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被动到主动给公检法司人员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后,我被绑架过数次,还被判刑三年多,这些年一直被迫害的很严重。

1、找国保大队长讲真相

二零一三年,我又被绑架,同修陪家人找当地国保大队长要人,把我营救了出来。回来后,我怕心非常重,拿手机打电话时手都哆嗦,心都在颤抖。虽然我有怕心,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我想这一定是旧势力在放大我的怕心!只有多学法、多发正念才能突破邪恶的安排。师父讲:“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那几天我大量学法、集中精力发正念,清除自己的怕心和邪恶因素的干扰。

一天晚上发正念,我看到对面的墙上出现一条大约五米长、二米高的大黑狗,我对着它发出强大的正念,眼看这只大黑狗从嘴巴一直化到尾巴直到消失了,我悟到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已经解体,同时师父也把我的怕心拿掉了,我感觉一身轻。

第二天我和另一位同修堂堂正正到国保大队长家敲门,借表示感谢想给他讲真相。一连去了三次,他都吓的不敢给我开门,没能给他当面讲真相救了他,这是我的遗憾。

2、给派出所指导员讲真相

我们当地一个县派出所的指导员在我开饭店时经常来吃饭,所以很熟。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时,我多次進京护法,被当地公安局接回本地迫害时,他给了我很多关照。

十几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的消息。学习师父最新讲法后,更加知道救度众生的紧迫,我心急如焚,想救他,但不知他现在的情况、也不知道他的住址。

我去县公安局打听他的消息,来到公安局大门口,我说找某某。保安人员让我给他打电话,我没有他的电话号码,正在为难之际,师父巧妙安排了一个老年警察从大门走出来,急忙向他打听,他正好和我要找的人的爸爸一起工作,对他的情况也不太清楚,但他告诉我他老家在某某庄,不知道他老家还有没有人,我想有一线希望也要救他。

多方打听本地有四个叫这个名的庄,真是费尽周折,这里就不详述了,在师父的安排下终于找到他父母家,老俩口八十多岁了,我向老人说明来意,老太太说她儿子在某某镇派出所当指导员,我给他打电话,有什么事你跟他说。电话接通后,彼此问好,告诉他明天我去所里找他,谢过老人,往回返。颠簸一天,跑了二百里路程,总算找到他的下落了。

第二天,找两个同修帮助发正念,坐车来到他所在的派出所,因为他前几年常和法轮功学员打交道,明白真相,可是为了饭碗,不得不为邪党卖命!劝他“三退”时,他有些犹豫,认为邪党不会很快灭亡,等过两年退休后再说吧。我说你看苏联多强大,一夜之间就解体了。中共邪党灭亡那是天意,只有顺从天意退出邪党,才能保命,一旦哪天中共灭亡,此事也就结束了,你想过两年再退,还来得及吗?赶快退出吧!最终他答应了三退。

3、给县人大副主任讲真相

二零一七年夏季,县检察院非法起诉某大法弟子,我和同修们去近距离发正念。回来时,走到路边的一个洗车房前,一眼看到县人大副主任某某在那洗车,他也看见了我,四目相对,我马上避开了目光,因为他迫害过我,我不想见他,对他还有怨恨心,恨他怎么没遭报,还提升了呢?脑海里瞬间翻出一幕幕往事,那是二零零一年春,由他主办的洗脑班绑架了当地包括我在内的二十多名大法弟子,每天让同修看污蔑大法的录像、练军姿、不让睡觉,非常邪恶,想从中捞取政治资本,往上爬。同修们怎么给他们讲真相都不听,在同修们集体绝食反迫害四天后,洗脑班解体,同修们被无条件释放。

往前走近些,我和他再次四目相对,我看到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无助、可怜、祈求的表情,瞬间,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中:“特别是在正法期间,所有宇宙中的正负生命都想在这次正法中能够被救度,包括最高的层层无量巨大的神,特别是它那些个世界的众生,因此它们都在世间、三界之内插了一脚,它们能失去这万劫不遇的救命机会吗?你得救我,都说你得救我、你得救我,但是表现形式可不象世间的论理认识那样的,求人时要很礼貌的、很谦卑的才行:你救我、我得先感激你啊、我给你提供方便,可不是这个。在它们来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这层次才行,你得有这个威德,你才能救了我。你没那个威德、你没达到我那么高,怎么救我?那么它就让你摔跟头、吃苦、去你的执著,然后把你的威德建立起来,你修炼到了哪个层次了,你才能救了它,都这么干。”[2]

他那祈求的眼神是要听真相,让我救他。以前他不听真相,是因为我的层次低、慈悲心不够、没有那么高的威德,救不了他。在这十八年的反迫害中,师父为每个大法弟子都建立了无比伟大的威德,现在是时候了,我一定要救他,慈悲心一出的同时,师父把我的怨恨心、争斗心、妒嫉心瞬间拿掉,我感到有无穷的能量在加持我,感到他就象我的亲人一样。

第三次对视时,我们的双手已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寒暄几句之后,我向他讲真相,当一提到法轮功时,他立刻推开我的手说:“您有事忙,赶紧走吧。”我知道这是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不让他得救,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说:“我不能走,我今天一定要给你讲明白。”他不做声了,默默的听我讲。我先讲基本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一千四百例、大法洪传世界、现政权老虎苍蝇一起打,最后讲到藏字石,劝他退党。这时他伸出双手再一次紧紧的握住我的手,上下抖动,非常激动的说:好!好!我也激动的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4、给派出所所长讲真相

七月中旬,当地派出所三个警察来我家敲门骚扰,我把他们的警号记下来之后,正告他们,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然后向他们讲真相,并给当头的警察做了“三退”。

他们走后,我想这是大法弟子诉江以来,“两高”的司法解释出台后,又一轮对大法弟子的干扰与迫害!可是从另一角度看,这些不明真相的警察是不是想要得救呢?要给他们机会,三个警察的来访,是所长安排的,我得找所长讲真相。

那几天我大量学法、背法,并打印一些真相资料,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号,我带上真相资料,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在同修的正念配合下,我正念十足的走進派出所。

步入大厅,值班警察正处理别的事,我就坐在条椅上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此派出所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清除所长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让他明真相、得救。此时我的身体象火球一样热,我真正的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我求师父让所长在办公室等着,不要出去。十几分钟后,我向警察说找所长,他说你给他打电话吧,他同意你才能上去!我就给所长打电话,电话接通后,他问谁呀?我告诉他姓名后,他愣了一下说:“我知道了,你上来吧。”我说:“你让你的手下把门开开我才能上去呀。”他说:“你在下边等一会,我马上下去。”此时我感到了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众生真的在等着我们救度呀!他明白的一面知道千万年的等待,就等着这一刻呢,他要亲自迎接大法弟子!

他下来后把我领到一个房间,说他太忙了,每天都有六、七十个案子要处理,随手打开电脑,说:“你看昨天就有六十六个案子”。我说我今天来的目地就是想让你了解法轮功……。刚说到这就来了干扰,有两个女人来找所长问有关案子的事。所长给予答复之后,这两个人就是不走,没完没了的纠缠。我很着急,求师父帮助让这两个人快走,别耽误我救人的正事。十分钟过去了,她们还不走,这时所长对我说:“您去把角那个房间等我,那儿比较肃静。”我進了那个房间,关上门,坐在椅子上发正念,可是心静不下来,怨那两个人不走,耽误我正事、怨所长不撵她们走!又过了十多分钟,所长才推门進来。写到这里,突然悟到,是我的善心不够,师父讲:“将来的生命是为他的、不是为私的。”[3]我不应该认为只有我的事是正事,其他人的事都是干扰,这是为私,如果我当时能够心平气和的为他人着想,放下自我、及时向内找,修去做事心、怨恨心、急躁心可能两分钟就解决问题了。感恩师父利用写稿时去掉我隐蔽很深的心。

所长坐下后,我掏出准备好的真相资料,就像老师教小学生看图识字一样,手指着“天安门广场自焚”真相图片,一个一个揭露中共邪党这个漏洞百出的造假宣传。平时不爱说话的我,那天滔滔不绝的讲了大约一个小时,所长默默的听着。

我劝所长三退,我说:“现在有两亿七千万人退出中共党、团、队。你是所长,你现在完全有权把我抓起来,他点点头,可是我为什么还敢来这里向你讲真相、劝你退党,是我师父慈悲众生,让我来救你呀!我是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你的呀!赶快退出邪党吧!说到此,我有些热泪盈眶,可能是我的真诚感动了他,他默默地点了两下头。我真心祝福他得救了。

我又给他讲了东德卫兵英格·亨里奇用枪射杀正在爬上柏林墙企图逃向自由的二十岁的青年克利斯的故事,告诉他:“对待法轮功的事情,你有枪口抬高一寸的权利。”他说:“枪口抬高一寸也得着点边吧!”我说:“那你就向天上打吧!”他会心的笑了!

5、给政法委书记、综治办主任讲真相

我想给当地的政法委书记讲真相,就去镇政府找他。星期一早八点,在同修正念配合下,我去镇政府找这位书记,来到办公室门前,还没上班,就在外面等着,突然心怦怦跳了起来,我意识到这是怕心上来了,我想:“我是主佛的弟子,师父就在我身边,我是来救人的,我做的事是最正的事,这怕心是我吗?不是,是邪恶,它不让我救这里的众生。”我立即发正念清除它,瞬间心平气和,感谢师父为弟子拿掉这个怕心。

这时,有几个人随书记走了过来,我说:“你是某书记吗?”他说是。我说:“我是某某。”他很惊讶的说:”呵,法轮功还找上门来了,怎么样,还炼吗?”(他知道我的名字)我坚定的说:“炼,蹲三年半大狱都没能阻止我修炼,现在环境宽松了,更要炼了!”我说:“我今天是来告诉你真相的。”他说:“我今天实在没有时间,你看有好几拨上访民众,我得处理,这样吧,星期三下午我给你半天时间,咱俩好好盘盘道。“我说:“好,一言为定!”

星期三下午两点,我带着真相资料来找他,他说:“对不起,昨天夜里一宿的暴风雨,把铁路两侧村街的彩钢活动房刮毁了很多,有的彩钢板被刮到铁路上,造成铁路停运一个多小时,我要去解决活动房加固和拆迁的问题,你跟我们主任谈吧!”并把主任介绍给我。

这位综治办主任很热情,让我坐下,给我沏了一杯茶,我俩攀谈起来。他可能看过一些佛教的经书,对佛教很感兴趣,我看他还有佛性在,就和他谈论一些佛教的东西。十几分钟后,我想我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大法弟子是主角,我要主动出击,就把真相资料送给他,他说:”我已经有了,是某某送给我的,你认识她吗?”我说:“你看了吗?他说:“明慧网的东西我不看,我只看我们上级发来的资料,法轮功好就在家炼,为什么非得在大街小巷到处粘贴不干胶、发传单呢;再说历朝历代哪有修炼人反对君主的;你们发《九评》、劝三退,这是搞政治;你们是在宣传迷信;宣传世界末日。”他象连珠炮一样先发制人的提出五个问题。我知道这是他被中共几十年洗脑后的结果,也是他不明真相的强大障碍。我刚要给他解答这些问题,来电话了,书记让他也去处理问题,没办法,谈话到此结束。

星期五这天晴空万里,一场秋雨过后,闷热的天气凉快了许多。我又来到镇政府,看到会议室外,有六辆警察专用摩托车。進入会议室,长条椅上坐着八个警察在玩手机,正好和我夜间梦到屋里屋外到处都是苍蝇、虫子之类的场景一样,当时发正念清除了。

進入里间办公室,主任等四人在各自的办公桌前看电脑,看我進来问:“什么事?”我说:“法轮功的事。”他说:“咱们找个房间说话,别影响人家工作。”我俩進入另一房间坐下,我就详细的给他讲了他上次提出的五个疑问,又把《江泽民其人》一书,大概说了一下,他一直认真的听着,并且想要此书看一看。

我接着说:“大法弟子发《九评》、劝三退不是搞政治,这是天意,是在救人,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惊现2·7亿岁的世界奇观,“中国共产党亡”藏字石,没有任何人工雕刻的痕迹,纯属天然形成。只有顺天意而行,退出党、团、队,才能保命!举个例子,一个人掉到水里了,喊救命,你说是救他上岸呢?还是不理他呢?他怕我绕他,想了一下说,按常理还是应该救他。我说:“你说对了,我师父慈悲,让我来救你的呀!现在已有两亿七千万勇士退出中共党、团、队,你能不能得救,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说到此,我劝他三退,他说:“我吃着共产党、喝着共产党、共产党给我开工资,让我退党,我做不到。”我听后,非常难过,觉的自己没做好,没给他讲明真相,就劝他三退,急于求成也是一颗人心呀,我正要接着讲,他又来任务了,还得走,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在干扰,不让他得救。

第四次我又去了镇政府,到办公室一问,说是去北京接上访人员了,得晚上回来。回家后,我向内找自己,是我起欢喜心了,前几次的成功,自己飘飘然起来了,还到处宣说,这不是显示心吗,如果没有师父呵护,别说救人,自己的安全也很难保证。并发现自己的善念、慈悲心不够,没能解体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而没有使他得救,不过他能接受真相资料,想要破网软件,要看《江泽民其人》,对于满脑子党文化的政府官员来说,已经有很大的突破了,今后我还要继续找他。

6、讲真相 案件柳暗花明

二零一六年我地有一名同修被绑架关押,同修们请了律师,但由于种种原因,案子進展的不乐观,尤其是绑架同修的那位派出所所长表现的很邪恶(因为被绑架的同修控告了他,他心怀怨恨,叫嚣一定要重判同修)。

为营救同修,更是利用这个机会救度公检法司部门的众生,经同修们切磋,决定去给那位派出所所长讲真相。

同修J主动提出陪被绑架同修家属去派出所讲真相,J同修正念很足,去之前,她求师父让派出所所有警察都来听真相。(这位同修和家属到派出所后,家属很快就被轰出来了)师父慈悲,正如同修所愿,進入派出所后,见所里的三十多个警察都站在大厅里像列队迎接同修一样(其实是师父安排他们来听真相,表面空间的表现是所里的警察为准备一个什么节目在集体背台词),同修堂堂正正的大声告诉所有警察记住: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

开始所长表现的非常邪恶,要绑架J同修,J同修堂堂正正的不停的讲真相,邪恶因素不断的在解体,所长也不再那么邪恶,J同修还给三个警察做了三退。经过七个小时的正邪大战,在师父的慈悲护佑下,J同修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

在对被迫害同修最后一次非法庭审的前几天,J同修和另外一位同修找到本案公诉人的家,和公诉人讲真相,让她不要参与对同修的迫害,公诉人表现的很害怕,一直不敢承认负责本案。到本案开庭时,之前的所有公诉人都换人了,同修们讲真相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

之后J同修和另一位同修配合去找本案的庭长及法院副院长讲真相,结果家里没有人。J同修又和被迫害同修家属再一次去找本案的庭长讲真相,在他家门口从晚上五点一直守候到半夜十二点以后,庭长及家人很害怕,他们知道同修在门口守候,就一直不敢回家,期间同修离开一会到这位庭长的另一处住宅找他,他和家人看同修走开才开门回家。同修第二次返回后发现他家亮着灯,去敲门,他们吓的马上关灯,没敢给同修开门。

非法庭审时,整个法庭只有律师的声音,法院的工作人员都无精打采的,连结果都没有就匆匆结束了庭审,过了几天偷偷给同修宣判了一年刑期就草草结案(宣判时同修已被非法关十个多月,还有一个多月就期满回家了,本来要对这位同修重判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