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明真理 慈悲化怨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四日】我和丈夫为人忠厚,与人相处,礼让三分。可命运却和我们过不去。我父亲和继母在市区开了一个比较大的幼儿园,非常盈利,经济雄厚,产业不小。父亲去世后,留下了万贯家财,一奶同胞的兄弟姐妹们一致要将继母撵走,大家共同分家产。我觉得这样做不对,虽然老人和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这丰厚的财富是老人和父亲共同创造的,应该给老人部份财产。他们都说我傻,对我群起攻之。我顶着压力,为老人说话。在我的协助下,老人得到了该得的财产。兄弟姐妹们在分家产中不但没有我的份儿,他们分完后都不理睬我,对我耿耿于怀。我回不去家,都把我拒之门外。

我丈夫是领导干部,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公公去世时,丈夫的同事、朋友纷纷来上厚礼,礼金接了五、六万元,丈夫的兄弟姐妹们扣下这笔钱给了婆婆。婆婆去世时,丈夫的同事、朋友又纷纷来上厚礼,礼金接了八万元,他的兄弟姐妹又都扣下,这十几万的礼金他们平均分了,没给我们一分钱,并且把我们轰出家门。

娘家和婆家两家家人对我们这般苛刻不公的对待,我心里很不平衡,难过之余,患上了抑郁症。

一九九七年五月,我开的粮油店当时面粉短缺,一个同行找我买面粉,我按批发价给了她五十袋,她深受感动。她母亲是修炼法轮功的,她把法轮大法介绍给我,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我翻开书一看,每个字都金光闪闪,都是佛的形像,都是蓝头发、黄袈裟,而且层层叠叠,成千成万。我就这样得法了。

我在看《转法轮》的同时很想炼功,我不知道哪里有炼功点。一天我去公园找炼功点,在一位老太太的指点下,我顺一条小路往前走,一眼看到了湖畔上有一位身材高大、非常英俊的小伙子,他瞅了我一眼,就往前跑,我就在后边跟着跑,跑了很远,他给我领到了本城的一个大型炼功点,这里有几百人在炼功。到那后,我就和大家一起炼功。炼完功,我就找那个小伙子,找了好久也没找到他。我回到家里,翻开《转法轮》,发现师父的照片和那位小伙子的模样一模一样。这时我才明白是师父法身给我领到了炼功点。我热泪盈眶,心里久久难以平静。

因为家产,因为继母,我得罪了所有的兄弟姐妹,成了他们的敌人。我是修炼大法的人,他们是常人,他们以我为敌,我也要与他们为善,大法要求对谁都得好,何况和我一个妈的亲人,我要听师父的话,我要高姿态,我要用大法赐给我的慈悲去化解与他们的怨恨。

于是,我首先带着厚礼主动去看望姐姐。姐姐特别厉害,打官司、告状、進京上访,她都敢为之。姐姐一见到我,开口就骂,甚至动手撕我。我很冷静,没有顶嘴,劝她别再生我的气,她根本听不進去,我被她赶出家门。接连我又去了两次,姐姐对我都是以这种打骂的做法撵出了我。我没有灰心丧气,我相信大法的威力是无穷的,我一定会感化她的。第四次,我还是带着厚礼登门拜访,姐姐终于转变态度,和我言归于好。我感谢伟大的师尊,是宇宙大法真、善、忍填平了我和亲人之间的这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我另外有三个妹妹、一个弟弟,还有丈夫的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在他们遇到困难时,我都主动伸出援助之手,我的善打动了他们的心,均和我们重归于好。

亲戚们有大事小事,我和丈夫都去,孩子们都不理解,认为亲戚们过去那样欺负我们,就应该彻底断绝往来。每当孩子们埋怨我时,我总是告诉她们:妈妈是大法修炼人,师父叫妈妈做好人,对谁都得好,对亲戚们妈妈更应该好。

我娘家、婆家双方这十几门亲戚,在我的努力下,现在和我们都能和睦相处,这几十口人从我身上亲眼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他们都从心里敬佩法轮功,敬佩大法师父,也都退出党、团、队组织,都获得了福报。其中,我的小妹妹也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