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锦州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锦州监狱是辽宁省最大的监狱之一,隶属辽宁省司法厅监狱管理局。锦州监狱非法关押刑期在十年以上的法轮功学员。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八年来,锦州监狱不法人员跟随中共卖力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功的各项恶行走在全省乃至全国监狱系统的前列,多次受到部、厅、局及地方政府的所谓“表彰奖励”。二零零八年锦州监狱被中共司法部树为所谓的“部级现代化文明监狱”。殊不知这项所谓的殊荣是建立在对法轮功学员泯灭人性的残酷迫害基础之上的。

到目前为止,至少已有张立田、崔志林、辛敏铎等法轮功学员被锦州监狱用各种酷刑迫害致死。数十人被各种酷刑折磨,致伤、致残。参与迫害的狱警就有近百人,而且迫害还在继续,那里至今仍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在遭受着残忍的迫害。

仅以两名法轮功学员在锦州监狱的遭遇为证。

一、辽宁省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张承杰在锦州监狱所遭受的残酷迫害

今年五十二岁的张承杰原是葫芦岛市造船厂的一名优秀工人,在三个兄弟中最小,他为人善良,性格开朗豁达,是个出名的孝子,有着幸福美满的家庭,妻子贤惠,女儿聪明可爱。

张承杰九六年喜闻法轮大法后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返本归真,他处处按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身体健康,宽容大度,乐于助人,生命更加充满了活力。知子莫若母,用他已九十一岁老母亲的话说:“我老儿子的钱就是别人的钱”。那段时间他婚姻幸福,家庭和睦、沐浴在得法后身心健康的快乐幸福中。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了全国性的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在这场倾全国的财力、物力、人力持续十八年的血腥迫害中,张承杰受到严重迫害,多次身陷囹圄,累计共达十二年之多,在外面的自由时间只有五年。张承杰在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受到精神摧残和酷刑折磨,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张承杰被绑架劫持到葫芦岛看守所, 在葫芦岛看守所,180多斤的张承杰被折磨得体重骤减到130多斤,并于二零一三年七月被非法冤判十二年。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二零一三年八月张承杰被劫持到锦州监狱,在第十一监区,狱政处以张承杰不转化为由,对张承杰进行“严管”迫害,用坐老虎凳、不让睡觉等手段摧残张承杰。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下午大约十五点左右,锦州监狱主管严管队的狱政科副科长杨金丰在严管队办公室对张承杰头部拳打脚踢,致使张承杰头晕目眩、牙齿松动,半年后牙齿开始脱落。当时,科员冯小在场,冯小没有动手。杨金丰打完张承杰后又对其上刑,上刑名称曰“抱凳”,就是把张承杰戴上手铐、脚镣、环抱“凳”状物体坐在地上,其中两臂穿过“凳”上的两个铁环,使人与凳不能分离。张承杰被连续“抱凳”七十二小时。身体疲惫,出现心悸、幻觉,此后一段时间心跳时快时慢。停止“抱凳”后,杨金丰又强迫张承杰坐在大约直径十八厘米左右的硬木桩子上,名曰“坐凳”。从早上5点30分坐到晚上20点30分。连续二十多天,致使张承杰腰肌劳损,双脚浮肿,时常眼前发黑,曾经栽倒地上;臀部掉皮出血,有时形成的血痂和裤子粘在一起,稍动则将血痂扯掉,痛苦不堪,“抱凳”和“坐凳”过程中有十几人在场,证据确凿。

杨金丰现任锦州监狱第五监区教导员监管教副监区长;冯小现任第二十监区管教副监区长。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锦州监狱在监狱教育科,对坚修法轮大法的大法弟子又进行新一轮的强制转化,手段阴狠,人称“熬鹰”,方法是先把人固定在铁椅子上,双手被用铁卡子固定在扶手上,双脚被铁环固定在铁椅子腿上,前面一米处摆放一台电视,连续播放污蔑法轮大法的录像,强迫观看,不许闭眼睛,一闭眼就有人捅他,看得很紧,甚至连眨眼睛都不行,每班由两个警察和两个犯人施刑,警察和犯人轮班更换,严密看管被迫害的法轮大法弟子,连续昼夜不许睡觉,直到精神恍惚,意志崩溃。张承杰在这一轮的强制转化中是第二个受此刑罚的。连续5天5夜,张承杰极度痛苦,生不如死,在这种情况下,对警察说出一旦给他5秒钟的机会就会去寻死的话,监狱警察见他真会做出来,也有点惧怕,就停止对张承杰的迫害,最后不了了之。

张承杰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监狱第十一监区承受着痛苦的煎熬。

在张承杰被迫害的这十几年间,张承杰的家人也同张承杰一道经受着精神和身体上的沉重打击,失去了自由平和的家庭生活环境。张承杰在家时多病的父母、妻女、兄长跟着他担惊受怕,张承杰在监狱里时家人担心他遭罪。在他第一次被非法判刑时,多病的父亲因承受不了打击而离世,女儿刚上小学他无法抚养教育,葫芦岛造船厂又无理将张承杰开除厂籍,到现在扣发张承杰将近十六年工资四十多万元。在这十几年里,张承杰自己遭受着无数的折磨迫害,加上不能孝敬父母,尽不了为夫的责任,无法抚养爱女,使他在无可奈何中痛苦的承受着苦难的煎熬。

张承杰及其家人所承受的所有这一切迫害,都只是源于中共江泽民那个跳梁小丑对“真、善、忍”的妒嫉和对善良人难以容忍的狭窄心胸,加之手里掌握了政权,和信奉“假、恶、斗”的共产邪党一拍即合,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残酷迫害。

附:张承杰历次被迫害简述:

1、二零零零年九月张承杰被绑架拘留十五天;

2、二零零零年底,只因进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张承杰又被拘留一个多月,并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五日被判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葫芦岛教养院;

3、在葫芦岛教养院被非法关押迫害其间,教养院警察用高音喇叭折磨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制止不听,开始绝食反迫害,张承杰等几名法轮功学员因此被移送看守所;

4、二零零二年十月张承杰被非法判刑五年,劫持到沈阳大北第三监狱四监区;

在四监区为强迫法轮大法弟子转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队长指使犯人殴打张承杰,张承杰制止他们,他们不听,无奈张承杰拿起附近的一个啤酒瓶子摔碎,捡起一个瓶碴抹脖子以制止迫害,他们不但没收敛,反而把张承杰送进了严管队,强迫整天坐窄条板凳,臀部坐得疼痛难忍,在严管队整整被折磨半年后,被送到二监区,直到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刑满回家。

5、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张承杰再次被绑架,并于二零一三年七月被非法冤判十二年。

目前,张承杰仍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监狱第十一监区承受痛苦的煎熬。

二、法轮功学员张立田被锦州监狱迫害致死经过

1、法轮功学员张立田被锦州监狱迫害致死事件还原

'张立田'
张立田

辽宁省朝阳市年仅三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张立田,被非法囚禁在锦州监狱才一个多月,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被锦州监狱二十监区监区长程军、副监区长张宝志指使两名犯人毒打致死。下面是知情人士讲述的当时情况。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据知情人士证实,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号上午九点,锦州监狱二十监区监区长程军、副监区长张宝志将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张立田叫到二楼犯人休息的一间小屋里,又叫来犯人李勇和刘裴岩,对二人授意后,接着四个人一起动手,对张立田进行毒打,毒打了三、四次。

当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被关押在二十监区的其他刑事犯人没有看到张立田下来吃饭,他们感到很奇怪,以为张被关进小号了。打手刘裴岩出来后还向大家炫耀:“法轮功(指张立田)被我打服了!”

当天下午二点多钟,张立田最后一次被毒打后,偎在墙角一动不动了。恶警程军、张宝志又指使李勇、刘裴岩“看着”张立田,他们还谈笑说:“法轮功(指张立田)咋的了?耍赖不起来啦?” 他们两个上前一拽,发现人已经死了,双眼圆睁,张立田死不瞑目。

下午三点时,有人看见张立田被李敬刚等犯人从二楼抬了下来,用送饭的小推车推向犯人医院,医生看到后说:“人都死了,还推来干什么?”

当时二十监区一百六十三名被关押人员都知道张立田是被活活打死的,但是监狱方面却竭力掩盖事实真相,谎称张立田是心脏病突发致死。

张立田死后的第三天,锦州市城郊地区检察院进入锦州监狱调查。程军、张宝志对已安排好的犯人说:“检察院来调查了,你们知道怎么说不?会说不?”犯人们为了讨好他俩,回答说:“会说”,结果检察院调查时他们都说张是病死的,其他犯人都在背后骂作假证的犯人。

二十监区监区长程军是该监区的经济承包人,他唯利是图,经常勒索犯人,平日里对犯人特别尖刻,没有人性,经常迫使犯人加班加点干活,即使通宵达旦地干活,也不给饭吃,把犯人饿的都受不了、直骂。法轮功学员张立田认为自己没有罪,抵制奴役劳动,程军、张宝志二人气急败坏,经常体罚张立田,最后他们下毒手,活活将张立田打死。

张立田被毒打死亡后,锦州监狱当时的监狱长辛庭权将程军叫去说:“自己大队出的事自己处理好。”

十一月二十四日张立田家属去火葬场见张立田的尸体时,锦州监狱一陪同的狱警对火葬场的工作人员说:“家属见完就火化吧。” 对方说:“得家属签字。”十二月五日,锦州市检察院让家属去监狱要死亡证明,张宝志不给。

2、张立田被毒打迫害致死佐证——一封从锦州监狱二十监区被送出的控告信

法轮功学员张立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被辽宁省锦州监狱迫害致死后,辽宁省锦州监狱二十监区的多名在押人员,通过渠道送出一封控告书,揭露法轮功学员张立田是被二十监区恶警、恶犯活活打死的,恶徒手段十分残酷。

以下是辽宁省锦州监狱二十监区在押人员的控告书:

被控告人:锦州监狱二十监区监区长程军、副监区长张宝志、在押犯人李勇、刘裴岩

控告人:锦州监狱二十监区在押人员

请求事项:

1、立即追究打死法轮功学员张立田的凶手程军、张宝志、刘裴岩和李勇的刑事责任;
2、立即停止对我们的任意殴打、谩骂;
3、立即停止逼迫我们做超负荷的奴役劳动,每天按时收工;
4、立即停止让我们吃发霉变质的食品,以保证我们的身体健康;

案由:

我们是辽宁省锦州监狱二十监区的劳改人员。这封信是代表我们监区所有在押人员的心声:救救我们!锦州监狱一直声称是现代化的文明监狱,但是发生在我们周围的暴行却跟法西斯集中营没什么两样,这里的管理十分混乱,狱警非常狠毒、残暴。二零零八年已经死了三个犯人了,两人是被其他犯人打死的,另一个是被逼服毒自杀的。

我们都是劳动改造的犯人,但是我们罪不至死,我们虽然犯罪被关押,但是我们有活着的权利,我们都不想成为下一个被打死的人,所以我们必须向有关部门反映一下我们这里的真实情况。

锦州监狱二十监区里面太黑暗了,因监区长程军是经济承包人,他经常逼迫我们加班加点干活,其实都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别的监区下午四点半就收工,我们经常加班到晚上九点多甚至通宵,还不给我们一口饭吃,下午的饭也天天是玉米面发糕,而且是发霉面做的。晚上干完活我们饿的发晕,第二天接着干。我们不是机器,就是机器也得加点油啊!稍微放松一点,就会招来副监区长张宝志的拳打脚踢,尤其外地的、刑期长的、家里没人管的、没钱的、没关系的,就更惨了。张宝志打人的手段相当残忍,他手下还有两个打手,就是李勇和刘裴岩,他们经常是在张宝志动手后再动手,出手跟张宝志等一样狠毒。前几天被打死的张立田就是这种情况,张宝志为人尖酸刻薄,人缘极差,好不容易请客送礼爬到二监区监区长位置,后因几次受贿被贬到二十监区当副监区长,他有台上班开的破夏利车,经常逼迫我们擦洗。

下面简单说一下前几天被张宝志及其打手打死的张立田的情况。

张立田是因为炼法轮功进来的。他进来后,程军、张宝志逼他干活,还罚他站,他不服,就打他。程军和张宝志于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早上九点多,叫人把张立田带到二楼休息室,叫犯人李勇、刘裴岩殴打张立田,张宝志还亲自动手打他。中午,我们没见张立田下来吃饭。后来听见刘裴岩向别人炫耀说:我把那个法轮功(指张立田)打服了,手还比划他打人的姿势。我们听后嘴上没说,但心里都替张立田捏把汗。因张立田很老实,人也好,有什么东西都舍得给别人,三十多岁连一句脏话都不说,老实人、好人被打我们都很气愤。

我们以为张立田被打后会被送去关小号,可下午一点听中心岗的犯人说,张立田还在二楼,都打了好几次了。午饭时,至少有四名犯人看见张立田要求喝水,却没有人敢给他水喝,因为李勇和刘裴岩在张的身边,在看着他。还有人看见凶手把张立田拖到楼外,冻他,再打他。

到下午两点多,就传来了张立田被打死的消息,我们都震惊了。尸体被李敬刚、杜海涛、李俊来等犯人从二楼抬下来,听他们说张立田偎在墙角死了,瞪着双眼,死不瞑目。他们用小推车把尸体推去医院。医院的人还说:人死了还送医院干啥?最后就送监狱太平房了。

当晚开始,刘裴岩、李勇就蔫了,一句话也没有了,大家都知道他俩很心虚。听说张立田家属来后,程军、张宝志说张立田死于心脏病,我们都知道他俩是为了逃避责任。张立田才三十多岁,明明是被打死的还隐瞒。我们全监一百六十三名犯人,都知道张立田是被打死的。第三天市城郊检察院的人来调查,但程军、张宝志都是找平时巴结他们的犯人,事先暗示说:检察院的人来调查了,知道怎么说不?会说不?这几个犯人连忙说:“会说。”听说他们都说张立田是病死的,我们都在骂这几个人是走狗,瞪眼说瞎话,人心被狗吃了。但我们也知道,这几个人也是迫于无奈,怕说出实情,程、张报复他们。

人命关天,恳请有关部门能主持正义,彻底调查此事(请不要通过程军、张宝志安排的犯人调查取证),严惩凶手程军、张宝志及其打手刘裴岩和李勇,我们群情激愤,都想给张立田作证。如不惩凶手,指不定哪天我们还会有人被打死,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请关注我们的服刑环境,让我们有人身保障,希望期满后能够活着回家。

我们已经委托人冒着风险把信带出去,打印后多多复印,向有关部门邮寄,我们期盼着这些请求早日得到解决。

锦州监狱二十监区在押人员

二零零九年二月

涉嫌迫害致死张立田的犯罪人员名单如下:

锦州监狱时任监狱长:辛廷权
政委:王亮
狱医:阎飞(此人为凶手出假证,死亡证明上是他的签名,他还与凶手一起哄骗家属)
生活卫生处处长:王国栋(配合凶手欲将尸体强行火化)
锦州监狱二十监区监区长:程军
副监区长:张宝志
在押犯人:李勇、刘裴岩

三、善恶到头终有报

一说到“恶报”,很多中国人可能不屑一顾:哪有神啊,谁看见了?我做了那么多好事,怎么没有善报,还有那么多恶人活得逍遥自在呢?其实这都是中共多年灌输无神论的结果。纵观中国五千年历史,中华大地被称为神州,中国的传统文化被称为神传文化,更有数不清的修炼得道成仙的故事,中国人在这种社会氛围下敬天畏地,创造出了令人瞩目的文明。

而在中共夺取政权后,为了维持其统治,在民众中多角度、全方位灌输无神论,从戏剧歌曲、书刊报纸、影视作品、再到学生用的教材,全面地摧毁中国神传文化,造出一个党文化,系统的替代了传统文化,使中国文化失去了根。中共宣传无神论,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让人相信没有天国地狱、没有善恶报应,从而放弃良心的束缚,转而看重现实的荣华与享乐。这样一来对人性中的弱点才可利用,威逼、利诱才会充分发挥效力。被无神论洗脑的人被中共利用起来很顺手,他们只顾眼前的利益,没有任何顾忌,在中共的历次运动中甘当中共的打手和马前卒,锦州监狱就是一例。

锦州监狱追随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在历任狱长辛庭权、马振峰、王占所的带领下,狱政处、教育处及各监区狱警、部份刑事犯人相互勾结,对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强迫放弃信仰。折磨手段五花八门,包括老虎凳、高压电棍电击、长时间剥夺睡眠、刑事犯围攻毒打、残酷体罚、抱凳、超负荷超强度劳役等等,许多我们在小说和电影中看到的酷刑在这里一一上演,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伤、致残,更有辛敏铎、崔志林、张立田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监狱对积极参与迫害的恶警以提干、重金、记功等手段给予奖励,对犯人则以减刑进行诱惑。锦州监狱因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而多次受到辽宁省司法厅监狱局的“嘉奖”。

锦州监狱还制定“转化”指标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把对监区、监区长、分监区长的考核与“转化”指标挂钩,细化考核的实施办法,奖励措施,并许诺“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二千元,让那些见利忘义的人有利可图。在权力和利益的驱使下,各监区的邪恶之徒采取酷刑、威逼利诱、伪善等手段企图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逼迫放弃信仰。甚至采取车轮战,二十四小时折磨法轮功学员,狱警叫嚣:“必须百分之百‘转化’,不‘转化’就关小号。”

这些参与迫害者在丧失人性残酷迫害民众时,忘记了中共的一贯伎俩,当他们没有了利用价值时,就会被以各种名义抛弃,每次运动后,中共都把罪恶转嫁到一部份官员和民众身上,拿他们的命换取民众的拥护和继续执政的合法性。

实际上,一个人无论做了任何坏事都要自己偿还。善恶有报是天理,一个人干了坏事,不仅有人间的惩罚,还有天地的报应。

时至今日,中国大陆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者已逾二万例。其中包括中央政治局常委、省委官员、市委官员、公安科长、学校校长、办公室主任、“610”头目、派出所所长、居委会主任等。有被车撞死的,有翻车死亡的,有得怪病死的,有被雷击死的,有被电打死的,有得癌症死的,有无缘无故倒地死亡的,有遭遇精神刺激上吊自杀的,有因其它罪行败露畏罪自杀的,还有因各种原因被判刑、被撤职,或者突然一跤摔倒瘫痪的,更有自己作恶殃及家人的,不一而足。

随着法轮功真相传播越来越广,人们渐渐都知道了法轮功学员是一群按照“真、善、忍”原则修炼的好人,对社会百利无一害,与中共的打压和抹黑完全不同。面对法轮功学员苦口婆心的讲真相,那些参与迫害的人却以执行上级的命令为借口,盲目的干着坏事。在此正告那些公检法司人员,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报已经开始,如不醒悟,更多更大的恶报会随之而来。赶快醒悟,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在善待自己。

锦州监狱恶报频频

1、张宝志:锦州监狱原二十监区狱警监区长张宝志,因受贿罪锒铛入狱。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锦州监狱一名毛姓犯人借出外看病脱逃,八天后,在武汉,被警方缉拿归案。此人被捕后,交代出锦州监狱狱警一系列受贿、渎职等违法犯罪行为,其中张宝志一人就受贿十几万元。随后,锦州监狱张宝志等四名狱警以涉嫌受贿罪被刑事拘留,马振峰、高文伟、王亮三名狱长被免职。张宝志等狱警沦为阶下囚,表面上是因为犯人的脱逃,而更深层的原因则是善恶有报的天理在世间的一个真实体现。张宝志是将法轮功学员张立田迫害致死的主要凶手。

2、马振峰、高文伟、王亮三名狱长被免职

马振峰、高文伟、王亮三名狱长被免职,实质原因是因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包庇杀人凶手张宝志。

马振峰自二零零九年任锦州监狱狱长后,他和狱警狱长高文伟沆瀣一气,制定了“转化”指标,迫害法轮功学员,请来外地迫害法轮功的“积极分子”做报告。他把对监区、监区长、分监区长的考核与“转化”指标挂钩,并许诺“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两千元,让那些见利忘义的人有利可图,如给被打死的法轮功学员张立田作伪证的犯人医院狱医闫飞记三等功,重奖两千元。在权力和利益的驱使下,各监区的邪恶之徒采取酷刑、威逼利诱、伪善等手段企图“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甚至采取车轮战,二十四小时折磨法轮功学员,有狱警叫嚣:“必须百分之百‘转化’,不‘转化’就关小号。”法轮功学员在出监前被要求必须‘转化’,否则狱方与当地派出所勾结,对其继续进行迫害。马振峰等紧紧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包庇杀人凶手张宝志,也不得不饮下自己酿的这杯苦酒。这就应了善恶有报终有时!

3、退休警察谢继权暴毙

监狱退休警察谢继权,负责看管离退休法轮功学员,多次出口辱骂法轮功创始人,谩骂老年法轮功学员。后来在一次买菜时突然倒地,经抢救无效死亡。

4、原刑罚执行处处长张庆肝癌离世

监狱原刑罚执行处处长张庆在配合迫害法轮功学员崔志林时,与五监区有关当事人统一口径,一同谎称崔是自杀。他对崔的家属态度蛮横,说崔的死亡与监狱没有关系。后来张庆在负责调查某单位的一盗窃案时,在嫌疑人休息室的床铺下翻到了法轮功传单,他如获至宝,趁机借这一事件小题大做,致使该单位一修炼法轮功的职工受牵连,遭到了不公正对待。就在张打着如意算盘,做梦要当副狱长时却得了肝癌,不久便离开了人世。

5、狱警(科长)李向阳车祸死亡

参与迫害锦州监狱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二大队狱警(科长)李向阳(32岁),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旅游时,遭遇车祸,一家三口中,只有他因车祸而死亡。

6、原保卫处长孟凡杰被一撤到底

原保卫处长孟凡杰在迫害时为捞取政治资本充当急先锋,后因业务问题被一撤到底。

7、锦州监狱副狱长王洪博上吊自杀

二零一五年,锦州监狱副狱长王洪博在自家地下室上吊自杀的消息在网络上热传,官方给出的原因是“抑郁”,而知情人士说他因为贪腐已被检察机关多次约谈,要求主动交代犯罪事实,他无法承受恶果,最终选择畏罪自杀。

不管是官方掩人耳目的“抑郁”,还是因为贪腐,都只是他自杀的表面原因,更深层是因为他任凌源第一监狱狱政科长和锦州监狱副狱长期间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8、原监狱长辛廷权、马振峰被检察机关多次约谈

二零一五年十月,锦州监狱一刑满释放人员向检察机关举报监狱内多个警察贪污、受贿、渎职、伪造减刑材料等犯罪行为,随后陈学利、李东、崔鹏、李大健等六个监狱警察被盘锦市检察机关刑拘,原监狱长辛廷权、马振峰已被检察机关多次约谈。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恶报频频

中共监狱残酷迫害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是不讲什么法律的。中共为了装门面,虽然制订了《监狱法》,但是《监狱法》中对在押人员最低限的权利保障,到了法轮功学员这里,也荡然无存。

在监狱中,杀人、抢劫、强奸、盗窃、贩毒、贪污受贿等等所有罪犯不需要“转化”,偏偏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无辜者,刚刚被投入监狱,就被施以各种残酷手段强制“转化”。如不转化,就会被剥夺本已不多的基本权利:会见家属、通信、打电话、购买牙膏牙刷手纸等基本生活用品权利等等。

中共这种邪恶的转化要求,不是世间任何一个罪恶的政党能够做出来的,只有邪教式的政教合一的、流氓黑社会政权才能做出来。

中共迫害法轮功命令往往口头传达,不留文字,以防日后被追查清算。即使有,也往往秘而不宣。最近了解到,有辽宁省法轮功学员家属去监狱要求接见亲人时,就受到狱警刁难,警察还拿出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在二零零六年秘密制订的第139号文件,其中包括“法轮功学员家属如果也信仰法轮功,禁止会见”等拿不到台面的黑帮规定。

一个文件的通过、批准,有签字批准的,有背后指使的、具体执行的,我们先从官方资料看一看二零零六年主管辽宁省监狱管理、可能与这份文件有关的都有哪些官员,以及他们目前的处境,遭到的报应。

1.陈泰宝:二零零六年时任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兼辽宁省司法厅副厅长。

官方公布的目前处境:二零一零年九月被双规。

2.张家成:二零零六年时任辽宁省司法厅党组书记、厅长,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

官方公布的目前处境: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被宣布调查,其子张源已因伙同其父受贿罪被判刑。

3.李峰:二零零六年时任省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省委常委。

官方公布的目前处境:而二零一六年九月,因涉嫌辽宁拉票贿选案,被免去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书记。

4.吴爱英:二零零六年时任任司法部部长、党组书记。

官方公布的目前处境: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召开的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审议并通过了中央纪委关于吴爱英严重违纪问题的审查报告,确认了中共中央政治局之前作出的给予吴爱英开除党籍处分。

5.薄熙来:二零零六年虽已不在辽宁省任职,但其担任省长亲自主持兴建的血债累累的“中国首座监狱城”,被官方吹捧为“中国监狱建设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是薄熙来的“重要政绩”。

中共媒体二零零三年宣传这个“全国首座监狱城”时,曾经这样写到:在二零零二年新年到来的前两天,省长薄熙来亲自主持召开了第334次省长办公会议,研究辽宁监狱布局调整规划行业实施方案。该方案经省长签发后,以“辽政345”号文件正式向国务院上报。之后,这次监狱布局调整被列入辽宁“十五”计划和国债重点支持项目,是省长工程,位居司法部重点支持的三个省份之首,规模最大,投资最多,影响最深,被誉为辽宁监狱彻底走出困境的“辽沈战役”。

官方公布的目前处境: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薄熙来被济南市中级法院一审以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判处无期徒刑。二零一三年十月八日,提出上诉。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上午,山东省高级法院对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二审公开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无期徒刑判决。

外界传闻的目前处境:接近薄熙来家族的人士披露,被判处无期徒刑、正在北京秦城监狱服刑的中共前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因患肝癌,不久前申请保外就医已获当局批准,目前正在大连棒棰岛治疗及疗养。不过,该消息目前无法获得中国官方证实。

中共监狱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所有参与的各级官员都将受到法律和天理的严惩。

结语:

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做一个好人没有错。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背离道德良知,必会受到上天的严惩。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希望那些仍参与迫害的人悬崖勒马,为自己更为家人的未来做出明智的选择!也希望国内外有正义良知的人们对中共邪党的这场迫害给予关注,匡扶正义,维护人类道德、良知,认清中共的邪教本质,远离中共,退出中共,生命才有未来和保障。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