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的末日疯狂与惊心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恶名昭著的中共“610办公室”,是江泽民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专职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从中央一直常设到全国最基层,类似“中央文革小组”,靠中共江泽民集团撑腰和无限量拨款,非法的运作至今十九年,一直操控中国的公、检、法、司实施犯罪,对中国几千万信奉“真、善、忍”的好人进行绑架、抄家、恐吓、监听、勒索、关洗脑班、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甚至强奸、活摘器官,无恶不作。据明慧网资料,至少4213法轮功学员被虐杀(由于消息封闭,只是实际数字的冰山一角),遭中共迫害和牵连者无计其数。

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惨烈程度远远超出常人想象:

◎丢失一个手机,招来十四年冤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一日报道,二零一七年在新疆打工的辽宁省葫芦岛市宋志刚,无意间丢失一个手机,被人拾到后,送到公安局,因手机中有与法轮功有关的内容,立即被新疆阿克陶县公安局绑架,二零一八年一月宋志刚被非法批捕,之后被阿克陶县检察院非法起诉,四月被新疆阿克陶法院判十四年大刑。

◎山东淄博市黄福堂自述遭毒打折磨经过

“我现年六十五岁,济西机务段退休职工。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淄博市张店区张庄派出所警察牛勇带领七、八人闯入我家抄家,抢走五千三百多元现金。警察们把我拖至监控照不到的楼洞,一个警察用手紧攥我的睾丸,致使我当场昏迷,醒来后发现睾丸血肿,小肠下垂(有医院体检证明)。济西机务段办事处克扣我的退休金三千多元,两处共计八千多元。十二月二十六日我被绑架到山东省十一监区,刚到就被以史光兴为首的一群人扒光衣服,饱受欺凌……徐超甚至强制我喝下兑有拔丝的水……二十六组包组警察陈建明和张少青、夏立春、马登洲等把我绑在铁椅子上,长达48小时之久,在我呼救的时候,马登洲用拖把堵我的嘴,造成我呼吸困难、全身瘀肿,至今手关节不能伸直,脖子处现在还有伤痕。”(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

◎高墙内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宋守云今年五十多岁,修炼法轮大法后一直身体健康。这位朴实善良的农村妇女,一生种田做家务,从没伤害过任何人。

从被关进朝阳市看守所那天起,宋守云就被罚在大铺上双腿盘坐,身体必须坐直不许动,动就遭到暴打,一天只许去两次厕所,吃饭也不准下来,每天从早7点左右盘到晚上9点,最后脚踝骨因盘坐腐烂化脓。宋守云拒绝背污蔑法轮功的报告词,因而常遭到犯人轮番毒打。二零一六年整个冬天,只许宋守云穿个内衣内裤,白天监室开着窗户,晚上睡在冰凉的木板上,不许盖被子,宋守云冻得浑身发抖,无法入睡,整个身体缩成一团。警察在办公室可以看到监室内发生的一切,却对宋守云被虐待视而不见。由于长期挨冻、承受各种体罚辱骂,宋守云的身体每况愈下,非常消瘦,犯人借此给宋守云暴力灌药,任仁、姜琳琳将宋守云从大铺上拖到地上暴打,宋守云被打得口鼻喷血,直到监室里的人怕出事按了报警铃才停止。

一天,宋守云被警察徐静带出去给腐烂的脚换药,被训斥:“你的脚为什么这么脏?”宋守云回答:“我被长时间罚坐,没有时间洗脚。”徐静到监室对犯人们说:“宋守云在背后说你们坏话了。”于是在寒冷的冬天,犯人赵红、刘雯、李丹、姜琳琳几人气愤地扒光宋守云的衣服,把她按倒在水泥地上,由两人摁住,另一人往宋守云身上一盆一盆地浇凉水,这样觉得还不够冻,又把窗户打开,犯人手拿搓澡巾用力发泄,说是给宋守云“搓澡”,痛的宋守云撕心裂肺的惨叫,由于用力过猛,宋守云的左手二拇指被拽脱了臼,指头发青当时肿了起来。

二零一七年四月,宋守云被罚站班,一站就是一整天,要求站军姿,由赵红看着,一动不许动,动一点就被赵红毒打,赵红用脚往宋守云脚背上跺,用脸盆沿硬处往宋守云脚上磕,姜琳琳用手掐,宋守云身上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孙亚宁把头发薅下来一绺子,宋守云每日都在痛苦的折磨中度过。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半夜,在重症监护室里,家人见到了身上插满了管子、处在重度昏迷中的宋守云,眼睛睁得大大的,也许她至今也看不懂这个世道。(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九日)

◎辽宁抚顺市胡国舰被虐杀

二零一六年五月四日,胡国舰被劫持到本溪监狱八监区,遭到暴力殴打、扇嘴巴子、谩骂、不让睡觉(一直逼他叠被子);在春寒料峭时,被强行扒掉所有衣服,用冰水浇头浇全身。妻子看望他时,看到原来一百八十多斤的丈夫瘦成一百斤都不到,问他怎么变成了这样?胡国舰不敢诉说遭受的折磨,只是哽咽,眼泪“唰唰”往下掉……一次犯人用脚狠踢他的头部,造成脑血管破裂,脑干出血,胡国舰头一歪晕倒在了地上,被送到本溪市中心医院做开颅手术,结果头盖骨缺失,颅骨塌陷,成了植物人,警察在如此状态下还把他的一只脚二十四小时铐在病床上,铐了八个月!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日凌晨胡国舰含冤离世。(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

◎十年冤狱折磨 吉林杨宝森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松原市乾安县六十一岁的杨宝森,被非法判刑十年,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遭受近九年折磨,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被送入公主岭市中心医院抢救后,又被劫持回监狱;三月七日保外就医时奄奄一息,不能走路,说话困难,生活不能自理,四月七日凌晨三点含冤离世。

杨宝森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派出所杜学明一伙人撬门入室绑架,在派出所,十个脚趾甲被警察用铁管子打的都翘了起来,警察用冷水将他浑身上下浇透后,推到冰天雪地的室外冻,并给他灌酒,他被迫害的行走困难,腰部以下肿肉都变成了深紫色。二零零九年三月末,在不通知当事人和家属请律师的情况下,乾安县法院秘密开庭,杨宝森只好自辩,审判长王木坤称自辩无效,结果判了十二年。家属几经周折拿到了非法判决书,上诉,松原市中级法院在省高院压力下,两次延期,最后干脆不公开开庭,宣布维持原判。

杨宝森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被劫持到公主岭监狱,被强迫坐小板凳折磨,被包夹监控迫害,大冬天被扒光衣服,往身上泼冷水,往嘴里灌白酒。二零一三年四月,杨宝森被六监区教导员李哲关到严管队,队长王继东等人用四根电棍同时电他,电没了,就又取来两根电棍继续电,杨宝森的前胸、后背、大腿全身都是伤。九月二十日被送进公主岭监狱医院,被绑在床上,一个星期不能动。(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

◎教师遭冤狱八年又三年半 十四岁儿子和父母含冤离世

赵鸿娥,五十二岁,原辽宁省丹东市福春小学教师,被冤狱八年,二零一五年九月回到家,照顾卧病在床的父亲,孰料二零一七年三月再遭绑架,被丹东市振兴区法院枉判三年半,上诉后,中级法院维持原判。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被迫送进养老院,见到熟人不禁老泪纵横,想念女儿时,就把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喊作“鸿娥、鸿娥……”,失去女儿照顾的老人身体每况愈下,没有等到鸿娥回家,带着遗憾于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离开人世,终年八十五岁。

赵鸿娥、唐义清夫妻多次被绑架,被迫流离失所,中共流氓恶警深更半夜疯狂撬门砸门,冲进屋后抄家抢劫,走后家中一片狼藉,先后至少经历了八次。十几岁的儿子小诗雨原来有心脏病,修炼法轮功恢复了正常,但在这种极端恐怖的环境下,失去父母照顾的小诗雨,精神上实在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和痛苦,导致心脏病复发,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年仅十四岁。

二零零七年九月,唐义清、赵鸿娥夫妻再次遭中共绑架,被丹东市“610”和丹东振兴区公检法以完全伪造的事实和强加的罪名,诬判九年、八年。赵鸿娥的母亲迟美芹对外孙离世已经心痛难忍,对女儿、女婿的担心挂念,更使老人夜不眠、饭不思。七十多岁的老母不顾路途遥远,一路辗转到辽宁省女子监狱,渴望见到日夜想念的女儿,却被监狱警察拒之门外,心灵的摧残无法形容。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日,迟美芹老人在中共的迫害中悲愤离世,好端端的家庭被中共摧残到崩溃。(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

死亡职位“610” 恶报惊心放过谁?

上述迫害案例,背后都与中共“610”有着直接关系。这些触目惊心的惨案,只是“610”滔天罪行的冰山一角,是几千万法轮功学员和家人血泪的缩影。十九年间,修“真、善、忍”的好人被中共以各种方式残害,上亿人的正信被打压,这万古大罪,这恶贯满穹宇的大罪,令天地间一切神都震怒了!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参与策划“天安门自焚”伪案的中央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被查,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被判十五年。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前政法委书记(领导各级610)周永康被当局宣布立案审查,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被判处无期徒刑。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六日,中共“公安部610”(二十六局)头目张越涉嫌严重违纪被查。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中央610小组成员(河北省委常委)周本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七日,广东省610头目朱明国被立案侦查并被采取强制措施。

二零一六年四月六日,辽宁省610头目苏宏章被调查。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新疆地区610主要责任人史少林被立案审查。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三日上午,陕西西安市“610”处长李胜利在西安市委办公院跳楼自杀。

多年前就已确诊喉癌晚期的中央610办公室第二任主任刘京,目前成了活死人。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广州市公安局610副主任王广平在办公室神秘倒地猝死,恰巧死在“6.10”。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三日,陕西省汉中市610主任芦鹤鸣一行六人乘三菱越野车外出,行至西汉高速公路佛坪县境内隧道时,被两辆大货车夹撞,瞬间车被挤撞变形,车上四人惨死。芦鹤鸣一头撞击玻璃,头伸出窗外,玻璃将他脖子的动脉割断毙命,秘书被从腰部撞断死亡,女儿和司机被当场撞死,情景惨不忍睹。

二零零八年十月五日,黑龙江省双城市单城610头目姜文超等五人遭遇车祸,三死二重伤,单城镇二把手高志武、三把手姜文超、四把手薄建夫当场暴亡;一把手关文良失去一只眼睛、一条腿,一只胳膊被撞断;五把手副镇长陈超武腿被撞成粉碎性骨折。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九日凌晨,四川省乐山市610主任杨晓江一行四人驾车在峨眉山游玩,与一辆大卡车相撞,杨晓江的头颅飞出车窗外,当场死亡。

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河北省高碑店市610主任王彦斌和司机开车从保定回白沟,行至雄县高速路口处,追尾撞上一辆打井车,被三根铁管子分别插在嘴、喉咙、胸部,当场死亡。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七日,黑龙江省大庆市610副主任袁炳军开车路过火车道时,汽车离奇熄火,车上两人下来推车,这时火车过来刮倒了汽车,汽车把袁炳军卷起来,摔在火车上,再弹起又摔到地上,袁炳军当场死亡。

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黑龙江省大庆油田公司井下作业分公司610主任刘杰骑摩托车和朋友在路上兜风,在弯路口撞上一辆停靠在路边的大车,刘杰戴着防护帽、穿着防护衣,却不知什么物件偏偏从其脖子扎进去,刘杰当场死亡。

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湖南省常德市610主任亲自去抓法轮功学员,坐在一辆大卡车上,当司机张伟把车开到草坪乡白云村四组时,车轮压到一块石头,石头反弹进车内,正好砸到周艾军的头,送去医院抢救无效,第二天死亡。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甘肃省宁县610主任孟兆庆乘坐宁县法院一辆面包警车,在高速路上行驶时钻入一拖车前底部,油箱顿时起火,并引燃大车,大火借风势瞬间吞噬两辆车,孟兆庆当场死亡。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晚,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610人员马龙臣,在垛庄化纤厂南205国道上被一辆疾驶而来的汽车撞倒在马路上,肇事车辆随即逃离,马龙臣被后边的汽车轧死后无人发现。据知情人说过了一夜的车,不知有多少车辆从他身上碾过去,第二天早晨才有人发现,马龙臣的尸体早已成为肉饼。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晚,吉林省磐石市第一任610主任李相库被一小车撞死。据目击者称,当时小车速度极快,直冲向李相库,撞车时发出巨大的响声,李相库被撞起3米多高,落地时七窍流血,当场死亡,现场血流满地,死状极惨。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五日,黑龙江省大庆市610主任在红岗区参加现场会,途中突然一车胎爆裂,车门甩开,将他甩出车外,车倒向一边正好砸在他身上,致其身亡。

明慧网这些年报道的迫害法轮功遭报应实录,装订到一起足足有大词典厚,基本涵盖了中国所有省市,其中不乏离奇的暴亡、怪病,和蹊跷的“意外事故”。那些积极参与的党羽即使暂时逃脱法律之网,也逃不出天理之网,恶报时刻会以各种方式降临到其头上。薄熙来、周永康、苏荣、徐才厚、郭伯雄、王立军、万庆良等中共高官锒铛入狱,表面上因为贪腐,在政治斗争中被剔除,实际是遭到了天谴。

善恶有报是永恒不变的规律,不信报应可不等于没有报应。心正自不招邪,做人当有良知。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万万不可拿自己的命做赌注,劝你们猛醒、深思。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