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被撕掉 工程师在本溪监狱遭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本溪监狱一间由警察办公室临时改造的刑房内,一把扶手椅上捆绑着一个男子,上身仅穿着一件背心,大开着的窗户。十一月份东北的天气,经历了一天一夜的电击、殴打、冷冻、针扎,虽满身是伤,但神情坚毅。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两个恶徒用鞋跟反复搓男子的前胸、两肋,两个小时的蹂躏,皮肉烂成一片与背心粘连在一起,紧接着一名恶警拿着电棍继续电击,直到男子昏厥。男子苏醒过来,一人拿着剪刀剪开了他的背心,将粘连在前胸两肋的背心一片片扯下来,刚刚结痂的伤口再次变成血肉模糊的一片……这一切,仅仅是为了让一个好人放弃对真、善、忍这普世价值的信仰!

那一年的冬季,本溪遭遇了五十年不遇的低温!

这名男子叫陈秀,一九六二年出生,一九八三年毕业于辽宁大学物理系,中国农业银行辽宁省分行科技处工程师。一九九五年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身心受益。

然而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这场天怒人怨的迫害。陈秀因坚持信仰曾被劳教三年、累计判刑达十一年半。二零一五年二月被劫持到本溪监狱迫害。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刚到监狱分在八监区,因他不背监规,坚持炼功,遭到管事的犯人和值班的犯人殴打,用拖鞋打耳光,用脚踹头部致其头部撞墙上出了大包。反复殴打到半夜,第二天便将陈秀转到六监区。

二零一五年三月,为了让陈秀放弃炼功,六监区队长陈耿(后来调到八监区)对陈秀施以电棍电击半个小时,甚至变态的电击陈秀下体。狱警郎鹏程协同,同时管事犯人高军对陈秀拳打脚踢。随后的一天,狱警刘斯桐将陈秀扣在铁凳子上(这是一种监区自己焊制的刑具,手脚扣住不能动)。扣了两个多小时。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还有一次因为炼功被管事的犯人冯邵阳拳打脚踢一顿暴打。

二零一五年五月,法轮功学员马江因为上厕所时与陈秀相遇,互相问候了一句,第二天,狱警陈耿便大打出手,在厂房当着全监区犯人的面,对陈秀与马江拳打脚踢。同时管事犯等五、六个犯人一起动手拳打脚踢。陈耿随手抄起装货的塑料桶盖劈头盖脸向陈秀头上砸了十多下。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本溪监狱开始所谓的年终转化运动。十一月二十三日早上,出工路上队长让姜天术,崔俊刚陪陈秀回办公室,整个办公室的办公桌和墙壁都蒙上了棉被。陈耿(狱警队长)、刘斯桐(分队长)和犯人史德军、陈力已经等在那里。陈耿命令史德军、陈力、姜天术,崔俊将陈秀绑在椅子上,双手双脚都用透明胶带缠在有扶手的椅子上。陈耿用电棍对陈秀全身电击,从脖子到前胸、两臂到双腿。直到电棍没电了才停下来。夜间狱警们睡觉,犯人轮流看管,殴打折磨,陈力、姜天术将陈秀棉衣扒开,从头上浇凉水,并将狱警办公室窗户打开冻了半宿,随后犯人陈力,姜天术,崔俊刚轮番打耳光,手打累了,用书打,打了半宿,书都打零碎了。期间,姜天术曾顺手从桌子上拿了一个所谓转化工作计划书说:你看看监区对你的转化工作多么重视!监区长亲自挂帅,你不转化行吗!

酷刑演示:针扎
酷刑演示:针扎

第二天陈耿接着用电棍电,让犯人用毛巾将陈秀嘴堵上,又把头套套上。电棍电没电了,陈力、姜天术继续对陈秀暴力殴打,并用针扎身上、腿上、手指尖随意的乱扎。当天下午犯人石健,初广超打陈秀的前胸,两人轮番用鞋跟搓陈秀的前胸两肋,后边陈力用力将椅子顶住,搓了一段时间,石健对初广超说:现在皮肤已经搓冒油了,继续把皮肤搓烂。两人轮番搓了有两个多小时,陈秀前胸两侧肋骨处的皮肉都烂了,血肉和背心粘连在一起,剧痛之下陈秀自觉透不过气来,五脏六腑象油煎一样。这时狱警陈耿进屋来又拿着电棍开始电,直到陈秀没有任何反应了才停手。大概晚上八点多,一名犯人拿剪子把背心剪开,将粘贴在身体上的背心撕掉,两肋的皮肤也随着背心被一起撕掉,剩下血肉模糊的一片。

晚上九点左右,犯人们将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孟宪光抬进办公室,狱警刘斯桐对陈秀说:你不转化,你看我怎么打他。刘斯桐和陈耿各拿一根两米多长的胶皮管子(两根手指粗的胶皮管用透明胶纸缠在一起),两人抡足了劲抽打孟宪光,同时,陈耿又回头抽打陈秀,两位狱警气急败坏,疯如恶魔。

第三天又有其它监区狱警领着犯人来行恶,有个犯人拿着木棍,把两本书放在陈秀的腿上,垫着书,用木棍猛力打,强迫陈秀在所谓“转化”书上签字。陈秀被折磨的遍体鳞伤,无法行走,肚子鼓胀,呕吐黄色胆汁,吃不进东西,前后有一个多月被撕掉皮肤的前胸、两肋才逐渐结疤。暴行过后,对陈秀进行包夹(就是专门安排犯人寸步不离的监视其一切行动),不让陈秀与任何人说话,唯恐恶行为人所知。

事后,所有参与行恶的暴徒却因其没有良知底线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而得到了监狱不同程度的奖励。

大概从二零一六年三月开始,至十月,陈耿调动到八监区这段时间,六监区在后楼临时的监舍,没有监控,随便加班加点。一般早上六点半出工,有时加班就提前到五点出工,晚上经常加班,一般七、八点收工,每天工作达到十三个小时,而且工作强度极大,普通犯人每天完不成规定的任务数,动辄遭到电击,而那个所谓的任务数又在不断的升高,尽最大可能挑战人的生理极限,压榨犯人们的劳动力。狱警陈耿经常召集大家当众对没有完成任务数的犯人殴打、电击。让全体犯人都在战栗中竭尽所能的为其生产,只有那些与狱警沆瀣一气,暴虐欺人的犯人,在协助狱警压榨其他犯人中可以得到一点宽松。

陈秀在经历了酷刑折磨后,身体虚弱,无法从事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为了抵制迫害,恢复身体,二零一六年三月陈秀再次开始炼功,遭到管事犯陈力一顿拳打脚踢。随后狱警陈耿用电棍电陈秀,狱警刘斯桐拿电棍电,再后来陈耿将另外一名法轮功学员张立明叫进办公室用电棍电,并说:只要陈秀炼功,我就电你。

二零一六年五月,陈秀的妹妹来监要求探视,监狱以手续不全为由不让接见,六月陈秀妹妹再次要求接见,陈耿根本没有通知陈秀,陈秀从其他犯人口中得知家中来人。陈耿让陈秀用他的手机跟家里通话,威胁其必须跟家里说:我在这挺好,不用挂念。短暂的通话中陈耿一直在旁监听,管事犯陈力也在一旁看着。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