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经浮沉 终于走進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四日】我是二零一七年真正走進大法修炼的青年女弟子。二十年前,大法洪传时,我曾有幸跟随父母在收音机前听师尊讲法,因为人中的执念,兜兜转转。二十年后,终于迷途知返。重读师父的经文,常常泪如雨下。

“如果有谁谜在人中,请一定要叫醒他。”纪录片《永恒的诗篇》好像揭开了尘封的记忆,我终于明白大法弟子的生命从哪里来,要向何处去。当正法洪势推進到表面的时候,没有错过这万古机缘,成为真、善、忍造就的宇宙大法的弟子,坚如磐石,金刚不破,是何其幸运!

古语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主佛用洪大的慈悲为我们承受了生生世世层层渊怨,救度我们走出苦海,孕育着永恒的生命。感恩之情,无以言表!唯有精進实修,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不负千万年的等待,跟师父回家!

一、几经浮沉,终于走進大法

我小时候对死亡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恐惧。还清晰的记得,有一日,我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突然想到如果人死了,生命就将终结,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那一刻,恐惧瞬间侵蚀我的身体,让我惶惶不安。

我常常思考,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一九九七年,表叔从部队回来,带回来几盘录像带,邀请爸爸妈妈观看。爸爸看录像时,一直在睡觉,老师讲完了,他也睡醒了。“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1]。爸爸说:老师讲的真好,句句都是真理。接下来,他开始拉肚子,一连拉了几天。不久后,妈妈和爸爸相继走入大法修炼。我那时刚刚小学毕业,对原子、分子、星体、星系等法理还不能理解,但在父母的影响下,大法的种子深深扎根在我幼小的心灵里。

读高中时,我和同学逛街,听见后边一辆出租车按喇叭,我俩向右侧马路边又靠了靠。没想到,出租车从我右侧驶过来,直接压在我的右脚上。我用力向外拽,眼睁睁看着车轱辘从我的脚面上压过去,却拽不出来。我当时也没害怕,司机下车后有些慌张,要带我去医院。我说,没事,您走吧!同学说,这哪行,得去医院检查,随后给我的家人打了电话。到了医院,医生做了检查后说,右脚面都是脆骨,哪有车压过去没有事的,真是奇迹!

正值暑假,我去学校看男排训练。体育老师对我说,脚“伤”了,你怎么不和司机要钱,得讹他。我跟老师说,我爸说了,不义之财不好花。

那时,大法正在遭受严重迫害,父母因为学法不深,当时已经放弃修炼。但是他们一直按照师父说的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现在回想,我那时候虽未走進大法,但是师父已经在管我了。

读大学时,我对人生有很多追问。西方文学老师告诉我们,人生的意义是实现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和我最要好的大学同学是大法弟子,她劝我学法,但我那时受邪党文化影响,好胜心、争斗心强,对人生还有很多执着。

毕业后,我只身一人来到北京,在常人社会的洪流中几经迷茫与痛苦,期望通过努力,抗拒悲悯的人生。二零一二年,父母在师父的看护下,从新走回大法。那一年,我经历了很多挫折。二零一三年新年长假,在妈妈的鼓励下,我一口气看完了师父的讲法录像,决心修炼大法。有一天晚上,我刚躺在床上,清晰的感受到小腹部位有法轮在旋转,我知道,我真正成为了师父的大法弟子。

回京后,一个人学法,开始时还很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随着工作的繁忙,学法日益懈怠,总觉得时间还来得及。我当时工作的单位,有很多从国外回来的高知,她们信仰基督教,向我传福音。我学法虽不精進,但明白不二法门的法理,坚信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

同修来京时,每次都会带些新资料给我。二零一七年,我经历了事业的沉浮,生活归于平静。静下心来,读师父的新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泪如雨下。这泪水中有无尽悔恨,这些年来,师父用巨大的承受为我们延续来的时间,我却没有珍惜。我不断学法,才豁然明白,人生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于是放下对事业的执着。我在悔恨的同时,感到万般庆幸,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点化我迷途知返。师恩无以回报,唯有坚修大法。

二、炼功中的考验

最开始遇到的问题是“炼功招魔”[1]。开始学法时,只要一拿起《转法轮》,楼道里就会有声响。北京地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很严重,我那时候心不稳,一有声音,就有些担心。转念一想“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1]。几天以后,这声音就不再有了。有一次梦中出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向我走来,我立掌发正念,她就消失了。

我每天早起,三点五十分与全球大法弟子同步炼功,下班后放弃一切邀约,学习《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有一天早晨未能按时炼功,下班后感到周身疲倦。学了一会法,挣扎着要不要休息。这时,耳边响起了炼功音乐,还有师父的声音。我看了看播放器,并没有打开。我知道是另外空间的音乐,师父点化我炼功。可是我没能抵挡住困魔的干扰,躺在床上睡着了。

睡梦中:我抓住了一个灵体,连声喊,“邪恶!邪恶!”打开手一看,有几处被咬伤了。显示心一起,拿给爸爸看,爸爸说,你要当心。我说没关系,很快就会恢复。这时“哥哥”过来和我说话,“哥哥”把我叫到没人的房间,我正要跟他说话,他趁我不备,伸出双掌,一股浓烟喷向我的天目。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脱口而出:法轮大法好!这时,半梦半醒间,我感到头顶一个白色大法轮在旋转。渐渐的,从睡梦中醒来,心有余悸,终于知道“一思一念”这四个字的份量,于是决定起床炼功。我打开灯,照了照镜子,看到就在我两眉之间天目的位置,肿起一个包,周围紫红。

我感到不可思议,这梦里就是我主意识真实经历的吗?如果没有师父的法轮保护,我的天目恐怕就伤了。我定了定心,坐下来炼第五套功法,然后发了零点正念。再看天目的位置,肿起来的包已经消下去一些。第二天起床,再照镜子,发现两眉之间完好无损,红紫色的印记完全消失了。我由此知道大法的严肃,每一思一念,都要溶于法中。每当早起挣扎时,我就告诫自己,我的背后是对应的天体中无量无计的生命在等待着被救度,一定要精進实修!

三、放下为情为私的人心

假期回家,我给父母讲我学法的心得。他们这些年带修不修,退休后和哥哥嫂子同住,家里供了狐黄。爸爸过年时听《九评》,说写得真好。这次回家,他却一直在看邪党的新闻,还连声称赞。我劝他们从新走回大法。父亲面露慌张,说前段时间敲门行动,警察来找过他,已经挂了名。我和妈妈早起炼功,哥哥的阻力非常大,我感到家里的修炼环境不是很好,于是把这些事情告诉同修。

同修说,这样脚踏两只船,非常危险,好在父亲有师父在管。几位同修不辞辛劳从C城市来到父母所在的S城市,在法上与父亲交流,父亲忆起他当年学法受益的经历,又从新走回大法。看似简单,却无法想象,在另外空间,这一定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正邪大战。我们集体发正念,彻底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过了几日,我与嫂子交流,嫂子同意将狐黄牌位清理掉。师父告诉我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只要父母这一念,师父就把家里的环境全都清理了。

假期结束后,我心念父母的修炼情况,不知道他们是否精進。因为他们不会登录明慧邮箱,在电话中又无法交流,不免有些担心。在学习各地讲法中,师父通过同修提问点化我,这是情,是一定要去的心。想到这,一段法打入脑中:“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1]我忽然悟到,父母同修也是师父的大法弟子,都有师父在管。我要放下这个情,向内修自己。

这些年来,我在观点上常与父亲争执。受邪党文化影响,他曾经是一个强权的父亲,而我个性独立,对他的很多做法并不认同。学法后,我没有深挖这颗心,发生矛盾时,只是尽量隐忍。有一天,我梦见与父亲争吵,感到委屈,嚎啕大哭。这时耳边传来同修的声音,这不是你,这颗心要走了,它当然要哭。我醒来后,向内深挖自己,多年来,我对父亲有一颗顽固的怨恨之心,还有嫉妒心、争斗心、委屈心、高傲心、自以为是的心等等,一切都因情而起。

师父说:“你们仔细想想,你们为什么事情念念不忘时、为什么事情忿忿不平时,那是被情带动的啊。”[2]“三界内所有的分子与细胞都被它浸透着,所以修炼中就很难摆脱。修炼的人,你要放不下这个情,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人的行为。其实,重情就是在维护这个情,你就是常人;你要能放下它,你就不在它其中,就是神。”[2]我清除因情而生出的为私为我的人心,竟觉有一个坚硬的东西溶化了,展现在我面前的是可亲可敬的父亲。

四、时时向内找,修心性

多年来,我被邪党文化毒害极深,做什么事情都被条条框框束缚着。我对每天炼功学法做了计划和安排。只是每晚六点发正念的时间没法协调,那时,我基本上刚走出地铁站,不能及时回家打坐。为了节省时间,下班后,我第一时间冲出办公室,一路小跑。出了地铁站,再骑上单车回家。虽然时间刚刚好,这一路下来,既慌张又疲惫。因为刚刚得法,我对自己的要求极为严格,我放弃了一切社交活动,每天学法就像必备的功课。我以为自己很精進,殊不知,大道无形。而我太注重形式,走了极端。有一天在地铁上,手机里弹出一篇文章,题目是《你不是不努力,只是太着急》,我恍然大悟,是师父在点化我。

我与同修交流,同修说,担心自己做不好,是怕心。哦!这个心隐藏得很深。我又继续向内找,还有什么心让我如此紧张,是对时间的执着。我得法晚,担心跟不上正法進程,当个别同修盼望正法结束的时候,我心想,晚一点,再晚一点。这是一颗多么自私的心!师父用巨大的承受换来了时间的延续,为的是多救人。而我还在执著于个人的圆满,想到这,羞愧难当。这不是我,这颗心要去掉。师父既然安排了我的修炼之路,我只管信师信法,放下执着,多救人。

我没有小组学法环境,每天上下班路上听同修的交流文章,让我受益良多,学会了向内找。

去年年底,单位举办大型的盛典活动,历时两天。本来第一天的论坛安排我主持,第二天的颁奖典礼,邀请一位业界专家。可是这位老师说,第一天的论坛他要主持,否则就不来了。领导向我转述这件事情时,我心想,这人求名心真重。转念一想,师父说:“大法弟子从修炼那天开始,你的一生就已经从新安排了。也就是说你这一生已经是修炼人的一生,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3]。我悟到,这不是我的镜子吗?这不是奔着我的虚荣心来的吗?这正是要去的心。那几日,为准备盛典,同事们忙得不可开交。我忙完自己的工作,就急着回家学法。

有位同事负责场地协调,安排工作时,对实习生态度凶巴巴的。盛典结束后,打算请几位实习生聚一下。我提前知道了聚餐的消息,想着,怎么也会叫上我吧。聚餐当晚,他们悄悄下了楼,后来觉得不合适,又打电话给我,电话里我听到他说,她不会来的。我挂了电话,心里五味杂陈,心想,我没做错什么,你们何故排挤我,越想越难过。发正念的时间到了,我猛然醒悟,这不是要去我的心吗?常人爱凑热闹的心,不平衡的心,以自我为中心的心。我含着泪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头,求师父加持,一定要去掉这些心。发正念中,心情渐渐平静,我知道,师父把我另外空间不好的物质拿掉了,我感到周身清爽。后来与老同修交流,他说师父为我开创了修炼环境,常人的事情不再干扰我了。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继续向内找。在工作繁忙时,我为了自己学法,而不能帮助大家,这是多么自私的心!师父让我们在常人这个大庙中修行,就是要在矛盾中提高心性,在点滴之中证实法,每件事都溶于法中,这才是真修。

这段时间以来,我也一直在向周围的人讲真相,同事、家人、朋友,以及遇见的有缘人。我在讲清真相的过程中,从焦虑到平和。开始时,注重结果,后来越来越智慧理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沐浴在浩荡佛恩中,心中的感恩之情无以言表,唯有学好法,多救人,完成史前大愿,才能无愧于师尊的慈悲救度!

此上为个人所悟,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