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让我身心受益和克服自卑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日】当很小的时候,我对这个世界就充满了好奇。我常常怀念过去,认为现实生活太痛苦。在图书馆里,我查阅了许多天文书,并且用望远镜观看月亮,想象着宇宙有多大。我还经常思考一个问题: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目地是为什么呢?此后,我经常阅读一些不常见的书籍或小说,想探索生活的意义是什么。但每一本书看完之后,陪伴我的依然是失望。

我在十六岁时花了很多钱上课,学习一种打坐冥想的办法。但我没有坚持下来,因为我打坐时达不到入静。何况没有精神上的指导,这种办法也无法解决我先前所困惑的问题。时间飞逝,这些无法解答的问题依然困扰着我,内心里则怅然不已。

一、身体与内心的变化

二零零三年的时候,我回到东南亚呆了三个月,并在故乡找到了法轮大法。在那里的中国城,外地的法轮大法学员来到这里展示了功法,他们都穿着黄色的炼功服。有人递给我一张传单,我看了之后就想学功。

回来六个月之后,我开始联系住家附近的炼功人,并且开始学功。一开始,我主要是炼功,大法书籍是每周才读一次。后来在二零零六年时,由于大儿子的出生,我利用产假的时间每天炼功学法。我的身体与内心都变化很大。比如说,我的腰痛不见了,酒也戒掉了。我也能感到法轮的旋转,我想是师父在鼓励我。有一天晚上,我特别想从单盘腿做到双盘,结果我就真地能双盘十三分钟,并且没有疼痛。

那时候,我有社交恐惧症。在两年时间里,我拜访了心理治疗师、参加了如何自助的小组讨论。由于先生上班是在晚上,而且儿子每周有两天不在我身边,我决定不再参加这些小组讨论,而是专心学习法轮大法。就这样大法师父帮助我摆脱了社交恐惧症。

当我向别人介绍大法是什么,或者他给我带来了什么益处时,我常常举这个例子。因为法轮大法“真、善、忍”,让我内心里感到安全和自信。尽管有时我依然喜欢独处,但我知道我已经告别了那个不愿与人打交道的过去的我。

二、家人的受益

这些年里,师父给我和家人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就在我开始修炼之后不久,我就得到了现在在做的这份工作。这份工作让我能够既工作,又照顾家庭,同时我还有机会向人介绍法轮大法。

当很年轻的时候,我遇到过一些预言师,其中的一位告诉我在哪一天我会遇到日后的先生。与此同时,他也告诉我先生会在十八年后的一场飞机失事中丧生。我记住了这话,但心里也有些不安。到现在为止,我和先生已经相处二十二年了,我想大法师父已经从新安排了他的人生路。而且和先生在一起,才让我有时间更好地参与大法活动。通过学法和与同修交流,我明白了婚姻的重要性。于是我与先生在去年夏天告别了同居生活,正式结婚。作为修炼人,我感到现在的生活是堂堂正正的。

我的两个儿子偶尔也读《转法轮》,法轮大法中最主要一本书籍。有意思的是,我注意到每当我做得好、或早上不偷懒时,他们才会读。这让我意识到言教不如身教,一方面结合他们的理解能力向他们分享我对大法的体会,另一方面要以身作则,给他们做出个样子。

修炼大法后,我还做了一些梦。其中的一些是好的征兆,我想是师父在启示我如何走好修炼的路。还有一些梦提醒我时间的紧促,梦中我由于晚了不得不脚不沾地地快跑,但却一点儿没有感到喘不过气来。

三、去掉不好的执著

最近我列了一个长长的单子,内容包括从小到大我做错的事情,尽管有的在别人看来可能算不了什么,但我过去常常为这些而内疚。要说起来,我是怕被别人拒绝从而追求完美。现在我已经意识到,法轮大法已经提供了最高最好的准则,过去的这种自卑不会有什么积极作用,反而会让人在原地转圈。

有许多过去会让我气愤、难过,或不平的事情,我现在能够坦然面对。我知道许多事情的出现都是在帮助我去各种各样的执著。有时我还做不好,或進展的慢,但我想自己在一点点地進步。

每当我有机会告诉别人法轮大法或神韵时,我内心里都会充满喜悦,因为这是我应该做的。有时面对困难,我就会对自己说:“我会放下所有不好的执著,不管它们有多少。”然后我就感觉好象从口袋里掏出许多石块,把它们丢在地上。这样之后,我就会感觉好很多。

我很感激师父的耐心与慈悲,我也会在以后的路上走得更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