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首都近万人法会 师尊莅临讲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明慧记者李静菲美国华盛顿特区报道)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在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市中心的Capital One Arena室内体育场隆重召开。来自世界各地五十六个国家和地区的近万名法轮功学员怀着感恩的心情相聚于此,分享修炼路上如何修好自己、救度众生的心得体会。师尊莅临法会讲法并回答问题一小时四十五分钟。

图1: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亲临美国首都法会讲法答疑。
图1: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亲临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并回答问题。

图2~3:法会现场
图2~3:法会现场

图4~7:多名大法弟子在法会上交流修炼心得体会
图4~7:多名大法弟子在法会上交流修炼心得体会

下午两点左右,李洪志师尊亲临会场,场内掌声雷动,经久不息。师尊为大法弟子讲法答疑约一小时四十五分钟。讲法结束时,全体大法弟子再次起立,以热烈的掌声感谢师尊。

法会会场一片祥和,讲台以盛开的鲜花装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呈现在会场中间和四周的电子屏幕上。讲台两侧的条幅上写有:“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1]、“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2]。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的佛家修炼功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而修炼。到目前为止,法轮功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各族裔民众的喜爱。

今年的法会是一次盛会,来自美国纽约、波士顿、亚特兰大、佛罗里达、蒙塔纳州、华盛顿特区以及加拿大,阿根廷,台湾,香港的十六位中、西方法轮功学员分享了他们在各自的修炼路上学法实修、救度众生的心路历程,并彼此鼓励,比学比修,珍惜过去走过的修炼和反迫害的路,找回“修炼如初”的状态,相互配合,共同精進。现场提供十几种语言的同声翻译,大家静心聆听每一位发言者的交流。

图8~12:多名大法弟子在法会上交流修炼心得体会
图8~12:多名大法弟子在法会上交流修炼心得体会

“真善忍正是我一直在找寻的”

今年二十八岁的保罗·格瑞尼(Paul Greaney)四年前开始修炼大法。

他说:“一天我漫无目地的走过旧金山的中国城,一位二十岁出头的华裔女士微笑着给了我两份传单:一份介绍法轮大法;另一份是关于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当我看到传单里金色的 ‘真善忍’三个字和法轮功功法后,我知道这正是我一直在找寻的”。

保罗回家后就开始跟着网上师父的教学录像学起了法轮功,并迫不及待开始阅读《转法轮》。“那时候我不能说我理解了师父书中所讲的,但是我相信他说的每一个字。我知道书的作者没有任何不可告人的动机和恶意,我知道他所说的都是真实的,而且可以做到。那种下意识的兴奋感真是如梦幻一般。”

修炼后,他抛弃了所有的坏习惯,师父开始给他净化身体。“我觉得象一个全新的人,我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恩,兴奋地加入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行列中来了。”

在学法中,他意识到救人的严肃性和真实性。“在这之前,我认为‘救众生’是要把三件事做好的一种比方,有点象我们修炼过程中做各种事的总结。学法中我深深地认识到人们的真正生命都已生死攸关,如果我们悟不到这一点,不跟人们讲清楚所有将要发生的事情的严肃性,那么人们的真正生命就可能会永远消失。”

世界五百强公司职员:大法给了我新生

来自美国纽约的马洛尼(Benjamin Maloney)在青少年时就吸毒和酗酒,无法摆脱酒瘾和毒瘾的困扰。二零零八年,他因为醉酒驾驶第二次被逮捕后的几个月,他的一位表亲向他介绍了法轮大法。他开始炼功并阅读《转法轮》。

马洛尼说:“当我开始尝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生活的时候,我的整个人生发生了变化我再也没有吸过毒或是喝过酒,我的GPA成绩翻了一倍,从一所在美国享有盛名的文理学院,以全年级顶尖的成绩毕业。刚一毕业,我就在一个世界五百强公司找到了一个大家都向往的职位。“

马洛尼对大法心存感恩。“大法给了我新生,把我从一个跌跌撞撞、醉醺醺的少年,变成了一个让社会、父母和我自己能为之骄傲的、有用的成年人。”

马洛尼说,在修炼和救度众生中,他意识到必须有开阔的思维“但是什么叫开阔的思维呢?我认为那就是放弃自我?就是那种能从别人的角度来看待事物的能力,能看到更大格局的那种谦卑,能更好的圆容自己所不理解的其他人的主意和概念的那种开放的心态。这种出发点来自真、善、忍,而不是人的逻辑。这是神看事情的方式,这是一个更大慈悲心的展现。”

他说:“当我看到同修中好象有什么问题的时候,我会问为什么让我看到呢?以前,我会感到很恼火、抱怨、看不起他们。可是那样又能救了谁呢?那样又怎么能帮助项目往前发展呢?这是圆容吗?这是配合吗?很多论断是基于所谓的自我,或者是因为我对同修的信任不够,要不就是没有努力去理解他们言语背后的意思。”

他说:“当我能够做到圆容与配合的时候,我觉得这就很像神韵交响乐团东西方的曲调可以很好的融合在一起。作为一体,我们可以做出最好的东西,比各自分开要好得多。当我真正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对 '形成一个整体' 这句话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

从消极抱怨到主动承担救人项目

来自美国波士顿的陆笛二零零五年开始修炼大法,以前她把当地证实法项目的停滞不前归咎于协调人,觉的是协调人把整个地区的修炼人和众生给耽误了,从而产生了消极情绪。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后,她悟到,修炼是为自己负责,自己要救的生命就得自己来承担责任,不能以协调人没安排大家作为理由推卸自己的责任。她决定主动承担项目。

在这之后的两年时间里,她开展了数个针对主流社会、州政府讲真相的项目,同时在本地同修的配合下开辟了哈佛广场讲真相点,从此哈佛校门口成了一个一年四季长期的真相景点。二零一七年七二零,她组织了在哈佛广场的反迫害集会,这次活动中接触到的电视台编导、公司高管、哈佛学生学者、大陆民众和各国游客了解了真相。

这次活动让她感受到救度当地众生的紧迫性。她又开始尝试联系哈佛广场的独立影院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影片。在面对压力、怕心、各种干扰的情况下,她不断用正念归正自己,在电影开演前见证了大法展现的神迹,在可容纳一百多人的剧场坐了八、九十的观众,其中有医生、学术精英、人权机构组织成员、电影制作人、高校学生、还有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

“我们把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坚持到了最后一刻,这就是成功的关键。”她说,“让我最高兴的,不是救人积了多少威德,而是我通过自己的这个实践过程,证实了师父法的伟大,期间从不确定,惶恐,孤独到坚定,坦荡,无畏地去面对,这个过程是自己真真切切的感受。法的伟大是真实的,只要你有足够的勇气去相信他,实践他。而这个实践和升华的过程,就是一个修炼者真正属于自己的财富“。

兑现承诺,在做媒体中升华与救度众生

来自香港的梁燕一九九七年得法,至今已经修炼了二十多年,做媒体记者十年了。

梁燕说,香港的天气很热,顶着烈日,汗流浃背,可身体上的苦只是一方面,到了活动现场,有人用手遮挡她的相机,不准她拍照,市民或受访者拒绝采访,有时受到其他媒体的排挤和孤立,就是因为她是大法弟子办的媒体记者。

这对性格保守,不擅交际、胆子又小的梁燕来说,真是难上加难。面对这些情况,有时会觉得很苦很累沮丧,甚至想过放弃到第一线采访。

她静心学法时悟到,能走进媒体,是自己当初和师尊许下的承诺!因此,不能放弃!眼下面对的一切,都是因为众生在不明真相情况下的表现,都是旧势力、邪恶在干扰、阻挡。作为修炼人,不是应该提高心性吗?怎么能跟常人去计较呢?他们是应去救度的对象呀!他们在无明中的表现,不正是因为未能得救表现出来的现象吗?

她沉住气,顶着压力,放下自我,又一次次背上采访的背囊,走出去采访。

梁燕不断提升专业水平,而且在点点滴滴中和民众拉近距离她说:“我愿意付出我的时间,和他们沟通随着正法的进程,邪恶越来越难维持它的迫害,在做媒体中,我和民众的信任也一步步的建立,有机会跟他们讲真相。让他们看到修炼人的真诚、坦荡、直率、修炼真、善、忍体现出来的精神面貌。抱着这样纯净的心,让人们改变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态度。”

放弃安逸生活,参与媒体救人

洛曼·巴尔马科夫(Roman Balmakov)分享了他在英文大纪元工作中的心得体会。

洛曼六年前加入英文大纪元发送报纸,每天从早上三点半开始,骑着自行车,背着六十磅的报纸,在纽约市内穿梭,覆盖曼哈顿方圆十英里的范围,不管是下雨还是晴天,一周五天,只有两个全职人员,每天要在曼哈顿发送五千份报纸。

洛曼说:“一个冬日,天下着冻雨,我早上四点把报纸送到报箱,浑身又湿又累,手也被金属报箱锐利的边划破了,但我并不觉得苦,我知道这是在救度众生,这种想法让我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精神状态。”

他还分享了自己亲身体验的一个神奇经历。“有一次我正在城里送报纸的时候,感觉状态很好,突然间,我的意识膨胀得很大,我能一边环绕地球行走,一边送报纸,同时感觉自己升上天空,从四十英里外的高空俯视地上的自己。整整半个小时,我都处于这个神奇的状态中,我能在纽约市内行走,同时又能在高空俯瞰人世间。我能看到德与业的关系,善恶有报的因果,以及我走在城市里,发送金光闪闪救人的报纸是多么正。”

他说,描述这个状态很不容易,但能拥有这个经历,是因为自己学法很扎实,并用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哪怕是最细微的想法。

敞开心扉,兑现誓愿

凯瑟琳·考贝思(Katherine Combes)来自美国地广人稀的蒙塔纳州。她是当地唯一的一名大法弟子。

凯瑟琳分享了长期坚持给国会议员办公室及州议员寄送真相资料、发邮件,让他们即时了解有关法轮大法的最新进展,并邀请他们参加大法活动的一些经历。她给蒙塔纳州的各个报纸编辑写信投稿,她的稿件被发表在一些大报上,通过这种方式让人们了解大法真相。她经常在当地的健康展和社区活动上洪法,有一次她一个人从早到晚一连五天洪法、教功。这些年来,她坚持每周在炼功点上教功,让人们获得了解法轮大法的机缘。

凯瑟琳说:“以前,当人们还不了解我们的时候,他们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然而这么多年过来了,情况改变了,人们知道了法轮功是个好功法,从而变成支持者这就是我一直坚持在社区洪法的回报。”

她说:“我不像一些同修那样有开天目的经历,但在我心灵的深处我知道,我曾经跟师父有个誓约:要在正法时期做个精進的弟子这就是我该牢记并为之坚持精進的。没有法我什么都不是。师父,感谢您一直在我身边!”

制作卡通节目,证实法,勇于承担实现第一

来自台湾的林孟颖从头起步学做卡通片,因为卡通是七至十二岁的孩子们最喜欢看的,也是他们能接受的一种讲真相的方式。

林孟颖说:“我非常外行,快五十岁才第一次听到世界最著名的动画公司‘皮克斯' 的名字,为了弥补专业的空白,我会熬夜大量看卡通,阅读各国历史、产业趋势、参加讲座并和常人动画公司做朋友,了解这行业的生态环境。”“因为想把补习班动画师的话听懂并且背下来,所以上课时我会录影,每次三个小时的课程,回家后会用四小时来复习影片和做笔记。因为时常发现自己和常人的专业差距很大,不知如何迎头赶上,所以在课堂上常常难过的偷偷擦眼泪。虽然每上一次课就被打败一次,但是幸好都有‘法'让自己越来越坚不可摧,每次被打趴后,还是都能够站起来。”

她制作的动画片目前已在全球荣获五十六个国际奖项,入围了五大洲四十个国家影展,包括香港,得到了来自各国评委的好评。许多国家的评审对影片发表感言,他们不认为这只是一个儿童节目,而是可以影响国家、民族,甚至改变世界的影片。美国有个影展创始人对于参赛那年没给这部动画片奖项耿耿于怀,在隔年特别邀请他们去好莱坞,接受影展颁发的最高荣誉奖,那位影展创始人说:“这个奖要颁给可以改变世界的人。”

林孟颖说:“或许有同修不敢这样想,认为做主角遥不可及,对自己没信心其实我们的信心从法来我们并不孤独,我们并不是孤军奋战,相反的,我们是拥有宇宙最大后盾的幸运儿,因为师父和佛、道、神都在眷顾着我们,当然前提是我们必须实修,不然我们真的做不到。离开了法,就真的做不到。 ”

坚持背法,正信弥坚

来自亚特兰大的刘跃龙一九九零年来美国留学,攻读学位,进入大公司上班,按部就班的实现了自己的美国梦。

二零一一年六月全家回大陆探亲,二姐因发送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判刑三年,刚从中共黑狱出来,他看到她房间的一本《转法轮》,手不释卷,一口气看完,多年来沉积在心里的人生疑惑一一得到了解答,他一下子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和生命的意义,那是一种久违的、内心深处无以言表的欣喜,是一种迷茫中重获新生的感恩和喜悦。

他用了一年半时间把《转法轮》背下来,他说,这个过程为自己今后坚持实修、做三件事,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我体会到,坚持背法的过程,就是自己逐渐放下各种人心和执着心的过程,同时也是不断提升对法的理解的过程,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这种提高和升华往往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在经过一段时间后,能明显感受到自己在思想和物质身体方面的相应变化,而这一切变化又进一步加强了自己对大法的坚定信念。”

信师信法,闯过生死关

来自加拿大的陈慧霞交流了二零一六年下半年正念闯过生死关的经历。

陈慧霞说:“突然身体开始消瘦,体重在几天之内下降了几十磅,只剩皮包骨剧烈的疼痛也从胃部转移到阑尾部,当时我的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气若游丝。 ”

她每天坚持大量的学法、炼功、向内找。从修炼开始点点滴滴,能找到的执着都找出来了。她看到自己没有了修炼之初的那种纯净与精進,平时没有严格要求自己,遇到事情就事论事却没有找自己,有时表面上做到了,心里却没有放下,她看到自己陷在做事上,把做事当成了修炼,甚至衍生了急躁的情绪和证实自己的心;她看到自己生出了安逸之心,追求常人中的舒服和享受、不愿听不好听的;她看到了自己的怨恨心无处不在???

过关历时半年,期间疼痛在身体不同的部位转移,表面上没有很大的起色,因此心中着急。最大的痛苦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因为什么执着被旧势力抓住把柄来迫害,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闯过来。在极度痛苦时,心中偶尔飘过干脆放弃这个肉身的念头,但很快就会升起正念,坚定走师父安排的路。

陈慧霞说:“后来,我干脆什么都不想了,不再纠结自己的执着,认定自己是个真正的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去执着、提高心性,走过了可歌可泣的二十年的修炼道路,旧势力根本不配来考验我,因为就算有执着,也会在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上去掉它们。”

就这样,她的身体开始恢复,体重开始增加,从七十几磅回到一百一十多磅,也长出新的头发、手脚脱了层皮又长出新皮。 陈慧霞说:“在这个脱胎换骨的过程中,我心中充满了感恩与惭愧,不知道师父耗费了多少的心血,只希望自己能从此精進不止,不再让师父操心。”

在协调工作中放下自我

来自台湾的陈映婷,常人工作是专案项目管理,非常讲究工作流程、方法和效率,有时会想,为什么自己在常人中看似有能力,在项目中却被安排了技术难度相对低的打字工作呢?是否造成人力的浪费?

她在学法中悟到,在整体配合中应该要默默的补足,而不是边做边说自己这样或那样的认识才是更好的,甚至带着狡猾的心态显示自己。“一年一年过去,渐渐的,我感受到修炼的路都不会白走的,过去走过的每一步路,都是让自己更加成熟、思虑更加清晰的基础,从小范围的协调到更大整体的配合。 ”

陈映婷说:“我悟到,协调工作不是自己闷着头猛干,也不是用表面人的能力就能把事做好,协调人应该像一条绳子,要把这些如珍珠般珍贵的同修们串起来,安排好时间,安排好顺畅的工作流程、维护好同修们建立威德的环境,这样我们就能更好的形成一个整体。”

兑现救度众生的誓约

来自台湾的杨琇雅得法后,认识到自己承担着救人的使命,就开始在网络上或打电话给大陆人讲真相劝三退,后来又走到景点、桃园机场,面对面跟中国大陆的游客讲真相。

她说:“多年来,在救人的第一线上,能突破一切干扰与关难,其实都是来自于平时学好法,平日大量学法及背法,也起到很大的作用。不管在过心性关或者遇到再大的魔难,我都坚持到景点讲真相。”

“师父一直提醒我们要做到修炼如初,我悟到那就象石头在水里得持续滚动,不滚动就会长出青苔,一旦长了青苔,要再清除就很不容易。讲真相、劝三退救人是我的使命,在坚定正念与师父的呵护下,才能突破重重困难直到现在。”

法会于傍晚六点结束,参加法会的来自不同国家的法轮功学员说,这是人间难得的一片净土,听同修的交流受益匪浅,法会也是勇猛精進的契机,回去后要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容法 〉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理智醒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