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松原市王爱良等三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十九年的迫害中,吉林油田长春采油厂消防大队指导员王爱良,坚持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撤职,下放到边远地区当工人,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去北京上访,被打得面目全非,非法劳教一年,导致两条腿双侧股骨头坏死。法轮功学员曲军三次被非法劳教、并被非法判刑四年。李新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下面是王爱良、曲军、李新三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一、王爱良被迫害致残

王爱良,男,五十九岁,部队军官,一九八六年转业到吉林油田长春采油厂消防大队任指导员。

王爱良在仕途上一帆风顺,但在他的思想深处常常思考一个问题,人到底为什么活着?就为了这眼前利益吗?在气功热的时候,他曾经尝试着练过一些气功,都没有解开他心底的谜团。不久,单位分配来一名炼法轮功的大学生,单位里很多人都跟着学,王爱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也跟着学,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内涵让他茅塞顿开,王爱良在大法中找到了人生目标,他和身边的学员一起,把大法的福音传递给亲朋好友和周边地区的群众。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王爱良和身边的法轮功学员到长春省政府上访,在市委大院静坐,长春市委大院警察非法把王爱良和一些学员劫持到一个体育场,广场被警察围着,强迫王爱良和一些法轮功学员签字后放回。

一九九九年十月末,王爱良去北京上访,在北京旅店被不明真相的老板举报,吉林油田驻京办事处警察将王爱良非法戴上手铐,劫持到油田驻京办事处,第二天就把他强行送到松原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出来后王爱良回到单位上班,长春采油厂派出所警察王俊杰找他谈话,问还炼不炼法轮功,王爱良说:炼。派出所警察就强行把王爱良劫持到油田拘留所,非法关押五天后放回。

回到单位,单位强行严管,二十四小时有人轮流看管,逼迫王爱良放弃信仰,他没有放弃,邪恶的迫害让他看清了邪党的本质,提出退党,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单位领导迫于邪党的压力,利用撤职和降级来威逼王爱良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他没有因为利益而屈服,因此被撤职,降了两级工资,下放到边远地区当工人。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末,王爱良再一次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遭绑架,把他强行劫持到北京密云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密云县看守所警察用电棍电击王爱良的胸口、后背等处,关押在看守所小号。当晚后半夜,吉林油田驻京办事处强行把王爱良劫持到吉林油田公安局政保科非法关押。在油田公安局遭到酷刑迫害,将他两只胳膊一前一后用绳子绑上,背刑。科长郭文波用笤帚狠狠的毒打王爱良的头、脸,打坏了三只笤帚,王爱良被打得面目全非,头、脸肿的都认不出来是谁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第二天,把王爱良劫持到松原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看守所警察看到他已经被打的不成样子,拒收。油田公安局警察想尽邪恶手段强行将王爱良非法关押在松原市看守所。看守所的板铺挤满了人,东北的冬天非常寒冷,王爱良每天只能睡在水泥地上,只有一个很薄的被子,连铺带盖。

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睡了三个月,王爱良的腰直不起来,两条腿走路困难,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吉林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在劳教所,每天都有警察和邪悟人员强制洗脑,转化,威逼王爱良放弃信仰,强迫他写“不炼功”保证书。王爱良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精神紧张压抑,使本来就疼痛的腰部神经受损,导致两条腿双侧股骨头坏死,迫害致残。

劳教所敲诈王爱良家人钱财以后,二零零一年十月,王爱良才回到家。此时的家,已经支离破碎,在王爱良被非法关押期间,他单位领导多次给王爱良在河北老家的亲人骚扰,恐吓,王爱良的父亲因为担心和牵挂儿子,惊恐郁闷而死,死前也没见上儿子一面。他的岳父在这期间也因为牵挂女婿病重去世,妻子一人在家承担着失去亲人的痛苦,还要上班,照顾女儿,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给千万个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带来的灾难是巨大的。

二、曲军三次被非法劳教、并被非法判刑四年

曲军,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大法中曲军明白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有了人生目标,非常快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疯狂迫害法轮功。曲军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九日只身一人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因为当时为了防止学员去北京上访,公交车停止运行,曲军重新立徒步走到二零三公路,上客车到火车站去北京。在北京警察查身份证,曲军被绑架到松原驻北京办事处,红光派出所警察张侦、李光明到北京把曲军劫持回前郭县拘留所,途中遭到暴打,在拘留所,曲军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狱警指使犯人脱掉曲军衣服,往身上浇六盆凉水,冬天里那真是彻骨的寒冷,十几天后放回。

酷刑演示:泼冷水
酷刑演示:泼冷水

二零零一年一月,曲军和学员去北京上访,在锦州火车站被刑警劫持到锦州拘留所非法关押三天,后红光派出所警察又把他劫持回前郭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后来曲军被非法劳教一年,他被劫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在劳教所强制转化,每天强迫曲军坐板,从早上五点坐到晚上点,强制在车间干苦役,扛沙袋子,种菜。二零零一年七月,劳教所把法轮功学员强行集中到一起,强制暴力转化,狱警拿着电棍在学员身边强迫学员背污蔑大法的话,不背就用电棍电学员,当时曲军承受不住写了所谓转化书,后来意识到不对就写了声明,劳教所又非法加期三个月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罚坐
中共酷刑示意图:罚坐

二零零二年“三零五”长春学员插播法轮功真相,前郭县灌区派出所警察郭崇为带着警察非法闯进曲军家,抢走大法书和真相资料,把刚刚回家不久的曲军绑架到红光派出所,之后又劫持到前郭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四十五天,后来曲军又被非法劳教三年,他被劫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继续迫害。在劳教所,曲军遭到暴力转化,狱警指使犯人强制把曲军绑在一个死人床上(劳教所迫害人的一种刑具),用皮带抽打,用胶皮管戳两肋,腋窝,打头,脱下曲军裤子再一次用皮带抽,疼痛难忍,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打了近一个小时,曲军恐惧到了极点。每天强制坐板床,经常听到学员被暴力转化时酷刑折磨的喊叫声,电棍电的噼啪声,长时间处于极度恐惧中,精神承受着极大的压力。狱警强制曲军下水田干苦役,光着脚在冰冷的水田超强度劳动,非法强制劳动一年多,曲军身上长满了疥疮,因为疼痒难忍,曲军的牙都被他自己咬的变形,支出唇外。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二零零三年曲军又遭到暴力转化,所长孟祥林和管理科长郑海令把曲军清醒关押在小号,恐吓、威逼。二零零三年劳教所成立“教育队”(洗脑班)。曲军在洗脑班喊“法轮大法好”,狱警用手铐将曲军铐在床上,之后又关进小号迫害,他绝食抗议迫害,七天后,把曲军劫持到劳教所楼上强制洗脑,播放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像,混淆曲军思想,让他理智不清。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曲军结束劳教所迫害回家。回家后,曲军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疥疮一直没好,二零零六年曲军全身浮肿,他开始学法炼功,大法在曲军身上再一次展现了神奇,他的身体得以恢复。

二零零八年,奥运火炬在松原传递,在当时任市长的蓝军(现在已经遭报在监狱),叫嚣和指使下,松原市开始大面积绑架法轮功学员,新立派出所警察朴玉丰带着几个警察到曲军家,协警在曲军家的院子里偷偷放几本《九评》,在屋子里偷偷放几本真相《小册子》,诬陷曲军,把他强行绑架到前郭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后曲军又被非法劳教二年,他被劫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曲军在劳教所“教育队”洗脑班遭到强制洗脑,强制坐木板,从早上五点坐到晚上九点,强迫在砖厂干苦役,关小号迫害。非法关押迫害两年后回家。

二零一二年,前郭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组织)在当地长龙敬老院办洗脑班,白依拉嘎乡派出所警察把曲军劫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五天后放回家。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曲军在安新唐人电视时,被前郭县镇郊派出所警察绑架,前郭国保大队警察把曲军劫持到前郭县拘留所,非法抽血体检之后,劫持到看守所,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非法开庭,敲诈家人五千元钱后,被诬判四年,曲军被送到吉林二监继续迫害。在监狱强迫坐板四个月,每天有“帮教”轮番威逼灌输污蔑师父的邪恶毒素,逼迫曲军学所谓的“传统文化”,混淆曲军的思维,让他理智不清,在不知不觉中离开大法,离开师父。这是更邪恶的洗脑,深层次的精神残害。长时间的洗脑迫害,曲军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曲军结束冤狱迫害回到家中。曲军经历了十年冤狱的残酷迫害,这种身体和精神上的摧残,给曲军和他的家人带来了无法想象的痛苦。曲军的迫害经历证明了,邪党一天不解体,中国人就没有一天安宁的日子过。

三、李新在松原市国保大队和九台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李新从小就向往修佛、修道,一直寻找真法大道,曾经学过一些法门,但都没有找到真正的修炼大法。一九九八年秋天,他的亲戚告诉他法轮大法非常好,是修佛修道的真法,并送给他一本《转法轮》,李新看了《转法轮》以后明白了,这是一本天书,他感到他找到了真正能返本归真的大法。从此,他走进了大法修炼中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邪恶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七月二十一日,为给大法讨回公道,李新和身边的法轮功学员去长春省政府上访静坐。晚上,警察拿着木棒强行驱散。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十日上午十点多,李新从外面回家,被在他家蹲坑的前郭县公安局警察绑架,把他劫持到前郭县公安局四楼会议室,当时站了一圈警察对他进行恐吓。之后他又被劫持到一个没人的办公室,松原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副科长、大队长三人一起,将李新双手后背用手铐铐在一把椅子上,一个拽着头往后背,另两个一边一个拿起带着尖的茶杯盖,掀起李新衣服用茶杯盖使劲搓肋骨,疼痛难忍,一会的功夫,两边的肋软骨几乎全部骨折。

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晚上八点多,李新被劫持到前郭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他又被劫持到松原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当时有一个专门针对法轮功的部门叫“东北特别行动处”的处长非法提审,李新什么也不说,遭到便衣警察的暴打,已经骨折的肋骨雪上加霜,再一次破裂,痛苦不堪。

非法提审三、四次,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李新被非法劳教两年,他被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李新在九台劳教所遭到暴力转化,恶警开始了对李新惨无人道的洗脑与迫害。在狱警的指使下,几个犯人把李新绑在“死人床”上,(劳教所专门迫害人用的一种刑具)两只胳膊伸直了用手铐铐在床上面,两只腿伸直了用铁丝捆起来,几个犯人用木棒、胶皮管、凶狠的用力打李新前胸,然后用脚踹前胸,用脚后跟使劲刨前胸,李新几次昏厥过去,前胸骨几乎全部骨折,已经有些好转的肋骨又一次遭到重创骨折,李新已经不记得打了多长时间,等他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了,他全身疼痛难忍,坐起来都费劲,喘气都很困难。下床时,两只手不敢支撑床边,胸部疼痛难忍。

中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床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床上

酷刑迫害,没有让李新屈服,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信念没有动摇!狱警又变换一种迫害形式,在李新身体还没有恢复的情况下,逼迫他在冰冷的冬天,用大镐刨冻裂的自来水管道,开春的时候,在冰凉的稻田地里插秧,企图瓦解李新坚信大法的意志,他们没有达到邪恶的目的,就逼迫李新到劳动车间干苦役,在车间焊接铁丝,没有口罩,没有任何防尘措施。

李新的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就是这样他也没有转化,劳教所非法加期六个月迫害,二零零四年六月李新才回到家中。这时的家已经不存在了,孩子在奶奶家,妻子(同修)丛桂贤被劫持在长春黑嘴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身体已经被迫害的乳腺癌晚期,二零零五年五月,监狱迫于压力给丛桂贤办理保外就医回到家中,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含冤去世。残酷迫害致使李新家破人亡,他的身体很久没有恢复,前胸肋骨经常疼痛。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