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一个角度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五日】我觉的讲真相中如果遇到对方反感或排斥时,不要和对方争斗,换一个角度和方式去讲,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二零一八年清明节第二天下午四点钟,我坐在一家大型超市靠窗边的椅子上与一位女士攀谈。我热情地问:“你在哪个单位退休的?”她高兴的回答:“学校,教语文的。”“那你一定是党员吧?”“啊,是。”她答道,可她马上了变了调,说:“一坐在这,就有人给我讲法轮功,尽说没用的。”随后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

我没有正面回答她,只是说:“你我都是同行,我是班主任,也教过历史、语文、音乐。那个年代我们都很辛苦,一个班人数多,工资又少,家务又重。近些年我不断反省自己,越想越觉的对不起我的学生,一想这些事情非常愧疚。”

她听后很惊讶的问我:“啥意思?为什么对不起学生?”

我情绪低沉,“我教了三十多年书,学生毕业了一届又一届。我教给了他们怎样做人,教他们怎么勤劳,可是我又教了他们多少谎言?又有多少真话?”她说:“哪来的谎言?”她一脸迷惑。

“那是六零年代,我讲一堂历史课,共产党宣称日本人是它打出中国的,国民党不抗日,可为什么日本投降书在台湾的国民党手中而没在大陆的共产党手中呢?它要下山摘桃子,要夺取胜利果实,就编造谎言,我又向学生重复这些谎言。现在回想共产党才是不抗日。”那位女士说:“是啊,谁是胜利者,谁就说自己好,别人不好。”“这是我向学生讲的谎言之一。”

“那是五九至六一年,教科书写了三年自然灾害,没饿死一个人。我那时正在读中学,每天放学都见到公路两旁、田间有死尸,饿死人无数,我同桌就饿死了。他家没有一粒米,后来就一村一村死。从辽宁、河北、河南、山东、四川、安徽、江苏等地饿死的人无计其数。其实那三年风调雨顺, 完全是一场彻底的人祸。由于大跃進使全民炼钢,大量庄稼抛撒在地里无人收割,直到烂掉为止,大面积死亡不准逃难,共产党不拿人的生命当回事,这就是共产党的杀人如麻的邪恶本质。我也快饿死了,树皮也没有,地里玉米叶也没了,我爷爷请了一个到哈尔滨办案的公安干部把我押送黑龙江,才捡了一条命。中共为了获取苏联支持,以东北物产、棉花、大豆、战略物资供应苏联,换取精良武器。我讲课时,也照本宣科,三年自然灾害没有死人……”这是谎言之二。

“五八年大跃進,亩产万斤,有的干部说他们亩产万斤。我的班主任说那都是假的,是她带着学生把各个池的水稻搬到一个稻田池里,插上红旗,宣传部照像说亩产万斤。结果我们班主任被打瞎了双眼,后来班主任又失踪了。我也鹦鹉学舌, 跟着说亩产万斤。”这是谎言之三。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青年学生反腐败、和平要求民主,遭到血腥镇压,机关枪、坦克横冲直撞……我也多次向学生说天安门广场没死一个人!多年来,我把党文化的毒素、毒汁灌输给那些纯真的孩子,昧着良心反反复复灌输共产党那些谎言。可我现在了解到中共邪党是什么!我现在良知未泯,良心发现,所以我说我对不起我的学生,我在学生面前我是一个罪人,所以我向全国各地的学生诚恳说一句对不起,我错了。

那位女士说:“你能对你的学生说对不起,我认为你是好人,我也知道一些,有些不知道。”

看她的表情,说明她明白了真相,之后我们聊起了法轮功。我说,“法轮功学员只是告诉你不知道的真相,目地是为你好,让你知道真相,是让你平安。她们不会一见面就叫你炼法轮功,法轮功是一个修炼团体,是一种信仰,他们只是教人做好人,法轮功学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任何事情先想到别人,不做一点坏事。这个团体就是正的。而共产党一路就是杀人(土改、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六四、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后焚尸灭迹),这一桩桩、一件件草菅人命的事,只有共产党能做到,从古到今都没有,那不就是邪的吗?法轮功学员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去告诉人们真相,是希望更多的人免于跟着邪党被淘汰。”

她很激动,一直没怎么说话,只是静静听。我站起来了,对她说:“姐妹,我用一个化名给你把党团队退了吧?”她干脆回答:“好,希望我们再见面。”我说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