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奥斯威辛集中营——劳教所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四日】昨天看到一篇文章中说:中国前总理“在拿下薄收拾周后以中国总理的身份参观了波兰境内的‘奥斯威辛集中营’,从而令冷眼看中国的西方人眼前一亮。”这件事唤起了我多年前的一段回忆。

几年前,有事路过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的女子劳教所时,远远地我瞅了一眼(因为遭其迫害,不愿再看到它的存在),那个大门紧闭的五层建筑,外界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蓝天下那座表面上看起来窗明墙净的新建筑竟是“中国式的奥斯威辛集中营”——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劳教所。那一刻我想到了高中语文课本中学过的:面对阳光下门前盛开着雏菊的奥斯威辛集中营,作者说“奥斯威辛不应该有阳光”。当时我对这句话感觉很费解,想不明白作者为什么会这么说,而就在这一刻,我深深地理解了这句话的分量,体会到了作者内心的震惊和痛楚。

在那个“中国式的奥斯威辛集中营”里,每天都上演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丑剧或惨剧。一般的,法轮功学员刚入劳教所的时候,狱警们首先是“哄”,装着很和善很友好的样子“开导”她们要面对现实,放弃修炼法轮功,甚至还“殷勤”地为“新来的”熬稀饭、切西瓜……装着自己很无辜的样子,但这一轮,法轮功学员们通常没有上当的;接下来狱警就是“藏”,他们躲在幕后,指使“帮教”们去“煽”,煽出他们那套“犹大”的邪悟歪论;如果不奏效,那接着就是“逼”,最常用的手段就是罚站、熬夜,有时是逼着“帮教”们一块儿陪着,这样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不仅造成身体上的摧残,而且心理上也会造成很大的压力,因为狱警们会一直数落她们,硬说那些“帮教”们的痛苦是因为她们不转化造成的;再行不通,那就是熬鹰、灌食、吊挂、关禁闭、蹲小号……

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大约六十多岁,坚定地挺过了一个月的熬鹰,没有“转化”,最后狱警们放弃了对她的“转化”,但是劳教、劳动迫害并没有终止。

有一个幼儿园老师,被送进劳教所的时候,腰椎是向一侧弯的,脚踝骨断后没接好,往外伸出来一截,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被迫害成这样了,当地610还大言不惭地说她危害社会。对她,劳教所一样进行各种迫害:熬鹰,熬得脸蜡黄蜡黄的;劳动,做手工活,她的劳动任务和别人都是一样的,她腰疼得坐不住,还得干,看着就让人揪心;灌食,狱警们恐吓她,买了一堆皮管子,一直要灌到她屈服为止,但是她没有屈服;再后来就是封闭式转化,至于在被封闭转化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据说最后是医院化验说她尿蛋白,才返回当地610的……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还有一位大约四十岁,因为坚定修炼法轮大法,被狱警们带到禁闭室,双手被吊铐在窗棱上,脚尖刚刚够着地,但使不上劲,一直铐了半个月,直至她神智不清,出现幻觉。当她被送回大队的时候,双脚肿得如同两个“大红袍”茄子,走路一瘸一瘸的。

还有一个大约五、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她耳朵不太好,可狱警们都诬蔑她是装的。有一天早晨在打扫厕所的时候,同伴们看着她倚着墙很难受的样子,就问她怎么了,她挥挥手有气无力地说:“歇会儿,歇会儿……”然后就慢慢地溜下去,倒在了地上,再后来,据值班人员说,她像是死了,被狱警们背出去了……那几天气氛特别紧张,每天都有邪警在大厅里值班,无论是谁上厕所,狱警们都会跟在后面看着。

其实这些也只是“中国式的奥斯威辛集中营”——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冰山一角,将来,相信会有更多的迫害事实被曝光。

纳粹奥斯威辛已离我们远去,面对正与邪、善与恶,人们在心中都会有自己的选择。“真、善、忍”是人类普世的价值,他超越了一切国家、种族、肤色、语言及信仰。愿世人都能记住“奥斯威辛集中营”留给历史的教训,一起来解体江氏集团和中共相互利用对法轮功长达十九年的残酷迫害,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