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善良妇女张秀琴、柳月萍遭跟踪、监控和骚扰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德州市善良妇女张秀琴、柳月萍,只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却遭到中共邪党迫害,包括被非法跟踪、绑架、骚扰、恐吓等。这一切搞乱了她们的正常生活,给本人及家人带来不安定的因素与伤害。

一、张秀琴被跟踪、骚扰

德州法轮功学员张秀琴,六十六岁,小学三年级文化,是德州市不锈钢厂退休职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抹黑、迫害法轮功,她非常不解,因为她的邻居就是炼法轮功的,根本不象电视上说的那样。二十五日这天,张秀琴又碰到邻居。邻居告诉她:“别相信电视上演的那些,都是造谣、污蔑和诽谤。我给你一本《转法轮》,你自己去看,去了解。”张秀琴把书拿回家,一口气读完了八十多页,师父讲的太好了,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读完几遍之后,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从此炼起了法轮功。修炼后,张秀琴身心健康,受益匪浅。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九日,张秀琴和同修给人讲法轮功真相时被德城区剪子股派出所二警察绑架。他们把国保大队张希坤、刘大伟等叫来,张秀琴给他们讲真相,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你们抓好人是违法的。还没说完,刘大伟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狠狠地往门上推撞,张秀琴的胳膊被撞伤,当时就不能动了,转着筋的疼。然后把她带到另一楼上,逼她说出家庭住址和姓名,她不说,刘宁和一圆脸警察上电脑上去查。下午把张秀琴拉到中医药去查体化验血,而后关进德州市看守所。期间刘宁和一圆脸警察到看守所提审,威胁恐吓张秀琴,不说就判刑等。他们还抄了她的家,被翻的乱七八糟,一片狼藉,抢走了二千一百元钱。在看守所,通过炼功张秀琴的胳膊才好了,关了张秀琴一个月,勒索女婿一万元钱后,才把她放回。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因起诉迫害元凶江魔头被德城区国保警察绑架关押在德州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洗脑班,强制迫害一个月。于六月二十四日前后回家,同年十月十三日,德州法轮功学员王玉芹、吕多美、陈玉兰三人被德城区法院非法庭审后,张秀琴遭德城区国保非法传唤,警察向其逼问柳月萍下落,并扬言要送洗脑班。

二零一七年,邪党十九大前夕,张秀琴在一次回家后发现有几个人在楼道里拍照,张秀琴指出他们的违法行为。张秀琴还曾被新河东路七个警察进门骚扰。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前后,张秀琴发现都有人跟踪,楼下也有蹲坑的便衣和黑车。六月十四日早上九点左右,德州市德城区新河东路七、八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张秀琴家敲门骚扰。

二、柳月萍被非法跟踪和监控

法轮功学员柳月萍,女,五十六岁,是德州市烟厂退休职工。在一九九八年有幸修炼了法轮功,学法炼功后,师父多次给她净化身体。曾经得过皮肤病、吐血、时常感冒等疾病,没吃一粒药都神奇的好了。她明白了人生的价值和意义,事事处处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尤其在工作中更是严格要求自己,过去厂里的产品经常往家偷拿。学法后从不拿厂里的一草一木,对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与领导和同事们和睦相处,多次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好评。他们都说:“炼法轮功的真是好人啊”。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最高法院实施“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后,柳月萍依据宪法赋予的权利,向最高检、法起诉了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将其绳之以法,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的心声,却遭到以下不公正待遇。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七日上午十一点钟,因起诉江泽民之事,德城区新河东路派出所三车警察去柳月萍家骚扰,家属没有给开门。十一月三日,柳月萍及邻居的家门锁眼,均被人用502胶水堵死,给家人带来很大恐慌、不便。因警察多次绑架柳月萍未果,猜测堵锁眼是警察所为。十二月十四日上午十点,警察去柳月萍八十四岁瘫痪在床的母亲家,准备绑架照顾母亲的柳月萍,柳月萍出门,没在。隔天,警察又去柳月萍家绑架未果。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晚,柳月萍被德城区国保警察绑架,关押在看守所,因身体不适、吐血等症状,给她办理了取保候审,次日放回家,但警察曾四次到其母亲家骚扰,给老人和家人带来很大影响。

十月十三日,德州法轮功学员王玉芹、吕多美(吕朵美)、陈玉兰三人被德城区法院非法庭审后,国保警察给柳月萍打电话,叫其去一趟,柳月萍没去。十月二十五日上午十点、十一点,警察两次到柳月萍母亲(瘫痪在床)家敲门,寻找柳月萍,之前去了她家,没有见到人后,又多次骚扰柳月萍出嫁的女儿。十一月二十二日、二十三日,国保警察连续两天恐吓法轮功学员柳月萍的女儿,要其女儿逼迫其去公安局,并威胁周一(十一月二十八日)之前若不去就勒索两万块钱。柳月萍最后不得不去国保大队面对质询。

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二日(腊月二十九),柳月萍去女儿家,一女警来敲门声称是查户口的。其一直被非法监控。五月十三日前后,柳月萍发现都有人跟踪,楼下也有蹲坑的便衣和黑车。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