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心越善 众生得救的越多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一九九九年之后,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学校领导就奉命来我家骚扰,看我妈在没在家,所以我对这些人没好印象。毕业后,我也在那个学校工作,对个别领导还是有观念。

师父看我这颗心迟迟不去,就安排我和其中一位校长一起工作,面对面把这颗心去掉,让我在法中提高。结果是我的人心去掉的越快,校长转变的越快;去掉的越多,校长转变的越大。

一、起初他接受佛法,不接受法轮功

学大法,我们知道,生活中碰到的所有事都和你的修炼有关,都不是偶然的。这时候安排我遇到这位校长一定有用意,可能是利用他得救的机会去掉我的人心。

刚开始,我对他有种厌烦的心理,给他贴上了“邪恶”的标签,他对我也是敬而远之,气氛很尴尬,那时候,还没悟到我是来救他的。

有一天,办公室里只有我们俩人,无意间聊到了中国的传统文化,我就随口问了句:“到底什么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他很熟练的就说出:“儒、释、道。”我又问:“这三家到底讲了什么?”他又详细的给我讲解这三家的起源和发展。

我开始对他转变观念了,由厌烦变为尊敬,接下来的日子,我们总是以传统文化为话题,和现行的体制作对比,通过对比发现现在的体制有多么糟糕,为以后退党做铺垫。他还真的评判现在的教育是埋没人才,教材内容是扼杀中国文化的精髓,称赞古代的教育体制多么的优良,读书、写字都讲究静心、打坐,那时候大文学家、大智慧家层出不穷。

我发现他知识渊博,有自己独立思想,开始尊敬他,可能来我家骚扰,也是因为不明真相吧。他对我笑容多了,话也多了。我就慢慢的从儒释道扩展到佛法修炼,再从佛法修炼到法轮功。可是他接受佛法,不接受法轮功,还一脸的不屑。因为受了党媒的毒害,把法轮功也定性为不好的,还嘱咐我千万别迷的太深,误了自己前途。我说不会的,法轮功是一部教人向善的佛家高德大法,百利无一害。

有时他还笑话我,说我中毒了,被洗脑太深。我只是淡淡一笑,心想:洗了脑的人是你吧,怎么说我呢,我要怎么给你排毒啊,被党文化熏陶了一辈子的人,一天两天说不通,还得想对策。

二、再也无法挑剔

我找自己到底哪里还有心,已经不烦他了,怎么他还是不接受法轮功呢?突然我意识到,光是不烦还不行,还要对他善。

一段时间下来,校长因为好奇,总问我法轮功的事,我就更加确定他是要听真相得救的。每当办公室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他就开始发问。我耐心给他讲解,语气和态度上十分尊敬他,那时候并没有把他当成领导,而是一位在听真相的普通人,这样什么人心都没有,就是单纯的讲真相。边讲边求师父给智慧,加持弟子,这校长博学多才,没口才不好说通的。

先从基本真相讲起,介绍法轮功到底是什么,真、善、忍是什么,没想到他都认可,也都接受,再说法轮功不是不让吃药,而是炼功之后,强身健体不生病,也就不用吃药了。他平时打太极,又了解一点中医,我就投其所好从这两方面入手,用平实又科学的语言讲说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原理。又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栽赃陷害法轮功,他半信半疑,我告诉他,如果法轮功是真的教人自杀,那为什么这么多年了,再没有一起法轮功学员自焚的事件,因为那是导演的一出戏,为的就是栽赃给法轮功。跟他讲时,滔滔不绝的词儿脱口而出,就感觉是师父给的智慧。

他被毒害时间太长,完全不相信,我就像哄小孩一样哄着他听,不敢有一点人的负面思维。把人们误解法轮功的原因全解释出来了,那天开始,校长再没说大法不好的话。

三、激发他人性中善的一面,让他与真、善、忍产生共鸣

他对现在学校里的应试教育也有不满,对孩子们德行教育的缺失也有愤慨,常常惋惜:现在的学校再也教不出德行兼备、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了。我发现他骨子里还有中华正统的东西,还有人性善的一面,这个生命值得去救。

我们是修善的,就要处处以善为基点。因为他的是非观,激发了我的善念,这是位难得还有仁爱之心的校长,理应对大法有正确的判断。接下来我变,他也变。

在聊天中,我会发自内心的先说:“其实您挺善良的,像您这样德才兼备的领导少了,如果我们教育界能多些您这样把‘仁’、‘爱’放在‘分数’前面的领导,教育就有救了。”“原来您是个明事理的人,之前是我对您误解了,向您道歉。”“您做事的原则其实很符合真、善、忍的标准,普世的价值。”他听了不但没反驳,还很高兴,开始毫无保留的侃侃而谈。

说这些话并不是要巴结他,而是发自内心的、真诚的在称赞他,因为这的确是他人性中保留的善念,我只是在把他放大。有三个目地:一、我们要修真,让别人体会到大法弟子的真诚,坦诚,真实,需要注意的是不能说的像常人中的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二、符合真、善、忍的闪光点就给他讲出来,可以拉近他与大法的距离,同时也会激发他人性中更大的善念;三、师父说:“你讲出的话是有能量的,能消除他的偏见、执着,能起到这样的作用,能抑制住他当时思想中不好的那些个捣乱的东西,你才能把他救了”[1]。如果在开篇之前先说能引导他向善的话,对我们讲真相也是有帮助的,那些话可以把他定型,让他理性的一面听真相,这就仿佛下了一个保护罩,在慈悲祥和的罩下面,很容易产生共鸣,再救他就是水到渠成了。

四、了解了活摘器官,与邪恶切割

过了几天,他又问我:“你妈怎么这么迷恋呢?顶着这么大压力还要炼?”

我说:“不是迷恋,是需要。您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一听就会明白。我妈通过修炼一身病没有了,接下来二十多年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你身边有这样的例子吗?血压平稳、心律正常,而且满面红光、浑身有劲,到哪里都是精气神十足,像你们这个岁数无病一身轻的人多吗?不是这难受就是那不舒服。我妈他们得给国家省多少医药费啊。还有,对生活不能自理的婆婆体贴入微,对儿媳像自己女儿一样疼爱,对亲戚朋友们十分关爱,到哪里都是吃亏的,这样的好人还有几个?而法轮功这里人人都这样。”

他问:“法轮功还能解决婆媳问题啊?”

我说:“是啊,这种从历史上就遗留下来的千古难题,在法轮功这里都可以轻松解决,你说法轮功好不好?!我弟妹刚来的时候也是不理解,我和我妈就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加倍对她好,让她看到法轮功的美好,人心都是肉长的,将心比心,结果现在她特别相信,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她家的孩子长这么大没怎么生过病,偶尔有个感冒发烧喊喊‘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隔天就好。”

他说:“听你这么一说,法轮功确实挺好的。可是别跟政府对着干啊。那电线杆上‘天灭中共’是法轮功贴的吧?不是要夺权吗?将来你们师父回来当头儿?”

我说:没有,那是不了解法轮功的人误解了。我们师父说了:“我一再强调我们绝对不涉入政治,绝对不干涉政治,绝对不参与政治。”[2]怎么会和政府对着干呢,抢谁手中的权力了吗?相反大法弟子个个都是淡泊名利、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中国历代的皇帝都懂得君权神授的道理,都是敬天敬神的,相信天命,顺天意,你也知道共产党现在贪污腐败烂到家了,不是法轮功要灭共产党,而是老天爷要灭它,天灭中共就是上天通过法轮功弟子告诉世人的天机,大法弟子是上天派来的使臣,负责通知你的。

他还是一脸的茫然,不说话了……

过了几天,他又问:“你们还挣着共产党的钱,怎么可以反党呢?”

我反问他:“共产党哪来的钱啊?它给人打工了吗?它花的都是纳税人的钱,咱老百姓的钱,你的工资也不是共产党给的,是你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跟共产党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共产党反倒拿着老百姓的钱理直气壮的去迫害老百姓,欺骗老百姓,尽干伤天害理的事。”

他说:“你说的在理。文化大革命时说自我批评了可以宽大处理,我爷爷老实胆小怕被斗,就说了自己的不是,结果整的命都没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共产党的话真的不能信。可是你们老说活摘器官,怎么可能?谁敢干那事?不可能。”

原来他对共产党早就不满了,只是不敢说,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我说:“刚开始听到,我也是这种反应,不可能有人干那事,太没人性了。可是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真实存在。”

他说:“我不相信,哪有人会干那种事,不可能。”

干巴巴这样讲他不相信,我就求师父帮忙,我一定要救了眼前这个生命。结果第二天,办公室送来一台电脑,马上悟到这是师父送来的法器,我就请校长自己打开电脑浏览器在百度里输入“大连尸体加工厂”,打开之后都是尸体标本,第一副就是七八个月孕妇那张,顿时,校长傻眼了,一句话都说不出,好像看到惊悚画面一样,不敢相信。我马上补充几句:“哪个正常人愿意把自己老婆孩子的尸首扒了皮送去展览,我们中国人从古至今讲究入土为安,死要全尸,这种尸体展览根本有违常理吧。”他淡淡的说了句:“原来真的有啊。”我说:“这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人们不知道的邪恶的事,你心地善良做不出这种事,但你可保证不了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善良,是不是。”我又拿出手机给他看提前下载好的新唐人电视台做的关于活摘器官的专题报道,他很耐心的看,接着他说:“往往野史比新闻报道更加真实可信,看来活摘器官真实存在,这不行,太缺德了,怎么能干这种事,要是这样,早晚得给人家个说法,太残忍了。”

我顺水推舟:“是啊,这都是共产党官员干的,你说老天爷应不应该报应他们,好人应不应该和他们撇清关系,当初你入党团队的时候举着拳头发誓说把一生都献给共产主义事业,现在老天爷要报应共产党,你是它一份子是不是连你也得一块捎上,退党团队就是为了把当初的誓言作废,明哲保身。明白为什么要三退了吧?为了保命。你退了党之后,照常过日子,照常拿工资,不受影响,只是从心里与共产党切割,神看人心,老人们说三尺头上有神明,神明会保护好人,其实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道理。我帮你退了吧?”

他说:“嗯。”

我又给他看退党精选,还有大法洪传世界的视频,他好像呼吸到新鲜空气一样,哪里听过这些啊。还问我这些都是哪里来的,他也想看。我说有一个超酷的全球流行的手机软件—iNTD_TV.apk,只要有网随时都可以看全球新闻及真实的中国,他好像听到了宝贝一样,跟我要呢,因为那几天有事一直没机会传给他,一个星期后,他急了似的找到我:“怎么说好的软件还不给我啊?”我这才恍然大悟,众生真的是盼着听真相呢,马上用蓝牙传给他,他一有时间就看,看样子期待很久了。

给校长劝三退写出来容易,当时也是出现很多困难,用了两三个月的时间才说通,改变一个人的观念实在太难了,期间也是有好多次想放弃。是因为他心底的良知支撑着我没有放弃。虽然根深蒂固的党文化不好破除,但只要我们有救他的心就够了,师父就会帮我们安排好一切,“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因地制宜,随机应变,充分利用我们身边的一切资源,如电脑、手机,把他们正用,他们也是为法来的。而且新唐人的同修们做了那么多精致的节目,好好利用起来,讲真相会变的容易好多,多谢同修。“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4],听师父的话,再大的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我明白了师父为什么迟迟不说结束,真的还有好多可救的生命在等着,就这样结束了太可惜,有些官员接触不到真相,只能利用各种方式送他们到大法弟子身边听真相,所以我们一定要看透,千万不要错过身边任何一个和我们有缘的人,不管他是什么职位、什么阶层,首先他是要得救的生命。

个人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