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土埋脖子的我 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日】我今年七十八岁,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在师尊慈悲保护下,我一路走了过来。师尊将我从地狱里捞起,将我不断的洗净,使我不断的升华。弟子无法用语言表达师尊的慈悲洪恩,为了度我,师尊不知道为弟子承受了多少魔难,花了多少心血。

曾经土埋脖子的我,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出生在上海,父亲是一位勤劳善良的人。我十五岁那年,共产党没收了父亲的财产,同时又以他在老家农村有田(其实农村的田早已被抢走了)为理由,将父亲、继母(我八岁时生母去世)、妹妹与我赶回了老家。到了农村,不会干农活,挣不到工分,连口粮都难以分到。由于经常下水田,我得了风湿性关节炎,好心的亲戚说这样下去不行,赶快得想办法离开这里,在亲戚的帮助下,十六岁的我一个人先返回了上海。

回到上海后,俩个哥哥都不收留我。他们都是拖家带口的,在中共的折腾下,自己的孩子都难以养活,生活也比较困难,自身难保,没有办法。姑妈介绍我去做小保姆。从十五岁那年开始的几年里,我几乎天天哭,不知道今后的日子怎么过。第一第二家的主人睡的很晚,我一天只能睡几个小时的觉,很苦很累。第三家的主人待我比较好,他们不希望我一直这样下去,认为一个女孩子不能长期做保姆,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得找对像结婚。他们把我介绍给了他们单位的同事,说这个人很好,就是年龄比较大,比我大十二岁。在五、六十年前,夫妻之间相差十二岁,一般人是接受不了的。结婚后丈夫对我很好,但是别人的指指点点,风言风语一直困扰着我,我郁郁寡欢。

后来生了三个孩子,又要工作又要管家,忙里忙外,几十年下来,身体越来越差,患有美尼尔氏综合症、脑血管阻塞、颈椎病、三叉神经痛、神经衰弱、胆结石、肾结石、血尿、肾炎、坐骨神经痛等十几种毛病,活的又苦又累。为了祛病健身,我吃过偏方,打太极拳、练气功、烧香拜佛。记的,寺外有一个看相的人,说要帮我看相,我说不相信不要看相,但他还是说出来了:你土已经埋到脖子了,赶快去看病吧。

一九九五年下半年,我经常肚子疼,大便带血丝,那时外孙、孙子俩个孩子才三、四岁,需要照看,一大家子九口人吃饭,我忙的看病都顾不上,一直拖着。到一九九五年年底,开始便血,严重时一天便好多次,出血量非常大,这时不得不住院治疗,没想到住院二个月,血仍没有止住,当时医生诊断为直肠溃疡,我记的那一年的新年,是在医院里过的。后来病情越来越严重,医生确诊为直肠癌。

就在这时,有人向丈夫介绍法轮功。丈夫请了大法书,然后陪我到法轮功炼功点,辅导员教我炼功,我一学就会,辅导员说我有缘,就这样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炼了二个月后,我一身的毛病不翼而飞,整个人无病一身轻。孩子看我身体好了,认为我能够承受直肠癌手术了,于是安排我去做手术。学法炼功二个月的我,身体是好了,对大法的法理认识是有限的,按理说,没有病了,应该不需要做手术了,但是当时的我,还是去做了手术。而且我还好意思求师尊保佑我。当时我的悟性就是那么低,师尊让我看到大法轮,非常漂亮的大法轮旋啊旋。

师尊真的没有不管我这个悟性极差的人,躺在手术台上,我看到法轮在手术室的上空旋呢,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感恩,千恩万谢也谢不尽啊!手术后化疗了六次。我没有食言,出院后,我扔掉了所有的药,真的一心一意修炼法轮大法。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反映出来了,我成了一个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从得法修炼到中共迫害之前,我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师尊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在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我没有动摇过对师尊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坚持学法炼功。二零零零年四月,我公开在户外炼功,被强制洗脑一周;二零零零年七月,我上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在北京被警察绑架。

由于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再加之各种家事的繁琐,二零零八年,在老伴病危住院期间,我突然上吐下泻,大小便失禁,完全失去了知觉,昏死过去。医生诊断得了感染性脑膜炎,告知:此人能活下来,醒不过来是植物人,醒过来是老年性痴呆。

三天三夜后我醒了,醒了后我就吵着要出院,我知道在老伴住院的四个月里,我学法炼功放松了,旧势力下了毒手。我跟女儿说,妈妈要回家,回家后身体好起来快。女儿了解大法的真相,平时支持我修炼,知道我要回家学法炼功,就去与医生商量,医生不同意,我执意要出院,医生要求家属签字,孩子没有一个敢签字,最后是我自己签了字才出的医院。

孩子们不放心我一个人生活,儿子把我接到他家。回家后,我没有明确表示不吃药,所以孩子们都没当回事,但我实际上肯定是不吃药的,因为炼功人是没有病的。那时智力还没恢复,每天我把药拿出来藏在房间里的一条被罩下面,也不懂得扔掉。有一天儿媳休息,准备洗这被罩,我死死的拽着就是不让洗,儿媳问原因,我哪里说的出什么理由,反正就是不让洗。我真的不知道藏着的药怎么处理,第二天我哭着打电话问女儿怎么办,女儿说,你可以扔掉啊,扔马桶里,这才解决了问题。我每天认认真真学法炼功,人一天一天好起来。

半年后,我完全恢复健康,是师尊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回老家讲真相,书记说:“我帮你们,你们真的很正!”

二零一八年的三月,我与居住在另一城市的亲戚打电话,亲戚在电话的那端很兴奋,我明显的感到是亲戚明白的一面急于听真相,于是我有意的通过她与几十年不走动的亲戚联系起来。没想到,联系到的亲戚反应都很好,我萌发了要给亲戚讲真相的念头。

这些亲戚近的距离三百公里,远的在老家,大约四五百公里的路,我一个老太太很难成行。当A同修知道我的想法后,她主动提出陪我去。A同修也是九九年前得法的老学员,《转法轮》背了好几遍,正念足,法理比较清晰。她五十多岁,平时我们俩结伴打语音电话救度有缘人,结伴上公园面对面讲真相,互相配合的比较好。有她的陪同,我开始准备回老家讲真相。

回老家讲真相救度有缘人,从确定下来后,干扰一直没断,各种原因使回去的日期一推再推,我就不断的发正念清除干扰救人的一切邪恶生命、邪恶因素,发正念有时天目看到都是毛毛虫、脏东西,周围的同修知道后,也在帮助发正念。到了老家的第二天早上起来炼功,炼到第三套功法时,我头晕,天旋地转,象常人时美尼尔氏综合症的状况,还不断的上厕所,站也站不住,几次要摔倒。我知道这是干扰,马上求师尊加持;与同修切磋交流;“向内找”去除人心,顾虑心、急躁心、求名的心、委屈心、情,找出来,发正念清除。不一会儿,不正确的状况全部消失。谢谢师尊的加持!

那个当年帮我重回城市的亲戚,从二十三岁起就是邪党大队书记,现在已经八十一岁了,还在帮助张罗,他家的儿子、女儿、女婿都是邪党党员。那天他请我们吃饭,让我们坐上座,非常热情。我敞开心怀,把自己从农村回上海后的经历和盘托出,然后从祛病健身讲开,讲到法轮大法好,讲大法洪传情况。

酒席上气氛很好。亲戚告诉我们,邪党前几天开会,传达了上面的通知,他说是106条(没有考证过),内容包括不许党员信耶稣、炼法轮功,信的炼的必须退出,否则开除党籍,连信徒做礼拜做祷告都要派专人旁听、记录、汇报。现在允许吃喝嫖赌,就是不许反对邪党。亲戚当了几十年的邪党书记,对共产党的那一套看的比较透,他告诉大家,共产党本来就是大骗子。

那天酒席上只有一个堂房哥哥没同意三退,其他人都退出了曾经参加过的邪党团队组织。这个当了几十年邪党书记的亲戚,表示不想再帮邪党干了,他说:“我帮你们,你们真的很正!”

那个酒席上没有三退的堂房哥哥,也八十多岁了,年轻时读书读到高中毕业,官做的不大,不过这个高中文化在当时的农村也算是“知识分子”了,人很傲,告诉他大法真相,他说我什么都不相信,不信神,不信佛,反正什么都不相信,只相信自己。我们没有被他所带动,仍然想办法打开他的心结。

慈悲的师尊安排他到我们住的宾馆来听真相,我们谈到恶党破坏传统文化,谈到中国人不相信自己的老祖宗、却去相信外来的马克思,具体还说了恶党推行简体字改变了传统文字的内涵,这时他终于明白过来了,相信我们告诉他的真相了,退出了恶党组织。

当这个生命明白真相后,他笑容灿烂,那是发自生命深处的愉悦,脸笑开了花,不但脸色好,人也变的好看起来。到最后,我们即将返回的时候,他也说:“你们真的很正。”

这次老家之行,我们劝退了二十四人,顺利返回。谢谢师尊的安排,师尊为我们铺垫好了一切,我们只是迈迈脚、动动口。谢谢师尊慈悲洪恩,让老家的人能听到大法的真相,得到救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