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法轮功学员王恩昌老人遭迫害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大连市法轮功学员王恩昌于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一日在迫害中痛苦离世,终年八十二岁。

大连劳动教养院二零零一年的残忍迫害给老人留下了后遗症,每次小便需要很长时间,尿不出来,憋得胀痛,一直折磨到王恩昌老人离世。

王恩昌原是大连铁路系统技术工人,工作兢兢业业,曾经出国援外四年。王恩昌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身心健康,乐于助人。

二零零一年六月三日,当时六十五岁的王恩昌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非法劳教二年送入臭名昭著的大连市劳动教养院迫害。

被非法关押期间,王恩昌遭受了非人的酷刑迫害、性虐待及奴工迫害。警察队长王琦为强制王恩昌放弃修炼,用电棍电、胶皮棒(俗称狼牙棒)打,指使两名恶人用马扎砍膝盖、小腿,床板砍肩膀和后背,狼牙棒打后心。王琦说:“这就是国家法律,我就代表政府。”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王恩昌疼痛难忍,瘫倒在地,心脏象爆裂似的痛。然后,暴徒用脚使劲踩老王的小便处,连踩了十几分钟。更令人发指的是,王琦用一个水瓶吊在王恩昌的小便上折磨侮辱他。迫害使王恩昌数年伤未痊愈,留下后遗症,有时一宿要起夜十几次,腰部经常疼痛,只好跪在床上把腰翘起来以减轻痛苦。

以后每天由两名所谓“四防”恶徒轮番打王恩昌,并叫嚣:你不就是一个烧锅炉的吗?我就代表政府治治你。老王被打昏,他们说他装死,把老王双手铐住,套上皮带拉扯。从早上到天黑连续不停地折磨了他四天,打得他遍体鳞伤,从臀部到腿全是紫黑色,看不到一块好皮肉。很多人都目睹了王恩昌被折磨的惨状。

同一天(二零零一年六月三日),八大队队长乔威指使恶人将法轮功学员刘永来衣服扒光,面朝下按倒在床上,身上压上板凳,两个恶人坐在上面,并用皮带勒住眼睛,口里塞上破拖布,用绳子勒住。四五根电棍一起上,泼上凉水以增强导电性,电击全身敏感部位,尤其是生殖器、脚心、手心、脖子、嘴、耳朵等处。当时王恩昌在现场,被队长王琦用电棍电击脸部,并让他看折磨刘永来,不看就电。


法轮功学员:刘永来

当年才三十六岁的刘永来,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被吊铐折磨、毒打致死。悲伤的亲人抚摸刘永来的身体时,发现一条腿断了,后脑塌陷,全身呈紫黑色。身为警察的哥哥,在弟弟血肉模糊的尸体面前,默默的站了许久,他可以想象善良的弟弟所遭受的酷刑,被活活打死的惨烈。

大连教养院八大队这种非人的折磨和酷刑,导致五名男法轮功学员死亡:曲辉、刘永来、陈家福、陈勇(因重伤,后死于关山教养院),他们都是三、四十岁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他们有德有才,却被中共虐杀,他们年幼的孩子饱尝了失去父亲的切肤之痛。

曲辉生前曾这样描述一次遭受的迫害:“被摧残过的学员横七竖八地倒在走廊里,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痛苦地呻吟,那种景象惨不忍睹。我晚上九点也被拖到那个阴森恐怖的房间里,恶警对我的折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八点。电棍不知换了多少根,橡皮棍把我身上多处打伤,臀部肌肉被打烂,膝盖打肿,颈椎被打断,口吐鲜血,并多次昏迷……”“我每次醒来后,教养院一名叫韩琼的医生检查后说:‘没有事,还可以打’。我记忆最深的是一名叫乔威的恶警,极其狠毒,他一边打我一边狞笑着对旁边的人说:‘多少年没这么过瘾了’。” 曲辉说:“只有地狱的魔鬼才会把折磨人当成乐趣。”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