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洪扬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四日】当我还是孩童时,我就很难集中注意力,无法吸收教学内容,除非我在静心倾听。我还多动,总想趁着兴奋感把事情赶完,或做令人兴奋的事情。

这种症状一直伴随着我進入到青春期。很多时候,我其实可以计划得更好,但却常常是不计后果或不考虑清楚就把事情给做了。这导致自己经常犯错或作出糟糕的决定,由此带来的压力让我常常感到异常焦虑,最终导致我越来越不相信自己。

我开始找寻能够让自己放松下来的方法。到我二十一岁的时候,我的佛性开始展露出来,我知道自己需要改变了,我想帮助自己、帮助他人。我准备好放弃一切去寻找通往天堂的道路。

我找到了法轮大法!那是二零零零年,我二十五岁。

一年后,第一届用英文举办的大法法会在我当时居住的城市——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市召开了。法会在室外举办,一下子见到如此多的同修真是让人惊叹,我真的很开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乐。

修炼大法的前两年里,我经历了很多很多。我的脸上曾长满了痘痘,胸部和后背一些地方也是布满了粉刺。为此,我从来不穿低胸上衣,其实我那时把自己打扮得更像修女。这两年间,我们每天都有集体炼功。

那年圣诞节期间,我要回老家印第安纳州埃文斯维尔市,并申请家乡政府对大法的褒奖。开始时觉得很难,我很快放弃了。我对自己说,怎么可以如此之快地進来,又马上出去了呢?我向内找自己,我相信师父在一遍一遍的告诉我,这是我应该做的。这是一种来自内在的声音,我相信这是师父在与我沟通。之后,我提交了褒奖申请并获得接受。

我一直渴望回到家乡来洪扬大法,因为那里没有大法修炼人,没人传播法轮功真相。因此,两年后我搬回了老家。从那时起一直到现在,我都是家乡这个城市里唯一的学员或老学员。回想这段放下怕心、找到自己真正的路、信师信法的修炼路程,我心怀感激。

我变得更有担当、更周到、更清醒,父母也看到了我的变化,但他们对我没有跟从家庭传统修炼天主教感到懊恼,但我知道修炼大法要专一。在我搬回老家后,我和父母生活在一起,所以这并不容易。父亲为害怕犯错在精神上打击我,简直把我打入地狱一般。母亲会流泪,以示对我的失望。我哥来时,会羞辱我,让我感觉自己对大法及其相关所做的决定更糟糕且愚蠢。最终,我放下了这些,尝试向内找,改变自己,同时清除当时出现的干扰。

几年后,父亲指着英文大纪元报纸上的神韵广告问我:跟我详细说。我给他订阅了全年的英文大纪元报纸,看起来对他有帮助了。我告诉自己,我父亲想要去看演出,多好啊!后来我父亲亲自开车,带着我母亲,开了两个小时的车程去看神韵演出。从那之后,他再也没说过法轮大法的坏话。每次我和他说话时,他的眼睛都是在渴求真相,直到今天也是如此。我母亲对耶稣的情可能会对她有所阻碍,我不确定。但我理解这样的变化是启悟我要放下更多的情,对任何事物的情,尤其是对家人情的执着,从而修出更大的善。我哥也去看了神韵,之后还打电话给他的国会议员,要求议员支持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决议。

其实他们不是我唯一的家人,整个社区的人都是我的家人。我需要向自己讲清真相,然后把真相传播给他人。起初我只是发传单,之后是举办研讨会及每周一次的课程。十五年来,我的家乡印第安纳州埃文斯维尔市一直都有法轮大法学法班。地点就在埃文斯维尔市访问中心大楼和“四大自由纪念碑”之间的河边草地上。

结婚

在回到家乡大约一年后,我通过工作结识了一位男士。我坠入了爱河,想要他求婚,但我不想陷入旧势力的陷阱。在学法时,我相信自己在无所求的情况下得到了几次提示——结婚。但这并不简单。我们结婚前他失业了,他和我在一起工作,这不仅让我感到尴尬,我们的收入还都不高,因为我们仅仅是在一家养老院工作。我想我该怎么办呢?我不得不放下怕心,试着走好自己的路,坚持下去。即使在我婚礼那天,我的天啊,我几乎在250位宾客面前昏倒。但后来我听到了师父的声音,师父说会一直跟着我直到最后。所以我不再害怕犯错。在我婚礼前一晚,我胸部的粉刺完全消除了。

在我们度蜜月的时候,我们收到了他获得工作录取的电话通知,那份工作是蓝领所能获得的最高薪工作之一。谢谢师父!

带孩子

我有两个孩子,年龄相差一年零十天。我仍然害怕自己做选择,这在我学习如何为人父母时暴露得尤为明显。起初仅仅是平衡好家人和学法,这就很不容易了;但当上学加進来之后,我在对话交谈中的心性就需要提高了。

两个孩子都有注意缺陷多动障碍,我不断的同自己父母、我先生的父母、学校和邻里间为名誉和理智作斗争。慢慢的,我明白了,如果我更精進、平和,不考虑自己的需求、愿望或索求,并做好三件事,这一切就会反映在他们身上。

虽然我只用了几段话来描述这一点,但修炼的路程是绝对艰辛并触动人心的,直到我一层层修去执着心。我现在依然在去这方面的执着,但已经变得越来越好了。

最近,我儿子的老师对我说:你儿子不仅自己纪律不好,还扰乱整个班级。我和儿子一起学法、炼功,彼此鼓励而不嘲笑对方。第二天,儿子老师跟我说,我不知道你跟他说了什么,他不仅认真听讲,还记笔记了!

在师父的帮助下,我悟到我应该运用我的技能,通过洪扬法来救人。

大法帮助我摆脱掉很多坏习惯,我决定通过酒精与药物滥用这些话题为切入口,向人们介绍法轮大法。

我设计好演讲之后,一天我的丈夫突然说:嘿,我终于与这个人取得了联系,让我们去和他们会面吧。他直接把我带到了我发言的地方,我的演讲里还提到我曾经的经历,是师父的鼓励,让我鼓起勇气与那些孩子分享。我去了中学和高中,向大家介绍大法。这种方式可以進入学校并直接与学生交谈。一切進行得非常好,大家都很感激我分享自己如何放下消极的主意、想法和行为来找到内在真正的自我。

在学校洪法的另一途径是通过我女儿。我女儿出于孤独而在学校开设了一个俱乐部,在操场上進行。老师喜欢这个想法,开设了一个课后俱乐部。那一年,这个俱乐部获得了埃文斯维尔市领袖协会颁发的奖项,市长到她们教室亲自颁发奖杯。后来那位老师退休了,我决定接手办这个俱乐部。我们邀请演讲者参加课后班项目并举办活动,其中之一就是做法轮大法的五套功法。那天与以往非比寻常,有更多的孩子在走廊里看到了我,并想要观看我们炼功。为了直接讲清真相,当天做了很多工作。尽管今年我没有时间,但我们的脸书页面上仍然有很多评论很多人点赞。

今年,我们的城市再次有幸迎来了神韵!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谢谢同修,神韵已两次莅临我所在的城市。我和同修,无论从哪个方向来,距离都有二个半至四小时的车程。同修们每天、每周或每两周过来一次并不容易。第一年非常冷。第二年,也就是今年,天气难以置信的温暖、令人愉悦。我们都非常感谢师父赐予这么好的天气,安排好一切!

早上学完法后,我闭上眼睛请求师父,就好像师父坐在我身边一样,请师父把我送到我需要会面的人身边,几乎每天我都会遇见我们需要的人。能与同修坐在同一辆车里,彼此分享,去不同的地方,真是太美好了。我从不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我非常珍惜这一切,因为我平时一直都是独自一人做大法的事情。我学会了不要证实自己,尤其是在今年。当我发正念时,我请求师父加持,让我们说出正确的话,找到我们需要的能作出决定的正确人士。我能感觉到有多彩的能量环绕着我们!那时我知道自己的一思一念是符合标准的;在此之前,我会不断清理自己,清除干扰,直到進入那个状态。

我每天都会向内找、思考,我还有哪些地方需要提高心性?我是否在炼功上做到精進?我是否把各个事项与家人平衡好?只要我发现了不足之处,我都会迅速纠正认为自己仍然有消极负面的想法,因这可能阻碍了人们买票。

这是我现阶段对自己需要完全修去的理解,我需要停止对其他事物的负面想法,任何时候一个负面的想法冒出来,我必须彻底消除它。

以上是我个人的理解,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