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背法中改变观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日】明慧网上刊登的同修背法心得,我都会去看。背法的方式,或一句一句的背,或整段的背,或者整篇章节的背。不管哪一种背法都要求入心,不丢字、不多字、不错字。

我背法时,要求自己背出的字能够清晰的落在心上,即使闭着眼,也能看到这些字刻在心上,只有这样,我才会觉的自己是在背法,是溶于法中。

随着不断的背法,最大的改观是心的容量扩大了。以前我很容易为一些小事和家人、和同修斗,或者明明知道自己是错的,但总有那么一点唧唧歪歪的人心,不能彻底放下。

自从背法后,每当遇到矛盾,为一点小事情绪波动时,我都会抓住这些细小的负面情绪去修自己。心里常常诵念:“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直到心中坦荡,不计较为止。

在背法中放下自我

在媒体项目中,主管分派我做一个专题,前后花了三个月。第一遍做完后,同修说,一上来就跑题,主线不清晰,结构很散,语言也没有感染力,需要返工。我就按照同修说的修改。修改完之后,同修说了一句,比上一次要好。但接下来都是很多的修改建议,其中包括我的中文语法有错误。当时,看到这一条我的自尊象是受到很大冲击,觉的自己好歹也写了七、八年了,要不就是自己太无能,要不就是同修太挑剔。后来,在学师父讲法时学到:“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就没那个正念。”[2]我才反应过来,我缺少正念。然后我再去按照同修说的认真修改。正念增强了,观念也改变了。当时我的感受是,哎呀,我真是好有福。也觉的给我提出那么多修改建议的同修,她真是好善良,真想拥抱她。

专题做完了,在常人中会认为,那个主笔一定起的作用最大,功劳最大,因为他最辛苦。因为持续的背法,使我改变了很多的观念。我会认为,作为主笔,即使再辛苦,也只是动了动手而已。一切都是大法赋予的,都是大法的资源,我不能有贪天之功的心。

在不断的背法中,我开始理解神应具备的状态,也能理解到在神界佛界,不是看谁最辛苦,谁的威德就大,只看心性。

背法使我扩大容量

一天,背到“关于天目的问题”[1]时,师父说:“心性上来了,别的东西都跟着往上上;心性上不来,天目那点精华之气也不会往回补的”[1],这使我想到项目中的一种状态。有时项目中会出现争论谁对谁错,或者身为执笔,需要按照第一负责人的建议,大量改动成员的文稿,造成稿件面目皆非,继而引起系列的矛盾和纠纷。在这段法的指导下,我理解到密勒日巴的一种状态,他盖房子盖错了,就得拆;盖对了,也得拆。我们认为的对和错,在神的眼里,都不重要。即使他很对,为了给他清除业力,马尔巴还是让他把房子拆掉,从新再盖。最后的一座房子,盖到第七层,密勒日巴也没有盖完,他的师父就让他去盖大客店。他一个人盖七层,之前还盖了几个,都给拆掉了。不会因为密勒日巴把房子全都拆了,他之前耗费的时间和苦心,都失去了修炼的意义。也不会因为,他把房子拆了,他修炼的目标就没有了。从修正法角度看,反而是,修炼的精华更好的保存下来。因为他吃苦了,他消业了,心性升华了,所以精华的东西反而是在往回补。

一天早上,我和同修做一份真相资料。这个同修把图画的很模糊,看上去字迹不清楚,就象隔着一层雾。我就跟他说,你把图画的清楚一些,这样打印出来效果会好。同修说,现在就流行这个。我一听,心里就很窝火,心想师父在法中讲了印象派抽象派的艺术都是变异的,你还要采用?同修也不高兴了。当时我就想,本来他都已经错了,我还要包容他?我是不是好坏不分、善恶不辨啊!就在这个念头冒出来的同时,我看到另一层,就是大觉者的胸怀非常大,他可以大到对人中的一切过错忽略不计,只要这个人想修炼,就无条件的去加持他。这样一想,我再看看之前的态度和语气,就知道我错了,真是错了,赶紧修正自己的态度。过了一会儿,我回头一看,这个同修把图画的非常清晰。

背法使我开阔了思路,能够跳出表面,去看问题的实质,不再执着表面的对和错,容量也就渐渐扩大了。

放下自我 领会慈悲

在做一个神传文化项目时,开始时信心满满。但做到中途,心里产生了厌倦的情绪。我就想找一找,厌倦的背后是什么?发现厌倦的背后,是对师父苦心安排的一种排斥,但是念头是无意的。我一下明白,原来排神的因素在我身上是这样体现出来的。厌倦的问题解决了,但项目的進展还是很缓慢。

一天,我想应该怎么解决呢?思考中,忽然听到震耳欲聋的音响声,好像震的整个房间都在动。以前听到噪音会很懊恼烦心。但是那天,我听着噪音,转念想到一个问题,什么是慈悲?当时我理解到,在表面看似受到干扰的时候,在别人的表现和我的认识有很大差异的时候,我都还能站在为他的角度,去理解他,去宽容他,这就是慈悲的又一层涵义。我刚明白,噪音一下就停止了,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当时的状态,就真的体会跳出了情,才有慈悲,那是更美妙的东西,真的很美妙。就是在这样的理解了,做完一个专题。

我在背到“老师给了学员一些什么”[1],师父讲到:“你自己炼出的那个功,在极微观下,那个功的微粒上和你的形像一模一样。到走出世间法的时候,你就是佛体修炼了。那功都是佛体形状的,非常漂亮,坐在莲花上,每个小微粒上都是。”[1]

背到这里时,我叮嘱自己,一定要放下不同层次中的“自我”,放下从“我”这套系统上发出的一切证实自我的念头,这样修出的功才是纯净的。于是,就象回放录像一样,使我看到在做项目时,过程中的一些具体表现。

每次在做项目之前我会想,“我”要这么做,“我”要那么做,有时安排的很好,但就是做不到,白白的浪费了很多时间。常常为此苦恼。现在理解了,因为我还没有去做,这个后天的“我”就已经把“自我”的一切摆在了第一位;还没有去做,就已经把“自我”的一切想法摆在了显要位置。在此基点上,去做大法项目,当然结果适得其反。错误的基点,使我停留在原点,无法推动项目的進展。

做项目,虽然需要人这一层的专业和技能,但是真正作成的项目,并不在于手段有多高明,谁怎么能写、能干,而是整体的修炼状态符合了法的要求,心性到位,自然会开花结果。

以前背法,师父讲到天体的运转,炼功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景象,好象星星在转,天体在转,非常庞大。我就看看我自己,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的人。就这么一个小小的人,还有那么强烈的自我,很多的观念,就觉的自己好惭愧。有了这样的对比,反而就更想做好。

背过几遍《转法轮》后,我理解到为他的多重涵义:修好自己,才能做到真正的为别人好;无条件的向内找,在舍弃执着的过程中,就能转变成为他的思想;能够放下自我,包容他人时,也是为他的一层涵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