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族人修大法 一心跟着师父走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的老弟子,在师父的呵护下,风风雨雨走过二十年了。

当年得到大法时,心情是那样的激动,感到那样的幸福!

不受干扰 坚修大法

九七年的一天,一个朋友对我丈夫说:学法轮功吧,法轮功非常好。他们从《转法轮》中提到的“三叶虫”谈起,我在旁边听,也没听懂他俩在说什么,可是“法轮功”几个字已印入我的心灵深处。

当时我每天跑步、跳健美操锻炼身体。有一天我看见公园里有打坐的人,一问,才知道他们炼的就是法轮功。就这样,我走進了法轮功的修炼。

看起来容易,其实干扰也是很大的。因为我是回族,信仰伊斯兰教,无论家庭、社会、信仰,回族人对修炼法轮功都有干扰和看法。有的朋友直接问我:“你是信仰伊斯兰教的,怎么炼起法轮功来了呢?”也有看见我的回族人马上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还有人见到我马上把头扭过去,不和我打招呼。一个和我要好的朋友一天看见我手上拿了一大捆塑料纸,问我:“你在干什么呢?”我说把塑料纸拿回去给(法轮功)炼功点上的学员打坐用,她很不高兴的说:“看你漂漂亮亮的,怎么和一群老头、老太太在一起打坐炼功,太笑人了吧!”

认识我的人说长论短的太多了,我不理会他们。那时我想:难道人活着就是吃喝玩乐吗?对社会上的一些事我是看不惯的,不能随波逐流啊!我一经决定修炼法轮功,对师父、对大法就没有怀疑过。每天早晨到炼功点炼功,白天去洪法,晚上到炼功点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时间抓得很紧,提高很快。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那就是返本归真。

紧接着我的身体也在发生着变化,五月得法,七月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就像师父讲的:“象得了重感冒一样”[1],全身疼痛,连骨头都痛,扁桃腺化脓,发高烧。酷暑七月,冷的直抖,盖两床被子,脖子上长泡疼的要命,晚上根本不能睡,吃不下饭,全身无力。

家人看到我这种情况,都很着急,丈夫说:“到医院去打针。”妈妈说:“赶快去医院吧,脖子上长疱疹,长多了是要死人的!”我说没事,是我们师父在给我消业,给我调整身体。他们很不理解。无论他们怎么说,我就是不去医院,我说我和医院没缘和药没缘。他们拿我没办法,再也不喊我去医院了。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半个多月身体恢复正常。家人看见也无话可说了。

我就是信师信法不受任何外来干扰,修大法的心坚如磐石。至今二十年没有吃过一颗药,身体非常好。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高压之下只跟师父走

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法轮功修炼者進行残酷的迫害,不准学员学法炼功。中共利用军、警对大法弟子抓、打、关、判刑、劳教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取暴利,感觉天都快要塌下来了!

这是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不准人炼,不让人做好人,这究竟是为什么?不得其解。这时有很多人都在想,都在观望,这功究竟还炼不炼?当时我对功友说:“我们师父教我们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一定要炼,永远跟着师父走!”

就这样不管邪恶怎样疯狂迫害,我每天出去发大法真相资料,挂真相条幅,贴真相粘贴,到各小区,進每栋楼,从上到下,把资料送到每家每户的家门口,有时楼上没灯,就摸黑上下楼。一边走一边请师父给弟子加持正念:我发真相资料是为了救度众生 ,邪恶烂鬼是看不见我的。有了正念也就不怕了,发完一栋又一栋。

有一次上楼发资料,刚放下去,门就开了,门里人说:干什么的?我说给你们送福音来了,那人便把资料拿進去了。我衷心希望他们看了资料能得救。

每次出去发资料讲真相我都会请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我想师父就在身边看护着我。

一次我和女儿还有一个同修到一所中学去发放真相资料。发完后我们刚走出校门,警车就来了,车里坐了很多警察,我们有惊无险。

是谁毁掉了我的家

师父告诉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2]

修炼人的每一关每一难都是对自己的考验。由于自己只忙着做事,学法没入心,心性没提高上来,二零零一年十月份我被我地公安局和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了十五天。我刚回到家一天,十月十六日,再次被恶警绑架,这次被非法关了一个月。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公安警察又来了,这次还非法抄了我的家。

我几次被绑架和非法抄家,家人被牵连,丈夫受不了单位领导对他的施压,逼我离婚,问我:“你是要法轮功还是要这个家?”我说我既要家也要法轮功。他说不行,只能选择一样。我对他说:“别人说什么我不管,我在家怎么做的,你为什么不明白呢?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怎么说他也不听,实在没办法,我们离婚了。

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找到自己很多执着心:干事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妒嫉心、特别是那种不让人说的心、一说就炸的争斗心,等等。这么多不好的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强加以迫害。

当然,这不是我俩离婚的根本原因,我的家是被江泽民邪恶集团毁掉的。

迫害残酷不动摇

离婚半个多月后,我被第三次绑架。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晚七点过,忽然听到有人敲我家门,我问是谁啊?外面的人说:“你家下水道堵了。”当时我并没有用水,他怎么知道我家下水道堵了呢?我没开门。结果他们就开始砸门。最后他们搭人梯从窗户跳進来,有本地“六一零”人员、国保警察、政法委人员等几十个,我的门也被砸得稀烂。这伙人闯進屋就翻箱倒柜,把所有的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全部抢走。

当时我的侄女在我家玩,恶警穷凶极恶的恐吓她,叫她录假口供,作为绑架我的“证据”。

我被警察绑架到看守所。我那九十五岁的老母亲知道了,天天哭,眼睛哭瞎了,病倒在床上。我女儿放假回家找不到妈妈,得知妈妈被公安绑架迫害,爸爸和妈妈离婚了,她怎能受得了,瘦的不像人样。家人都遭到如此的伤害,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就这样被迫害的四分五裂。

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关在四川楠木寺劳教所遭受迫害。楠木寺真是人间地狱,对修炼法轮功的学员迫害极其残酷:不准睡觉、不准洗漱、不准上厕所——尿急了就只能尿在裤子里、逼迫坐军姿等等。狱警张晓芳指使吸毒犯把学员的棉衣脱下来擦地,然后丢掉,大冷天的,法轮功学员冻的发抖;张晓芳指使吸毒犯对法轮功学员随意打骂,每天逼大法学员看诽谤大法师父、诽谤大法的电视,逼学员骂师父骂大法。

有一天张晓芳逼我骂,我说从小我妈妈教我不打人不骂人,不做坏事,做好人。张晓芳听了气急败坏的叫帮教组长把我弄到操场挨冻,并疯狂的谩骂。正是冬天,不准我睡觉,一直冻到天亮。我经常遭到毫无原由的打骂欺凌。有一天我被张晓芳叫到办公室,她把门窗都关起来,对我一顿暴打,我被打的眼冒金星。我说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没错。结果是每天遭到被教唆的吸毒犯们更加变本加厉的打骂。

帮教每天给我洗脑,说的都是谤师谤法的污言秽语,还逼我说师父的坏话。我告诉她们:“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她们听了无话可说。我心里想谁也动不了我信师信法的心!真是“一正压百邪”[1]。

那两年的时间是在地狱中度过的。更让我痛苦的是没有机会学法,就象鱼儿离开了水,每晚躺在床上哭。那时我体会到了什么是度日如年。我幸有一念:“师父,我坚信您,没有二选,就是坚信您和大法!”

这强大的正念支撑我走过来,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救人是弟子的责任和义务

现在我每天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我面对面给世人讲真相,讲真相不挑选人。我到车站、菜市、超市、店铺、公园等地方去,凡是有人的地方我都去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邪党党、团、队组织)。听我讲真相的人中有军人、警察、政府官员和社会各界人士,只要到我身边来的人,一个也不落。亲朋好友、同学聚会、旅游,遇到的有缘人我都讲。

我告诉听真相的有缘人:江泽民流氓集团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怎样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怎样制造“天安门自焚”骗局的;讲现在中共官场的贪腐,讲周永康、薄熙来、“610”头目李东生等等贪官都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个个也都遭到天惩!人们都很吃惊:“太吓人了吧,共产党真是太坏了!”

我告诉那些加入过中共党团队的亲友和同学,赶快退出来,退出来保个平安吧!看看现在天灾人祸多么多!他们都同意退了。我送他们大法护身符或一本真相资料,叫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叮嘱他们回家一定也要告诉家里人,全家平安才是真平安啊!他们高兴的答应着离开了。

当然也有不听真相的。一次我给一个女子讲真相,她说:哎呀,想不到你也是搞这个的!我说:法轮功是佛法修炼,什么年龄的人都有。我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正因为炼法轮功才显得年轻。给你讲真相是为了你好。她不听,我就发一念,让下一位同修救她。

师父保护了我

二零一七年七月的一天上午,我走在路上,心里想着:我坚信师父和大法,坚信我们的正念威力无比,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师父叫弟子做的宇宙中最正的事,旧势力是不敢迫害的。我就是要正念很足的去讲真相。

有段路正好在修地铁,有些路段是用铁板封盖的。我正在路上走着,忽然听到一声巨响,突然一块一米多长的铁板从我眼前“嗖”的飞过,离我只有几步之遥。前后的路人和工人有的都吓傻了一样,过了一会才议论开了,有的说:“太吓人了!你今天运气太好了……”“太巧了,你如果走得快一点点,这铁板就砸到你了,那后果无法想象啊!说不定脑袋……”我却非常冷静,说:“我有师父保护,有神保佑,不会出事的。”后来想想,还真是后怕!铁板那么重,怎么会飞出来一块呢?我知道是来取命的,是师父保护了我,给我化解了一大难。

师父说:“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1]师父还说:“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

我真修大法,旧势力动不了我!慈悲伟大的师父帮我承受了业债,我心里真难受,我用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二十年的修炼历程,让我越来越清楚人生目标和肩负的历史使命,体悟到师父为弟子付出的太多太多。

在修炼中还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好在有大法的指导,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会做好,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无论还有多远的修炼路,我都会更加努力、更加精進,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完成好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