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在明慧网的工作中体悟师尊的慈悲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日】上一次明慧法会是九年前了。明慧网是全世界大法弟子们交流体会的平台、体现整体证实法的状态,也汇集了大法弟子们揭露迫害的第一手资料,向全世界民众在讲真相。十八年来作为编辑组的一员,在相对寂寞中坚持下来,正是师父反复强调的明慧网的作用,给了我动力。

师尊的看护

过程中,我深切体会到,师父的看护无处不在,网站实质的稳定和运行,师父都在照看。我们若能保证自己的修炼状态、保持住这份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的心,就能做下来,并一直做下去。我体会,连写稿、编稿中实质的难度都是如此。

我记得多年前有一次师父告诫我们要虚心。我体会,就是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做了什么。的确,事实上,如同一位大陆同修的体会交流的,每讲明白一个人,同修就在心里谢谢师父,我自己常体会到师父的看护和加持。

有一次,连续浏览几篇大陆同修来稿,反映出一种心态问题,我感觉这问题应该写篇文章讨论一下,就盼着有大陆同修有来稿说说这个事。盼了几天,没有。我自己怎么也提不起笔来。那期间读经文,读到连续几段分明就是在说这个问题。我知道不写不行,跟别的编辑交流,希望别的同修能写。过后我在睡梦中,睡着脑子里就是那篇文章,怎么分层次,怎么展开……醒过来,知道师父都这么点化了,再也无可推托了,马上写,半小时写完。发表后,也有大陆同修的继续讨论。

有的时候做点事,那个压力不知哪里来的,可能是那个事情会起作用,自己没修好的东西在抵触。我感受到师父这样手把手的帮,心里真希望自己能修的好些,很多事情会水到渠成,不会那么大阻力。有的事情因为个人状态不到位,可能想不到、做不成,或者没结果。

师父说过:“你达不到还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达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觉的你自己怎么本事。”[1]作为编辑,我们本身注定有这样的使命,师父也早已赋予了完成这件事情所需要的智慧和能力,过程中又是这样不断的提携和点悟,如果还做不好,那是要负责任的。师父没有对哪个弟子更多更艰难的要求,是本来就可以达到的,本来就安排能达到的。所以,如果做的可以,那是必然,应该的;做不出来、想不出来,那是修炼上差了,跟不上师父的步伐。

清修

海外很多当年的青年大法弟子可能经历相似,在大陆上中学、大学、考研、出国、深造、留在海外工作,一路下来,我也是如此。当时工作没多久,发生了“七·二零”的迫害。开始还能一边做办公室的事、一边做明慧网的事。坚持不了多久,就专门做明慧网的事。

开始几年,没有什么别的想法,非常专心。因为太忙,即使没有跟别的同修接触,也不跟常人接触,都没有什么感觉,每天编辑大陆同修被迫害的经历、交流体会,心情随之起伏,有时感佩,有时对邪恶愤怒。虽然组内同修们配合上时有矛盾,自己执着也太多,就是该磨磨的。

几年之后,好象忽然抬头看看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不在其中了,每天除了文字工作,连句话甚至都不用说。家里没有经济问题,不需我工作。有时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穿工作制服的人,也很羡慕。有时想参加地区集体学法,也不能坚持多长时间,大家看这学员总不能热心加入当地讲真相项目,不理解,有时都造成小组辅导员的压力了。作为明慧编辑来讲,做什么是绝对不能说的,为了大陆同修的安全,为了整个项目的安全。所以渐渐也很难参加当地学法组了。

大概十年前,有一阵子我的修炼状态不好,做明慧工作的压力也感觉比以前大。有一天,正巧别的项目招人考核,一时兴趣,我就想去凑凑热闹,就算不认识,也看看别的同修们。一進门,发现师父端坐在大厅中央,师父就看着我,面沉似水,生气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师父就说:“你们有些人很忙的,到这儿来干嘛来了?这儿是来给你玩玩的吗?……”

回家的路上,我仔细想了想。师父对大陆大法弟子非常关心,密切注视,对明慧网非常重视,这些我一直知道。但是我没有感受过自己在这里工作这件事,也很重要,甚至觉的走到这个项目中来,实属偶然。被师父这样一说,我想可能不是自己认为的那样。我下了决心,不管自己觉得状态好不好,都要在这个项目中干下去;不管觉得寂寞不寂寞,都要坚持下去。每个生命来世的目地、去向、承受能力,师父最知道,不会选错人。我们做下去,做到底,做成,就是不负师尊的期望。

我知道身边几位编辑同修,很谦虚低调,有的同修说是偶然做了明慧和明慧中的某个角色,有时甚至觉得别人更适合做。其实不然,我们在迷中,很多事情我们看不到。古人说,知遇之恩,肝脑涂地以报。对于每个大法弟子来说,师父的选择就不只是“知遇之恩”了,也没需要我们肝脑涂地。但是我们确实需要非常努力认真,无论还要多久,我们就是要坚持到底,证实大法,证实师尊的选择。

师父曾经对我们讲过,清修也是一种修炼啊。所以,我从未怀疑自己的修炼方式和道路。在海外相对来讲,这条路是很寂寞,这就是这种修炼方式的难度。各人的修炼难度体现在不同方面。

努力工作

每年的“五·一三”法轮大法日的征文、大陆法会征文、四次年节问候期间,都是编辑组最忙的时间。有时大陆同修非常积极主动,我记得来稿较多的一次有两万多篇。稿件都很珍贵,是同修们修炼的过程和成果,要从这些稿中挑出征文期间发表的,和作为平时日常稿的文章。工作分为几大步骤。从稿件开始投过来到最后发表,中间的一两个月,是编辑组需要工作加倍的时候,既要保证日常发表不出问题,也要保证征文工作质量、按时完成。

有的时候可能是没配合好,人手不足,也可能个人修炼状态没达到,干起来会感觉压力大,累,有时甚至征文已经发表完了,积累下来的感觉还是压力。实际上,每一次征文发表后,各地同修们反馈,效果都很好。同修们的文章精彩动人,能起到证实法的作用。我常想,大陆同修写稿、组织稿、打字,是关键环节;编辑只是挑选、编辑,相对来讲,不应该感觉那么累。说是这么说,不过每次想到征文,都有望洋兴叹、然后便是愚公移山的感觉。

去年三月,同修提醒征文时间到了。大陆同修们又该忙了,我们这些编辑也该忙了。我坐在房间里发愁:这么大的工作量……这时师父借周围的人点化我:就是应该努力工作,而且要不停的工作。

当然,以上只是自己修炼的小插曲。所有的编辑们当然希望征文来稿数量大、质量好,那样说明整体状态好。肯定有好稿,心里就踏实。

修心性

大陆同修常常鼓励我们。有的大陆同修来信说:我们知道编辑同修们干了多年,可能认为自己很知道明慧网的意义了,不过实际上,你们还是不能完全体会明慧网在大陆同修心目中的作用和意义。

平时,有任何的活动和编辑反馈、查询等,大陆同修都非常配合。有的同修回信,寥寥几行字,也能让人感受到对方修炼的成熟和理性。

不过,也因为大家看重明慧网,心性修炼的机会也是常有的。编辑和投稿人有时会视角不同,着重点不同。投稿人的想法往往从本地状况出发、从写作者的努力出发、从营救本地同修角度出发,为观察到的不良现象、或者自己感受到的迫害气氛焦虑,等等。编辑除了考虑这些,还需考虑网站整体影响、稿件质量和导向、在不同读者群中的影响。有时文章基本观点是对的,但可能论述极端或偏颇。“正反同出”[2]的道理,在文章发表及其效应上来看,是有充分体现的。

所以有些稿件无法用或无法全用,编辑的想法也很难三言两语讲清,基于稿源的复杂性,甚至不好与投稿同修轻易交流。在这种情况下,往往容易产生一些误解和矛盾,有的同修反馈比较高调。

虽然,在不断修炼中,我感觉自己渐渐的能超脱出来一些了,有时能做到透过表面态度,解决实质问题,但有时心性有波动。

最近,我常想,师父说:“明慧网是伟大的”[3]。我们虽然是非常平凡的修炼人,但从事的工作是伟大的,就得有大忍之心。我们的修炼之路就在其中,不可能那么简单,大家你好我好的就做成了。误解、质疑、矛盾,是必然的。不应该排斥矛盾,应该自然而然,心平气和的对待。

有时打开电脑,我就想,今天就是来“上课”了,准备好了,不怕矛盾和批评。有错就纠正,如果是别人想的不周全,或者无法从整体角度考虑,无从解释就不解释,但是对的要坚持,心里对别的同修要善,要理解。

在这一点上,一直在修。

我体会,修炼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的,在平时每件小事上,每次动的心思,每一天的工作有没有认真对待……日积月累,心性一定会提高,最终会修成圆满,不负师望!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2018年明慧法会发言稿选登,有删节)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