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为我开绿灯 【明慧网】

师父为我开绿灯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四日】那是在二零一五年五月十日,我们当地同修准备晚上出去挂真相条幅。我和A同修一组骑着自行车,拿了二十多个条幅沿着马路准备投放。同修有点心不稳;而我一路走来就不顺利,平时我自行车骑得就不太好,一不小心我的前车轱辘就撞到马路牙子上了。后来A同修告诉我后面有人跟踪我们,我一回头的功夫,车轱辘再次撞到了马路牙子上,连人带车一起摔倒。我的左脚别在自行车里,车子压在我身上,就听“咔嚓”一声响。

当时没什么感觉,很淡定的起身,想是自己没有做好被旧势力钻空子了。当时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没事,我是大法弟子,做着宇宙中最神圣的事,谁也动不了我,即使我没做好有漏洞,还有师父归正。

A同修在我前面一段距离,看我摔倒在地,等我起来一起赶路,这时我的左脚开始疼痛,不听使唤,脚就肿起来了。A同修问我能走不?我说能。虽然我说行,可脚已经不能吃力了。A同修在前走我在后走,要横穿马路,那时马路上车水马龙,A同修过去半天了我也没过去,A同修很是着急,她想就摔了一下不至于太严重,当时我也没有告诉她我的脚如何。过了很长时间才到了马路的对面,同修问我能行不?我说行。

A同修嫌我走得慢,让我在此等候,我说好。当时我面前有一棵大杨树,我想把手中的条幅挂上一个,可是脚不吃力 ,没有挂上。此时,我的脚已经一点知觉都没有了,不能着地,我只能扶着自行车一点一点的挪动。这时A同修看我行动困难,跟我说你先回家吧,我自己把条幅挂完了再回家。我说好,就往车子上上,可是怎么也上不去,因为整个身体的重心都在左脚上,后来同修看我上不去车子,返回来扶着车子让我上车,可就是上不去。如果我不走,同修不放心,我让A同修先走,我慢慢自己再上自行车。

当时都想扔下自行车,自己打车回家。那自行车咋办呢?它是我的交通工具,不行,我就求师父帮我。在师父的保护下,终于我能上自行车了,我都感到惊讶。

当时我和同修所在地离我家大概有六里的路程,大概要经过六个信号灯,如果遇到红灯需要下车,就麻烦了,恐怕我再也上不去自行车了,我就求师父加持一路给弟子开绿灯。结果这一路我右脚蹬着车子,左脚一路浮着,果然一路畅通无阻。

到了楼下放下车子,乘着电梯進了家门,当我打开屋里的灯看着自己的脚,膝盖往下一直到脚趾尖都是黑紫色,左脚踝骨肿了鹅蛋大个筋包,腿和脚肿的老粗。这时一步都走不了,从门口爬到床上。

我两天两夜没睡觉,疼的撕心裂肺,翻身都能听到腿骨之间断裂的摩擦声,我知道自己的小腿骨折了。同修把我的小腿用纸壳固定上,怕我翻身疼痛,有的建议我去医院固定上,我没有动心。我坚定正念,有师父保护,没事儿的,有时间我就发正念。

第二天早晨照常起来爬着去做饭,儿子看我坐那儿不动,有点不对劲儿,一看吓了一大跳,我看瞒不住了,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儿子。儿子能理解我,曾经他也是大法小弟子,就这样爬着走能有两三天。后来儿子从邻居家借了一个塑料凳,我就扶着它上厕所,做家务 。A同修来看我,她说,没想到我摔得这么重。后来其他的同修也来看我,有买菜的,买水果的,还有帮我做饭的。在这里向所有帮助过我、照顾过我的同修表示由衷的感谢。

我左腿跪在凳子上炼功,有时间就学法,发正念,就这样过了十来天凳子就不用了。一天儿子的爷爷过生日,我没去,亲戚都觉的奇怪,儿子告诉他们我脚崴了,不能去了。后来亲戚们来看我,看我脚肿的那么大,鞋子都穿不上,这哪是崴脚的事,要赶紧上医院拍片子,搞不好还需要住院治疗做手术呢。当时,亲戚就联系朋友去正骨医院检查的事,他们骗我去检查一下就回来,第二天准备来车接我去医院,我说我不去,我是修炼人,我有师父在管,我的脚肯定会一天一天好起来。他们看说服不了我,就又给儿子打电话让去本地医院查一下,因为亲戚的一个朋友就因为脚崴了,没有去医院治疗落下了踮脚的毛病。儿子理解我,结果被亲戚训斥了一通,把儿子给说哭了。

因为我有了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干扰迫害,坚持向内找,归正自己。我白天学法,晚上一瘸一拐走出去发资料,虽然同修能走三四个单元,而我只能走一个,但是我也一定要做。就这样慢慢的我的脚正常了,行动自如了。

希望那些过病业关的同修坚定信念,信师信法,向内找,找自己的执着,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