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永珍在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遭上绳抻铐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辽源市法轮功学员吕永珍女士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中共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判刑九年,在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遭到上绳抻铐等酷刑折磨。

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

吕永珍,六十三岁,吉林省辽源市一位勤劳善良的普通妇女,修炼法轮功前由于家庭矛盾总觉着活得不开心很苦。

一九九九年吕永珍通过婆婆的保姆介绍,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当她拿起《转法轮》时,不识几个字的吕永珍只觉得这本书怎么这么好,自己有师父了,高兴的浑身是劲,一天只睡几个小时的觉都不觉得困。

当她看到师父讲的不失不得的法理时,一下放下了利益之心,不但身体健康了,也能理解别人,觉得自己活的快乐了。

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流氓迫害开始,疯狂的造谣污蔑法轮大法,家里人害怕每天看着她不让她出门。

吕永珍想,这么好的大法怎么能被污蔑呢?政府这不是在造谣吗?自己得走出去把真相告诉给世人。

于是,二零零零年六月她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金水桥高喊“法轮大法好!”被警察绑架后送到前门派出所,因不报姓名而被警察毒打,后来又被劫持到前门看守所非法关押。

两个月以后吕永珍被辽源市西宁派出所接回,送到辽源市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之后被非法劳教三年,直接被送往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因身体检查不合格拒收。

但是当地公安局并没放吕永珍回家,而是又将吕永珍劫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进行所谓的洗脑迫害。因吕永珍不配合所谓的转化,几天之后放回。但是她的丈夫却因此承受不了这巨大的精神压力跟她离了婚。

二零零一年新年的一天,吕永珍给柳河县一个从劳教所回来的学员送师父的经文,结果,这个人已经在迫害和压力下邪悟,当场给当地派出所打了电话,在回家的路上吕永珍被柳河县柳南乡派出所三个警察绑架,抢走了师父的经文、大法真相条幅和真相资料,警察又将吕永珍劫持到柳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在看守所吕绝食反迫害,在绝食的第九天,看守所警察和狱医领着几个在押人员开始给吕野蛮灌食,几个犯人强行的将吕永珍按住,狱医拿着粗号的塑料管子插进吕的鼻子里,将玉米面掺大量的食盐灌进吕永珍的胃里,直到灌不进为止,吕永珍因野蛮灌食呕吐,吐出的东西全都是带血的。

又一天看守所突然来了几个满脸凶气的警察威逼恐吓吕永珍,面对他们的流氓行为,吕永珍一律不配合。

一个月之后,吕永珍被迫害得心率加快,随时有生命危险,在这种情况下警察不但不通知家人接回,看守所反而怕担责任又将吕永珍转回辽源市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在送吕永珍回辽源的路上,他们怕吕永珍的身体出现危险才用专车。

被非法劳教三年

一个月后,辽源市公安局不顾吕永珍虚弱的身体,又将吕永珍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是全国迫害法轮功学员最邪恶的地方,为了达到让法轮功学员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警察们利用各种酷刑折磨学员,每天早上恶警队长拿着电棍领着劳教所的警察,对所有的监舍所谓的巡视一遍。

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用带毒的胶水粘小鸟、打页子为他们牟取暴利。在做奴工的同时还派帮教散布污蔑法轮大法和师父的歪理邪说,进行所谓的转化。超负荷的劳动和巨大的精神压力使法轮功学员身心备受摧残。

刚一到这里,吕永珍一律不配合所谓的洗脑转化,因吕永珍不穿号服被帮教强行拖去队长办公室,恶警拿着电棍威胁吕永珍。

一次帮教逼着她承认炼法轮功的人自杀,吕永珍告诉她们那是谎言。他们强迫吕永珍听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光碟,吕永珍不听,恶警队长王丽梅用手铐把吕永珍铐在了监舍的床上,拿起恶人王志刚写的攻击师父和大法的书,断章取义的找师父的法念,强迫吕永珍听,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

因吕永珍不配合所谓的转化,一个姓王的狱警把吕永珍叫到管教室,用电棍电吕永珍。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一次在做奴工时吕永珍立掌发正念,刑事犯发现后恶告到队长王丽梅那里,王丽梅将吕永珍强行拽回监舍,歇斯底里对着吕永珍喊,你炼吧!你炼吧!吕永珍双盘结印坐在了地上,气急败坏的王丽梅抬起腿,一脚踢在了吕永珍的胸口上,吕永珍纹丝没动,王丽梅上去又是一脚,见吕还是不动,拿来手铐强行搬开吕永珍的腿,把吕永珍的手和脚铐在了床上,两个多小时不能上厕所,差点尿在裤子里。

不论怎么打骂,吕永珍对大法坚定的心谁也动不了,但是由于帮教歪理邪说的迷惑,使淳朴善良的吕永珍在不明法理的情况下被骗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写完之后,吕永珍觉得怎么也不对劲,第二天吕永珍就找帮教和队长要,并严正声明自己写的那个东西是错的。

吕永珍每天坚持背法发正念。但是由于夜里时常听到法轮功学员被恶警迫害撕心裂肺的喊叫声,由于恶警经常以搜号为名抢走大法师父的经文制造恐怖,在这种长期压抑和恐怖的环境中,在这种感同身受的迫害中,使吕永珍的精神和肉身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经常是心率加快,走路缓慢。

历经了三年的残酷迫害,吕永珍才回到家里。

被非法判刑九年,在黑嘴子女监遭上绳抻铐摧残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八日,吕永珍去集安市头道村发真相资料,被头道村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劫持到集安市看守所六个月,被非法判刑九年,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

吕永珍被直接送到教育监区五楼小黑屋。狱警刘明华,开始主要帮教为刘亚谦,包夹为张雪莲、周柏凤。帮教们轮番上阵洗脑,逼迫学习,吕永珍拒绝所谓的“学习”。

大约一个月时间,帮教换成刘双会,吕永珍仍然拒绝所谓的“学习”。刘双会就强迫吕永珍双手抱轮,从晚上六点到十一点,手抬不起来包夹(杀人犯)就拿棍子打手,打一下就能打出一个黑紫的包。吕永珍仍然不屈服,刘双会就开始用上绳酷刑折磨吕永珍。

酷刑示意图:四肢上绳
酷刑示意图:四肢上绳

在上绳酷刑中,吕永珍满头大汗,身体坠的疼痛难忍,包夹还用胶带把书缠成卷敲打吕永珍的胳膊,有个包夹还趴在吕永珍身上用力向下压,到后来,吕永珍脸都变色了,喘不过来气,包夹才把绳放下来缓一缓,缓过来了就继续抻上,就这样反复折磨。

在上绳过程中,刘双会和包夹在旁边还不断的骂大法师父,说你的师父能不能救你,要是救不了你能是佛吗等等话语不断的刺激,逼迫吕永珍跟着她们骂师父。吊了两天后,刘双会把吕永珍放下来。

吕永珍仍然接受不了所谓的“学习“,刘双会又将吕永珍上绳折磨,白天抻起来,晚上也不解开绳,上厕所也不让下床,由包夹拿着盆接,每次包夹还连骂带侮辱。

大约一个月时间,天气冷了,五楼没有暖气,吕永珍才被放下来,被带到四楼监舍,帮教改为赵桂凤,包夹为马小平。

赵桂凤带着吕永珍参加各种所谓的“学习”,吕永珍学不下去,写的所谓的“体会“也不符合帮教的要求,吕永珍又被带到三楼房间。帮教改为邵玲,包夹为李冬梅、姜凤英。

包夹要给吕永珍上绳,胳膊刚被抻开吕永珍的胸腔就疼得受不了,睡不着觉,包夹就没敢继续上绳。

为了逼迫吕永珍,包夹逼迫吕永珍从早上四点半到晚上十一点用单腿蹲在地上,吕永珍蹲不住了倒在地上,包夹就踢她,让她爬起来继续蹲着。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在四楼跟着学习大约一年时间,吕永珍又因表现不好被送到三楼,包夹为汪秀芳、马妍。

包夹一起用力要把吕永珍的头浸在水里,吕永珍用力反抗才没被按到水桶里,包夹还拽着吕永珍的头往墙上撞,捂在被子里,跪在搓板上,侧身躺在光床板上,让吕永珍在床上双盘,手绑在上床的床架上,好几个小时无法动弹。

吕永珍没有屈服,但被折腾的实在受不了了,就说不吃饭了,汪秀芳等人就往吕永珍嘴里塞饭,在吕永珍躺倒在地,满嘴饭粒的时候叫来队长张淑玲,说吕永珍不听话,队长张淑玲同意再次给吕永珍上绳。

经过长期的折磨,吕永珍在上绳时能坚持的时间越来越短,很快就上不来气,心脏揪心的疼痛。包夹为了能长时间抻,抻一次就在胳膊、腿上换个捆绑的地方再抻。

包夹还把吕永珍绑在两张床之间用力拉。长时间不让上厕所,尿在床上就挨骂,长时间跪在床上晾裤子。

期间还不断的恐吓,折磨得吕永珍感觉要控制不住自己,要疯了一样,想要大喊大叫。

汪秀芳等人不仅逼迫吕永珍骂大法师父,还把空海的《阿含解脱道次第》的内容写在纸上,让吕永珍背。

这次上绳大约有三个月时间,折磨得吕永珍下来绳后,上厕所时,经常是蹲下起来后就没气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才缓过来。汪秀芳等人还到处散布谣言,说吕永珍转化了。

在四楼学习时,法轮功学员黄亚军在课堂上说讲课的老师不应该骂人(讲课的帮教骂师父),惹恼了包夹,包夹要把黄亚军送到三楼去迫害,吕永珍、于翠兰都说不应该因为这么一件事就要折磨人,吕永珍还去找队长倪笑虹说不能这么折磨人。

结果吕永珍被送到三楼,因法轮功学员陈淑琴在此期间被折磨致死,包夹没敢对吕永珍用刑,在三楼单独被包夹几个月后,吕永珍被送到五楼,又开始被折磨。

中共监狱酷刑:上绳抻铐
中共监狱酷刑:上绳抻铐

包夹汪秀芳、姜秀英再一次将吕永珍绑上绳,反复多次抻上绳后,吕永珍又喘不上来气,身体已经承受不了抻绳,包夹不敢再用力抻绳,但仍然变换着方式折磨吕永珍,把吕永珍的两腿绑在床柱上,让吕永珍趴在床上,手支起来,或者趴在床上,头抬起来不能碰床,头抬不起来,就在下面放一个小凳子,头还不能碰在小凳上。总之,各种各样的折磨方式,持续了好几个月的时间。

教育监区一度解散,吕永珍被调到八大队干活,八大队队长曹洪曾经在教育监区担任队长迫害法轮功学员。

有一次,曹洪在吕永珍衣服里搜到写有揭露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的纸张,曹洪生气的说你们不是说转化了吗?净说假话。吕永珍说是你们打着骂着我们逼我们说假话,你们不是就爱听假话吗?在很多犯人面前,曹洪无话可说。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饱受摧残的吕永珍结束了九年冤狱,没想到刚走出监狱大门,就被辽源610劫持意图继续迫害,正义的法轮功学员拦住辽源市610车辆接走吕永珍,善良的孙士英一家人收留了吕永珍,接走吕永珍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和孙士英一家人因此遭到迫害。

吕永珍回到家后,户口所在地派出所不愿接收,给吕永珍女儿施加压力无理要求把户口迁走。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