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夺探视权 沈阳东陵监狱逼迫家属诽谤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大连法轮功学员曲连喜的儿子去沈阳东陵监狱探望父亲,门卫年轻警察把他叫到一边,问他炼不炼法轮功,他说不炼,然后警察叫他说诽谤大法的话,他不说,警察说:“上级有规定不说就不让见。”警察就说一遍诽谤法轮大法的话,告诉他说“只要重复我说的话就让见”。他坚决不说,警察说:“不说就证明你炼”。

曲连喜的儿子说,“你问炼法轮功的,他们能说自己不炼吗?”警察无话可说,就说:“领导不让见,你也别难为我,不说那话就不能见。”曲连喜的儿子说:“你解决不了,给我找领导,我要见领导。”僵持了好一会,他给领导打电话,领导才下来见了他。

这个领导姓裴,是六监区的队长,来了之后,说的和那个警察一样,也让曲连喜的儿子说诽谤大法的话,曲连喜的儿子说,“我认为那句话不好,我就不说。我工作忙,外企工作请不了假,你不让见,为什么?”这个领导也说不出什么,推卸责任,说他没办法。

曲连喜的儿子说:“不行,我必须见到我父亲,他在你这儿,我不放心,上次都让见,这次不让见,一定有见不得人的事。”好说歹说,“领导”才同意他和父亲通了电话,他父亲没说几句话,那边警察就把电话挂掉了。“领导”说:“曲连喜什么活儿也不干,整天坐着,我们也没有难为他。”

是因为曲连喜不干活儿被迫害不让见?还是害怕家属炼法轮功不让见?或是因为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被家属知道不让见?总之,监狱不让法轮功学员与家属见面一定有见不得人的迫害在里边。

大连市五十九岁的曲连喜,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由于坚持修炼,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九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十年,历经十年冤狱后,又在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多,于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回家,是劳教所被废除后最后一名从大连劳教所回家的法轮功学员。

曲连喜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被大连市中山区海军广场派出所绑架,二零一六年十一月被非法开庭,冤判四年,法院并未通知家属。曲连喜在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被关押在辽宁省辽南新入监监狱,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被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六监区。

沈阳东陵监狱位于沈阳东陵区偏远地带,这个一贯标榜部级单位的监狱,自二零一二年陈笑含任狱长至今,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操控各监区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攻坚战”,尤其是对新入监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靳俊波二零一六年被迫害成植物人,在医院又遭受犯人的非人凌辱,二零一七年含冤而死。法轮功学员翟晖二零一二至二零一六年被迫害不能正常行走,长期住院。

关于曲连喜遭受的迫害,请参考明慧网文章《曲连喜一家十二年生死离别的苦难》、《十年冤狱 回家不到一年又被非法劳教两年》等。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