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囹圄两年 山东邹城詹丽华九死一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詹丽华,六十四岁,济宁邹城人,因修炼法轮大法曾被中共迫害多次,三次非法劳教,遭受种种非人的折磨。二零一六年,因写真相标语,詹丽华被非法判刑二年。以下是她自述这两年间被迫害的情况。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我和老伴去浙江杭州旅游。我在富阳市江边写真相标语,被富阳派出所警察监控跟踪至住处。

六月二日,警察踹开门,七、八个警察闯进来,把我和老伴按到床上强行戴上手铐,绑架到富阳派出所,并抢走私人物品及现金。我老伴当时在睡觉(他未修炼大法,知道大法好)。当天,他们就把我们非法关进了富阳看守所。

因我老伴当时血压很高,看守所不收,被非法取保候审,并抢走勒索了两万块钱,还威胁说不能离开杭州,每半月来一次公安局,如果不配合就搞死。否则两万块钱就不给了,还说你们俩口子的罪名一样,你走到哪里都知道,这里有你留下的大手印,给你照了像,你的一切信息都在网上,你到哪里我们都知道,如果你半个月不来,不接电话,找到你就把你关进监狱。老伴由于被威胁,至今不敢回家,在外流离失所。

我被绑架到派出所,我不配合、不受他们指使。被非法关押后,我不穿囚服、不报数、不背监规、不走队列、不做广播操,我绝食反迫害三十天整,没吃一口饭菜,第十天开始喝水,我绝食绝水九天后,我不能影响讲真相,在富阳区看守所劝退一百多人,就开始每天沾几口水了,也不知道警察是没有发现我绝食,或是有意装作不知,一个月没给我灌食。二十六天后,他们给我抽血化验量血压,医生说我比他们的身体还好。这时我哪里也没有不舒服,就是走路感觉腿没有力气,走的慢,到了第三十一天他们又抽血化验量血压,所长拿着化验单给我看,说我身上还有2.3克的钠和2.6克钾,医生说你马上就要死掉了,心脏马上就会停止,死了也没关系,是有指标的。这时他们就拿了盐水,把我强行按在地上灌盐水,灌完之后给我戴上脚镣手铐送医院,到医院插管子鼻饲后不给拔,管子捆在头上是我自己拔出来的,接着又打吊瓶,血管找不到了费了好大劲才找到,第三十二天用轮椅推着又去打了一个下午,医生说现在这个情况要打四天盐水,还得吃饭营养跟上的情况下才能慢慢恢复,一个下午把四天的盐水全打上了,到了晚上睡觉就咳嗽。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被绑架前在家时我的体重有一百三十八斤,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差三天不到一年三个月,非法关押在监狱时还有九十斤,被关在监狱后由四个包夹来迫害我,天天播放邪党编造的谎言,逼我放弃修炼,我不听不看不写,他们就从精神和身体上迫害,强迫以站军姿的姿势站了十六天十六夜,每天站二十几个小时,站不好她们就连踢带打,头上顶上书本,两腿夹上纸板,两胳膊夹上纸板,腿肿的很粗很硬,一直肿到小腹,手肿得像个大面包,胳膊也肿了,我被迫害的大小便费劲,化验小便,做B超,医生说是尿道炎、膀胱炎、肾结石。我两腿走路抬不起脚,两只脚脚趾头几个月没有知觉,强行叫走队列,每顿饭只给一大口,三餐就给一点咸菜,狱警邵红霞说这是科学配方。我站不住倒下去起不来,他们就拽我头发,掐我脖子,不站起来,她们就逼我写,往我手里塞笔,我握紧拳头,恶人包夹就用圆珠笔头扎我的手指,手指被扎了七个眼,顺着虎口流血,几个月那个扎眼流血的地方还有硬块,当时狱警邵红霞也在场,因为我的手肿的象个面包,包夹谢海凤用力掰手指,疼了好多天,她们三个人抱住我拿着我的手写,我不抬头看,谢海凤就拿风油精直接往我眼里倒,几天内往眼里倒风油精三次,脸肿的很厉害,眼肿的只有一条缝,谢海凤拽我头发掉下去很多,当时狱警邵红霞都在场,她指使她们对法轮功学员犯罪,我给他们讲真相,她们就用擦地的袜子堵我的嘴。

强行按手印
示意图:强行按手印

邵红霞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这里是暴力机关,怎么样对待你都是合法的。”还说:“我要转化不了你我就不姓邵,你苦头吃尽,神志不清时也得转,在我的手底下没有一个不转化的。”真是邪恶至极,吃饭看谎言电视都是站着,站着迷迷糊糊不知东西南北,摔倒了不知有多少次,站着睡着了还做了个梦,梦中看到一个四、五岁的男孩拉着我走。医务犯给我量血压说:你的血压很高,血管很可能会爆破,你全身肿的这么厉害,你的肾可能也伤了,你千万要注意,你的生命随时都会保不住。

我一念就是我不能死,我也不会死,我一定要活着出去继续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我的两腿和两脚都严重的变形,单盘翘的很高,想双盘,腿却扳不上去。比刚开始修炼时盘腿还费劲,两胳膊也疼,走路抬不起脚,上下楼很困难,晚上脚疼的睡不着觉,蹲下起来很费劲。监狱的犯人抱起我问还有八十斤吗?我瘦的皮包骨头,犯人说我像难民一样。后来消肿时腿上像鱼片很吓人,坐一会站一会脚全是紫的,充血。

在监狱里非法关押我九个月零三天,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我被单位610人员等五人从杭州接回山东,正赶上青岛开上合峰会,他们没有让我直接回家,又把我非法关押在单位派出所十四天防盯看管。

邪党在精神上经济上身体上迫害,给我家人带来严重的伤害。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一次又一次的呵护弟子,替我承受,感谢师父救度之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