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油田赵桂芹十八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赵桂芹,女,今年七十一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十八年来,因她修炼,恶人对她的迫害没有间断过,每到邪党的什么敏感日及所谓的大型会议,公安局、社区的工作人员及片警、及小区物业的人员都会到大法弟子家进行骚扰,如所谓的敲门行动。

一、进京证实大法 ,遭到十五天拘留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和中共发动迫害大法后,看到师父被冤枉、大法遭到迫害,赵桂芹决定去北京维护大法。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九日,赵桂芹一行十人去北京为大法讨公道,还没有到信访办,警察就把赵桂芹一行十人绑架到北京办事处,然后又被吉林省松原市油田公安局接回,赵桂芹被强行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被放回,回单位被办洗脑班迫害十五天。被罚款七百多元。

二、进京证实大法遭毒打,被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赵桂芹去北京证实法,到锦州被当地火车站派出所强行绑架,第二天把赵桂芹送到刑警大队迫害,并遭到毒打。然后又把赵桂芹送到缉毒所,一个女警察把赵身上带的钱全部非法抢走。第二天吉林油田公安局把赵桂芹接回,王江非法审问时,赵桂芹不配合,他就用扫把打赵桂芹的脸,把赵桂芹的脸都打变形,全充血。后赵桂芹绝食反迫害,绝食到第六天,警察强行给赵桂芹灌食,灌豆奶加食盐,到第六天,警察通知家属拿三千元钱接人。至今三千元钱也未返回。新年过后,三月二十一日,赵桂芹和丈夫到姐姐家在长春火车站刚要上车,油田公安警察又把赵桂芹绑架到九台劳教所进行迫害。检查身体时,因为赵桂芹身体不合格,才当天返回家中。

三、进京证实大法,经历了穿越生死的十七天

二零零一年十月,赵桂芹只身去了北京,在天安门的广场上,赵桂芹双手把写好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举过头顶,向着天空深深的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刚转身,一个警察一把抓住赵桂芹的胳膊说:“有身份证吗?”赵桂芹说:到这里还要身份证吗?他不由分说将赵桂芹劫持到北京市西城区派出所。

第二天,警察非法提审,赵桂芹堂堂正正地回答,自己是大法弟子。一个警察用电棍电击赵的敏感部位,脑门、手心、脚心、胸部,电花飞溅,啪啪啪啪,火花纷飞。赵桂芹正念想让电棍不起作用,正念一出,赵自己不感觉疼,电流穿过的地方还热乎乎的。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因为赵桂芹不报姓名,不说家庭住址,警察不断诱骗,千方百计的让她说出信息,赵桂芹坚定一念,自己是大法弟子,生命为法而生,生命为法而存在。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警察把赵桂芹拉到一个医院,抽血、量血压、核磁共振等全身检查,结果是肺结核已经晚期,全身臭气熏天,任何人不敢靠近她,即使这样,中共警察还没有放弃迫害这个善良人,每天早晨,一辆车将赵桂芹拉到医院,由专人看管,打些不明药物。因从关押的那天起,赵桂芹就绝食抗议,抵制非法关押迫害,每天被强行灌食,用管子插进鼻子灌食,每插进管子时,疼痛难忍,鲜血伴着泪水流了下来,那痛苦是人无法承受的,但是每天赵桂芹都是无数次的背师父的《洪吟》中的法。他们还在赵桂芹的大腿根处抽大动脉的血做化验。那一针扎下去,眼冒金星,咬着牙就是背法,是伟大的佛法支撑着她,在承受着这非人的折磨。然后赵又被注射不明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赵桂芹说不清自己在哪里,没有时间的概念,也记不清警察把她转了多少个医院,天天如此的折磨,白天拉出去,晚上再拉回来。有一天把赵桂芹推到一个较大的房间里,把她的四肢分开,手脚都戴着手铐脚镣,成大字形,手被铐的血淋淋的。她的意识里就是“背法”,背的最多的就是《无存》,不知道背了多少遍,心中求着师父,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不再疼痛了。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又一天,他们给赵桂芹打了一针剂的药,白色的,一针扎下去,赵桂芹感觉胸口冰凉冰凉的,心跳急促,呼吸困难,马上就有猝死的感觉,神志不清,昏死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到有几个人说,“又活了,又活了。”

赵桂芹的知觉告诉她,自己还活着,依稀的看着他们,任由他们摆布。其中一个人说:局长来了,有话跟她说。赵桂芹真心的说:你们也折磨我十几天了,我手无寸铁,只是修炼人,并不是坏人,这样对待一个善良的好人,天理不容啊。善恶有报是天理,我没有什么要求,放我回家吧。或许是赵桂芹的善良感动了他们,或许是赵桂芹的身体不符合他们做供体的指标,第二天把赵桂芹送到北京西客站,赵回家了。

四、为抵制迫害同修,遭到邪恶警察的迫害并扣发工资

二零零八年二月份,正是奥运期间,奢岭有个同修被绑架,赵桂芹知道后,就想找同修把恶行曝光,抵制对同修的迫害,第二天参与曝光的同修就被绑架,同修在承受不了的情况下,把赵桂芹的名字说出来。当天晚上双阳和奢岭派出所警察到赵桂芹家,先把赵家楼道电闸拉开,赵出去看看没电了,发现是警察干的坏事,快速把家门关上,没给他们开门。后来警察找来消防队队员把赵家的门撬开。当时赵由于紧张,身体不会动了,警察就用120车把赵桂芹送双阳医院,到半夜十一点多,警察都走了,赵就打车回家了。两天后警察又来到赵家,用120车把赵送到双阳医院继续迫害,给强行打针。然后又把赵转到长春中日联谊医院进行迫害。第二天,七八个警察,开着三辆警车,又把赵骗回双阳刑警大队,看她的身体实在不行了,就拉回双阳区医院,并逼迫非法审问,赵拒绝。在这过程中让家属自负药费八千多元,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又把赵送到第三看守所,由于身体不合格,被长春第三看守所拒收,后赵被拉回到双阳区医院。警察对赵进行所谓取保候审,并非法让家属拿三千元钱做抵押,才放赵回家。

回去后,赵桂芹被迫流离失所八个多月,回家后的第二天,长春采油厂派出所警察又来骚扰,让赵去派出所,说是要找她谈话,看她的身体不行才走了。后来就把她的退休工资和退休人员福利待遇都停发,赵桂芹多次去找厂领导要,才给发工资。

五、春城大街派出所警察绑架,抢走全部大法书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八日,下午一点多钟,春城大街派出所周铁成等五个警察敲赵桂芹家门,当赵出去开门时,门就自动关上了,警察找来开锁的人,把门打开,过程中赵一直在给他们讲真相,可是他们不听,进屋后把赵的大法书全部拿走了,至今没还。这次又把赵送到苇子沟拘留所,检查身体不合格,拘留所拒收。可是警察还是不罢休,又给拉到外面一个小卫生所,检查,说身体合格,强行把赵桂芹送苇子沟非法拘留五天,在这过程中,赵桂芹一切都没有配合他们,第五天回到家中。

网址转载: