让他们了解不同时期的真相也是必须的。我自费买了打印机、刻录塔,学会了自己下载、打印小册子、做光盘,这样不但方便自己也方便了同修。由于我经常给他们送真相资料,有时他们还互相传着看,他们也明白的更多,更懂得三退的重要性,还有的人把自己的弟、妹家的人做了三退。

每当他们见到我和丈夫在一起时,丈夫都会奇怪的说:“怎么回事?他们见你怎么比见到我还热情。你看他们笑呵呵的先跟你打招呼,我在单位里是公认的人缘好。”丈夫说的是事实,因为单位曾对四十多名管理人员搞过三次民意测验,他都是前三名。我说:“他们认同大法好,才对我这么热情的。”

“你带了多少份我替你发”

一次,由于丈夫有事离不开,我一人去参加丈夫同事儿子的婚宴。我被安排在有单位中层领导和局领导的雅间,餐桌很大,坐了十五、六人。我带去了事先准备好的一大提包真相光盘和期刊,在场的除一人我不认识外,剩下的人,我们都在家属院住过多年彼此很熟悉。现场有两人是同修给退过的,剩下的除三人外我已先后给他们各家做了三退。

有的说:“看弟妹身体多好。”有的说:“嫂子现在真年轻。”的确,告别了多病身体、弱不禁风的我,展现在众人面前的真是一个健康、年轻、开朗、谈笑风生的我,大家都感叹我修大法身心的变化。一番寒暄过后有人便主动问:“怎么没提给我们带什么东西呢,有新的吗?”我知道他们想看真相光盘,就说:“当然带了,好多种呢,谁还没看过什么内容的自己挑吧。”有的说:“咱们一人拿一种互相传着看。”还有一位大嗓门的兄弟说:“嫂子,你带了多少份啊,我替你上大厅去发,有两千份我都能替你发完。”我笑着说:“谢谢不用啦,我一会自己过去发,连劝三退。”

饭桌上气氛很好,众生了解真相后互相谈论着,有的人气愤的骂着江××,有的骂邪党对大法弟子太狠毒,那位大嗓门兄弟气愤地说,我家楼上有个老太太,是炼法轮功的,那人特别好,被抓進去好几回,折磨够呛。有一阵子,一帮警察总去她家骚扰,砰、砰的使劲拍门、凿门,整个单元人家都不得安宁。我一看也太不象话了,这不是欺负好人吗。我提着棍子就冲过去了,举起棍子大喊:“我看谁敢在这捣乱,我立马打折他腿!一个老实巴交、谁家有事都帮忙的小老太太,不就是在家炼炼功吗,你们总害她干啥!我老婆和俩闺女也过来跟他们理论,我正告他们:以后谁敢再来捣乱,我见一个打一个,说着我就开始抡棒子,吓得他们慌忙的争着往楼下跑,有的人还喊着,大叔别打啊,以后我们不来了。打那以后他们还真是再也没来捣乱。”这位兄弟本来就长得五大三粗浓眉大眼,大嗓门,他这一说把大家逗的哈哈大笑。

我当时真的很感慨。师父在《洪吟》<笑>中写到:

“笑

我笑 众生觉悟
我笑 大法开传
我笑 渡船起航
我笑 众生有望”

我真心为他们高兴。坐在我身边的老俩口,大叔是原局办公室主任,几年前,我们也是参加婚宴时挨着坐在一起吃饭的,那次我给他们讲真相时,他们很抵触,也许是被谎言毒害太深,也许是机缘未到吧,老俩口就是相信中共恶党,不做三退。今天,见到这个情景,惊讶的问我:“大侄女,他们都退了?”我说:“早就退了,现在谁还再让共产党骗啊。”他说:“你的东西谁都给,咋不给我呢?”我笑着说:“您忘了,上次让您俩三退您不退,真相也不想听,光盘您也不要,说不想看,家也没有DVD吗?”他急忙说:“今天我就去买。”我笑着说:“能没有您的份吗,我还真是特意准备了两套比较全的光盘,这份送您。”老俩口高兴的收下了,我说:“二老这回退吗?”他俩赶紧说“退,我们都是党员。”

席间大家议论着,你一言我一句,热热闹闹。有一人我不认识,一问才知道他是局长,我们虽没见过面,可从丈夫那早有耳闻,知道这位局长相比之下为人还是不错,口碑也好。局长说:“全都有了,就没我的。”我说:“当然有啦,这份给您,”因为见面一次不容易就多给了两张。大叔在一旁还开玩笑说:“大侄女偏向,给局长的好象比给我的多。”

我并没着急过去跟他讲,先让他感受一下明白真相后,大家在一起的这种感人的氛围,我看到他也在向旁人了解我是谁。席间过多半,我想不能耽搁时间了,我得找机会给这位局长讲真相,再说还要给大厅没退的人劝退呢。我说:“对不起,我还有事,得先离开一步,你们慢吃慢聊。”他们都说:“还没跟你聊够呢。”我笑着说:“以后有的是机会。”

我借机来到局长身边,对他说:“局长您好,久闻大名,我是某某的妻子,我家那口子经常提起您,夸您人好,对他工作帮助很大,谢谢您。我说,局长您看见了吧,现在谁还甘心被共产党骗啊,这么多年共产党一次次搞运动整人,害死多少好人啊!(我听丈夫说过他文革被整的很惨)现在又迫害修真善忍的修炼人,老天能让它永远作恶下去吗?天灭中共是必然,顺天意您也退了吧!您是党员吧?”“嗯。”我给他起个化名退出了中国邪党组织。我说:“您回家和嫂子一起看,让大嫂也了解了解真相。”他说:“那你就给她也退了吧,她就入过队,叫××,”是用真名退的。

这次宴会,我深深体会到把真相讲透,让众生更多的了解真相是多么重要,更看到了明白真相后的人们,他们表现出来的正念、正义、勇敢和喜悦,他们本身也是活传媒。

“我(兜儿里)就装了十块钱,你拿去做这书吧”

一段时间,我经常和一位同修去北部乡下讲真相。一次,我们在回家的路上经过城郊处,有一位老先生坐那晒太阳,我下车跟老先生打招呼问候,同修继续往前走,和前面一位路人讲真相。

我说:“老大哥您好,在这休息呢?”他说:“晒晒太阳,后背疼,风湿挺厉害的。”我说:“您身体不好,怎么还坐在水泥台上呢,水泥台越坐越凉啊,坐时间长了,对身体不好。以后出来带个泡沫垫,拎着也不沉,坐着还舒服,风湿就怕着凉。”

他对我笑着说:“看你这人真好,说话和善、关心别人,对不认识的人也这样。”我说:“您知道吗?我以前就是坐月子落下的风湿,这种病更折腾人哪,还不好治。”他说:“看你身体这么好,哪象有病的?”我说:“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我给他大概的讲了一下以前我病的情况和得法修炼的变化,讲了大法在世界的洪传,讲了江××和共产邪党的邪恶,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污蔑,还讲了三退保平安的重要等等。他听后说:“原来是这样,我是党员,我都入过,那就给我退了吧!”我给了他三本不同内容的小册子,告诉他:“这是我们用自己的生活费印制的,希望您回去好好了解,让家人也看看。”

他珍惜的装進内兜里,又翻了翻几个口袋说:“今天我就装了十块钱,给你做这书用吧,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我以前不知道的事情。”我忙说:“钱您收回,我们不能要您的钱,心意我们领了,谢谢您。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身体、对心情和未来都有好处的。”他站起来向我合十,我合十回礼。当我骑车走出大约有三十来米时,老先生突然喊了一声:“祝你万寿无疆!”把我吓一大跳,经过“文革”的人都知道这句话的分量。我回头一看,老先生站那还在向我挥手。我马上明白了,这是在谢师父、谢大法的救度之恩呐。这是发自内心的在呼喊。我百感交集,眼泪唰的流下来,一路上止不住的流。千年的等待,万年的期盼,他终于等到了大法的救度。我也衷心祝福他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古董市上的李大哥

我和几位同修经常去古董市讲真相,每到周六、日那里的人很多,很热闹。

一次,有一位象干部模样的老先生静静的站在那,象是等人一样。我走过去说:“您好,在这等人呢?”他说:“没有,在这站一会儿。”“听您口音不是我们当地人,”他说:“东北吉林的。”我们很快象熟人一样攀谈了起来。

我说:“大哥问您一件大家都关心的事。现在人们都知道法轮功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是正法正道,真诚、善良、宽容忍让,能包容别人是世界人民的普世价值,因此才得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洪传,这些您也知道吧。”他说:“知道一些,不太了解,我多年在国外工作,是搞技术的。”我说:“一看您就象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我跟他讲了我修炼前后身体的巨大变化,心态平和的对家族财产,如何看淡,是我学大法后明白的,不跟常人争利益等等,修大法后,我真的把物质利益看得很淡,但是,我却觉的很富有。我的富有,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年轻健康的身体,平和的心态,逐渐去执著后内心的轻松,这些是用钱换不来的,他听了很受感动。

我还讲了江××黄色治国腐败治国,讲了江××勾结中共邪党如何迫害法轮功,讲了我曾多次被非法关押,遭受酷刑折磨,关進洗脑班被精神折磨等。还讲了江氏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恶等等。他惊愕的说:“他们也太坏了,真想象不到他们这么邪恶。”

当我讲到我以前多年病魔缠身的情景时,我说:那年病的很惨,当时孩子只有十岁,就会为我用搓衣板洗衣服了。要不是看着幼小可爱的孩子,想到逐渐年老的父母,真不想忍受一分一秒在剧痛中的煎熬,这样的痛苦不知何时才是尽头。那时,虽说婆婆、母亲、小姑、弟弟们也来照顾我,可他们也有自己的家呀。我讲了许多不堪回首的往日,回想过去满眼是泪。我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不能没良心,是大法救了我,师父救了我,而且是亿万人在受益。我要告诉人们真相。他含着泪说:“妹子你别哭,你这样我真受不了。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你很真诚,大法弟子真的是善良,共产党太坏了。我说,共产党这些年一直在搞运动整人,迫害死八千万同胞,天灭中共,三退才能保平安。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早退早平安。他说,我退、我退,我都入过。”他告诉了我真名,我送给他三张真相光盘,他高兴的接过并谢我。那天我们谈了很多,尤其是关于活摘器官的问题,我说,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没有过的邪恶。他也问了我许多问题,我都一一做了解答。

过了较长一段时间,我又在古董市遇到他,他着急的问我:“大妹子,我来过两次都没找到你。”我说:“您有事吗?”他说:“我说你写。”他郑重的说出四位老人的名字,两位七十九岁、两位八十一岁,四人都是老党员,两位是老总、两位是部级干部,并说:“我们关系非常好,我是亲自上各家给他们讲真相的,他们明白后,都同意三退,这些都是真名。”我记下后连忙向他致谢。

我说,“您真了不起,大哥,您是积大德了,做大善事了,这可是救命的大事啊。”

一次我去发真相挂历又遇到他,他家离古董市比较近,我送给他一本挂历和两张近期的真相光盘,他欣然接受。这时有人管我要挂历,我边发挂历边讲真相劝三退。这位大哥抱着挂历在一旁着急的说:“她让你退,你还不快退,现在人都退呢,谁还相信共产党?!”那位路人笑了,高兴的退出了邪党组织。

十几年的正法修炼中,风风雨雨有苦有乐,有不理解的人的嘲笑、辱骂,也碰到过恶人的举报而被非法关押和残酷迫害,但更多的是看到无数众生明白真相、选择美好未来后的喜悦和对大法的感恩。有的人接到真相护身符后,立即就挂在车上,大声说,法轮大法好,大法保护我平安!有的出租车司机执意不收我的车费,多人要给大法捐钱,当然我都谢绝了。

我要牢记师尊的嘱托,“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1]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大法弟子们共同闯过了最腥风血雨的邪恶年代,今天众弟子依然按法的要求去做,修好自己,不负使命,我会坚定的走在正法修炼救度众生的路上。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