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风雨中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二日】有时回到家妈妈不在时,打她的电话无人接听时,我还会害怕,我怕她又离开我,怕她又会受苦。在妈妈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我逼自己长大,逼自己坚强,逼自己快乐,因为我深信大法是好的,师父是好的,黑暗终会过去。

二零零九年,妈妈得了风湿关节痛,由于操心哥哥,本来妈妈的身体状况就差,风湿病使她晚上常睡不着觉。在姥姥的帮助下,妈妈走入了大法修炼。就这样,每天晚上我开始跟着妈妈一起读《转法轮》

妈妈的身体也渐渐好了起来,家里的争吵也少了。随后,因学大法的缘故,我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奇差无比的数学成绩竟奇迹般的名列前茅,慢慢的我成了我校所有老师口中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我一度认为自己拥有最幸福完整的家庭时,我无意间看到了父母的离婚证,这或许对其他人来说不是一个秘密,可对于我,足以击溃我眼前所有的假相。我也从未过问过爸妈这件事,我一直假装不知道(后来妈妈告诉我,是因我是超生的二胎,父亲怕丢工作、丢官而逼妈妈和他办了离婚手续,但以前他们是离婚不离家)。小升初时我以优异成绩考入了不错的中学,我的童年远去了。

上了初中,我没有放弃与妈妈读《转法轮》,初一、二时即便在学校贪玩,成绩依然很好,同学们都很羡慕我。初三分班时便让得意忘形的自己栽了个大跟头,以平时的成绩能進尖子班的我却落了棕,進入了重点班。这一年,也是我十多年最苦的一年,妈妈被邪恶非法关押,父亲经常喝酒与我说妈妈的不是。第一次模拟考试时考了惨不忍睹的分数。爸爸有时喝多了酒,趁我和哥哥不在时,便来我和哥哥及妈妈的家里辱骂、砸东西。那段时间,我整夜整夜哭得睁不开眼,眼睛总象是顶着两个大核桃,去学校,跟我再亲近的人我也没有说过这些事,只是咬碎了往肚子里咽。

这些年妈妈被非法关押过两次,邪恶的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找到爸爸,他也只是急于撇开关系。中考前,妈妈陪在我身边、辅导我,并和我不间断的学法。最终,捱过了这段最黑暗的时期。中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我又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升入县里的重点中学并進入了重点班。由此,我也在一步步的长大。

高一时,因妈妈起诉江泽民,坏人又非法抓走了妈妈。我已经不再害怕,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学习。直到有一天回家看到妈妈,我抑制住自己,才没有哭出来。我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由于在小学妈妈就被非法关押过,心里常常会害怕,所以我从未跟别人说过家里的事。那段时间,我在宿舍里偷偷的哭,在家里拿从小用到大的梳子和妈妈的照片,想妈妈,心疼妈妈。在学校里自己总是表现的很开心,回到家空无一人。

时至今日,学业繁重的高三,两个星期放一天假,因我住校,已许久未跟妈妈一起学法,成绩也是不太好。学业的压力,使我内分泌失调,脸上痘痘暴增。妈妈安慰我,说师父管着我呢,一定能考上。我也坚信。可是,我又怕,自己的懒惰、贪玩,根本不能称的上大法弟子。这次清明放假一回来,我便赶紧和妈妈读法,因为只有读法,我觉的我才会和真正的自己在一起,才会在师父创造的一方净土中快乐的成长。

感谢师父和大法,使妈妈暴躁的性格不复存在,使病魔离妈妈远去;使我虽身处邪党制造的物欲横流、刻意毒化的社会风气里却能始终保持正直善良。我们虽然艰难,但在师父的看护下终于走了过来。这虽是一条艰难的路,可我们终究会在慈悲师父的引领下披荆斩棘,穿越苦难,奔向光明!

去年我地曾主管迫害大法的恶人被逮捕。我深信:正义或许会迟到,但他永远不会缺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