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绑架事件是中共警察在干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三日】过去在百姓的认知中,绑架多是指黑社会、流氓土匪为获得不义钱财或寻仇绑票人质,是违法的。但在当今中国大陆,更多的绑架不再是百姓认知的通常意义的绑架,绑架天天发生、到处都有,大量的绑架恰恰是警察直接干的——知法犯法、执法违法。为了维护中共邪党一党专制统治,绑架对象是他们认为的可能妨碍极权统治的一切人。比如维权律师、异见人士、上访人士、民运人士等等。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十九年里,遍布中国大陆所有省份,绑架法轮功学员从没停止过。

在元凶江泽民的授意操控下,“六一零”、国保、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完全是中共邪党掌控的国家行为,不择手段、肆无忌惮、无法无天。我经历过两次被绑架:

一次是被绑架到洗脑班。我下班回家,快到家时,突然从一辆面包车里下来两人,不由分说,强行把我架进车里,车里坐着几个人,立刻把我按坐在座位上,前后左右被这堆人包夹在中间,我挣扎着,大声质问:你们干什么?他们按住我,强行蒙上我的眼睛,车子迅速开走了。大约开了半个多小时,当取下我的眼罩时,人已在一个房间里了。其实他们很心虚,怕我辨识路,怕曝光洗脑班的地址,揭露他们的邪恶。

我在被绑架的那一刻就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在洗脑班里一天二十四小时被两个保安贴身看着,上厕所不能关门,晚上睡觉不能关灯。手机被收走,我强烈要求给孩子打电话,因只有孩子一人在家,他们不允许。在我一再抗争下,他们同意让我给单位打电话。我谴责单位与“六一零”联手绑架我的流氓行径,要求通知我的孩子,对方说一定的,其实他们没通知。也就是说孩子根本不知道他的妈妈去哪了,从此人就消失了,渺无音讯,以致一年半多后,当我第一次在劳教所给孩子拨通电话时,我说“我是妈妈”,片刻,电话里传来哇哇的号啕大哭声。这是十几年从不曾听过的孩子的大哭声,之后很久想起这些还心有余悸,可想当时孩子精神压力有多大,大哭是长期极度的恐惧和压抑瞬间的宣泄。

还有一次被绑架是在出租屋内,警察以房东收费为名骗开房门,冲进房间把我双手背铐,并立即套上黑头套,推到墙边贴墙而站,随即听到翻箱倒柜和摔坏东西的声音,如同电影电视中演的黑帮土匪绑票一般。然后将人扔到车里,直接拉到派出所的黑屋子里。这两次绑架只是因为我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功,第一次是为了送洗脑班“转化”,第二次只因我没“转化”在外流离失所。

从周围熟知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或从明慧网揭露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事件看,除了路上绑架或骗开房门绑架外,有的悄悄翻墙入院破门闯入,有的强行用电钻钻开防盗门,有的断电断水胁迫开门-……绑架中有的被暴打当场昏厥,有的被拳打脚踢强拉硬拽拖下楼,有的被背铐着扔到后备箱里,有的被背铐着强按着坐在车座间的脚踏处,头压低到脚面——堵住嘴、蒙住眼、戴黑头套。这些人被绑架后就再无音讯,家里人不知他们在哪里,不知他们死活,被劳教、被判刑、被投入监狱都不会通知家人,甚至有人从此消失再没回来。

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比黑帮土匪绑架人质有过之无不及。残忍暴虐、执法犯法、无法无天的程度只有普通百姓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难怪百姓中流传着”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其实有的警察在绑架法轮功学员时,心虚,知道灭良心、悖天理、不得人心,撒谎说是抓小偷盗贼──中共邪党动用全部国家机器,投之巨额国家财力,对付手无寸铁的秉持着真、善、忍信仰的善良百姓,就是为了强迫这些人放弃信仰。邪恶知道这些坚信真、善、忍的人会影响社会带动大批的人道德回升——回归传统,会映出中共邪党的假恶暴、道德败坏的邪恶本质,动摇并摧毁其邪恶统治的根基。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与人类的普世价值是不共戴天的。

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迫害旷日十九年,已揭露出来的迫害致死有据可查的就有四千多人,被迫害家破人亡的有多少人?被致伤、致残的有多少人?被活摘器官的又有多少人?更多的罪恶还没有昭告天下。元凶江泽民及其追随者们血债累累,人神共愤,天理难容。大审判——江泽民及其追随者偿还血债的一天不会远了。

非常希望有机会听到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世人不要错过机会,祝愿你们能选择美好的未来,退出中共邪党组织(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