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江西省女子监狱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五日】我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曾被非法关押在江西省女子监狱做奴工,亲身经历、目睹过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江西省女子监狱对刚去的法轮功学员会派两个帮教二十四小时监管,不允许法轮功学员跟任何人说话、打招呼,否则就“惩罚”,使用最多的手段是罚站,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有包夹犯人前后跟着。这些帮教犯大部分是杀人死刑犯、贩毒死刑犯、经济诈骗死刑犯,在狱警的唆使下,这些人心狠手辣,为了减刑不择手段,穷凶极恶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狱警经常给她们洗脑,说是“好好培养”,“好好做接班人”,并时不时的买些好吃好用的收买、鼓励她们,让她们沦为狱警得力的打人工具,但稍不卖力,也就是所谓的不听话,便会被狱警毫不犹豫地换掉。

在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我目睹、耳闻的监狱酷刑如下:

一是八个监区都有束缚衣,专管迫害法轮学员的狱警肖叶就说过有多少不听话的就有多少束缚衣给穿上。这个束缚衣是衣服和裤子连着的,裤脚下两边也是连着的,走路只能移着步子走,这个束缚衣其他犯人也给穿过,有的被吊起来,有犯人因受不了监狱的惩罚,劳累而死。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二是把人吊起来,脚尖朝地、脚板不能平的站在地面,从早到晚,吃饭时才放下来。

三是用绳子绑着手指头拉吊起来。

四是从早到晚蹲着在地上不允许站起来。

五是把人绑在床上,手脚分开绑着不能动,屎尿都拉在裤子里、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六是吃饭时只能吃饭,不允许吃菜。

七是从早上出工(五点至六点)站到晚上(九点至十点)收工,回监舍后继续站,直到凌晨一点至二点,从早到晚都不允许坐。如所谓的攻坚时,也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时,则二十四小时都不让睡觉,把人迫害得疲惫不堪、头脑昏沉、主意识不强,从而达到转化的目的。我就是在这种被长期剥夺睡眠的酷刑下,在邪悟者们和包夹犯人的攻坚下,违心转化,使自己在修炼的道路上留下了污点。

在狱中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亲情电话、接见都是被严格控制的。

六监区是做雨伞行业的,共有三个警区,其中三警区是套雨伞套子的,这个工种是整个监区行业里最累的工种,只有法轮功学员才被送到这里做这个奴工,除了包夹犯人(他们不干这活,干别的)其他犯人是不会进来做的。法轮功学员年龄最大的七十多岁,最小的五十多岁,她们每天都要弯着腰推着七十至八十斤重的一筐伞到自己的位置上,每七、八分钟至十几分钟套完一筐伞就要弯着腰去推另一筐伞,还要把套好的伞一箱箱的叠起来,因为筐底没有装轮子,完全靠人用力气推移走,所以这是重体力活。

由于天天推伞,地面都被辗压得凹凸不平,一不小心人就会摔倒。有一次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刘孝慈摔倒在地上起不来,狱警还不准别人搀扶。这里的规定是:推不动都得推,不准互相帮忙,谁帮就得惩罚谁。狱警和监狱长还扬言:监狱就是惩罚教育的地方。这就是江西省女子监狱的罪恶,把好人打向地狱。

下面是监区主管警察和骨干帮教犯人的名单:
三监区:
警官:吴静敏、陆嫒、丁险。
帮教犯:杨丽红、黄海珍、张岩梅、吴婷。
一监区:
帮教犯:漆丽娟。
六监区:
警官:肖叶、赵玉冰、叶某。
帮教犯:褚红梅、孝文婷、段静、邱明秀。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