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 汕头市市长蔡宗泽遭恶报落马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蔡宗泽,二零零三年五月至二零零七年一月担任汕头市政法委书记,主管迫害法轮功。由于其在职时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而造下巨大罪业,最终难逃天理报应,据悉,蔡宗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被调查。

汕头市政法委/610系统是当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轴心。蔡宗泽任职汕头市政法委书记期间,汕头地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包括:洗脑、劳教、冤判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致残致死,大规模的迫害运动不断。本文重点摘录蔡宗泽直接领导政法系统期间(二零零三年五月至二零零七年一月)所犯下的对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的迫害罪行。

一、蔡宗泽主导迫害,大量绑架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是理性、善良的合法群体,因此警察对他们的非法抓捕都属于绑架。

据明慧网报导的迫害案例,2002~2012年汕头地区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绑架事件共有80多宗,其中2002年发生19宗,2003年12宗,2004年20宗,2005年6 宗,2006年9宗,蔡宗泽任下,共发动47宗绑架事件。而2003年5月份之前的政法委书记是赖益成,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同样严酷。赖益成2015年勒死情妇,被判入狱13年,难逃报应。

'图:蔡宗泽领导下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迫害'
图:蔡宗泽领导下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迫害

二、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冤判和劳教迫害

在具体执行江氏集团的迫害政策中,汕头政法系统对坚持信仰、坚持讲清真相的大法学员非法判刑、劳教。据不完全统计,蔡宗泽主管汕头政法系统期间,能确认到详细信息的被监禁迫害人员有8人,刑期处于1年半到3年间。另有多名被非法监禁的学员,如:郭惜玉、郑智超、许垂亮、郝学森等人,虽然他们被劳教的时间疑似是在蔡宗泽任内,但由于查证不到他们被迫害的具体时间,故不列入统计。

姓名案发时间基本案情
谢楚华2004年被非法判刑3年
许木群2003年被非法判刑3年
杜苏凤2003年被非法判刑1年半
王惜芳2003年被非法判刑1年半
李惠君2003年被非法判刑1年半
林培学2004年被非法劳教1年半
王少云2003年被非法劳教2年
张白如2003年被非法劳教1年半

三、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

由汕头市“610”办开设的非法监禁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汕头市“法制教育学校”(洗脑班),设在汕头市救助站里面,位于汕头市泰山路珠津工业区内玉津南路20号,火车站至市新津街道辛厝寮(村)之间,是单独一幢被隔离的四层建筑。与救助站没什么关系,对外也不挂牌。在2004年底前,汕头海滨路的汕头政法委办公大楼六楼也曾被用来做洗脑班。

“法制教育学校”实质上是汕头政法委私设的黑监狱,除了非法监禁,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主要还包括:

·恐吓、威逼、欺骗。
·殴打、虐待。
·精神折磨,强制学员接受违反常识、基本认知的事物。
·向学员灌输色情、暴力思想,如强迫长时间观看色情电影。

以下是蔡宗泽主管政法委期间部份被洗脑迫害的重点案例:

郑楚贞,澄城法轮功学员,女,2004年6月,澄海“610”、国保恶警欺骗并把她绑架到汕头洗脑班遭受残酷的迫害。李东明等恶徒对郑楚贞不断施加极端的恐吓、威逼、欺骗,甚至几个恶警暴力围殴她一个人,不择手段的企图让郑楚贞放弃信仰、写所谓的“保证书”。洗脑班的惯犯谢瑞浩、黄秀仪专门轮番对她一对一的实施高强度洗脑折磨。在洗脑班被迫害的两个多月期间,郑楚贞被迫害得精神几次濒临崩溃,一度承受不住极端高压,以至突发左耳严重失聪。

陈建兵,澄城法轮功学员,女,2004年7月,汕头市“610”、国保伙同澄海区“610”、国保,到陈建兵所在单位,把她劫持到汕头市洗脑班,实施恶毒的强制洗脑、精神折磨。每天强迫她重复地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带,每天无休无止反复的灌输诬陷法轮功的谎言材料,被逼迫写不修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被逼迫说违心的话,致使陈建兵承受了莫大的心理痛苦和精神伤害。不断地被强迫写心得,谈体会,随时被非法提审、问话、所谓的“思想检查”,让她的头脑24小时都无法休息,所有的思想几乎都被控制着,被禁止和任何人交谈,无论吃饭、睡觉、上厕所都随时随地由两个包夹看管着。洗脑班的邪恶惯犯谢瑞浩、黄秀仪专门轮番对她一对一的实施高强度洗脑折磨,她的精神承受极大的压力和伤害,被非法关押没多久,就经常闹肠胃、拉肚子,被迫害3个月下来,整个人骨瘦如柴。

郭凯霞郭松奎,2005年5月15日郭凯霞被绑架送往汕头邪恶法制班,8月26日才放回。3个月的迫害使原本活泼纯真的女孩变得理智不清、坐立不安、沉默寡言、精神恍惚,几近崩溃。而郭凯霞被放回家后才半个月,在2005年9月8日,汕头、潮阳的“610”伙同村治保员阿五,出动三辆警车,将郭凯霞的父亲郭松奎家包围。恶徒推倒整个铁门,狂冲而入,郭松奎及二女儿郭凯云被几十个暴徒群殴毒打,而后抬出门去,塞进车,又送往汕头洗脑班。郭松奎等众男性学员在洗脑期间被强迫长时间连续观看色情电影。

张盛立,男,70岁左右,汕头市潮阳区谷饶镇大法弟子,2004年6月7日在家被绑架进汕头市政法委大楼洗脑班。因张盛立不肯写“三书”,被恶警和所谓的“助教”随意辱骂、随意人身侮辱。

张华君,澄海大法弟子,2006年9月27日在澄城南兴园楼下被澄海“610”头子陈贤忠为首的恶警蹲坑绑架,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张华君绝食抗议,原本九十多斤的张华君被迫害致七十斤,身体极度虚弱,11月6日被家属保外就医,身体稍好转后,恶人又将她绑架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周绪远,2004年2月12日潮南区公安局、“610”办公室邱某、区综合办刘晓东、峡山镇派出所吴伟波及居委会人员,闯入大法弟子周绪远家中,发现桌面上有一张《天地苍生》,录音机中有师父的讲法录音带,便以此作为迫害的借口。镇政法委书记周汉清用伪善的嘴脸诱骗周绪远到镇政府谈话。2月13日强行绑架,把周绪远送往汕头市海滨路政法委大楼洗脑班。

曾锦然,澄海区上华镇法轮功学员,2001年3、4月,年已六旬的曾锦然被澄海“610”伙同上华派出所恶警绑架至澄海莱芜洗脑班进行高压迫害、被强制洗脑、精神折磨、威逼恐吓,使他身心极受伤害。

蔡汉深,龙湖区外砂镇法轮功学员。2003年8月,在澄海“610”授意下,外砂610伙同外砂派出所、蓬中管理区,去家里将他强行绑架至汕头市海滨路洗脑班。在洗脑班,蔡汉深被迫撞墙抗议,后由于牙齿流血不止、食不下咽,邪恶之徒迫于无奈才将他释放回家。

林少姈,女,37岁,“五一”期间去做真相,2004年5月4日在亲友家被汕头市公安局绑架,关在鮀浦看守所,后被送到洗脑班迫害。

谢纯锋,男,原市中级法院书记员,因坚持信仰,被关精神病院打毒针,2000~2003年这四年期间,他仍反反复复遭迫害,被先后送两次劳教和关进看守所,第一次劳教一年,第二次两年,在劳教所,他遭三条1万伏、1.5万伏电棍长时间电击,长时间被关禁闭。2003年9月中旬第二次劳教期满当天,又被转送洗脑班继续关押3个月。

四、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致残、失去生命

从1999年7.20至今,与全国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汕头地区的学员承受了极其惨痛的非理性迫害,多个家庭被迫害破裂,多人被迫失去工作,有的甚至失去生命。蔡宗泽之流的,对生命毫无怜惜之心,邪恶、癫狂的变态心理加剧了这场迫害的残酷性。

蔡宗泽主管政法委迫害法轮功期间,多人被打死、致残。更有众多学员被施以酷刑。以下选摘部份案例。

谢秀吟,女,40岁左右。2003年5月20日因讲真相被龙湖派出所绑架,抄家,后送鮀浦看守所。在里面,警察将谢秀吟吊起来用竹板打了一星期,导致谢双脚不能行动,但仍被逼迫从事奴役劳动。龙湖派出所还对其家人多次逼迁,不准他们在龙湖区住。

陈多:被毒打致死。2003年5月15日,汕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东明伙同金砂派出所蔡永亮等人对陈多进行抄家,并绑架了陈多,5月26日陈多被送进汕头市鮀浦看守所。在里面,他多次被警察毒打,看守所所长李惜强下令并亲自动手。陈多绝食抗议,被折磨得3次休克,后送鮀浦医院抢救。6月5日,警察见陈多危在旦夕,怕担责任,就叫其家人把他接回家,6月9日,陈多因伤势过重,不幸去世,年仅54岁。

谢楚华:男,五十多岁。2004年6月9日,谢楚华被绑架并被抄家,随后关押在鮀浦看守所,遭到李东明为首的警察的刑讯逼供,被长时间悬空吊起。善良的谢楚华被诬判三年,关押在梅州监狱。在梅州监狱,谢楚华受尽非人折磨,身体不明原因排血,骨瘦如柴,精神上也备受凌辱和煎熬,那种痛苦没有承受过的人也难以用语言表达,奄奄一息才被送回家中。在长时间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下,谢楚华于2008年6月含冤离开人世。

结语

总结过去,蔡泽宗主导迫害法轮功,给法轮功学员带来无尽苦难。上一场戏,我们看到了蔡泽宗的癫狂,看到了法轮功学员的坚忍与善良。下一场戏,蔡泽宗给自己带来恶报,给历史留下一声叹息,法轮功学员依然坚韧不拔。

是啊,善与恶的选择中,谁能逃脱因果循环呢?如蔡泽宗之流的,如不悔改并挽回罪过,都将天理恶报中偿还他们迫害佛法的罪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