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名利救众生 幸福快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我是一个农村大法弟子,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修炼的路上已经风风雨雨的走过十九年,师尊把我一个满身业力的人,从地狱捞起、洗净,又让我逐渐同化真、善、忍,逐渐的达到法在一定层次上的要求,而且家里人在支持大法的情况下,师尊也给他们净化了身体,走过了许多魔难。公婆知道“大法好”,得到了健康长寿,这一切的一切师尊操了多少心,付出多少心血,无法用语言表达,唯有精進,以报师恩。可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因学法少,人心多,走入了旧势力的圈套,走入了魔难当中,差点毁了自己。在师尊的呵护下,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我终于走了过来。

否定迫害去救人

我一九九九年得法,刚得法不长时间,邪恶就开始铺天盖地迫害法轮功。我虽得法晚,也没被吓倒,大法已在我心里扎下了根,我和同修一起進京护法,走出去发资料。后来又和同修一起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因我知道,我有救人的使命。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我出去参加交流会,被派出所警察绑架,我想我不能被关押在这里,我要出去救人,晚上上厕所的时候,我跳墙出去,腿摔坏了,派出所的人拉我到医院检查,医生说很严重,派出所经过“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同意,让家人把我接回家,回到家我学法、发正念,腿恢复的很快,也不疼,慢慢的能走路了,我就骑自行车和同修去发资料救人。有时候到很远的地方发资料,一出去就是一天。由于腿没有恢复到和正常腿一样,骑这一天的自行车,我的腿累得难受,不光腿难受,浑身都不好受,严重的时候眼皮也肿,头也嗡嗡响,学法也受影响。因是农村,庄稼地里的活也得干,不但干,还要干好,因我是大法弟子,不能给大法抹黑。就这样,累了我就歇两天,好了,我就约同修出去救人。

二零零五年,《九评》印出来了,我就约同修出去发《九评》,因那个地区路远,必须白天去,可能因害怕,没有一个同修去。我带着两袋子《九评》书去发,连去带回正好一天。我走以后,同修在家后悔没跟我去,在家发正念,看我回到家,同修松口气。从那以后,越来越多的同修愿意跟我出去发资料。人多了,我就想,同修的心性不一样,正念不一样,我必须注意安全。每次出去,我就在心里做个计划,从哪去,从哪回来,理智、智慧的做,同修也很配合。我说怎样就怎样,每次出去,我们都高高兴兴的去,高高兴兴的回来,好象邪恶根本不存在,到那个地区我们都是一去一天,无论严寒酷暑,我们从不间断,渴了喝口凉水,饿了吃口冷饭,觉的很幸福。

走街串巷讲真相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们就出去面对面劝三退。我性格内向,不会说话,心里很着急。我们地区有个老年同修很会面对面讲真相,我就买了一辆电动车,带同修出去,学着讲,没几天就学会了。我就和同修天天出去讲。冬天过去了,春天来了,农村开始忙农活了,我想我是年轻人,跟我这个年龄的妇女都忙着挣钱。我如果天天骑电动车出去不挣钱,村里人会不理解,我想能做个小买卖,走街串巷的多好。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买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卖孵鸡卵孵下来的毛蛋,两个同修跟我拉着,一到村里,我卖毛蛋,同修就讲真相。我们出去都拿着真相资料,不管世人同意三退,还是不三退,都送给他一份资料,这次不退,看明白了,下次就退了。因为到村里我们边卖毛蛋边讲真相,我们的身份是公开的,我做买卖,也必须按大法的要求做,不能给大法抹黑。所以我上货必须上好货,不能有坏的,有坏的扔掉也不卖,看到老人就多给,有出来的小鸡,就白送给他们,这样少挣钱,心里也踏实。人们看在眼里,他们也一般都认同大法好,讲真相也好讲。有的村一开始不敢听真相要资料,我们去几趟就好了。

再后来,我到村里用喇叭一喊,村里人就从家里往外走,说:“听到别人卖毛蛋,我们不出来,听到你来我们就出来。”有的买毛蛋,有的要资料,忙不过来,他们就从我手里自己拿资料。到村里我们经常碰到村干部,他们有的守着村民不好意思三退,背地里也要三退。还有一个村干部说:“你们在我们村每家每户发资料我不反对,如果我这个村的村民都学大法,我们晚上都不用关门,我这个村干部也好当了。但是就是不能往电线杆上贴,因为让党委的人看到了会扣分的。”我们也注意了这一点,不能引起他们的负面影响。

那几年无论夏日炎炎,还是冰天雪地,只要我说走,同修们就跟着去,尤其那个老年同修,基本没落。到远的地方,我们也是一出去一天。碰到卖饭的,我们就买点吃,碰不到我们就不吃,也没觉的饿。农村人很诚实,到吃饭的时候,经常有人让我们吃饭,我们只要点水喝,不吃饭。有的非要给,没办法我就给他们鸡蛋,他们很真诚,不要,我也给,因我是大法弟子。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天飘着雪花,天很冷,两个同修跟我出去,老年同修穿着单皮鞋,坐在敞开的车斗里,背着法,我们出发了。天冷街上没人,这个村我们没去过,我按开喇叭,村里的人开始往街上走。其中有一位老人拄着拐掍颤颤巍巍的也出来了,出来很多人,我心里非常感动,想世人都等着得救呢。那天我们讲了很多真相,回来的时候,我问同修冷不冷,同修说一点不冷。

开店修心讲真相

卖了两年毛蛋,方圆十里二十里的村都走遍了。批发毛蛋的老板送几次货都有坏的,我怕给大法抹黑,就不想卖了,我就去批发火烧卖,有一家的火烧好吃,也好卖,就是去拉不方便,我就想自己学着烤,我买了烤炉、压面机、和面机,也没人教,只是打听一下,我就烤起来。同修又帮我请了一个老师教我烤糕点,我只学了一上午,就烤起来,村里人一听我开了一个加工面食店,就有很多人来烤。一开始虽然烤得不好,他们也不嫌弃,说让我拿他们的面学手艺。慢慢的越烤越好。我也不做广告,他们亲戚传亲戚,朋友传朋友,慢慢的人多了起来。周围邻村的人都来加工,我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我买来白糖、鸡蛋。他们自己拿油,加工的时候,我按比例和他们的要求放上油、糖、鸡蛋。因为我是大法弟子,他们很相信我,很多人放下东西就走了。干完活就来拿走,算帐的时候,我说多少就多少,从不怀疑,我也时时按大法要求自己。烤熟了无论有没有人,从来不吃他们的,家人也不准吃。到常人那里加工,他们都在那看着,怕把花生油换成别的油,东西不给放那么多,烤熟了还要留下些。老人来烤,我一般都少留钱。

有一次一个邻村男人来加工火烧,算帐的时候,钱不够,说以后来送。过后没送,过了好长时间又来加工。他以为我忘了,没提钱的事,可他的表情很不自然。我想算了吧,可能他家里困难,我就没吱声。我的生意越来越好,远村的人都闻名而来。闲着的时候,我就跟他们拉家常,让他们明白大法真相,我也准备了一些真相资料,走的时候送给他们。他们说我这小店干净,人也实在和气,干活也麻利,人也卫生。我也时时表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貌,让他们很佩服。比如人多的时候,有来的、有走的,我一人看着二个烤炉,和着面,压着面,有时开着打蛋机,走的给他们算帐,来的给他们记帐,机器不停,不出差错,生意是红红火火。

名利再去心归正 幸福快乐救众生

由于我左腿受过伤,始终没有恢复到以前那样,干了一天,累得筋疲力尽,法也学不了,有时炼功也炼不了。虽然小店讲真相挺好,可有很多是老客户。我想去没有大法弟子的地方讲真相,可做生意出不去。偶而出去几趟,很少。我就不想做这个生意了,可由于学法少,思维也是人的思想,心想生意这么好,不干了,常人能理解吗?家人也不会理解。我就想改行,干点别的吧,可干什么呢?我就考虑这个事。我看到烤棚的同修,有时很闲散,听说也很挣钱。在名利心的驱使下,我想建个大棚,这一念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魔难。

我和丈夫商量着买地建大棚。说建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由于自己不懂,费工又费钱。由于建棚时间长,没学上法,还和建棚的人闹矛盾,没守住心性。建起棚算了算花了十四、五万元,自己钱不够,借了几万,本想建起棚种点简单的,好有时间学法、讲真相。可建棚花钱太多,想先挣点钱再说,种简单的怕不挣钱,同修的丈夫说:“你种洋枣吧,价钱好,能挣个十万八万的。”我就种了洋枣,丈夫到工厂上班,我一个人在家里,由于种的品种不好,加上不会管理,虽然价钱还行,可产量很低钱没挣到。由于棚大活多,我一个人在家看风口,早上上帘子,晚上放帘子,还得管理洋枣。由于整天想着挣钱,法没学,功没炼,真相没讲,我完全变成常人。丈夫说没挣到钱怎么办?儿子又大了,需要钱。由于心里没法,一心想挣钱,把利益放在了第一位。这时思想业力向我压来,感觉这个大棚再也挣不到钱。大棚的活又多,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现在的人都很尖滑,唯利是图,烤棚的邻居看到我没挣到钱,有的在背后笑话我,瞧不起我。我的面子心又出来了,心性跌到了谷底,整天皱着眉,苦着脸,感到自己好象完了,可在我的心底深处在喊“师父,救我,我要修炼。”

丈夫的堂妹家里有棚,种了几年草莓,回家的时候跟我说:“二嫂,你种草莓吧,长好了,你这个棚也能挣个十万八万的。”我听了好象又有了希望。利益心又促使我种草莓,种草莓得先育苗,我就买了苗子,租了块地育上苗子,我就在家管理苗子,心里想,等我挣到钱,我就好好修炼(在和修炼讲条件,多危险。),讲真相,让丈夫在家看棚。草莓苗很难管理,由于不懂技术,前期长的很好,后期得了病,传染都死了。我和丈夫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丈夫说:“人家都烤棚挣钱,我们为什么干什么都不顺?”我知道问题出在我这里,可怎么办?我想把棚卖了,无论多少钱,能卖了就行,可丈夫不同意,同修也劝我不要卖。

没办法,大棚不能闲着,我又买上西红柿苗栽上。种菜一季一季的太累,看到种果树闲散,栽上再不用动,我和丈夫商量着让同修联系订了一千五百棵葡萄苗。卖完西红柿好栽上。那年西红柿长得还行,产量高,价钱也行,卖了五万元。西红柿一年能栽三季,一年下来也能挣十几万,就和丈夫商量,就再栽上季西红柿吧,种葡萄怕不会管理,先挣钱再说吧,就这样又买了西红柿苗栽上。准备和同修说不要葡萄苗了,卖给别人吧。还没等说,同修就打来电话说葡萄苗拿回来了,让我去拿,怎么办?我也没给订钱,如果是常人就不能要了,可我是大法弟子,得守信用,丈夫也说先拿来家吧,不能言而无信。我就拿来家育在棚前。

由于这季西红柿正在最冷的时候,没有经验,不会管理,下来的晚,没有产量,这季才卖了两万元,正法已到最后了,我已经误了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我能救多少人。我心里这个苦啊。这个苦比在黑窝里还要难受。我是一个罪人。我一次一次的问师父:“师父,我还有机会吗?如果有,我一定要弥补。”

在这黑暗的两年里,虽然我不争气,可我感受到师尊处处看护我。我清醒了,和丈夫说:“你不要上班了,我们栽上葡萄,你在家看着,我出去救人,我们欠的债也还上了,无论挣多少钱也不要执着了,随其自然吧,救人是无法用价钱来衡量的。”我想只要能修炼,要饭吃也行。我放下了名利,栽上了葡萄,人家的葡萄都长很高了,这个品种根系又不好,按经验当年是不能长葡萄了,可我和丈夫把心都放下了。请了个技术人员帮助管理,他也没有信心。可到秋天的时候葡萄苗长的还可以,冬天蒙上棚,葡萄发芽开花了。从栽到落葡萄整一周年。我的葡萄达到了亩产三、四千斤的产量,卖了将近八万元,在常人看来简直不可思议。技术人员也说,运气好了干什么都顺,我和丈夫都知道,这是我归正了,师父在帮,卖完葡萄,丈夫买来供果给师父上香,感谢师父。

现在我晚上和同修一块学法,早晨炼功,一有时间就出去讲真相,同修买了一辆大三轮电动车,能跑一百五十里地,我也买了一辆踏板电动车,能跑二百里地,有时我开同修的三轮电动车拉几个同修出去,有时我骑自己的电动车出去,我们出去拿着真相资料,我们碰到人就讲真相,劝三退,再递上一份真相资料,让他们更加明白。

在大法中修炼是最快乐的,我现在的经济虽然不是太好,可我过得充实。我讲真相回来经常和丈夫分享讲真相中碰到有趣的事,丈夫也很高兴,只要我做证实大法的事,丈夫就高兴。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我在修心上也下了功夫。以前光风风火火的救人,也不会修心,现在我已经修去了很多人心,烤棚的邻居们也帮我修去了很多人心,以前总是用常人的思想去衡量他们,觉的他们尖滑,不好交往。现在想来,他们是帮我提高的,我得感谢他们,我归正了,他们也好了。现在我周围环境也融恰了,我觉的能当上师尊的弟子,这是最幸福的。

修炼了这么多年,写上三天三夜也写不完,就写这些吧,我希望同修要多学法,听师尊的话,不要象我这样走弯路,造成修炼的遗憾。叩拜师尊!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