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桦甸市法轮功学员谢树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吉林省桦甸市法轮功学员谢树兰,长期被监视居住、骚扰迫害,在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受精神和肉体迫害。下面是她自述其遭遇:

我叫谢树兰,女,桦甸市夹皮沟黄金矿业公司人,没修炼法轮功的时候,身体多病,神经官能症、偏头疼、慢性结肠炎、阑尾炎、妇科病、右手麻木等多种疾病,每天都吃各种药维持。一九九八年经人介绍,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不长时间,身上所用的疾病没花一分钱都好了,也能做家务了,也知道了人活着的意义及做人的道理,每天都开心的沐浴在大法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残酷血腥的迫害。为给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进京上访,回来后遭到桦甸市610、国保大队、公安局、当地派出所、街道、社区人员多次上门骚扰,并且长期被监视居住、骚扰迫害,在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受精神和肉体迫害。

一、进京被两次非法拘留

一九九九年为给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进京护法,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到驻京办,抢走了身上所有的钱,后被当地公安处带回,送到桦甸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强行停发丈夫工资(二千元钱)。

回来后受到当地街道社区长期监视骚扰,又在当地办洗脑班,强行转化,每当节假日敏感日当地街道社区、公司综治办、派出所经常到家中骚扰、抄家翻东西。有一次(记不清哪天)家里来了两个人(没亮明身份)要我写不修炼、不上访的保证书,被我拒绝,他们气急败坏的扬言给我下传票拘留我。

二零零零年公司综治办柳润平、当地派出所警察、桦甸市610等人到我家非法抄家,抄走了一张小纸条,我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恶警让我对着摄像机镜头说违心的话,我不配合什么都不说,后被绑架到桦甸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在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二年桦甸地区各地派出所为了完成上面任务,到处抓人,恶警找不到我,就找到我丈夫单位骚扰,无奈我和丈夫(同修)被迫流离失所,家中年仅十二岁的女儿无依无靠,由好心的邻居照顾。

亲人不忍看到一个幸福的家庭这样破碎,亲人就找到政法委,政法委书记用欺骗、伪善的手段告诉亲人“只要我和丈夫回来说明情况就不抓人了”,并勒索亲人三千元钱。

我和丈夫相信了政法委书记的谎言,在外面流离失所两个月后回到家中,就在回家的第三天夜里我和丈夫同修被恶警同时绑架,我和丈夫同修分别被非法劳教二年,亲人又被桦甸看守所骗去所谓的伙食费,年幼的女儿寄养在亲人家,年迈的婆婆在这样的重大打击下和一次次的骚扰迫害恐惧中得了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给家人心理,身体造成巨大的伤害。

劳教所每天非法奴役我们十几个小时,每天早晨四点多起床,上厕所和洗漱只给三分钟时间,中午吃饭只给几分钟时间,象抢饭吃一样,上厕所由包夹看管,每天长时间的做奴工,完不成任务只能加班熬夜,由于编穴子我的两个大拇指又红又肿,从此得了腱鞘炎,至今我的双手拇指关节还经常疼痛。当时在劳教所有一名叫陈静茹的法轮功学员,由于不转化,被恶警用电棍电的满头是疤痕,头上没有一根头发,被迫害的非常严重。在这没有尊严、没有人身自由非人地狱里,在邪恶的压力下,我由于怕心违心的写了“五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情,内心很痛苦。二零零四年我和丈夫被放回家,回家后当地街道头、社区孟祥华和夹皮沟公安处柳润平长期监视、多次到家中骚扰迫害。

三、诉江后家人同修多次遭到骚扰

二零一五年,我依法向两高实名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遭到当地派出所三次上门骚扰迫害。二零一七年六月末我在外地打工,当地派出所警察到家中骚扰,丈夫一人在家,问我去哪里了要绑架我,我丈夫没告诉他们,他们在家呆了一会就走了。

隔不长时间,当地派出所又来我家两次骚扰,要绑架我,未得逞。第三次就逼我丈夫交出我的照片,后来才知道要实施网络监控迫害。之后我丈夫去派出所办事,被派出所警察扣留,问我丈夫炼不炼法轮功了,还问我在哪打工,我丈夫什么都不说,后来一起去派出所办事的同事找到派出所相关人员,才把我丈夫放回。

写出这些是为了让更多善良的人、还在被江氏欺骗利用的人,赶快醒悟,恢复人的善良本性,分清善恶正邪,善待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给自己和家人留下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