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木逢春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日】修炼前,我的人生道路布满了荆棘和坎坷,工作的劳累、浑身的病痛,使我失去了生活的勇气。

一九八六年我三十五岁时,别人正是精力充沛,享受青春年华的美好时光,我却患上了十几种疾病:食道炎、贲门炎、反流性胃炎、胆囊炎、肝脾肿大,还患有严重肠炎。不能吃凉的,生的,甚至不敢坐凉板凳,一坐凉板凳就拉肚子。胃不适、寝不安,整夜不能入睡。

短短的三个月,体重由一百二十斤降到八十多斤,当时同事们都劝我去检查:“小张,现在科学很发达了,早发现早点治疗,不要害怕。”从此以后,离不开药罐子,中医、西医、特异功能、按摩、推拿、针灸、气功治病、祖传秘方、偏方、专家教授等等方法都用尽了,身体越来越差。

一九九五年八月,屋漏又遭连阴雨,真是祸不单行,我又患上了急性风湿性心脏病、骨蒸热。由于我青霉素过敏,其它抗菌素控制不住发烧,链球菌感染,每天发烧、胸闷、心慌、腰疼、水肿、骨头蒸热、疼痛难忍。

每天入睡要服安眠药,两、三个小时便被疼醒。疼几个小时后,全身盗汗。那时吃的中药方子里都有五条蜈蚣六条蝎子,吃的我面目黄肿,眼圈发黑,口唇发乌。我每天都在煎熬中度日,好似在沼泽地里挣扎,我感到自己已是病入膏肓,死期不远了。

住院时期,我对专家教授还抱一线希望,盼望着每天查房能给我带来好消息,或者科研上有什么突破,遗憾的是他们也没有办法,那位教授说:“我上学时老师讲过骨蒸热的病例,我明年就要退休了,在临床上,这是我碰到的第一例。”就连教授、专家也束手无策,很无奈的样子,我彻底的绝望了。

在住医院的日子里,特别是寒冷的冬天,父母顶着寒风给我送饭,摸着母亲冰冷的双手,看着热呼呼的饭菜,我一口也吃不下去,感到了白发送黑发的凄惨一幕将要来临,心如刀绞。我暗下决心回家等死,也不能连累家人为我受苦受累了,再也不喝苦药汤了。

回到家,母亲见我天天躺在床上煎熬也不是事呀,就拉我出去散步,碰到母亲的一位熟人打招呼:“老李,你们姐妹俩也出来散步了?”当时母亲很尴尬的说:“这是我闺女,她身体不好,我拉她出来散散心。”我当时真感到一盆凉水自上而下灌满全身,心情凉到冰点。我仿佛又看到了白发送黑发的凄惨景象。

就在求生无望,欲死不能的情况下,有一天同事来看望我,并告诉我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建议我当晚去看师父讲法录像。晚上丈夫下班回来,一听说有好功法能治我的病,没顾上做饭,用自行车推着我去看师父在大连的讲法录像。

一進会场,看到大屏幕两旁悬挂着法轮图形和真善忍的旗帜,会场静静的,有一种庄严、神圣,非常舒服的感觉。就在听完师父将近两小时讲法后,我的身体轻松了,就要求我丈夫先回家做饭,我和同事慢慢走回去,这样一边走,一边学着打手印的动作。

回到家就开始学着盘腿打坐,马上就感觉浑身的关节,每一个汗毛孔都在冒凉气,又凉又痛,但我心中却无比的喜悦,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为弟子净化身体,消除业力,为弟子承受了巨大的业债。

一个星期后,水肿完全消失,骨头再也不疼了,睡觉也好了,吃饭也香了。几个星期后,各种疾病不翼而飞,脸色也红润了。啊!大法太神奇了,我这个业力满身的人,竟然也有枯木逢春这一天,我太幸运了!是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弟子对师尊的感恩之情,无以言表。

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一炼功学法时,就会不自觉的泪水涟涟,千言万语,万语千言也难以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用尽世上最美好的语言,也难以表达师父的洪大慈悲,我暗下决心,我要懂得感恩,要永远永远跟着师父走。我写下心中的歌:

感恩

过去我挣扎在沼泽地里,
一双温暖的大手将我托起。
仰望慈悲的师父,
感恩的泪水啊,象小溪。
迫害中我被关押在魔窟里,
师父的教诲在耳边响起。
立掌神通我回到了阳光里,
感恩的泪水啊,象小溪。
如今我的同胞捆绑在魔窟里,
得救的秘诀与红魔远离。
看到3亿自由的生命,
感恩的泪水啊,象小溪。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