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青岛开发区法轮功学员被抓捕、骚扰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修炼,在法轮大法弘传的二十六年里,法轮功学员和平、坚韧和善良已经展示了他们是社会上一群好人。中共的迫害还在持续。2018年上半年,山东省青岛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简称青岛开发区)九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抄家,多人被严密监控、骚扰迫害。

2018年1月18日,法轮功学员宋贻莲(女,69岁)、马亮香(女,60多岁)在黄岛区(原胶南市)隐珠街道办事处讲真相、发资料,被隐珠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一直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即墨普东看守所。从看守所传出信息,宋贻莲血压200mmHg以上,狱警每天强迫她服用降压药。

2018年4月10日左右,法轮功学员隋英(女,43岁)在给世人讲法轮大法真相时,遭人恶告,被青岛开发区辛安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到即墨普东看守所。4月14日,隋英由家人取保候审回家。

2018年4月12日上午10时许,青岛开发区公安分局灵珠山派出所(原柳花泊派出所)警察,在辖区于家社区居委会打电话,叫该社区法轮功学员赵光许(男,34岁)到居委会谈话,谎称:“你来说说就没事了。”赵光许去后,就被劫持到派出所进行非法审问。随后,警察到赵光许家非法抄家,抄走法轮功师父法像,电脑一台,还有护照等。家人到派出所要求放人,警察说明日放人,可是却拖延到4月14日才放人回家。

2018年4月20日中午12点半左右,法轮功学员宋吉玲(女,67岁)被蹲守在住宅楼下轿车里的三名便衣警察非法抓捕到长江路派出所。21日下午,警察将宋吉玲劫持到青岛市海慈医院查体,查出血压170mmHg,大面积心梗。警察不顾宋吉玲的生命危急状况,又把她劫持到青岛市即墨普东看守所。因宋吉玲身体状况严重,看守所拒收。长江路派出所将她非法拘留到4月28日才释放回家,其间不出具任何法律文书。

5月8日下午3点多,法轮功学员王莲(女性)及其女儿在居住的小区里被黄岛区(原胶南市)泊里镇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其住所及女儿的工作处所被非法抄家。王莲女儿第二天下午五点放回家,王莲被非法关押在即墨普东看守所。6月18日端午节前,王莲被“取保候审”回家。

2018年6月2日清晨6点钟左右,青岛开发区公安分局灵珠山派出所(原柳花泊派出所)数个警察闯入独垛子社区法轮功学员赵仁霞(女性,48岁)家,将赵仁霞非法抓捕并抄家。赵仁霞被非法关押在即墨普东看守所。在亲属的强烈要求放人的情况下,赵仁霞于7月10日被“取保候审”回家。

2018年6月4日,法轮功学员于祥根(男,66岁)被青岛开发区公安分局长江路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并非法关押在青岛市即墨普东看守所。

2018年6月8日,法轮功女学员田勇文(女,43岁)在家中被黄岛区(原胶南市)公安局灵山卫镇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抄家,抄去电脑、打印机、现金等。田勇文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家中还有两个男孩(小的才两岁),生活的重担都落在丈夫一个人身上。

2018年6月上旬,青岛“峰会”之前,青岛开发区法轮功学员崔永强(男,44岁)外出打工不在家,其原籍山东省潍坊安丘市大盛镇派出所警察与青岛市黄岛区灵山卫镇派出所警察恶意串通,非法将崔永强租住的楼房门锁撬开,抄走室内何种物品不清楚,并将其停在楼下的做生意用的一辆面包车非法开走,下落不明。警察重新安装了一把新门锁,还在门上贴了告示,让崔永强去灵山卫派出所处理此事。崔永强至今无法进入自己租住的家门。

2018年6月份,青岛开发区政法委、公安分局下属“610”、国保、派出所联合串通辖区各办事处、居委会(村委会)、住宅小区等单位,以青岛“峰会”维稳为由,统一行动,对法轮功学员全面严密监控骚扰迫害。

从2018年6月8日开始,女法轮功学员侯成香家楼下停泊一辆监控轿车,车内人员每天24小时留守监控,不让其出门,直到6月21日才撤离。

从2018年6月8日起,女法轮功学员侯瑞兰家楼下停泊一辆监控轿车,车内人员24小时全天候留守监控。侯瑞兰出门购买生活用品,监控车内就派人跟踪。6月20日,监控人员及车辆撤离。

2018年6月8日,法轮功学员王占所、宋吉玲夫妇家楼下停泊一辆监控轿车,车内人员24小时全天候留守监控,并对其住房断电、剪断互联网线,造成冰箱内贮存的食品腐烂变质。6月17日夜晚,监控人员及车辆撤离。

2018年6月8日,女法轮功学员尹秀菊家楼下停泊一辆监控轿车,每天3-4个人24小时轮流监控,不让其出门。6月20日,监控人员及车辆撤离。

2018年6月8日,女法轮功学员薛淑兰家楼下每天3个人蹲守监控,不让其出门。6月21日监控人员撤离。

2018年6月8日,女法轮功学员陈泽英家楼下每天3个人蹲守监控,不让其出门。6月21日监控人员撤离。

另外,从2018年6月8日至20日期间,还有法轮功学员尹秀萍、陈云红、刘霞、郭红伟(音)、刘振繁、高桂华等,住所楼下每天都有2-4人监控。学员出门办事,都有专人跟踪,有的被限制出门。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社区通知其亲属在家监管,不让出门。社区内及出入大门也都有戴红袖章的专人站岗和巡逻。

有些监控人员是雇佣的不三不四的年轻人,有的在夜间又唱又吼,搅的社区居民不得安宁,居民不得不打电话举报其违法行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